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思之:《律师文摘》,我胸中的滕王阁

更新时间:2012-02-22 20:47:07
作者: 张思之 (进入专栏)  

  

  主持人,孙主编:

  《文摘》今年的年会于立春不久召开,这么多令人仰止的嘉宾应邀齐聚,同样是“十旬休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证明着《律师文摘》恰是一座屹立人们心中的“滕王阁”,引人赞美;不同的是,她是以其业绩而广受称许,她的成就,鼓舞人心。

  本人衰朽无知,躬逢盛会;笔轻词穷,胸有况味。

  忆与《文摘》相识逾十年,那时她方躁动母腹,不敢想象,这样一份对象偏窄专业性很强的期刊,由两手空空的一介书生,在当今出版基本没有自由、无权自主,法治环境又常有退化的条件下,团结着三两位同道知音,苦撑十年,终能在如林期刊中站定脚跟,业内喜闻乐见,功业令人钦佩!

  而今回顾来路,多少崎岖坎坷,几番急风骤雨,几度濒临夭折,重重困厄,层层险阻,促主编早生华发,幸在初衷不移,痴心不改,为争得出版自主,为培育良好法律秩序,为营造正常的律师执业环境,为滋养律师的精英队伍,坚守底线,艰苦奋斗,历三千六百五十余个日夜,满腔心血,化近千万字的古今经典为当代律师的精神食粮,使我们获得了堪为依靠的精神支柱,这是中国律师制度发展史上的伟绩,着实值得庆贺。我压不住内心的喜悦。

  十年历程,成长成效,主要受益于两条:独立精神,自由思想。陈寅恪先生语重心长地评说这八个字可“共三光而永光”,堪称绝唱。高妙传统,惠及千秋,相信能永不放弃。

  我作为忠实读者和编外杂工,在不掩对她一往情深的同时,又想说几句非关祝贺的话。因为我深知《文摘》在中国期刊之林中目前远不是参天大树,甚至因她尚未能影响时代潮流而不居前列。我们的《文摘》起不到当年《新青年》的作用,也没有达到《新月》、《观察》的整体水准,所以绝不可满足现状固步自封。

  《文摘》不需要转型。但我们又经常面对国家转型期中出现的各种各类的复杂情况,而律师们在这种情势下执业,又应怎样地付出才智和力量,从理论到实践,从内容到方法,从战略到策略,在在需要研究、思考、阐释乃至作出判断。《文摘》应当以崭新面貌面世,有志气在转型航程中为中国律师竖起一座灯塔。不是烛光,是灯塔!

  我们已经来到一个转折的关口。年会以“改革-发展”为主题进行研讨交流,非常适时。

  改革应分阶段,发展须有目标。目前《文摘》改革-发展中的重点问题我以为就是以新的面貌面世,树立新形象。

  这是个复杂的问题,我缺乏思考,更没有水平做出研究。兴之所至,拟加以抽象,用两个字概括,即:“长青”。依我之见,由于先天的缘由,我们不可能成为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但实应永葆新绿;长青预示着强大的生命力,昭示着永不枯萎的活力,标志着永恒。

  至于如何达到,我从刊物的实况出发,粗浅地设想三个标志:

  一是树立使命感。即要有宽广的胸怀和崇高的责任心。二是产生凝聚力。为此要面向基层,面向边远,同时扩及整个法界乃至政界,并且敢于起核心的作用。三是具有影响力。要上下求索,解决问题。最后这一点操作性最强。因为解决问题的前提在于从实际、实践中提出问题,而我们面对的问题可能理论性很强,也可能是实际生活中的尖锐矛盾,及时抓住不易,一抓到底更难。前些年对高智晟现象缺了应有的反映,海外华人的一些精彩评论又没有引入,是个教训。当前舆情炽烈的吴英“集资诈骗”死刑复核案,涉及一系列既重大又敏感的问题,似乎也不能放过。这类问题,在操作上,固然应特别细心,十分严谨,但认准之后坚守底线敢担风险尤为重要。优秀战略家须有冒险精神,不知对不对?

  《文摘》面临的最大实际困难是编务中的组织工作薄弱。如何解决?我说不清楚。但想提供一个艰难路径的切入口,就是:改月刊,时间不迟于年底。月刊,有助于弥补我们的重大缺陷,其利不拟细说。只是想建议:跟进这个切口,学术顾问和理事会可否分担点实事,比如一年召开两次会议讨论刊物、编务,也许是办得到的。至于如何选定与运用地方及其刊物的力量,更大有文章可做。当然,关键还是寻找力量包括义工加强编辑部,在此基础上拟出整体改革方案并组织力量付诸实施。我们是一支近20万人的队伍,不缺才智之士,千方百计、百折不挠地依靠他们,调动起群力,改革功成,就在明日;发展前景,极其辉煌。我满怀乐观豪情。我相信,我们的《文摘》前景一派光明。看“落霞与孤鹜齐飞”,见“秋水共长天一色”。这种信心与这个期待正是我对她的十年大庆的衷心祝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504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