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薛理泰:叙利亚变局与中东乱局

更新时间:2012-02-09 16:56:36
作者: 薛理泰  

  

  由于地缘政治的缘故,如果叙利亚问题以激烈的方式解决,更可能在中东地区引发连锁反应,难以收场,后果尤其严重。这一点,对美、欧或者俄、中两国都适用。

  

  俄、中两国2月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表决时投下了否决票,决议草案未能获通过。俄、中两国投下反对票的理由之一,是因为在决议案的条款中,仅对叙利亚政府规定了约束,却没有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规定了约束,这意味着在叙利亚政府中止军事行动时,反政府武装却能放手逼近首都大马士革。

  

  欧美可能迫使叙国政权垮台

  

  当前叙利亚正处于内战边缘状态。在全国半数行政区内,反政府武装正在四处袭击政府据点如军警检查站等,频频伏击军警。部分军警相继变节,携带步枪、机枪、火箭榴弹炮和反坦克导弹等,投入反政府武装。最近反对派武装声势益炽,政府被迫展开了首都保卫战。在首都,入夜即可听闻从郊区传来的枪炮声。

  当前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的军事实力存在颇大的差距。政府军拥有空军战机、坦克、装甲车、重炮和防空武器,而反政府武装仅拥有轻武器。当然,假如西方国家公开插手,实施军事干预,阿拉伯联盟也改持激烈的干预的立场,则一夜之间形势就可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方面,利比亚卡扎菲(卡达菲)政权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

  叙利亚位于西亚,西濒地中海,伊斯兰教逊尼派和什叶派矛盾突出。由于地缘政治的因素,叙利亚的政局演变在中东举足轻重。叙利亚爆发危机,内因是动乱的根源,外因仅是催化剂而已。在40余年间,阿萨德父子执政,在宗教上依靠什叶派。家族亲贵垄断各项资源久矣,工农业欲振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近年官场腐败和贫富悬殊又加剧了国内社会矛盾。去年以来,反政府示威者与安全部隊频频發生激烈的衝突,伤亡者为数众多。

  俄、中两国在安理会投票否决了决议案之后,次日叙利亚反对派即扬言要鼓动叙全境“举行两天罢工”,反对派武装“自由叙利亚军”声称“要在未来48小时内发起总攻击!”同时,叙利亚驻伦敦、雅典、柏林、开罗、沙特等国的使领馆也遭到散居各国的叙利亚反对派不同程度的冲击。50余名男子冲击了叙利亚驻堪培拉(坎贝拉)的领事馆,砸毁了办公家具,抢走了电脑。

  自2月5日始,美、欧、阿盟即着手寻求在“联合国框架外”干预叙利亚政局的新途径。如此,在各种国际势力异动之下,有朝一日,美、欧采取激进的行动迫使大马士革政权垮台的前景,是可能摆在世人面前的。

  虽然叙利亚同阿盟诸国民众信仰的宗教都是伊斯兰教,宗教同源,却存在颇大的差异。阿盟诸国多数民众奉行逊尼派;叙利亚也有四分之三的民众奉行逊尼派,然而尊奉什叶派教义的阿萨德父子却在大马士革长期紧握大权不放,自然同多数民众存在隔阂乃至矛盾。这也是阿盟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向阿萨德政权挑战的宗教层面的缘由。

  在信奉伊斯兰教的国家中,有两个国家,即伊拉克和叙利亚,最高领导人同国内多数民众属于不同的教派,却长期执政。伊拉克多数民众信奉什叶派,而尊奉逊尼派教义的萨达姆及其左右却在巴格达长期掌权;叙利亚多数民众信奉逊尼派教义,而尊奉什叶派教义的阿萨德父子却在大马士革大权独揽达40余年。无论在伊拉克、叙利亚,当风吹草动之际,教派歧义在民众情绪上的反映,往往是政局不稳的原因之一。 

  

  利比亚不能与叙利亚相提并论 

  

  无论对于西方国家还是俄、中两国,叙利亚问题的解决途径与最终结局,其产生的后果和影响,同利比亚问题相比,更为复杂,也更为严重。

  这是由于下述原因:

  首先,谈到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利比亚与叙利亚远远不能相提并论。利比亚孤悬北非,卡扎菲又“天马行空”,独行其是,同中东其他国家的关系不紧密。叙利亚则不同,多年来阿萨德父子深深介入中东地区的动乱,同黎巴嫩、伊拉克、巴勒斯坦的武装团体长期保持密切的联系,同当地政局的演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次,利比亚只存在部落矛盾和政治、经济纠纷,而一旦叙利亚局势失控,逊尼派、什叶派之间很可能爆发冲突和内战。

  如上所述,由于地缘政治的缘故,如果叙利亚问题以激烈的方式解决,更可能在中东地区引发连锁反应,难以收场,后果尤其严重。这一点,对美、欧或者俄、中两国都适用。

  至于历年以来叙利亚同伊朗关系紧密,除了两国执政理念相近,并在外交上有共同的政策取向以外,伊朗绝大多数民众是什叶派教徒,而叙利亚阿萨德父子及其左右也是什叶派教徒,所谓师出同宗,声应气求,这也是一个因素。基此,伊朗同叙利亚两国当局之间保持紧密的关系,也被这两国民众普遍接受。

  伊朗同叙利亚关系紧密,还体现在两国当局在处理中东地区斑驳陆离的政治、外交事务时配合默契。例如伊朗对黎巴嫩、伊拉克、巴勒斯坦若干武装团体在财政、军事上给予支持,就是假手叙利亚付诸实施的。此即一例。

  由此可见,如果叙利亚局势继续恶化,还很可能引发中东地区教派势力间矛盾的公开化。自美军撤出伊拉克以来,中东地区伊斯兰教各派就在摩拳擦掌,积蓄力量,准备随时摊牌。迄今为止,叙利亚局势的演变就触发了中东和西亚地区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矛盾,并且加剧了土耳其与伊朗之间在中东地区的斗智和角力。

  可以想见,一旦叙利亚局势失控,中东乃至西亚地区伊斯兰教各派势力之间的争夺势必会加剧。这番争夺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必然会从叙利亚溢出,进而扩散。至于冲击波的后果,除了波及以色列以外,还会蔓延至黎巴嫩、伊拉克、约旦和伊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85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