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斌:美国攻击中国操纵汇率的舆论战与金融战

更新时间:2012-01-07 15:50:36
作者: 杨斌  

  

  本文系应环球网约稿所作。由于美国面临着国内社会矛盾日益深化的形势,美国政客为转移民众注意力正加紧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不断发表越来越显得缺乏理性的言论,如美国共和党初选处于领先地位的马萨诸塞州前州长罗姆尼,就放出狠话声称如果他选举获胜并当选总统,他将在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2011年10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63票赞成、3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对以中国为主的“汇率被低估”的主要贸易伙伴征收全面的惩罚性关税。2011年12月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布雷纳德妄称中国必须停止操纵汇率,美国将继续施压中国推动人民币升值”,等等。

  美国政客的反华舆论攻势受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抵制。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反对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他们指出美国面临危机的根源在美国而不在中国,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寡头和政商勾结的政治体制才是罪魁祸首。当前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打破了西方主流媒体的舆论垄断,中国媒体应抓住这一机会加强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促使国内外公众能够听到更多不同于西方主流媒体的声音,有利于批驳、澄清西方主流媒体在一系列问题上散布的反华舆论。

  中国面对美国的凶猛汇率战攻势不应消极防守,而应围绕媒体舆论、中美战略会谈、美元霸权等方面主动反击,同时还应积极调整结构、扩大内需并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中国不应惧怕美国的全面惩罚性关税大棒,中国即使承受美国惩罚性关税也只会影响对美出口,但是,人民币升值就会打击中国对所有国家的出口贸易。中国应要求美国像20世纪60年代对德国一样,采取具体措施保障中国购买的美国国债价值,弥补因美元贬值造成的汇率损失和通货膨胀损失,这样保障中国利益才能建立国际合作的互信基础,否则应大幅度减少购买和持有美国国债的数量。

  中国必须始终牢牢抓住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占有各国财富的关键,主动联合世界各国积极推进各种替代美元霸权的方案,从根本上解决美国经济军事霸权对世界稳定的威胁。中国应加快推进建立新型超主权国际货币的进程,联合俄罗斯、印度、巴西、印尼等支持中国主张的国家,商议先行建立起一种过渡性的新型超主权国际货币,用于多边的经济交往和国际贸易计价、结算,以后逐渐扩大适用范围并吸引更多的国家加入,逐步形成联合国范围内众多国家加入的新型国际货币体系。

  中国应对在华跨国公司提高各种资源价格和征收税率,提高对美出口跨国企业、环境保护和碳排放等方面的征税措施,特别是扩大中美贸易顺差并支持反华的美国跨国企业,因为,中国相当大部分对美贸易顺差来自西方跨国公司出口,中西方在资源价格和环保政策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这样比较调整汇率能更有针对性减少中美贸易顺差,出口税可以有针对性减少中美贸易顺差,而不像人民币升值会影响中国对所有国家出口,同美国征收关税相比确保税收归中国避免利益外流。

  中国为减少外汇顺差不应继续以优惠待遇吸引西方投资,而是应该利用外汇储备大量收购西方在中国的投资企业。中国应彻底改变以污染环境和消耗资源为代价,向美国大量出口工业产品换取不断贬值的美元,然后购买美国国债将宝贵储蓄资金提供给美国,任由美国反过来廉价收购中国战略性资产的恶性循环。中国应考虑主动运用不断贬值的美元外汇储备,赎回被美国企业收购的中国重要国有企业资产,收购控制着中国战略性行业的跨国公司股份,趁中国在海外上市公司股价被低估的有利时机,利用美元大量回购中国海外上市公司的股份。

  

  美国多事之秋为何汇率战硝烟乍起?

  

