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杜君立:金正日向左,蒋经国向右

更新时间:2012-01-16 08:57:13
作者: 杜君立 (进入专栏)  

  

  让我们行事善良吧,不论是为了我们的良心,不论是为了对美德本身的热爱。我深信,在上帝看来,没有比暴政更可恶的东西了。上帝会在来世单独给暴君和他们的走狗,准备下特殊的惩罚。——(法)拉波哀西

  

  当美国《时代》周刊推出2011年世界10大新闻时,2011并没有结束,在剩下的日子里,金正日的“突然”死亡让那“10大新闻”顿时黯然失色。作为21世纪最后一个斯大林式的暴君和独裁者,金正日的暴亡比卡扎菲的惨死更具象征意义。金正日几乎将北朝鲜打造成为一个硕果仅存的石器时代君主国;即使推得更近一些,这也是一个生活在冷战时代的化石国家。假如没有中国当局的惺惺相惜,北朝鲜更像一个月球上的国家,几乎与人类文明没有什么关系,虽然他们最大的梦想就是“解放全人类”。当又一个20几岁的小金正日成为世界聚焦的年度新闻人物时,来自这个夜郎国的新闻以其无所匹敌的娱乐性,比充满中国式暴力与情色的《金陵十三钗》更像一部世界级的“贺岁片”。

  文艺复兴时代的法国人文主义者拉波哀西在《自愿奴役论》中曾经责问:“我只想弄清楚,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乡村,这么多城市,这么多民族常常容忍暴君骑在自己头上。如果他们不给这个暴君权力,他原不会有任何权力。”遗憾的是,500年后的人们仍然无法面对拉波哀西的质问,暴政与暴君仍然是对东方民族的最大诅咒。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金正日都与蒋经国有着相似的一面,但又泾渭分明迥然不同。对一个人来说,人生最关键的往往只有几步,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后几步常常使一个人的一生从此定格。对一个政治人物而言,他的收官时刻往往也最显出他的本性,华盛顿以解甲归田收官,希特勒以屠杀犹太人收官,毛万岁以文革浩劫收官……从某种意义上,2011年12月17日,金正日的死去象征着人类仍然没有走出野蛮君主专制的中世纪;24年前,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的辞世则象征着专制历史的终结。丘吉尔说过,“资本主义公民的问题是幸福的不均,社会主义人民的问题则是痛苦的平均化。”在去往天堂的十字路口,金正日向左,蒋经国向右。在他们身后,北朝鲜民众继续向中世纪的地狱深处跌落,而台湾民众则跳出苦海,来到了现代世界的天堂。

  

  1

  

  从1974年葡萄牙走上民主化的道路开始,到1989年柏林墙倒塌,10多年间,大约30个国家由非民主政治体制过渡到民主政治体制,相继走上了民主道路。民主制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急速成长,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壮观也是最重要的政治变迁。在这次世界民主浪潮中,日裔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发表了“历史终结论”,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以自由民主制度为方向的人类普遍史”。从这个意义上,蒋经国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历史终结者”,他结束了专制的历史,开创了一个民主的现代。

  当毛太子死在朝鲜山洞中时,10岁的金正日在“大后方”的中国上学。当时正值“抗美援朝”,作为“太子”的金正日受尽中国官方的尊崇和优待。无论在红色的中国还是红色的朝鲜,金太子都是高人一等的太子。蒋经国16岁只身奔赴苏联“留学”,实际上他不过是蒋介石送给斯大林的“人质”。蒋经国在苏联的12年,做过苦力和乞丐,在大清洗的苟且中受尽磨难和迫害;为了活命,他不得不加入了共党,甚至诋毁蒋介石,与其断绝父子关系。直到西安事变后,27岁的蒋经国才得以回国,这段对专制恐怖的亲身磨难成为蒋经国重要的思想源泉。

  “我们民族是降生金日成将军的世界第一民族”,1994年7月8日,北朝鲜的“毛万岁”金日成归天。3年后,金正日子承父业,正式出任朝鲜劳动党总书记,“一个将来要拯救全人类的领袖——金正日诞生了!”金正日不仅认为朝鲜是世界第一大国,更为“朝鲜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而感到自豪。朝鲜人相信,金日成能用步枪打下美国飞机,而金正日则用石子就能打下美国间谍卫星。这个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的小矮人“元帅”拥有36枚勋章,仅次于朱可夫元帅的61枚,而超过麦克阿瑟上将的34枚,与后二者不同的是,金胖子这些勋章都是自己授予。值得一提的是,朝鲜的23个“法定节假日”中,其中18个都是金氏家族的生日或忌日。

