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一“否”激起千层浪 中俄冷对千夫指

更新时间:2012-02-07 16:45:31
作者: 多维网  

  

  中国和俄罗斯4日否决了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中俄的否决激怒了西方和部分阿拉伯国家,他们纷纷表达了对中俄这一举动的失望和愤怒。但中俄面对西方“千夫所指”毫不动摇,以后也不应该动摇。因为正是这两张否决票代表了公正,反而体现了联合国这一机构的成熟,更表明了中俄反对西方国家霸权主义的决心。

  西方国家在此次安理会表决前就已预料到中俄此举,部分西方政客也试图作出一些策略性让步,以争取俄罗斯最起码投弃权票,否则将加大努力孤立俄罗斯。孤立对象不敢公开指向中国,考虑的主要还是中国经济及外交实力。而且,西方试图“孤立俄罗斯”主要针对的还是即将重返克宫的强人普京。在中俄投了否决票以后,美欧国家和阿盟随即着手寻求“联合国框架外”干预叙利亚政局。为此,中俄除了继续合作应对,也应该同立场较为偏向西方的阿盟展开合作,力求通过政治对话解决,避免叙利亚危机升级恶化并影响整个中东地区。

  

  一“否”激起千层浪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将中俄此次否决叙利亚提议是“拙劣行为”(travesty),狠称:“那些拒绝支持阿盟提案的国家要为保护大马士革的残忍机器承担全部责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赖斯(Susan Rice)更是抛开外交礼仪,称自己对中俄行为感到“恶心”(disgusted),声称任何进一步流血冲突都应由它们(中俄)负责”;英国外交大臣黑格(William Hague)说,莫斯科和北京背弃了阿拉伯世界。法国外交部长朱佩(Alain Juppe)则称,它们“在世人和叙利亚人眼中承担着可怕的责任”。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将这(4日)称为是“悲伤的一天”。

  就连对安理会辩论罕有倾向性意见的秘书长潘基文也表示“非常遗憾”,并称这削弱了联合国的作用。甚至即将访华的加拿大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欲信誓旦旦地要向中方探讨“叙利亚危机”并解释“为何中国投否决票是错误的”。

  西方国家的猛烈抨击还得到了中东一些阿拉伯国家的积极响应。土耳其外交部长乌特奥卢(Ahmet Davutoglu)说:“不幸的是,在昨天的联合国,冷战思维依然延续。俄罗斯和中国并没有基于既存现实投票,而更多的是基于对西方的反射性态度。”阿拉伯联盟秘书长阿拉比(Nabil Elaraby)在一份声明中说,中俄的否决“没有否定国际社会对阿盟决议的明显支持”。阿盟中唯一的安理会成员国摩洛哥表达了对中俄否决的“极大遗憾和失望”。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领导人加利昂(Burhan Ghalioun)称中俄的否决是“阿萨德及其犯罪政权的新杀人执照,它们昨天刚杀死300人”。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认为,莫斯科和北京“要为不断升级的杀戮和屠杀负责”。就连叙利亚霍姆斯市的居民也通过电话谴责中俄的否决,一些人喊道“士可杀不可辱”。

  

  中俄冷对千夫指

  

  面对西方和阿拉伯国家的猛批抨击以及“义愤填膺”,中俄立场坚定,冷静从容,显示出了大国风范。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说:“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

  他说:“在各方仍有严重分歧的情况下强行推动表决,无助于维护安理会的团结和权威,无助于问题的妥善解决。因此,中国对这一决议草案投了反对票。”

  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5日说:“中国对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投反对票是坚持原则的表现,绝非出于“跟随俄罗斯”或“同情巴沙尔”这样的立场。中国坚持认为主权国家的政权不容干预,联合国作为一个国际机构,无权要求一个主权国家的政权机构发生更迭,更无权对一个主权国家进行军事干预。中国否决这一草案,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则和立场。”

  俄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5日说,俄罗斯投反对票,主要是因为俄方对该草案中有关叙当局与反对派应承担的义务和叙举行全国对话的目标持不同意见。

  