  2011年8月美国发生金融动荡以来面临多事之秋,占领华尔街运动蓬勃兴起并将矛头直指金融垄断财团,暴露了美国存在的深层次的经济隐患和社会矛盾。美国国会围绕着如何削减财政赤字激烈争吵、无果而终,美欧财政债务危机阴霾密布并且面临着升级的危险,预示着美国经济有可能进入一个寒冷的冰冻时期。每逢美国国内面临深陷困境的关键时刻,美国政客就会将中国拿出来敲打一番,他们对料理自己的家务事显得束手无策,但对指教中国如何推动汇率改革却颇为内行。2011年12月,美国财政部副部长布雷纳德,放下美国国内焦头烂额的烦心事不谈,又来苦口婆心地教导起中国如何实行金融改革。布雷纳德称“中国必须停止操纵汇率,改为采用以市场为基础的汇率制度,就像其它G20国家一样”,“中国必须依靠国内的消费者实现经济增长,而不能依靠美国的消费者,汇率升值具有关键的重要意义,我们将继续施压中国推动人民币升值”。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的是,2011年12月布雷纳德发表的此番言论,似乎完全忽视了汇率市场形势的新变化,西方大公司为了应对美欧债务危机升级的压力,正纷纷从中国撤资导致了人民币汇率连续下跌。布雷纳德竟然完全不顾市场形势变化,仍然重弹呼吁人民币升值的老调,暴露出美国施压中国并非为了自由市场,而是人为利用美国政治外交力量操纵汇率,迫使中国推行有利于美国的经济金融政策,诱迫中国像日本一样沦为金融战争的战败国,从而遏制中国经济崛起并维护美国全球霸权。美国政客曾屡次挥舞着贸易制裁的大棒,施压中国让人民币升值和汇率市场自由化,但美国顾及贸易制裁将会危及自身利益,往往在施压中国时故意雷声大、雨点小。值得关注的是,由于美国面临着国内社会矛盾日益深化的形势,美国政客为转移民众注意力正加紧寻找替罪羊,不断发表越来越显得极端和缺乏理性的言论,如美国共和党初选处于领先地位的马萨诸塞州前州长罗姆尼,就放出狠话声称如果他选举获胜并当选总统,他将在上任第一天就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2011年10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63票赞成、35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的《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对以中国为主的“汇率被低估”的主要贸易伙伴征收全面的惩罚性关税。

  美国政客发动的新一轮攻击中国操纵汇率的攻势,恰逢占领华尔街运动兴起令美国政客们倍感惊恐之时,他们不去回应国内民众对华尔街造成金融灾难的控诉,也不去回应国内民众对华尔街与政客们权钱勾结的批评,放下美国国内舆论关心的焦点不顾反而对中国说三道四,这明显是企图将中国作为替罪羊转嫁矛盾的做法。但是,美国政客的反华舆论攻势受到了占领华尔街运动抵制。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抗议者有不少是生活困难的失业者,但是,他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反对将中国作为替罪羊,他们指出美国面临危机的根源在美国而不在中国,美国华尔街的金融寡头和政商勾结的政治体制才是罪魁祸首,将人民币汇率和中国出口作为失业危机原因是蒙蔽公众,这种来自美国民间的公正声音增强了中国对美谈判的筹码,迫使美国主流媒体罕见地不敢为反华人民币提案过多鼓噪。

  

  重视围绕人民币汇率的舆论战

  

  西方主流媒体很大程度上被金融垄断财团所拥有和控制,长期以来一直积极传播种种不利于中国的不公正舆论,在人民币汇率、贸易失衡等一系列问题上向中国施压。当前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打破了西方主流媒体的舆论垄断,中国媒体应抓住这一机会加强对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报道,促使国内外公众能够听到更多不同于西方主流媒体的声音,有利于批驳、澄清西方主流媒体在一系列问题上散布的反华舆论。令人遗憾的是,中国有不少媒体担心发表不同于西方主流媒体的言论就会得罪美国,生怕背离西方主流媒体的流行说法遭到嘲笑或被视为异端,在报道占领华尔街运动时也追随、附和西方主流媒体的说法,似乎抗议者都是易于发泄愤怒、缺乏深入思考的“愤青”,还担心他们持有狭隘民族主义倾向并将会迁怒于中国,不愿意深入了解和报道抗议者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不知道抗议者远比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更为客观、公正,这样就可能丧失通过深入报道来真实反映客观形势发展,争取美国民众对中国立场的同情、理解和支持,形成统一战线共同反对美国政客和媒体栽赃中国的宝贵机遇。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中许多有广泛影响的思想家,他们对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和金融寡头的欺诈手段有深刻了解,加强对反映他们声音报道有利于抵制西方的反华舆论战。

