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世界工厂”透不过气了

更新时间:2012-01-07 00:19:34
作者: 多维财经  

  

  在一直以“世界工厂”而闻名的中国沿海制造业产业带,许多低科技产品制造企业正面临一系列长期挑战。而欧洲经济衰退、美国经济疲软,也导致中国外贸出口企业订单持续减少。此外,许多公司还面临原材料涨价、贷款难及劳动力成本上涨等问题。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以珠三角为代表的沿海传统制造业面临的“招工难”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时至年关,劳动力吃紧的现象更加凸显。若是再叠加上“成本上升、税费负担较重、企业利润率低”等因素,许多小型制造企业则又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地步。

  “从产业链和资金链反映出企业困难,是一个普遍性问题。”新年假日期间,中国总理温家宝在视察湖南省重型机械企业时警告说,从全国来说,一季度可能比较困难。市场偏冷,这是目前问题的核心。他还重申,中国政府将侧重预调、微调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针对不同行业有保有压。

  

  PMI重回荣枯线难扭颓势

  

  经历了9月、10月和11月连续3个月下滑之后,2011年最后一个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反弹到了50.3%,回升至“荣枯线”以上。与此同时,汇丰的12月制造业PMI指数也从11月份的47.7%回升至48.7%。然而,这并未给市场带来多少欣喜。

  尽管官方12月PMI指数高于50%,但仍然属于除2008年外的历史同期最低值,更明显低于52.7%的平均水平,整体经济的放缓态势并没有扭转。而在11月份,占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约50%的制造业出现了近3年来的首次收缩,PMI跌穿了50这一扩张与收缩的分界线。新订单和新出口订单指数预示形势还将恶化,目前工厂已经在减员、减少购买原材料和减产。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分析指出,主要受元旦和春节节日效应提前释放带动,12月份PMI比上月回升1.3个百分点,而增长动能仍相对较弱。而且,从详细数据来看,12月的反弹主要发生在大企业,中小企业不仅没有改善,反而有一定程度的恶化。

  截至11月,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连续5个月回落,亏损额则自年初以来持续加速增长;房地产投资、房屋新开工面积以及土地购置面积同比增速在四季度显著下降,对制造业回暖产生拖累。此外,欧美复苏乏力导致居民消费能力降低,圣诞旺季的淡化导致中国出口萎缩,直接反映为新出口订单指数12月虽有所回升但连续第三个月处于收缩区间。这些都造成12月PMI指数虽然高于50%,但仍然属于除2008年外的历史同期最低值,更明显低于52.7%的平均水平,整体经济的放缓态势并没有扭转。

  PMI从业人员指数在连续两个月处于收缩区间后本月再次下降,但降幅不大,可能反映了节前务工人员集中返乡因素。值得关注的是,本轮PMI从业人员的下降已经持续了3个月,已经超出了由于春节因素导致的单月数据季节性下降的范围。春节后PMI从业人员数据是否会因为农民工返城而顺利实现季节性的大幅反弹,也值得关注。

  

  用工荒订单减再袭珠三角

  

  “现在招工可难了,基本一天一个价。从原来的每个工人每天80块左右上升到90块,再到现在的120块,估计接下来就得150块了。”广州泰玛皮具有限公司董事长胡元弟最近颇为烦恼,尽管开出的工资提了又提,但却依然没有为公司招来足够的熟练工人。在最高峰时期,泰玛皮具曾聘用过800多名工人,而现在却仅余200多名在职员工。

  而在温州兴丰烟具制造有限公司的打火机工厂里,一位姓孙的外贸部经理不需要看经济数据也知道,中国制造业目前处境艰难。今年早些时候,国外的一个大客户虑及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不再向该公司下新订单,迫使这家拥有100多名员工的打火机工厂裁员了40来人。

  这名经理表示:“鞋厂的处境更糟糕。往年这个时候对他们来说通常是非常繁忙的季节,但今年许多鞋厂干脆停产,许多农民工被解雇,只能回家。”

  有这样苦恼的远不止这两家企业。目前,几百万家工厂正受到成本持续上涨、劳动力紧缺、利润率下滑以及海外订单锐减等因素的全面挤压。由于政府实行的政策,加上难以改变的一些人口和经济因素,导致中国低端生产日益难以维系,许多小型制造企业已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地步。

  在随机抽取2,000家中小外贸企业,并对其进行全年的跟踪和检测后,深圳市一达通企业服务有限公司12月发布了《2011年1月-11月中小企业外贸指数报告》。报告显示,与往年年底外贸企业订单稳步上升相反,最近两个月,中小外贸企业订单骤降,降幅达30%。报告还指出,预计明年上半年,中小外贸企业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将为近些年来最困难的时期。

  “今年感觉到真正的危机到来了。”胡元弟表示。他也很明白企业招不到人的症结所在,“一是年关,每年年末基本上很少人进厂,工人都辞职回家过年了。长期来看,招工难与中小企业整体的不景气有关系,工人害怕企业不知哪天亏损倒闭,要不回工资,所以宁愿选择签短期合同,以临时工的身份进厂,保护自己。”

  除了用工紧缺,各方面的数据也显示,中小企业的出口订单愈见疲态。海关广东分署发布的2011年1-11月广东省进出口贸易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下半年,加工贸易进、出口的增幅呈逐月回落趋势,加工贸易出口增幅从6月的18.4%回落至11月的负增长。下半年以来,对中国香港、美国和欧盟等主要市场的增速也在减缓。

  “今年下半年世界经济都在走下坡路,非洲、中东、东南亚等主要客户的订单减少了一半,工厂利润也减少了将近五成。再扣除为员工涨工资和改善福利条件的成本,纯利润只剩很少。”广州市白云区帝威琪音响厂外贸经理陈晓峰说。不过,陈晓峰认为春节过后情况会变得好些,随着库存的基本消化,3-4月份将会迎来一个大的采购潮,而届时他将有机会承接一些倒闭工厂流失的订单。

  对于向内地进行产业转移的问题,陈晓峰坦言,对于音响行业而言,尽管内地的人工便宜,政府提供税收支持等各项条件很诱人,但是由于内地缺乏完整的产业链,交通运输不便,迁过去会导致采购成本增加,所以这个行业的迁移并不是那么容易。

  按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Stephen Green)的话说,“中国采购经理指数清晰地传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中国制造业出现了整体的、正在加深的收缩”。

  导致制造业滑坡的第一个、也是最明显的原因是全球需求下滑,尤其是身陷困境的欧洲经济体的需求下滑。东莞乐凯安吉皮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道松表示,最近两个月里,乐凯安吉对欧洲的出口下降了40%之多,而在国内市场上,尽管订单状况保持良好,但成本却在不断上涨。

  “供货商要求即刻付款,这增加了我们的财务成本。”刘道松说,“银行正在严格控制中小企业贷款,我有不少朋友都在考虑减产。”刘道松的话凸显出,在一直以“世界工厂”而闻名的中国沿海制造业产业带,许多低科技产品制造企业正面临一系列长期挑战。

  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在推行旨在推动制造业沿价值链攀升的政策,大力阻止国有银行体系向兴丰烟具这种规模小、技术含量低的生产商放贷。然而,中国绝大部分制造企业仍身处诸如纺织业之类的低端行业,成本上涨和贷款难导致的是许多制造企业慢慢被扼杀,而不是沿着技术阶梯向上爬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91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