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晨:韩寒的侧面

更新时间:2012-01-17 16:25:43
作者: 刘晨  

  

  韩寒的三篇文章至今没有被删除,有朋友说是一个幸运。

  不得不承认,此三文的确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甚至将学界也“撩”了一把,读者尽可以参看最新一期的《南都周刊》之“公敌韩寒”。而韩寒对于此项举动的自我的评价是“我比以前只不过更激进了些”。但是,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这样认为,只能说,他比以前更加的“觉醒”了。

  其实,韩寒早已觉醒,从一个赛车手,到创办《独唱团》,韩寒的身影一直是伴随着我们这个时代成长。在原先,很多人都觉得,这样的一个赛车手能做出什么,与郭敬明之辈相比,略胜一筹罢了。的确,韩寒没什么了不起的,只不过,他是一个有社会关怀与公民素养的赛车手,凭借这一点,我相信他至少是在赛车手中具备公民情怀最出色的一个,而不仅仅是车驾驶的好。

  而在《我的2011》中,韩寒又的确是这么给读者交代的,他说: 2011年,我自己的文章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其实是从2009年和2010年开始的。那时候我写文章,针砭时弊,批评政府,完全发自内心的痛恨。我是一个最恨束缚的人,也是一个晚上开车看见路上有一个坑都会报警并守着这个坑的人,天天盼望中国突变成美国或者台湾式的社会。我甚至认为香港或者新加坡都是不完美的,制度是一切罪恶的源泉。诚然,在我们的生活中,不是没有“韩寒”,而是少了“这样的韩寒”,或者是“这样的韩寒不敢‘韩寒’”而已,没有一个呼声,一种叫喊,或者是基于自我本身身份与职业的“痛斥”,那么我们的社会靠什么来警惕自我,不陷入到一个“病态”之中,或者是“如何有病态前的防备心理”。

  不消说,2011年的韩寒,的确是转变了一种自我存在的方式,或者说预告于他者,自己将会在接下来如何表现。这种表现不是一种可以的凸显自我是什么,而是说将自我从那种公民情怀中解放出来,走入到公民社会中(其实他早就在公民社会中,只是没有去触及某些东西而已),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代言大众发出最真实的声音。只是希望,这样的“符号”能够容纳更多的底层疾呼,而不是热切的去寻求一种急于转变无奈的方式。

  从另外一个方面说,也无须过于悲观,悲观的改造往往导致的是革命的悲剧,而不是改良的最佳社会心态。如果说《要自由》,《说民主》与《谈革命》是这些“悲观情绪”的前奏,那么最为可能的是“脱节的国度”需要一次大肆的整治,只是“某些摸着石头过河,现在却连石头都不想摸了的人”还需要听到几次这样的呼救,我们不得而知。可能我们唯一能想到的是,下一次这样的“疾风暴雨”或许就真的来了,没准新的一次“浪潮”就成为了:“谈自由,要民主,说革命”。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 作于兰州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35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