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阿尔佛雷德·麦考伊:美国世纪丧钟已敲响

更新时间:2012-01-07 16:39:30
作者: 阿尔佛雷德·麦考伊  

  

  如果说美国的衰落正处于从2003年到2025年这22年的时期当中,那么我们已经用战争的方式渐渐浪费掉了衰落期里首个十年的大部分光景,战争将我们的视线从长期问题上转移,如同把水抛洒在荒凉的沙漠里,浪费掉了数万亿亟需的资金。

  从现在开始,美国将会迎来长达40年之久的软着陆?可千万别指望这一点。合众国作为全球超级大国的日子已快走到尽头,并且这个终结日期的到来速度之快远远出乎众人所料。如果说华盛顿方面还在幻想着2040年或者2050年才会是美国世纪(the American Century)的终点,那么对(美国)国内及全球的趋势所作的更为实际的分析则显示,在2025年(从现在算起,仅仅15年的时间),美国便会大势去矣。

  尽管大多数帝国都闪耀着万能的光环,但是只要去回顾一下它们的历史就会提醒我们:他们不过是些易碎的机体。他们的权力生态是如此的纤弱,当形势真正开始急转直下之时,帝国通常会以可怕的速度崩塌:葡萄牙仅仅用了一年时间便疾速衰落,苏联用了两年,法国为八年,奥斯曼帝国是11年,英国则花了17年;如果从具有决定性意义的2003年算起,美国极有可能在22年内完成自己的衰亡。

  未来的历史学家们可能会将小布什政府草率入侵伊拉克的那一年作为美国衰落的起点。然而,与以往众多帝国终结之时城市遭到焚毁,贫民受到屠戮等典型的血腥惨状有所不同,二十一世纪的帝国崩塌来得相对平和,它是通过许多看不见的经济崩溃或网络战争促成的。

  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当华盛顿支配世界的权力被最后终结的时候,对于各行各业的美国人来说,失去这一权力意味着将会每天勾起他们痛苦的回忆。犹如几个欧洲国家所意识到的那样,帝国的衰退容易对一个社会产生极其显著、令人沮丧的冲击,通常会给至少一代人带来经济上的贫困。当经济发展冷却之时,政治热情便会高涨起来,这常常会在国内引发严重的动荡局势。

  就美国的全球性大国地位而言,从已获得的有关经济、教育和军事方面的数据来看,衰退趋势将在2020年快速积聚,并且可能会在不迟于2030年的时候达到临界程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就受到追捧的“美国世纪”将会在2025年陨落和衰退;到2030年的时候,“美国世纪”便可能成为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the 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在2008年首次承认美国的全球大国地位确实呈现出下滑的态势。在一份有关未来形势的周期性报告《2025年全球趋势》(Global Trends 2025)中,委员会提出“全球财富和经济实力的转移正在进行当中,可以粗略地概括为从西方转向东方”以及“在现代历史中没有先例”,以此作为“美国的相对优势--甚至是在军事领域”方面衰落的主要因素。然而,和许多在华盛顿的人一样,委员会中的分析师们期望美国的全球优势地位能够维持长久实现软着陆,并且怀有希望地认为:美国能以某种方式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长期保持其独一无二的军事能力,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投放军事力量。

  我们没有这么幸运。按照对趋势的推测,美国将会于2026年前后在经济产量方面被中国(现在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所超越,到2050年的时候将落后于印度。同样地,中国在应用科学和军事技术方面的创新能力也会在2020年和2030年之间的某个时候位居世界领导地位,而这正是美国如今在职的杰出科学家和工程师纷纷退休而又因教育落后而没有接班人顶替的尴尬时刻。

  根据现有计划,到2020年的时候,国防部将会为一个垂死的帝国而祈祷,并在军事上拼死一搏。它将启用高级遥控技术来发射装有三重座舱罩的飞行器,尽管美国的经济影响力逐渐式微,但是这代表了华盛顿为挽留全球影响力所抱有的最后的和最好的希望。然而,同样在那一年,以世界上功率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作后盾的中国通信卫星全球网络也将完全投入运作,在太空武器化以及为在全球各个角落实施导弹或网络打击而组建一个强大的通信系统等方面给北京提供了一个单独的平台。

