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2012年中国经济社会大局分析

——在广东中山的报告(根据录音整理)

更新时间:2012-03-12 18:05:19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各位嘉宾、各位青年朋友:

  大家下午好。

  感谢共青团中山市委书记丁凯同志邀请参加今天的“精英有约”对话会,让我来讲一下2012年中国整个经济社会的走势问题。

  我了解了一下,参加今天会议的有四部分朋友。第一支队伍是胡泽洪会长领导的中山青企协,据说今天参加会的有100位左右的企业家朋友,包括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他们分布在各个产业部门,这是一支主力部队;第二批朋友是以丁凯同志为代表的团市委的朋友,加上各个区、镇的团委书记,共青团系统的朋友;第三批就是阜沙镇王超刚镇长等当地领导和镇商会的一些朋友;第四批就是我的一些朋友,比如从新西兰回到中国大陆来考察调研,特意来到中山听报告的我多年的朋友---新西兰华人工商联总会秘书长万赢女士和她的两位伙伴王总和于总,等等,还有第一人民法院的邱副院长,还有其他的朋友。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来“有约”,也是“有缘”,我们一起来讨论这个问题。我先讲,待会儿有时间我们一起交流。

  说到2012年中国经济社会的大局,我列了六个问题。

  上星期四(2月16日),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约我作报告,因为要报道两会,他们提前十几天就准备(3月2号将开始)。请我去给主持人、制片人、编导讲,分析可能在两会期间,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关注什么问题,然后根据这些问题,他们好提前做准备。我在报告中建议突出把握六个问题:第一,稳定增长问题,经济增长问题;第二,控制物价问题或反通货膨胀问题;第三,调整结构问题,不仅仅是产业结构,还有其他的一些结构;第四,民生问题;第五,改革问题;第六,社会管理问题。我这次到中山来,也明显地感觉到社会管理体制需要创新。

  下面,我就根据我对于未来我国这六个问题的研究,所形成的主要观点,向朋友们做一个分析。

  2012年中国整个经济社会的走势,基调就是四个字“稳中求进”。你们看,20号那天,也就是4天前,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是胡锦涛总书记亲自主持,讨论3月5号上午即将提交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坚持稳中求进,加强改善宏调,这就是2012年的主调。那么,“稳中求进”中这个“稳”字,稳什么?稳增长、稳物价、稳大局,特别是在中共十八大之前,这个大局须要保持稳定,还有其他。第二是“进”,在哪进?首先就是结构调整要进,也可以把它叫做转变发展方式要进;其次保障民生要“进”;第三个是改革,体制改革需要“进”。可见“稳中求进”,不只是经济工作的思路,也是全盘工作的基本思路。我就按这个顺序来讲。

  

  第一个大问题,关于稳定经济增长问题

  

  我想给诸位年轻的朋友,用两分钟补一个基础,有这个基础之后,我们后面就好讲。现在整个国家经济发展方位在哪里?我们现在发展走到了哪一步?

  就现在我的认识,整个人类社会无非就是3个大的阶段:一是前工业化社会,或者叫做农业社会;第二是工业社会,而工业化社会很长,可以把它细分成3段(工业化初期、工业化中期、工业化后期);工业化完成后我们进入另外一个社会,就是后工业化社会,或者叫做信息社会、生态社会,那是未来的事情。

  那么,中国大陆现在在哪里呢?这不能凭想象,需要按指标衡量。

  第一个指标就是:农业、工业和服务业的比重,这里面的指标中,农业的比重,占多少?现在中国的农业占整个GDP总量的百分之十点几,10到20之间这一段叫做工业化中期。从这一指标来看,我们中国处在工业化的中期。

  第二个大的指标就是人--劳动者就业,在第一产业里有多少人,就是在农、林、牧、渔这个领域有多少人?这是考核一个国家的工业化程度的重要指标。那么中国现在是多少呢?36.7%,就是说100个劳动者里有36.7个干的是农活。干农活的比例越大,这个社会就越落后。36.7%是处于什么区间呢?是在30%到45%这个区间,也反映是在工业化中期。所以从以上两个指标来看,我们是属于工业化中期。

  第三个指标是整个制造业的增加值(制造业的增加值不是总产值,是增加那一块)所占一产、二产的比重(不包括第三产业)。这个比重很重要,我们中国现在是56.1%,符合什么标准呢?在50%到60%这个区间,这个区间表明,中国在工业化后期阶段。

