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焕才:从社会公平正义看收入分配结构调整

更新时间:2012-03-01 09:21:45
作者: 彭焕才  
既重视结果公平,也重视起点公平、机会公平和过程公平。第四,要明确收入分配公平调整的标准是什么。在初次分配中,主要应看分配与劳动等各种生产要素的贡献是否相称,贡献多则收入多,贡献少则收入少; 在再分配中,主要应看政府是否通过税收、转移支付、社会福利等手段对分配进行必要的调节; 在三次分配中,主要应看高收入群体是否承担社会责任,拿出部分财富帮助困难群体。

   (二)在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中促进收入分配结构公平调整

   从根本上看,收入分配关系不公平,收入差距持续扩大,是由于经济结构不合理造成的。必须加快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促进做大“蛋糕”。加快调整经济结构,协调出口、投资、消费等重大比例关系,变生产方式粗放型为集约型,以促进产业升级换代、推动产品由低端进入中高端、压缩过剩产能等来提高生产效率。加快形成内需、投资、外贸有机推动经济发展的结构,减少和控制国际经济危机对我国经济发展特别是外向型经济领域劳动者收入的冲击。加快城镇化建设步伐,调整城乡结构。加快第三产业发展,扩大家庭服务业,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和现代服务业。以此推动国民经济健康持续快速发展,为实现收入分配结构公平调整与社会公平正义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三)建立科学机制,形成“两头小,中间大”的收入分配结构

   收入差距不会随着经济增长而自然缩小,必须加强政府干预,充分考虑制度与政策的公平性,深化改革,建立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科学机制。

   (1)积极推动收入分配向居民和劳动者倾斜的制度变迁。中央与地方政府应将工资水平增幅与经济增长挂钩,采取有力措施,切实提高居民收入水平。中央政府在考察地方官员绩效时,应将居民收入增长、社会保障体系健全程度乃至群众满意度等指标纳入进来。切实扭转初次分配中财政收入增长、资本所得过高、劳动报酬下降的趋势,逐步提高劳动报酬的比重。同时,建立、完善并落实规范收入分配的基础制度,如收入申报、财产登记、储蓄实名制度等。

   (2)用财税措施“限高提低”。政府应运用财税等措施,调控垄断行业和某些群体的过高收入。一是要收缴垄断行业企业的利润,征收资源占用税,从源头上控制其过高收入来源。二是要对垄断行业职工收入进行全口径调控,不但要调控工资,而且要调控工资外各种收入,包括住房公积金等福利待遇和企业年金等延期支付待遇等,并从根本上解决垄断行业获取暴利问题。三是加大对高收入者的个税征收力度,将高收入的重要来源——财产转让、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等,纳入个税征管对象,并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降低工薪阶层的税收负担。四是切实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最低工资标准、最低退休金。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增加投入,建立农民增收减负的长效机制,千方百计地增加农民收入,并不断解决城市部分困难群众收入比较低的问题。

   (3)采取多种方式扩大中等收入者比重。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加快发展城镇化,推动农业劳动力向非农行业转移,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让更多从农村转移出来的人口进入中等收入者行列。通过适当提高劳动力成本、加强对劳动者的教育和培训、鼓励和支持自主创业、加强对公民合法财产的保护等多种措施,使更多的低收入者变为中等收入者,不断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4)加快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促进企业、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积极推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全面推进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建设,完善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保证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和基本权益。通过建构上述机制,改变现行收入分配的金字塔形,形成高收入者和低收入者占少数、中等收入者占多数的“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形收入分配结构。

   (四)规范收入分配结构关系,切实维护和发展大多数人的利益

   从宏观与微观结合来看,要顺利推进收入分配结构调整,还须从“打非” “工资协商”与“收入倍增”等层面协同入手。一方面,进一步加大对非法收入的打击力度,坚决堵住国企改制、土地出让、矿产开发等领域的漏洞,深入治理商业贿赂,严厉打击走私贩私、偷税漏税、内幕交易、操纵股市、制假售假、骗贷骗汇等经济犯罪活动,切断违法违规收入渠道,切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另一方面,要调节劳动和资本的关系,改变工资由企业单方决定的现状,增加工人的发言权,推行工资集体协商制度,解决资本收入与劳动收入增长不协调的问题,努力维护普通劳动者合法权益。同时,借鉴日、韩等国的经验,正确处理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公平的关系,实施“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实现年均工资增长15% 以上,5 年工资翻一番,力争大多数人收入有较大幅度增加。[8]

  

   [参考文献]

   [1]柏拉图.理想国[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 420.

   [2]约翰·罗尔斯.正义论[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

   [3]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年谱(1975-1997)[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4: 326.

   [5]刘涛.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焦点、难点和切入点[J].西部论丛,2010( 04) .

   [6]胡锦涛.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 2008 -12-19( 01) .

   [7]曾丽雅.从“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到“社会公平正义”[J].企业经济,2009( 07) .

   [8]冯蕾,颜维琦.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N].光明日报,2010-06-06( 06) .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068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