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斌:美欧社会动荡、金融战争掠夺与中国应对策略

更新时间:2012-02-08 22:15:59
作者: 杨斌  

  

  当前美欧的政治、经济、社会动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美国的标普评级公司相继下调美欧多国债务信用等级,令人担忧2012年美欧将会再现2011年的严重金融动荡。温故知新,回顾2011年经济历程对展望2012年不无益处,因为,当前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似乎在故伎重演,又在宣扬就业上升和经济复苏的舆论。当前美国经济面临着远比2011年初更为困难的形势,出现了一系列更加不利于经济、就业增长的复杂因素,美国就业不可能在更为不利的条件下反而加快增长。当前欧洲债务危机的形势远比2011年初更加危险,欧洲国家经济普遍疲软不利于美国的出口和就业增长,2011年3月日本爆发地震和核灾难后经济陷入衰退,中国经济由于调控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增速趋缓,美国很难在各大贸易伙伴增长趋缓时加快经济复苏。2012年美国经济爆发剧烈动荡的风险与日俱增。中国不应受美国所谓经济复苏的舆论误导而大量收购美国资产,也不可认为2012年初许多国家的股市反弹就意味着全球牛市到来,应特别警惕美欧股市灾难随时可能飘洋过海影响到中国股市。

  当前美欧金融垄断资本操纵的主流媒体正误导舆论,将财政债务危机归咎于民众享受过高的社会福利保障。美国许多州政府纷纷推出各种削减社会服务及保障开支的紧缩措施,如大幅度裁减警察、教师岗位并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等。突尼斯发生动荡诱因之一是警察羞辱导致一名小贩自杀,美国某州的财政危机导致大量裁减警察、消防员、教师,甚至维持社会稳定的警察也自身难保发生了自杀悲剧。美国政府维持弱势群体基本生存的社会福利保障,不可能是爆发危机后财政赤字两年内增长九倍多的主要原因,财政债务危机的真实原因是政府花费大量纳税人金钱挽救金融财团的金融投机赌债。中国某些媒体和学者受西方舆论误导将此视为与时俱进的改革,某些地方甚至开始试点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改革,将会损害职工利益并造成威胁社会稳定的隐患。美国国家情报总监丹尼斯·布莱尔曾表示,经济危机已取代恐怖主义成为对美国安全的最大挑战,他称“美国现时面临的最大安全威胁是,全球金融危机和它将带来的地缘政治后果”。

  欧洲深陷债务危机的深层原因其实是遭到了美国金融战争的攻击。法国、德国曾强烈抵制美国的单边政策和经济政策,因而受到2001年美国网络泡沫破裂危机的冲击较小。后来美国在法国、德国大选中进行了大量公关活动,成功扶植亲美政客萨科奇、默克尔等人上台执政,放弃了以前欧洲模式的长处转而推行新自由主义,放弃了严格的政府监管转而推行金融自由化政策,美国趁机向欧洲输出有毒资产转嫁即将爆发的次贷危机,结果欧洲购买的次贷衍生有毒资产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美国并不因萨科奇、默克尔转向亲美而善待欧洲国家,反而趁机发动了凶狠的金融战争将欧洲拖入有毒资产泥潭。据英国某媒体披露欧盟区银行体系的有毒资产已远远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政府注入巨资挽救银行破产后又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这启示中国不可幻想奉行亲美政策就能受到美国善待,美欧民主模式存在着易受金钱操纵特别是外国更大资本操纵的致命弊端,中国一旦屈从美国施压推行新自由主义的金融自由化,就会像欧洲国家一样深陷金融危机的泥潭难以自拔,就会像日本、欧洲那样沦为金融战争的战败国并横遭劫掠。

  当前美欧债务危机暴露了美欧模式的深层次弊端,金融和经济危机正向社会和政治领域不断蔓延,引发了民众对美欧经济政治制度的强烈不满和抗议活动。美欧媒体纷纷制造舆论声称对中国援救寄予很大希望,称中国正在筹建数千亿美元的基金准备援救美欧债务危机。中国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依照美欧奉行的错误政策,无论投入多少资金挽救美欧债务危机都是毫无希望的,因为这些资金将落入金融垄断财团腰包而不是用于挽救经济,虽然能暂时换来美欧称赞但长期将会刺激更多的欲壑难填,一旦无法持续满足贪欲就会翻脸导致关系更加恶化,就像善良的人借钱给有暴力倾向的贪婪黑社会老大,往往不是无法收回借款就是遭到黑社会老大的杀害。