  1975年,影响中国半个世纪的强人蒋介石溘然离世,3年之后,蒋经国当选总统。与金正日不同,蒋经国并不是蒋介石的继续。他当选总统后立即照会新闻界,第一不称“领袖”,第二不叫“万岁”。蒋经国说,现在是民主时代,他只是普通党员、普通公民;他还说,中国人几千年来都受到做官的傲慢对待,解决方法就是一切公开化。他决定政府预算一律公开。这是国民党的第一次,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面对国家与民众,蒋经国始终保持了很低的服务者姿态,他曾说:“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从这一点来说,蒋经国已经摆脱了韦伯所说的“卡里斯马型政治统治”,而金正日则恰恰相反。

  从金日成时代开始,朝鲜就已经彻底消灭了思想犯;到了金正日时代,只剩下残疾人和精神病人还没有彻底消灭干净。早在2000多年前,商鞅在创立君主专制时就提出“内行刀锯,外用甲兵”的军国主义思想。金正日将共产主义改为主体思想,再进一步改为赤裸裸的暴力主义——先军思想,以对外彻底隔离和对内以枪杆子“维稳”,来保证政权的家族垄断。在中国政府的鼎力支持下,金正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金正日否认自己是独裁者,在朝鲜官方称呼中,金正日是“朝鲜人民敬爱的领袖,21世纪的太阳”。除此之外,金正日的封号还有地球守护神、伟大的人类元老、全人类的父亲、仁德撼天下的绝世伟人、将军中的将军、完美无缺的军事家、世界政治之父、专家也叹服的电脑天才、文学艺术及建筑大师、人类音乐的天才、世界大文豪、哲学巨擘、思想理论的英才、领导艺术大师等等。这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最经典的名言是:

  “领袖是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一切幸福的象征。谈论没有领袖的革命胜利,就像奢望没有太阳的花一样。革命在领袖的领导下前进,在领袖的怀抱里人民才能过真正的生活。只要领袖伟大,小小的国家也会成为伟大时代思想的祖国、思想的强国和政治大国,四射光芒。一个民族的伟大性取决于其国家领袖的伟大,人民的未来取决于其领袖的英明。如果没有英明的领袖领导,群众就等于没有大脑的肉体。如果没有卓越的领袖,人民就等于没有父母的孤儿。”

  1985年,蒋经国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说:“中华民国国家元首依宪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一年之后,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并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解严令,开放党禁报禁。此言一出,令台湾民众如羁鸟出笼,选票体制下的民主运动风起云涌。这种“反革命”行为刺激了许多权贵阶层,蒋经国忠告这些既得利益者:“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党内大佬沈昌焕警告蒋经国:“你这样做,国民党将来可能失去政权的!”蒋经国平静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1986年10月10日,蒋经国在国庆大会上发表讲话,表示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人有个交待。随后指示立法院对“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进行修订,尽快完成立法程序,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次年7月15日,台澎金马地区长达38年的“戒严”宣布解除,人民可以自由组党、自由办报办刊,台湾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2

  

  作为一个世界首富和全球著名的顶级奢侈品收藏家,金正日不仅拥有一个藏有1万多瓶名贵葡萄酒的世界无敌的巨大酒窖,还酷爱收藏金发碧眼的西方美女,至于豪华跑车、名牌手表和顶级影音设备更是数不胜数。据说金正日仅仅用在轩尼诗干邑上的开销每年就超过65万美元,这几乎接近每年用于保养金日成尸体的80万美元的费用。2009年,在国际压力下,金正日被迫将其瑞士银行存款转移,仅单笔存款即达40亿美金。与锦衣玉食中长大的金正日不同,经历坎坷的蒋经国生活之简朴更胜于其父,而他的清廉更是有口皆碑。蒋经国外出视察,饿了就到小饭馆买个盒饭吃;在担任“行政院长”期间,蒋经国改革铺张陋习,倡导五菜一汤的“梅花餐”,使吃喝风大为收敛。虽然都是好莱坞电影发烧友,蒋经国也没有金正日那样的私人影院,他带着家人看电影,跟一般市民一样要排队买票;蒋经国一生从未置产,以至于没有积蓄。

