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再复:中国贵族精神的命运

——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上的演讲

更新时间:2012-03-07 09:40:53
作者: 刘再复  

  历史进步的一个主要的一个动力,可以说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个强国梦。但是强国的这样的一个理念,导致的社会的实践,它会是一个不同的路径。那么在西方的话,它不是由强国梦导致了社会的一个,作为一个导向性的东西,它是从民富,从民富就是,由老百姓一个一个地富起来,由民富然后指引着整个社会向前发展,它这个导向的标志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现在经过改革开放30年,我们认识到了这个民富的重要性,所以我们现在也同时提出了两个目标,就是把国强和民富,把它放在一起,国强民富。但是那一天,我在和那一位搞宪法的学者,我们在这里也是《世纪大讲堂》讨论的时候,我突然想,光有这两个目标不够,应该在这两个目标的中间,并列地甚至可能是摆在前面的,要还提一个目标,叫人贵。

  刘再复:对。

  王鲁湘:就是人贵,民富,国强,应该这么摆。就是首先把人的尊严放在第一位,把生命的尊严放在第一位,然后我们尊重每一个老百姓去追求财富、创造财富的这样一种合理性,然后最后自自然然地我们的国家就会强大,是吧?

  刘再复:对。

  王鲁湘:所以您这里头的话,就是提到这样一个贵族精神的时候,我觉得在我们中国长期的一个缺失,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首先我们其实没有对人的尊严有足够的认识。

  刘再复:我觉得这个问题是非常重要。其实鲁迅在青年时代,他是天才,他很早就提出一个命题了,说立国先立人。

  王鲁湘:立国先立人。

  刘再复:立国先立人,这个非常重要的命题,中国有句古话,就是人存政举人亡政息,关键是人。过去一些朝代,它后来不行的时候,都是发生一个大的问题是断后,后继无人。所以关键是人,人的精神素质,人的精神境界,人的生命质量,这是关键。我们一个国家要强大,它能持久地强大,能不能持久,能不能健康地强大,这关键是人是不是健康,人本身的生命质量怎么样子。这一点我们如果能够充分地意识到了就非常重要。比如说我们现在,我们现在社会充分发展了,有一条非常重要的,你必须要讲规则。中国的发展是先打球以后再画篮球场的。先搞现代化运动,然后慢慢才定规则,时代大转型的文化准备,心理准备,各种准备都不够,应该承认这一点。我们必须要有很高的契约的意识,很高的这种守规则的意识,包括人的尊严意识,既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要尊重我们所有的协议,所有的契约,所有的规则。如果不是这样子,将来我们这个经济越来越发展,那我们这方面将会漏洞百出。

  王鲁湘:好,下面这里有一个网友,委托我向刘先生提一个问题,有一个网友,他的网名叫三代人,他提一个问题说,西方人有一句谚语,造就一个暴发户,只需要一天,造就一个贵族,至少需要三代,而中国也有一句古话,叫做富不过三代,第一代创业,第二代守业,第三代就败业。历代财富拥有者都没有走出这样一个怪圈,那么如此一来,中国岂不是永远不会有贵族精神吗?

  刘再复:他是一个比较悲观的论点,有两个问题,一个问题,说暴发一天就可以完成,不要把创业看得那么容易,我们应该尊重今天我们中国先富起来的这部分人,中国从乡村时代进入城市时代,是真正进入一个经济的时代,进入经济的时代是一个非常不容易、非常艰难的时代,一部分人暴发出来,成为先富起来的人,我们仍然要非常尊重他。这一点,我们中国文化里面常常有偏见。重农抑商,我们常常有这种东西,我在海外以后,改变了这个观点。我在美国看到,真正的精英都是在商业社会里面,而且许多文化规则都是在巨大的商业活动当中学会的。我曾经讲过,中国人将会在未来的巨大的商业活动当中学会妥协。

  王鲁湘:对,理性。

  刘再复:理性,谈判,讲价钱,谈判。所以这个暴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说一天就可以完成的,所以我们要尊重他们的,现在他们企业上的成功,对这种成功者,我们要给予一种敬意。但另一方面,其实有个问题就是说,我们成功者以后,我们如果迷失心灵的方向,不知道富了怎么办,其实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最后的演讲讲了富了以后怎么办,富而好学,富而好礼,这套东西要成为一种自觉,应该说现在富人最重要的觉悟,应该是富了以后,我要造就社会,而且要从精神上去提升。