  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重要启蒙思想家大卫· 德格瑞,他曾于2010年初撰文深刻阐述了美国陷入金融危机的根源,他明确指出:“现在是99%的美国人积极动员起来,形成一个要求深刻政治改革的共同阵线的时候了”,“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有三权分立的政治构架,已经被组织良好的少数经济精英收买了。严酷的现实是美国99%的民众,其权益根本无法得到政治上的代表”。[1]美国众多分散的抗议者打出的标语、口号,都提到了99%的广大民众与1%的少数精英的对立,反映了大卫· 德格瑞的启蒙思想获得了广泛的民众响应。大卫· 德格瑞还敏锐察觉到金融大财团的攫取财富方式,已经转变为掠夺99%的民众财富的金融战争,他的文章写道“各种社会统计指标清楚表明,美国的99%民众的状况将持续恶化,经济精英策划了一场金融政变,将金融战争打到了99%民众的家门口,可以确切无疑地说,他们发动了一场消灭美国中产阶级的特殊战争”。[2]大卫· 德格瑞还撰文指出,美国金融垄断财团正在向世界各国民众发动一场金融战争,他们已控制了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他们通过控制主流媒体可以随意制造有利于自己的舆论,他们还操控着股票、商品期货、外汇等各种各样的市场,可通过随意操纵市场的暴涨暴落获取超额垄断利润。自由资本主义市场体系已经崩溃,取而代之的是受到垄断操控的全球市场,这个金融犯罪集团正在不断发动金融恐怖袭击,掠夺世界各国民众的财富并造成了上万亿美元损失。

  大卫· 德格瑞还撰文指出1%的经济精英维持统治的重要手段,就是操控主流媒体制造舆论对公众实施心理战,让公众无法察觉到侵犯自身利益的幕后黑暗力量,粉饰太平散布烟幕掩盖掠夺民众财富的金融战争,寻找各种替罪羊掩盖造成金融危机的真正罪魁祸首。大卫· 德格瑞还撰文指出,由于成千上万的美国民众对生活水平不断下降深感愤怒,他们正在努力探寻究竟谁应该对造成巨大的灾难负责,国际金融垄断财团为了不让人们发现真正的罪魁祸首,一直以来都把中国当做一个最容易转移人们愤怒的替罪羊。美国的跨国公司为了剥削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获取超额利润,一直不断将大量产品的生产基地从美国转移到中国,但是,美国政客却将民众大量失业归咎于中国而不是贪婪的跨国公司。美国政客还利用中国持有大量美国国债来煽起民众反华情绪,如美国的参谋联系会议主席穆兰称国债已头号安全问题。由于全球金融动荡导致了美元汇率剧烈波动,对美国民众的生活和财产造成了强烈冲击,美国财政赤字和国债不断膨胀削弱了美元的地位,华尔街及其在政界的代理人将这一切都归咎于中国,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和储蓄过多造成了全球经济失衡,操控主流媒体制造舆论误导民众将愤怒转向中国。美国参议员多德和舒默是维护华尔街利益的傀儡,他们对勾结华尔街严重损害美国民众利益负有责任,但是,他们为逃避自己的责任都成为了强硬反华打手,多德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指责中国是货币操纵国,宣称中国的贸易和经济政策阻碍了美国的经济复苏,他还谴责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违反国际贸易规则,向美国倾销产品造成了严重的贸易赤字和失业问题等。美国民主党的参议院舒默是反华提案的发起人,他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就像卡在美国复苏喉咙中的皮靴,主张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征收全面的惩罚性关税。大卫· 德格瑞还提醒人们警惕随着全球金融危机的升级,美国金融垄断财团有可能将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和汇率战升级为军事对抗,舆论战和经济金融战争往往就是真正的军事战争的前奏。

  

  从金融战争角度透视美国攻击中国操纵汇率

  

  大卫· 德格瑞的思想同我多年来的著述有许多相似之处,十年前我撰写的著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揭露了美国为了扭转越战后霸权衰落进行的战争形式创新,在国际和国内两条战线上发动了隐蔽经济金融战争攻势,将酿造经济金融危机作为打击国际对手的新型武器,通过瓦解前苏联、控制第三世界重新巩固了全球霸权,打着改革旗号推行新自由主义来否定战后社会改良,重新剥夺了美欧民众通过长期斗争赢得的经济权益。我曾将著作赠送给许多访华的西方进步人士,希望联合世界各国民众共同反对美国霸权威胁。2010年我融汇新研究成果撰写的《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例举了证实我十年前著作的大量新发现证据,包括美国总统尼克松著作回忆越战后实施战略转变的证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9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