  作为一个典型的马基雅维利式的政治流氓和权术高手,金正日善于营造统治不可或缺的神秘感,因而深居禁宫,极少抛头露面,这是造神运动最重要的一部分。在严重的安全焦虑下,他甚至常年住在地下几百米深处。与金正日截然相反,蒋经国堪称勤政的模范。据李敖在《论定蒋经国》中统计,从1978年到1981年的4年里,蒋经国共下乡197次,“与民同乐”155天;甚至为一条公路竟进山21次。1980年发生永安矿难,蒋经国挨家挨户亲自前去“送温暖”。

  据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一般朝鲜人的生活水平甚至高于中国与韩国。“金日成和后来的其长子金正日,在六十多年的时间里,闭关锁国,修内功,强筋骨,让世界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国度,仅其阅兵步伐之奇特整齐,让世界上每一个国家望尘莫及”(马未都)。作为一个权力世袭者,金正日与金日成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创造权力,后者保持权力,或者说权力的“维稳”成为金正日的核心目标。在世界范围内,将饥饿作为政治手段不仅是斯大林的发明,也是金正日的“主体思想”。从进入金正日时代开始,朝鲜民众彻底沦为案上之俎和涸辙之鲋,被强制定量供应的朝鲜人口粮只有每天100克,这根本无法维持生命。北朝鲜中央电视台宣称,根据科学研究结果,少吃饭有利于长寿,可杜绝资本主义的肥胖病,而且野菜更是营养丰富,多吃有利于健康。金氏朝鲜完全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50年来党内9次大清洗约造成10万党员丧生,150万人死于集中营;130万人死于内战;饿死人数在50万至200万之间。此外中国“志愿军”战死在朝鲜约40万人,另伤残45万人。50年时间共造成300万人以上的“非正常死亡”。

  作为专制蒋介石政权的继承者,蒋经国的一生几乎都生存于其父蒋介石的阴影下。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陶涵撰写的蒋经国传记,干脆取名《委员长的儿子》,可见其对中国家族政治体悟之深。有人曾说蒋介石是“独裁无胆,民主无量”,蒋经国也是“独裁无胆”,但有别于其父的是他“民主有量”。房龙说:宽容是个奢侈品,只有智力非常发达的人才能拥有它。毫无疑问,蒋经国就拥有这样一件奢侈品,就是“宽容”。从独裁到宽容,智者蒋经国实现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蒋氏父子念兹在兹的‘反攻大陆’,终因主客观条件所限而告彻底失败,但是他们对发展台湾经济还是很有远见的。1960年代蒋经国提出“建设台湾”的口号,10年之后终见成效”(高华)。从1951-1988年30多年间,台湾人均收入增加了55倍,蒋经国留下一个人均收入7518美元的富庶台湾,更为难得的是从未出现贫富分化。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在中国这块长期由专制帝国制度统治的古老土地上,蒋经国堪称建立起民主宪政制度的第一人。在一次国民党内高层会议上,蒋经国曾经讲过这样一段话:“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因应这些变迁,执政党必须以新的观念、新的做法,在民主宪政的基础上,推动革新措施。唯有如此,才能与时代潮流相结合,才能和民众永远在一起。”中国人常说盖棺定论,蒋经国与金正日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金正日继续以独裁者终老,而蒋经国本来极可能步其父之后尘,他却在晚年亲手埋葬了专属一家一姓的蒋氏王朝,还政权于公民,还权力(权利)于民众,还政治于正义。这对素有暴力恶习和厚黑传统的东方宫廷政治来说,无疑是例外中的例外。

  著名学者何兆武曾说:“真理不在于它是不是符合国情。假如它不适合中国国情的话,那么要加以改变的是国情,而不是要改变真理。国情要适合真理,而不是真理要适合国情。这是我对中西文化的一点认识。”在生命的最后几年,蒋经国认识到在历史大势面前自己是多么微不足道,并加快了还政于民的改革步伐,台湾的未来可以没有他蒋经国,但不能没有民主。但在“人类的太阳”金正日看来,世界可以没有朝鲜民众,甚至可以没有朝鲜,但不能没有他金正日,这个世界都是为了他而存在,没有金正日,地球将停止转动,“我肩负着党和国家的大小诸事,如果我休息一会儿祖国前进的步伐就会放慢一步,一想到这个事实想休息也休息不了。”

  可以说,美利坚因为有了华盛顿,(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93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