  如同之前的英国政府和法国外交部一样,充满着帝国傲慢的白宫似乎仍在幻想美国的衰落将会是逐步的、和缓的以及局部的。在2010年1月的国情咨文演说中,奥巴马总统再次保证:“我不会接受美国落到世界第二的位置。”几天之后,拜登副总统便对这一想法冷嘲热讽道:“我们注定会实现历史学家保罗·肯尼迪(Paul Kennedy)的预言,我们会成为一个已经失败了的伟大国家,因为我们经济失控,并且过度扩张。”与此类似,在《外交事务》杂志(Foreign Affairs)11月号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新自由主义外交政策权威专家约瑟夫·奈(Joseph Nye)拒绝谈论中国在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崛起,他驳斥(这是对美国在)“结构性衰落方面的错误比喻”,并且否认美国的全球影响力有正在衰退的迹象。

  将目光投向海外寻找就业机会的普通美国民众比起他们那些被宠坏了的领导人更加实际。一份2010年8月的民意调查显示,有65%的美国人认为国家现在“处于衰落的状态”。美国的传统军事盟友澳大利亚和土耳其已经开始拿着他们的美制武器和中国一起进行联合海空军事演习。美国最亲密的经济伙伴们也已经开始避开华盛顿对中国富有争议的货币汇率所发出的反对声浪。当奥巴马总统上个月结束亚洲之旅返回国内时,《纽约时报》用令人沮丧的标题总结了此次出访:“奥巴马的经济观点被全世界拒绝,中国、英国和德国挑战美国,与首尔的贸易谈判也以失败告终。”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问题不在于美国是否会丧失它所具备的至高无上的全球影响力,而在于衰落的过程将会是如何的迅速和痛苦。抛开华盛顿一厢情愿的想法,让我们现在利用国家情报委员会自身推测未来形势的方法来提出四项具有现实意义的情况设想,不论情况是否存在出入,美国的全球影响力都有可能在本世纪的第三个十年内走到尽头(随同附带对我们目前所处位置情况的分析)。这些未来图景包括:经济衰退、石油危机、军事灾难以及第三次世界大战。尽管就美国的衰落或是崩塌而言,它们并不具有唯一的可能性;不过,这些图景展望还是为我们打开了通往汹涌澎湃的未来的一扇窗户。

  

  经济衰退:现状

  

  如今,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的优势地位面临着三项主要威胁:由于世界贸易份额的萎缩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力的减弱;美国技术创新方面的衰退;以及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特权地位的终结。

  到2008年,美国已经在全球产品出口的榜单上滑落到了第三位,与中国12%及欧盟16%的份额相比,仅仅占到产品出口总量的11%。(我们)没有理由相信这一趋势会自行扭转过来。

  同样地,美国在技术创新方面的优势也在日益衰落。在2008年,美国以232000件专利申请在世界范围内落后于日本仍旧位居第二,但是中国则以195000件申请正在很快逼近,它自2000年以来以高达400%速度迅猛增长。这里还有一个进一步衰退的先兆:2009年,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th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 Innovation Foundation)对四十个国家作了系列调查。

  在过去十年“以创新为基础的全球竞争力”中的“变革”这一项里,美国的排名跌至了最低点。在这些统计信息中补充了一点内容,那就是在今年十月,中国国防部揭开了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的面纱。一位美国专家在形容其强劲能力时称它“足以击败目前排名第一的美国计算机”。

  很显然,美国的教育系统(未来的科学家和创新者的源头)近年来一直落后于它的竞争对手。在拥有大学学位的25岁到34岁这个年龄层次的美国人领先世界数十载之后,这个国家的排名在2010年跌到了第12名的位置上。世界经济论坛在2010年根据对大学里数学和科学的教学质量情况,将美国排在139个国家中的第52位。如今,在美国理科的研究生中有将近一半都是外国人。一旦发生意外,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将回到自己的祖国,而不是继续留在美国。换句话说,到2025年的时候,美国就有可能会面临优秀科学家奇缺的窘况。