  王鲁湘:好,现在就是我们请在场的老师和同学,有什么要向刘先生提出来的,要和刘先生沟通交流的,现在可以举手。

  提问:刘先生,您好,听了你的讲座,我们很有收获,我想提这样的一个问题,提到贵族,人们一般会想到有两个先决条件,血统与物质,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贵族他本身所具有的物质与他贵族,他所具有的精神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呢?谢谢。

  刘再复:这个后天要获得这种精神,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只有一种办法,就是要靠不断地增加新的学养跟新的修养,所以我认为这种修炼是必不可少的,包括我现在所讲的这种感悟,感悟其实有个阅历而悟跟一个凭虚而悟有不同,你需要有阅历,也需要有修炼,所以这种东西可能没有别的捷径,只能靠修炼,靠不断地读书,就是富而好学这条路。

  王鲁湘:另外还有,我们现在理解的贵族,以为都是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其实殊不知出身于贵族之家,小的时候比平民子弟难过得多,难受得多。他要受到比平民子弟严格得多的这种训练。

  比如我举一个例子,就是康熙训练他的太子,当时候就住在我们这个北大的这个畅春园,就我们西门外面,不是畅春园还留下了一个小的那个,一个红的那个小门嘛,当时这是康熙在这个地方,一年中大部分时间住在这个地方,那么太子也就跟着他在这个地方,这个太子太辛苦了,太子早上3点钟要起床,你们现在有早上3点钟起床的吗?3点钟起床,然后汉文师傅,就是教汉文的这个老师教他读《礼记》120遍,120遍,然后这个时候康熙就早朝下来了,因为康熙的早朝是5点,就是太子比皇帝还早两个小时起来读书。

  早朝他下来了,下来以后,就来到太子读书的地方,检查他今天的早上读的功课,检查完了以后,康熙又去办别的事了,太子继续在汉文师傅的指导之下,读《礼记》,读到大约9点,接下来以后,就是满文师傅来接手了,满文师傅把这个《礼记》的东西再翻译成满文,因为他是满族还要用满文嘛,还有蒙文,要通,就是满汉蒙三种文字,要把《礼记》要通一遍。然后到了11点钟的时候,可以吃中饭了。吃完中饭以后休息一会儿,到了下午1点钟左右的时候,干什么呢,到了1点钟左右的时候,就是做一个贵族子弟必须要有的骑马射箭,就开始练骑马射箭,小太子,这个骑马射箭到下午大概4点钟的时候,康熙又下朝了,康熙会回来陪着他的太子一起搭弓,骑马,射箭,然后要到大概6点多钟吃晚饭,这就是一个小孩子,他要成为一个贵族,每天必须如此。

  

  提问:刘老师,您好,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您,就是人家说欧洲文化是一种贵族文化,它很平和,让人有一种非常好的感觉,好像是欧洲文化才是真正的贵族文化,相比之下,美国文化给人一种暴富文化的感觉,让人家觉得它特别张扬,而且急功近利,就这两者而言,从这个概念上来讲,我们如何评价中国文化呢?您认为中国文化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呢?谢谢。

  刘再复:美国文化跟欧洲文化确实有很大的差别,很多欧洲人确实瞧不起美国文化,美国几乎是个没有历史的国家,才200多年的历史,人文传统最雄厚的是两个地方,一个是欧洲,一个是中国。你刚才说的对,欧洲比较崇尚贵族精神,美国人他好像天生的就是有一种平民精神,是个相当平民化的一个国家,它是移民国家,相当平民化的国家,那我们中国,应该说我们20世纪,也相当平民化,“五四运动”这一点起了很大的作用,1949年的革命,实际上是平民的胜利,带给平民很大的利益。

  刘再复:尽管我写过《告别革命》这本书,但是我在香港就讲,凡是革命过的地方,都比较平等,它就没有那种贵族跟平民的那种等级的概念,比较少雇佣的概念,这是长处,曹雪芹当时有一种观念很了不起,要打破贵族跟平民之间的界限,很了不起,而且庄子那个时候,齐物论就已经占领这个地球上平等思想的制高点了,很了不起的,20世纪,我们这个平民与贵族的界限完全打破了,这是我们的长处,这个长处带来的短处,就是贵族精神就是慢慢失落掉了,就是说忘记贵族精神,它也有一些非常好的东西,就是我刚刚讲的,所讲的那些,像自尊,自律,自明这些东西也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也不可以丢失。

