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爱德华·卢斯:美国衰落的真相

更新时间:2012-02-09 16:58:19
作者: 爱德华·卢斯  

  

  华盛顿最近发生了一件让人困惑的事:一位反对入侵伊拉克的自由派美国总统,对一位新保守主义学者、同时也是入侵伊拉克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予以了认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肯定了罗伯特•卡根(Robert Kagan)的文章——《美国衰落之谜》(The Myth of America’s Decline),他对这位作者的态度也因此有了180度的转变。这篇文章摘自卡根所著的《美国制造的世界》(The World that America Made),该书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出版。

  奥巴马在数日前发表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说,“美国回来了”。“那些告诉你美国正走向衰落、或我们的影响力正在减弱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汤姆•多尼隆(Tom Donilon)后来在查理•罗斯(Charlie Rose)主持的一档脱口秀节目中透露,总统“很喜欢”卡根的这篇文章。奥巴马曾在一次白宫会议上将这篇文章的观点逐项分析了一遍。

  卡根还著有《欧洲人来自火星,美国人来自金星》(Europeans are from Mars, Americans are from Venus),那是一本带有煽动性色彩的、论述后伊拉克战争时代的书。《美国衰落之谜》这篇文章观点清晰,论证有力。不过,奥巴马或许应该更细致地将该文研读一番——首先从该文罗列的经济事实开始。卡根提到,1969年时,美国占世界收入的“四分之一左右”。“如今,它依然占四分之一左右,”卡根写道,“美国在全球GDP中所占的比例相当稳定。”

  这一事实貌似确凿无疑。但这里有一些更准确的数字。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以市场价格衡量,1969年时,美国占全球收入的36%。到2000年时,这一比例降至31%。随后,该数字开始直线下滑。到2010年时,美国在全球收入中所占比例仅为23.1%。在10年的时间里,美国的占比下滑了7个百分点。这一下滑有一半以上是出现在“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之前。

  另一方面,2000年时,中国的经济规模仅相当于美国的八分之一。今天,这一比例已升至41%,而且这还是基于当前汇率得出的。如果北京方面允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中国经济的估值还将大幅提高。无论以哪种重要指标衡量,过去十年间的这种变化都难称“相当稳定”;相反,这种变化可谓极其迅速。要是下个十年也是如此,美国的领先地位将岌岌可危。的确,正如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Arvind Subramanian)所指出的,即便中国经济年增速放缓至7%,并且美国经济能实现3%的年增长率(可能性很小),中国也仍会在12年后超过美国。

  不过,《美国制造的世界》一书真正的主题是美国例外论。卡根认为,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决定美国霸主地位能否延续下去的是美国人自己。他担心,美国正在丧失掌控世界霸权的意愿。这一观点也是对作者本人在上世纪90年代对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所作批评的清晰呼应。“归根结底,决定权掌握在美国人手中。”

  他写道,“就像(评论人士)查尔斯•克劳特哈默(Charles Krauthammer)所指出的,衰落是一种选择。”

  下面我们来谈谈该书的最大疑问。卡根否认美国已处在相对衰落之中,并错误地坚持认为没有经济上的证据证明这一点。然而他却宣称,一些他未提及姓名的“政客和政策制定者”正在主动促成美国的衰落。这些人“出于对臆想中的衰落的恐惧,很可能贸然采取相应对策,把一个超级大国引上自杀之路。”

  这种自我矛盾贯穿全书。假如美国并未处在衰落之中,那么人们为何要关注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如果美国正主动促成自身的衰落,那么到底谁是那些“旅鼠”呢?线索之一指向奥巴马。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卡根担任其高级外交政策顾问)的一番话提供了更加丰富的线索:“我们的总统认为美国正处在衰落之中。”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战中“领跑”的罗姆尼近日表示,“如果奥巴马是总统,那么事情就是这样。如果我是总统,事情便不会如此。”

  若用罗姆尼下面这番话作为对卡根核心论点的总结,虽然有些夸张,却并不过分。“奥巴马总统认为,美国扮演世界领袖角色的时代已经过去,”罗姆尼近日在佛罗里达州说,“我坚持认为美国应当拥有足够强大的军力,以至于永远不会有人想对它提出挑战。”

  实际上,奥巴马已同相关方面商定小幅(可以说不具实质意义)削减美国国防预算——未来十年将在目前庞大国防预算的基础上削减8%。削减后的美国军费开支仍比“9•11”前夕高出许多。而罗姆尼承诺将取消削减军费开支的计划。

  卡根认为,美国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实行一种明显不同于以往的政策,通过这种转变,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防政策显然将成为国家事务的重中之重。他指出,国际自由秩序的延续有赖于一个强大而活跃的美国身影。

  他说,设想一下中国成为全球霸主的那一天。它会维护帮它成就这一切的体系吗?卡根用一则寓言做出了回答。一只青蛙答应驮一只蝎子过河,但要蝎子保证不要蜇它。“蜇了你我也会淹死,我怎么会蜇你呢?”蝎子说。结果青蛙还是被蛰了,在它快要淹死之时,它责问蝎子为何出尔反尔。蝎子答道:“因为我是只蝎子。”

  通过这则寓言,卡根大体表达出对两任美国总统对华战略的不屑。他暗示,中国通过全球一体化积聚起来的财富,以及该国大量脱贫的人口,或许最终不会对该国的本性产生丝毫影响。让我们回到上面那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上:这本书真正的矛头所指是美国的衰落主义者,而美国的头号衰落主义者却很欣赏书中的观点。天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也许这就是总统们所擅长的那种“为己所用”吧。若果真如此,那么我们该问的问题是:到底谁在驮着谁?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8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