  所以,三个指标我们综合起来看,我们可以给我们国家(指大陆这一部分)下一个结论:中国大陆正处在工业化中后期。这样,大家就知道我们的方位了,我们处在工业化的中后期。因此像中山这样的城市,像阜沙这样的镇,干工业化还有很大的潜力,还有历史任务。当然,我们要准备向后工业化社会迈进,必须要迅速的跟上。这是一开始我先做一个铺垫。

  有了这个铺垫以后,我们来研究宏观经济今年有个什么转变?就是由危机应对的模式向常态模式转变。09、10、11这三年可以说是应对金融危机的发展模式,对付困难、对付问题。今年我感觉是要步入常态化。所谓常态化,有三条:

  第一,政府投资的速度、增速会降低。前两年遇到困难,政府先救市,所以搞了很多政府投资。但是,常态化以后,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应该上阵了,政府应该渐渐撤。为什么?因为前两年是属于应对危机,紧急情况下用点凯恩斯主义的政府干预是可以的,但常规化以后,企业要上。

  第二,货币政策转向稳健、中性的政策,不是偏紧的或者偏松的货币政策,所以对信贷由紧转较松,但也不可以太松,偏中吧。大家看最近的股市,又超过了2400点,所以说政策要发生小小的变化。

  第三、房地产市场,估计仍将进行一定的调控。

  这样一个结果,提醒大家关注,经济增长的动力结构将有转换,政府力量有所减弱,更多地依靠市场的力量。

  说稳定经济增长,那么到底经济增长今年将会怎么样呢?我们去年是9.2%,这个数字在全世界来讲应该是比较高的。甚至可以说就这些主要国家而言,我们是排在前列的。我这里有一个经济研究材料,列了去年其他的国家经济增长的情况,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去年全世界是百分之三点几,像美国是百分之一点几,速度比较低,我们是9.2%。今年,情况怎么样?我个人的调查研究,今年的GDP增长率可能在8.5%左右。我们这个国家,要保持稳定,最少要7%,没有7%过不了日子。别的不讲,只就业问题就很重要,要是没有增长,年轻人到哪就业呢(尤其是团市委,它要管青年工作)?你看,现在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搞得那么热闹,很重要一个就是青年人失业比较厉害,失业以后就到社会上去发泄他的不满。再考虑科技、民生、国防等,最少要7%。

  预计今年国民经济增长是8.5%左右,比去年要下降大概0.7%左右,IMF预测中国可能是在8.2%左右,我个人认为他们估计的稍微低了一点,考虑今年各地换届因素,会在8.5%。10天之后温家宝总理在3月5号人大会议上的报告可能会提7.5%,政府提的稍微要低一点,重在提高质量,也留够调整结构余地。最少也要7%,但实际上要比这个要高。这是经济增长。

  我这里边(PPT),是一个多年来,我们中国大陆和台湾经济增长的态势图,红色代表大陆,蓝色是台湾。从1978年大陆实行战略转折即三中全会以后,两边经济增长的态势(数据来自两方的官方,都折成美金)看,大陆这30多年增长幅度相当地强劲。1978年的时候,整个大陆的GDP总量,一年新创造的财富,1473亿美金,到了2010年(我去年还没有划上,因为刚刚出来),达到6万多亿美金。32年从1400多亿到6万多亿美金,增长很快。

  特别是90年代中期之后,上了台阶。为什么是90年代中期呢?这就跟1992年小平同志到广东考察有关,因为小平同志那年讲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不改革开放,死路一条。”强调一定要改革开放,而且改革的目标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句话讲了以后,把大陆老百姓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所以1992年以后增长很快。再一个就是21世纪初期这几年,中国加入世贸以后,跟国际接轨,参与全球化进程,这个速度上得很快,1400多亿美金到6万多亿美金。去年大陆的GDP总量刚刚公布,我们是47.2万亿人民币,除以6.4,是7.4万亿美金,增长速度依然很快。