  中俄合作挫杀西方戾气

  

  虽然中俄都投了反对票。但背后原因的侧重点是不同的。中国的出发点并不是反对阿盟,跟阿盟有什么过结,而是反对西方通过军事手段颠覆叙利亚政权的想法。而俄罗斯的出发点是保障俄在叙利益。叙利亚是俄罗斯的重要贸易伙伴,俄目前对叙利亚投资总额达到200亿美元。因此,从总体上说,中国是出于原则考虑,俄罗斯是出于利益考虑。

  西方国家总是敦促中国积极配合它们的此类行动,以显示出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态度。但是历史在前进,世界在发展,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已不是人心所向,与时代背离。西方国家对他国内政的频繁干涉,甚至发动军事行动颠覆他国政权的行为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的典型。中国始终支持斡旋叙利亚危机,并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分歧和矛盾,使叙利亚局势恢复稳定,这才是负责任大国应有的态度。

  这次中俄联手力拒西方再次表明: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9年前,也就是2003年,法德和中俄建立同盟,对抗英美针对伊拉克萨达姆的战争轴心。时任法国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后来称,他之所以反对这场战争,是因为不能让美国拿走全部。20多年前,中国则和西方国家一起,对抗“邪恶帝国”苏联。

  当然,西方国家每次几乎都不会高举利益大旗,而是放出人权和民主等烟雾弹,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这次也不例外。在上文中我们已经看到西方各国政要拿叙利亚的人权和民主开刀。但巧合的是,就在联合国投票前夕,叙利亚又“残忍地屠杀”了300多名平民。这不禁令人怀疑,难道阿萨德的政商真的就这么低吗?如此心甘情愿、如此及时地给西方送上打向自己的舆论炮弹?抑或是西方为了渲染叙利亚政权的非人道而故意制造假新闻?

  不出意料,当草案被中俄否决后,死亡人数又“神奇地”减少到55人。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西方媒体此前一直报道说,叙利亚政府严禁国际媒体进入叙利亚,因此无法验证各方消息。那西方媒体在表决前又有什么资格如此理直气壮地把骇人的死亡人数摆出来谴责叙利亚政府呢?

  中国其实和叙利亚没什么历史渊源关系或特殊的利益关系,但为何这次要动用极其宝贵的否决权呢?要知道,中国进入联合国以来,除了事情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都不会动用否决权,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仅仅用了8次而已。

  这是因为,中国此次投票旨在维护大国帮助弱势的形象,向西方叫霸权叫板。西方早就料到中俄会行使否决权,所以即使这个提案通不过,西方也多了攻击中俄两国的借口,用言语中伤两国,令两国国际形象受损,还可以损害中俄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提案被否决后,西方国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声讨中俄。但他们的如意算盘可谓落空,因为中国并没有投弃权票,撘俄罗斯的顺车,而是强硬、坚决地投出了否决票,这不但不会损害中国形象,而且会为中国形象添彩。而且也粉碎了西方关于“中国效仿俄罗斯”的谣言。

  中国投否决票虽然主要出于原则,但利益层面却容易被忽视,只不过,这个利益和叙利亚无关,而和伊朗有关。此前就有分析称,叙利亚只是西方的棋子,西方真正想“将”的是伊朗这个“军”。叙利亚之所以能够长期对抗西方,在中东地缘政治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和中东地区大国伊朗的支持密不可分。而伊朗又是中国的第三大石油供应国。如果西方最后把伊朗也“拿下”,中国的能源安全可谓危在旦夕,届时中国很可能受制于西方。因此中国投否决票,并非讨好与中国没有什么特殊利益关系的叙利亚,而是叙利亚背后的伊朗。

  说到底,与利比亚不同,中俄这次在叙利亚问题上迄今为止没有做出任何妥协和让步,虽然中俄意图不同,但都坚持了自己的立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中俄都必须警惕西方的“糖衣炮弹”,如改变提议内容,诱使中俄支持等。中俄必须时刻保持头脑清醒,牢记西方的真正意图,才不至于让叙利亚变成另一个利比亚,才能更好地维护本国的利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7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