  如此这般的消极趋势正在激起各界对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美元发出愈加尖锐的批评声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S. Rogoff)表示:“其他国家对美国在经济政策方面最具权威性的说法不愿再买账了。”在2009年年中,当世界各大中央银行所持有的美国国债总额达到4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之时,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坚持认为,基于曾经坚挺的储备货币所处情况,现在是结束“人为保持的单极体系”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中国央行行长也暗示未来可能取决于一种“不与某个国家相联系”(注:意指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这些作为世界发展走向以及可能性的路标,正如经济学家迈克尔·哈德森(Michael Hudson)所提出的那样--“都表明以美国军事和财政力量为基础的世界秩序正在彻底崩溃。”

  

  经济衰退:2020年图景

  

  经历了在国外进行连续不断的战争导致数年赤字膨胀之后,正如长久以来预计的那样,在2020年,美元最终丧失了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特殊地位,进口成本也会突然飙升。由于无法依靠向海外兜售已遭贬值的美国国债来填平日益膨胀的财政赤字,因此华盛顿方面最终被迫大幅削减其高额的军事预算。在国内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华盛顿开始慢慢地让美军部队从数以百计的海外军事基地撤回到美国大陆周围。然而,此刻已为时太晚。

  面对着一个无法实现财政平衡的衰败超级大国,中国、印度、伊朗、俄罗斯以及其他强国、大国和区域性力量都开始在海洋、太空和网络空间方面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同时,受物价飞涨、失业率不断攀升及实际收入持续下降的影响,美国国内存在的不和状况升级演变为**和具有分歧的争论,而这通常是针对着一些毫不相干的问题。随着美国国内掀起一场弥漫着幻灭和绝望情绪的政治浪潮,一个极右爱国者运用雷鸣般的言辞要求尊重美国的权威并威胁着要进行军事报复或是经济报复,趁机夺下总统宝座。但是,当美国世纪在沉默中走到终点之时,整个世界将不会再对其予以关注。

  

  石油危机:现状

  

  美国逐渐式微的经济实力所影响到的受害对象之一便是它所依赖的全球油品供应。中国在2010年夏天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能源消费国,而美国占据这一位置超过了一个世纪之久。能源专家迈克尔·克拉尔(Michael Klare)指出,这一变化意味着中国将“在塑造世界未来格局方面起领头作用”。

  到2025年的时候,伊朗和俄罗斯将会控制世界上几乎一半的天然气供应量,这有可能会赋予它们巨大的影响力并施加给饱受能源荒困扰的欧洲。正如国家情报委员会所警告的那样,如果再将石油储备量加入其中,仅仅在15年之内,俄罗斯和伊朗便会成为能源领袖。

  尽管拥有性能卓越的精密设备,但世界的主要产油国如今都是在储藏着石油的大盆地里开采,因为它容易且成本低廉。我们在墨西哥湾“深水地平线”油井灾难中真正应该汲取的教训并非是英国石油公司(BP)没有认真执行安全标准,而是每个人从即时播送漏油情况的监控头(spillcam)中所看到的简单事实:作为能源巨头之一的BP公司别无选择,只得到海下数英里的地方去寻找克拉尔所说的“困难石油”(tough oil),以此来维持它的利润。

  中国人和印度人突然间成为巨大的能源消费国使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即使石油供应可以保持恒定,需求量和成本也几乎必然出现上涨,而且幅度还会非常大。其他发达国家正在积极应对这一威胁,它们立即开始着手进行一系列的实验性计划来开发替代能源。美国却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它在开发替代能源方面乏善可陈,反而在过去三十年间,加倍地依靠外国石油进口。从1973年到2007年,美国石油进口量占其国内能源消耗量的比重由36%增加到了66%。

  

  石油危机:2025年图景

  

  美国依然如此依赖外国石油,以至于2025年在世界能源市场上出现的几次不利的发展动向就引发了一场石油危机。这场危机和1973年的石油危机(当时的油价在短短数月中上涨了四倍)相比较,使得后者看上去只不过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小困难。由于对美元疾速贬值大为光火,欧佩克(OPEC)的石油部长们汇聚沙特首都利雅德,要求将来的能源支付以一篮子货币(如日元、人民币和欧元)来确定价格,此举只会让美国石油进口的成本进一步上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95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