  但是,我们现在人均GDP还很不理想,蓝的是台湾。用人均的来一比较,我们就很不开心了,台湾2010年的人均GDP是18000多美金,大陆只有4283美金,两家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台湾一个人创造的国民生产总值差不多相当于大陆4个多人。如果要说香港澳门,中山市的近邻,香港2010年是31800美金,澳门超过4万美金,是两岸四地最高的。从这个指标来说,我们觉得还是比较低,还需要努力。当然,中山大大地高过全国的平均水平,据我的记忆,按常住人口差不多1万美元,。但整个中国大陆4300美金,属于中等收入国家,而中等收入国家面临着一个问题叫做“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时段容易出问题,有机会我们再讲。

  这是第一个“增长将会怎样”。跟纵向比,比前几年略有点回缓;但跟横向比,我们还是在世界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这是第一个大问题。

  

  第二个大问题,关于控制物价问题

  

  价格指数,CPI,它包括两部分,人们往往理解为消费品价格,实际上,现在政府公布给大家的是,消费品价格加上服务的价格,服务收费。因为现在老百姓消费当中,很重要一块不是买“品”,而是买“服务”如医疗、教育、理发、照相等等,服务消费很多,因此现在要讲价格,把它们包括在内。

  去年政府报告预期指标是要控制在4%以内,但是执行的效果不是很好,实际是5.4%,比计划多出了1.4个百分点。因此,十天以后人民代表大会,我估计代表们将会询问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怎么没有把物价给控制住。政府部门也应作自我批评。

  这是对去年的一种反思,那么今年我个人估计,提还应该提在4%以内,有点余地。但是实际执行,我估计2012年会比去年上涨幅度下滑,这是我分析的一个结果,就是3.5%到3.6%左右。别看一月份是4.5%,但二月我估计上涨幅度会下滑。之所以做这么一个判断,我列了几条原因。

  第一条,国际输入型的变化。从国外传染给我们的通货膨胀,我估计这一条会比去年少一些。我们中国现在的通货膨胀很大程度是国际传导来的,因为油价一上升,矿产品价格一上升,大宗商品上升,就把我们中国带上去了,是受传染的。据MIF的预测,去年油价上升了31.9%,今年预测可能下降4.9%,但是有一个最新的情况我们应考虑进去,就是美国前两天对伊朗进行制裁,这个新情况,应把它考虑计算。伊朗宣布对欧洲石油禁运,限制出口。这样一来,这两天油价开始往上走。

  而且从过去美国的大选来看,凡是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的时候,掌权的那个党,大选的时候往往失败,在野的党往往上台。五次石油价格飙升,五次执政党大选中落败,这是魔咒吗?执政党执政,石油价格上涨,老百姓不喜欢,石油价格上涨,整个价格就上去了,经济就会进入浑沌状态,所以经济是跟政治有紧密相连的。这一次是奥巴马“咬”伊朗,伊朗也“反咬”了一口奥巴马,所以我们要看今年奥巴马这个选举能否改变魔咒。但是过去的五次都是执政党下台,在野党上来。这个石油问题是这两天出现的,我们还要观察,因为这不仅是经济问题,这是个政治问题。如果不考虑此因素,今年的国际传导应该是有所减弱。这是第一个支撑我的观点。

  第二条,农产品的价格,今年比去年要回暖。因为去年的价格上涨当中很大一部分是食品(肉、菜、蛋、奶),特别是猪肉,它起到了很重要的拉动作用。去年的粮食产量突破了1.1万亿斤,这是历史最好的收成,粮食产量上去以后,粮价就不会大幅攀升了。“心中有粮,手里不慌”,以粮食为饲料或原料的食品价格也能稳住。加上降低流通成本,加强价格监管,估计农产品价格今年的日子比去年要好些。

  第三,劳动力成本迅猛上升的影响会减弱。今天在座的很多企业家朋友,你们现在遇到招工困难、劳动力成本上升这么一个现实。今天上午,丁凯他们搞了一个问卷,问卷当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你们单位的劳动力成本怎样?”。我觉得,劳动力成本还是逐步地上升,但是上的幅度会变化。为什么呢?注意一个概念:“集中补提式上涨”。因为过去中国劳动力成本太低了,“劳权”太弱了,我在《人本体制论》一书中提出这个问题。这两年集中补提,这两年是对前些年欠账的集中性补偿。我个人认为这个集中补提式上涨可能过去了,现在应是正常的渐进式上涨。

  第四,货币因素。市面上的资金,学术术语叫做“流动性”。经过去年的回笼等一些办法,已经把一部分“流动性”收回到银行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1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