  2011年12月全球最大的财经通讯社彭博新闻社披露的信息,对于中国考虑是否援助美欧债务危机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据彭博新闻社报道早在2008年秋季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之前,美联储已经向华尔街银行大规模注资救市7.77万亿美元。同美联储规模如此庞大的注资救市行动相比,中国即使提供数千亿美元援助基金也仅仅是零头。事实证明美联储高达7.7万亿美元的注资救市,根本没有阻止2008年美国爆发更大的金融危机,那么无论中国如何慷慨解囊提供援助也是于事无补。更为严重的是,这些事实说明美联储和华尔街早就知道即将爆发金融危机,早就知道了美联储的大规模注资救市毫无成效,但是,他们却一面向国内外投资者蓄意隐瞒了这些重要信息,一面以种种借口伸手向国内外投资者要求提供援助,如游说中国购买了数千亿美元的濒临破产的两房债券。美国明知救市毫无成效却以种种借口要求提供援助,目的显然不是挽救危机而是以此为借口掠夺各国财富,从救市规模远远超过了美国参加历次战争经费的总和,就可知道这种金融战争掠夺的财富甚至远远超过了世界大战,一旦贪婪金融资本尝到了甜头就会像嗜血鲨鱼一样不松口,不会放弃这种利用挽救危机为借口掠夺各国民众财富的做法,这就是为何屡次救市却屡次无效而危机始终挥之不去的缘故。中国不应对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求助中国援助欧债危机的低姿态感到飘飘然,应充分吸取当年美国高官访华求助中国援助次贷危机并购买数千亿两房债券的教训。

  

  当前美欧深陷社会经济动荡的深层原因

  

  当前美欧的政治、经济、社会动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美国国会曾经围绕提高债务上限激烈争吵,后来又围绕着削减政府财政赤字辩论不休、僵持不下,让世界各国为美国今后是否步希腊债务危机后尘而忐忑不安。2011年西方主要发达国家都爆发了严重的股灾,美国标普评级公司相继下调美欧多国的债务信用等级,令人担忧2012年美欧将会再现2011年的严重金融动荡。有些朋友曾以隔岸观火的态度来看待美国政坛的闹剧,没想到美国股市动荡的火势转眼烧到了家门口,为在沪深股市暴跌中蒙受的严重损失感到痛惜不已。有些朋友对我说,“2011年春节聚会时你就提醒美国经济今年可能发生剧烈动荡,我因美国官方宣扬经济复苏和股市涨势强劲而没有在意,没想到你的分析、判断比美国官方还要准确”。温故知新,回顾2011年经济历程对展望2012年不无益处,因为,当前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似乎在故伎重演,又在宣扬就业上升和经济复苏的舆论。

  2011年初以来我曾多次撰文指出,2011年美国的经济形势很像2008年严重金融风暴爆发前夕,值得引起中国政府和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高度关注。2011年全球能源、农产品和原材料价格像2008年一样出现猛涨,同华尔街金融机构将通过注资救市获得的巨大流动性,纷纷从即将破灭的各种金融泡沫领域撤出,再次涌入大宗商品期货市场进行炒作有很大关系,不同于2008年的是撤资范围不仅限于房地产泡沫领域,而且还包括股市、公司债券、市政债券和政府国债泡沫。国际商品市场同金融市场比较容量相对较小,投机资本大量涌入就会引起价格骤然暴涨,倘若人们具备金融战争的意识就能预感到危机迫近前兆,预示着金融财团操控的投机资金流向骤然发生了改变,仿佛猛兽出山悄悄逼近新的猎物却惊醒了敏锐的飞禽,但是,倘若人们不具备金融战争的意识就反而容易受到舆论误导,将美国官方低估物价指数形成各种经济指标的虚假上升,误以为表明了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而错误判断经济走势。