  我们中国经历过三个贵族的时代:第一个贵族时代是西周的氏族贵族时代,第二个是两晋南北朝的门阀贵族时代,第三个就是满清的部落贵族时代。我们最典型的贵族时代,实际上是西周的贵族时代。这个贵族时代,我们经历了大概五六百年的时间,很长的时间。那么当时这贵族有几个特点,第一必须要有姓氏,平民他是没有姓氏的,只有贵族才有姓氏,姓氏是一种血缘的标志;第二个就是土地,就是分封土地,诸侯占领土地;第三个他有军队,兵车,基本上有三个这个特点。

  所以当时的贵族分得很清楚,分五等,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这五等。在这个贵族社会里面,有一种贵族精神,那个贵族时代,很讲风度,很讲文化,我们过去讲文学史的没有注意这一点,其实《诗经》当时就是贵族交往的一个文本,一种道德的文本和文化的通行证,这个《诗经》在当时非常重要。也就是说当时贵族的生活里面,比如说聚会,宴会、聚会,甚至外交的交往场合,诸侯的交往,都需要首先要念诗的。那个时候要求在这场合里面,你读诗,如果读了,跟你身份,氛围,场合不相符合,那会产生很大的问题。

  《左传》里面就记载一个故事。公元前500多年,那时候晋平公那时候刚掌握政权,所以当时要大宴诸侯,他规定,这些诸侯来的时候,一定诗必类,就是说他们所读的诗,一定要跟我这一次的这个大的宴会氛围、身份一定要相合。结果那天来了一个齐国的大夫,叫做高厚,他读的诗,被认为不类,不符合当时的场合,所以那时候晋平公下面一个大臣,叫做荀偃,就拍案而起,他说有诸侯异志矣也,号召其它诸侯国要同讨不庭。所以很严重,差一点打仗,所以那个时候把这个读诗读得好不好,看成很严重的事情,看作是一种精神的文本跟一种道德的文本。这一点我们过去的文学的教科书里面没有注重这一点。如果要了解《诗经》,我给在座的推荐三本书,一本一定要读顾颉刚先生的《古史变》,其中有一本谈《诗经》的,还有就是钱钟书先生的《管锥编》,还有一个就是一定要读《左传》,我们就知道,在第一个贵族时代里的精神是怎么样的,那时候其实是有一种贵族精神的,是有一种道德文本的,这是第一个时代。

  但是我们第一个时代,后来因为战争太残酷,最后由秦打败了六国的贵族政权,就是用中央集权的制度,用郡县制代替分封制,所以当时中国一个很大的转变,从秦代开始,贵族时代就已经结束了,就基本上已经终结了。到了后来汉代,到了汉代,到了汉武帝,进一步把诸侯削弱,用中央的文官制度来代替分封诸侯,贵族制度就进一步瓦解,这是我们第一个时代,是被战争所瓦解的贵族时代。

  那么第二个时代是在两晋南北朝。这个两晋南北朝,应该是我们中国的贵族制度又一次复辟。特别是到了东晋,到南北朝的时候,那时候讲门第,讲出身,讲血统,讲得非常厉害,那时候姓氏一定要相同,姓氏不同,是不可以通婚的。当时有一个历史背景,就是五胡乱华,很多胡人都跑到江南去了,所以一定要看血统,选拔官员一定要看血统,怕另外一种血统跟我们相混了,所以那时候讲门第。鲁迅先生有一篇文章,叫《论他妈的》,那个时候如果骂他本人是不疼的,一定要骂他的祖宗,骂他妈的,那才是骂疼他了,那时候血统是非常厉害的。这个时候出现贵族文学另外一个高潮,就跟《诗经》相对应的,第二次的真正的贵族文学的一个高潮,那个就是由谢灵运,还有沈约,陆机等,还有当时的一些皇帝,像萧统萧衍,他们这一批帝王贵族也大玩,这个应该说大玩贵族的时代,大玩形式,大玩声律,大玩辞彩,是玩贵族的时代。四声,平仄都是那个时候发明的,为唐诗的高度的发展就创造了形式上的基础,功劳很大。那时候真正为艺术而艺术,我认为这个时代,是真正玩贵族的时代。

  但是这个时代是被科举制度所打垮。隋朝建立科举制度,到了唐朝的时候,科举制度充分发展,所以那时候不讲血统了,你写诗写得好,就可以当进士了,讲才华,所以社会动力就从上层转入从下层上来了,这是很大的一种变化。那时候你的出身好,你的门第强,但如果没有才气,也不行的。所以那时候呢,白衣卿相代替那个贵族的世袭,就更厉害了。

  我们知道在第一个时代的后期,在战国时期,像苏秦这种白衣卿相已经代替世袭贵族了,到这个时候,更多地出现白衣卿相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09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