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国川:什么样的道路中国不该走?

更新时间:2012-03-08 09:32:39
作者: 马国川  

  

  “两会”正在召开,中国官方口径非常统一,社会思潮却非常混乱。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壮大,国内不同社会阶层的分歧却越来越大。争论的焦点,就是“中国到底向何处去?”这个问题同样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因为中国的未来走向影响着世界格局的变化。

  不过,今天中国最重要的议题也许并不是“中国到底向何处去”,而是“中国不向何处去”。换句话说,中国要防止走向错误道路。只有排除了错误道路,中国才有可能避免重蹈其他国家曾经付出惨重代价的覆辙。

  那么,今天中国不能走哪些错误道路呢?我认为有以下几条。

  

  (一)中国不能走“国家资本主义”道路。

  

  所谓“国家资本主义”,就是国家资本以政治权力为依托,进入市场与其他资本展开竞争,进而形成市场控制力的一套政治经济体制。国家资本主义在西方正在萎缩,在新兴经济体却方兴未艾。

  中国一些人士虽然没有使用“国家资本主义”这一概念,但对其理念其实是颇为赞同的。在他们看来,过去三十年中国经济之所以取得惊人成绩,奥秘就在于以市场手段强化国有资本的控制力,特别是在战略领域,提升国有经济实力地位,是中国经济取得成功的标志,也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模式。

  然而,一个国家资本主义占据强势的市场,必然是一个扭曲的市场。因为有政治权力为背景的国有经济压抑竞争、影响市场公平,而且难以避免由于巨大的利益带来的裙带关系和贪污。此外,国家资本主义也会对世界贸易提出巨大的挑战。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愈来愈多,根本原因之一就在于此。所以,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不可持续,如任其发展,中国极有可能滑向权贵资本主义。

  

  (二)中国不能走“权贵资本主义”道路。

  

   “权贵资本主义”(Crony-capitalism)又叫“裙带资本主义”,指的是“因血亲、姻亲和密友关系而获得政治、经济上的利益,以及政治领导人对效忠者、追随者给予特别的庇护、提拔和奖赏”。

  马科斯时代的菲律宾、苏哈托治下的印尼,都是典型的权贵资本主义,只要是执政者权贵的家族、密友,只要找得到作为执政者权贵的“关系”,就会迅速形成又粗、又重、又黑的腐败链,滋生出对国家、社会、人民危害极大的腐败现象。马科斯最后仓皇出逃,客死他乡;苏哈托黯然下台,亲友相继入狱,都宣告了权贵资本主义的末路。今日中国贪腐蔓延,深入社会肌理,吴敬琏先生一再呼吁中国要避免“权贵资本主义的陷阱”,绝非杞人之忧。

  

  (三)中国不能走民粹主义道路。

  

  民粹主义是对横行无忌的权贵资本主义的惩罚。民粹主义从根本上否定政治精英、主张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由于它把民主理想绝对化,诉诸直接民主,强调全体群众的普遍参与,把“全体人民”当作所有行为的唯一合法性源泉,这就要求在全社会实行一种广泛的政治动员,把全体平民无一例外纳入统一的政治过程之中。

  政治学家俞可平教授指出,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过程。因为长时间的全民总动员在正常制度框架内往往很难做到,而必须借助于某些非常手段,如蛊惑人心的宣传鼓动、强制性的舆论一律等,这些非常手段极可能是非民主甚至反民主的;而且普通大众在特定情况下通常会形成某种非理性的、情绪性的共识,这种大众意识不仅可能损害民众的长远利益,而且可能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政客利用,使大众为这些政客所操纵。

  目前中国民众对精英的普遍怀疑和不满,使得民粹主义有了深厚的社会土壤。可是,拉美的民粹主义试验表明,民粹主义不但解决不了既有社会问题,而且野心家会利用“人民主权”扩大自己的权力。他们所采取的激进的“仇富”、“亲贫”政策将加剧社会情绪的两极化,当经济增长停滞或下滑时,富人有可能趁机兴风作浪,往往使民粹主义政府终结于军人政变。

  

  (四)中国不能走军国主义道路。

  

  军国主义是一种黩武主义,认为军事力量是国家安全的基础,并将保证军事力量视为社会最重要目标,把国家完全置于军事控制之下,国民经济运作以军事优先,保证战争所需;私权、人权、言论自由受到压抑;政治上实行集权主义和独裁制;对外则穷兵黩武,进行国土扩张。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的德国、意大利和日本都是军国主义国家的典型。法西斯主义是在这些国家全面危机时期军国主义的极端表现。

  军国主义充满残酷性和反动性,曾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上世纪三十年代,资源匮乏的日本需要海外资源和海外市场,出现了一场“日本向何处去”的争论。一派主张“和平膨胀”(即“和平崛起”),另一派则主张“武力膨胀”(即“战争崛起”)。最后“武力膨胀”占据上风,日本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最终在二战中以惨败告终。痛定思痛,日本认识到,必须以和平而不是以战争的手段来利用海外市场和海外资源。中国有些人士鼓吹“中国与XX必有一战”,呼吁通过发展军事实力支持国家崛起,都是令人担忧的现象。

  

  (五)中国不能走斯大林主义道路。

  

  斯大林主义是社会主义的严重变形和扭曲。斯大林主义的突出特点是,全面集中管理社会生活的所有领域,将行政命令方法与国家恐怖手段结合,直至组织大规模镇压,建立强制性劳动的集中营。否认民主化的价值,取消群众管理和民主制度的形式;否认自治思想,将政权神圣化,直至产生个人崇拜。

  苏联学者布坚科认为,“苏联建成的社会主义是斯大林式的,即国家行政、国家官僚、兵营式的社会主义,而不是科学共产主义奠基人所预见的社会主义”。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说,斯大林主义实践的结果是“苏维埃政权没有使国家繁荣,社会昌盛,人民自由……我们将近70年都在一条死胡同里发展,这条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

  苏联东欧各国发生剧变后,无一例外地宣布彻底与斯大林主义决裂,朝着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方向转轨。中国改革就是要抛弃斯大林主义。但是正如中国学者周有光先生所说,中国“略有修改,未脱窠臼”。由于旧有意识形态的长期束缚,斯大林主义仍然影响着一些人的思想,在社会矛盾趋于尖锐的今天,仍然有一股想把中国拖回斯大林主义老路的力量。

  德国哲学家黑格尔在他的《历史哲学》里讲过:一些人总希望把历史上的经验或者教训介绍给各国政府、各国统治者、各国君主等等。但是历史证明,从来没有一个政府、一个君主、一个国家,从历史上吸取过什么。此话令人气短,不过笔者仍然希望,中国能够在其他国家发展的历史中吸取哪怕一点点经验。如果中国走向错误的道路,不仅意味着十三亿人的现代化进程被中断,而且对于世界来说也将是一场危机,甚至灾难。来源: FT中文网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10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