  2012年新年伊始,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又在宣扬经济加速复苏的消息,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统计数据,2011年12月美国就业人数大幅度增长,失业下降到了三年来的最低水平。当前美国经济面临着远比2011年初更为困难的形势,出现了一系列更加不利于经济、就业增长的复杂因素,美国就业不可能在更为不利的条件下反而加快增长。当前欧洲债务危机的形势远比2011年初更加危险,欧洲国家经济普遍疲软不利于美国的出口和就业增长,2011年3月日本爆发地震和核灾难后经济陷入衰退,中国经济由于调控通货膨胀和房地产泡沫增速趋缓,美国很难在各大贸易伙伴增长趋缓时加快经济复苏。2011年底欧洲的债务危机恶化导致欧元衰落而美元升值,甚至美元对人民币汇率也因跨国公司撤资出现了反弹,非常不利于美国通过促进出口来实现就业大幅度增长。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不会无缘无故地发布虚假信息,从其发布存在着种种疑点、矛盾的经济、就业数据来看,预示美国经济出现了需要向世人隐瞒的重大隐患、险情。美欧政府和中央银行挽救危机注资救市的能力已大大下降,数年来美国政府为挽救华尔街的金融赌博坏债,国债包袱持续迅猛增长并超过了国会允许上限,通货膨胀加剧也限制了美联储不断推出新量化宽松政策,这意味着2012年美国经济爆发剧烈动荡的风险与日俱增。中国不应受美国所谓经济复苏的舆论误导而大量收购美国资产,也不可认为2012年初许多国家的股市反弹就意味着全球牛市到来,应特别警惕美国股市灾难随时可能飘洋过海影响到中国股市。

  有些经济学家和研究美国专家不同意我的看法,他们过于信赖美国权威机构发布的统计数据,相信美国官方宣扬的经济复苏状况良好的判断。尽管2011年初美国官方不断公布经济、就业增长良好的信息,第一季度美国股市也持续高涨并屡创新高,但是,我认为这是美国官方为延缓美元衰落散布的利好消息,美国股市高涨是金融财团为拉高出货制造的陷阱假象。我做出这种与众不同的判断并非妄加猜测,而是通过长期研究发现了西方经济危机的新特点,我的著作《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指出,当前美国金融垄断财团具有了一定程度的人为操控危机的能力,能够蓄意制造各种经济泡沫的膨胀并控制泡沫的引爆过程,这样就能将具有巨大破坏威力的危机作为武器,有选择地定向攻击国际对手以谋求全球霸权利益,掠夺各国广大民众财富并通过各种途径转嫁危机损失。美国金融财团还将操控政府代理人和媒体制造虚假舆论,做为欺骗世界各国和民众谋取暴利的金融战争武器,但是不盲目轻信美国官方数据就能从中看出不少破绽,从而对其舆论误导提出质疑并发现早期预警迹象。我还撰文详细分析美国增长、就业、物价等数据的破绽,官方统计数据之间存在的种种不协调和漏洞,指出美国上半年经济增长很可能是负数,美国股市面临着大财团拉高出货后的暴跌危险。美国官方后来将2011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从1.8%,调低到微不足道的0.4% ,如此低的经济增长率不可能支持就业大幅度增长,这就暴露了美国官方的就业增长数据是虚假的,盖洛普等独立民调机构根据家庭抽样调查数据,做出当时就业大幅度下降的结论更为符合实际。[1]美国股市暴跌前夕大财团持有很高的现金水平,养老基金、共同基金机构持有的现金水平则跌到历史低点,也反映出大财团已利用官方和媒体制造的乐观舆论成功拉高出货,广大民众持有的共同基金、养老金则被诱骗落入陷阱,在2011年股市的暴跌和持续震荡下行中蒙受了惨重损失。那些想赚钱而却不了解金融战争的严酷现实的股民们,不幸成为了遭到“剪羊毛”甚至“无情宰杀”的羔羊。中国民众、企业界、金融界应应充分吸取2008年和2011年的教训,善于从金融战争的高度识别西方媒体和高盛等金融财团的舆论误导,2012年应避免落入股灾陷阱和各种有毒资产陷阱再次蒙受巨大损失。

  当前美欧金融垄断资本操纵的主流媒体正误导舆论,将财政债务危机归咎于民众享受过高的社会福利保障。美国许多州政府纷纷推出各种削减社会服务保障开支的紧缩措施,如大幅度裁减警察、教师岗位并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等。中国某些媒体和学者受误导将此视为与时俱进的改革,某些地方甚至开始试点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改革,将会损害职工利益并造成威胁社会稳定的隐患。其实,美国陷入财政债务危机的原因根本不是西方主流媒体指责的高社会福利,而是政府花费大量纳税人金钱挽救金融财团的金融投机赌债。2007年美国财政赤字仅为一千六百亿美元,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后财政赤字飙升了三倍,猛增到四千六百亿美元,当年美国政府曾宣称这是为挽救危机被迫采取的措施,并信誓旦旦称以后不会再次采取类似的举措。但是, 2009年美国财政赤字再次飙升了三倍,猛增到一万四千多亿美元,此后连续三年财政赤字水平一直保持在一万五千亿美元左右,危机后短短几年中美国国债就膨胀了大约五万亿美元,超过了此前美国国债近两百年的增长额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82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