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耀邦: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

更新时间:2011-12-27 17:11:39
作者: 马耀邦  

  

  2009年,全球经济衰退和华尔街金融危机期间,新当选的希腊社会民主党政府发布了一个爆炸性事件。她透露,希腊前政府故意少报赤字,这违背了欧盟的行为准则。然而,以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计算,希腊的财政赤字并没有比西班牙或英国大多少。而这两个国家的经济规模远远超过希腊。“尽管如此,希腊还是成为财政上不负责任的典型代表。许多地区对希腊发动了一场猛烈的攻击。”1

  这些猛烈的攻击是以投机工具的使用来实施的,其中包括信用违约掉期,也就是大量卖空希腊国债。毫不奇怪,投机商在六个多月的时间里将金融衍生品的价格抬高了七倍多。投资者蜂拥着抛售希腊政府债券,导致后者价格的投机性崩溃。这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因为债券价格的崩溃进一步抬高了信用违约掉期的价值。最重要的是,希腊政府不得不以一种创纪录的高利率来偿还其债务。令人震惊的是,希腊政府似乎对这种投机性攻击毫无防备。债务危机爆发数月之后,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先生在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 Institution)发表演讲时愤怒地抱怨,希腊政府“正受到无管制市场中的集权力量的逐步削弱,这些力量已经超过任何单个国家的政府。”2由于投机和金融市场的监管不力,商人和投机者将希腊政府债券的利率推升至史无前例的水平,帕潘德里欧先生声称,这“不仅对希腊,而且对整个全球经济都是一种威胁。”2

  帕潘德里欧先生认为,投机商已经使希腊实施其财政政策变得极度困难,因为从痛苦的紧缩计划获得的来之不易的收益,“仅仅由于高得离谱的利率而消耗殆尽。”2在金融市场,为了操纵价格,“恶意的谣言总是被无休止的重复,并被策略性的放大”。这位希腊总理称,“凭借纳税人资金摆脱困境的同一批金融机构,如今从希腊的厄运发了一笔横财。而同一批纳税人正为此付出代价,其工资和社会福利遭到大幅削减。因此,这些不良投机商通过赌定希腊债务违约,每天收获数以十亿计的美元。”2

  毫不奇怪,那些对希腊信用违约掉期大举下注的不良投机商包括美国高盛公司、英国巴克莱银行和法国农业信贷银行。1这些投机商就像贪婪的捕食者,贪得无厌,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满足他们。

  讽刺性的是,正是同一个高盛公司,使用了欺骗手段和会计欺诈,帮助希腊政府向布鲁塞尔的预算监督员隐瞒了数十亿美元的债务。从而,高盛得到了一笔3亿美元的交易费。结果,希腊通过运用衍生品,能够借入数十亿美元。这种诡计使希腊、意大利和其他欧元区国家的政客能够支出超过其经济能力的数十亿美元,最终引发了欧元区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和潜在的债务违约。

  遗憾的是,美国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劳工部长罗伯特·赖克(Robert Reich)认为,“希腊或是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债务拖欠,一般都会给我们的金融体系带来与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同样的影响。”4

  虽然华尔街只借给希腊70亿美元,但希腊的债务违约“将很容易重创德国和法国的银行,因为它们放给希腊和其他不稳定的欧洲国家的贷款比华尔街多得多。”4华尔街在欧元区的贷款风险敞口大约为2.7万亿美元,因为美国的银行向法国和德国的银行发放了相当大的贷款。

  最糟糕的是,“华尔街还对源自欧洲的各式衍生品进行投保或下注,包括能源、货币、利率和外汇掉期。若德国或法国的一家银行垮了,其连锁反应将是难以预计的。”4

  结果,美国的金融股就像一块急速下坠的石头一样,达到自2008年1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而投保摩根大通债务的成本扶摇直上。虽然摩根坚称对法国的银行没有风险敞口,因为其贷款已经完全投保,“但如果法国和德国的一些银行破产的话,摩根就可能损失约300亿美元。”4其原因在于,作为一种保险工具,信用违约掉期非常不可靠。这一点在2008年危机期间得到充分的暴露。当时,金融巨头美国国际集团甚至无法偿还其赌债,几乎被推向破产的边缘。作为最重要的一家华尔街银行,摩根大通遭受了谣言的困扰,这一事实显示出美国金融体系的脆弱性。由于大规模衍生品的风险敞口,美国金融体系压力重重。

  实际上,自解除金融管制以来,华尔街已经沦为一个赌场,就收益率而言,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已经被边缘化。为此,华尔街一直以来抵制金融改革,哪怕发生了灾难性的2008年次贷危机。“如今,华尔街的金融势力正试图维持华尔街赌场的运转。但从某方面来说,这种整体性的混乱正走向瓦解,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将面临一场衍生品危机,它将给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带来真正的破坏。”5

  本质上,金融衍生品是高杠杆的赌博。这些赌博的赌金数额之多令人难以置信,华尔街的清算银行正是依赖它们而得以生存。美国作家韦伯斯特·塔伯莱(Webster Tarpley)恰当地指出:“与一些秘密的或边缘性的活动远为不同,金融衍生品已经代表着华尔街、伦敦、法兰克福和其他货币中心的金融寡头最重要的商业活动。政客和新闻媒体通力合作,努力掩饰衍生品投机在近些年经济浩劫中所扮演的主要角色。”5事实上,衍生品造成了贝尔斯登的垮台、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和美国国际集团的濒临崩溃。衍生品在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衍生品中,最有毒的是信用违约掉期。实际上,“仅就美国国际集团来说,信用违约掉期就耗费了美国纳税人近2000亿美元,因为已经破产的美国国际集团以伦敦为总部的对冲基金发行了3万多亿美元的衍生品,其总额大于法国国内生产总值。”7

  即便经历过衍生品带来的灾难,以及欧洲金融危机正在深化,华尔街的银行还是加大了其对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和意大利债务的赌注。2011年上半年,华尔街银行所销售的信用违约掉期总额已经由800亿美元上升至5180亿美元。8虽然华尔街的银行声称其风险“很小,因为银行购买了信用违约掉期,来锁定其正出售部分的价值。”“所有这些巨大风险敞口的主要问题在于交易对手的风险。一旦由于债务违约而触发了信用违约掉期,这些交易对手是否会屹立不倒?如果每个人都相互买卖,那么谁将最终为损失买单?”8

  为此,交易对手的风险成为一个重要问题,因为欧元区债务危机继续恶化。据披露,在其衍生品交易对手的压力下,美国银行已将其名义价值75万亿美元的衍生品投资组合由美林投资银行转移至储蓄银行部门,后者得到了联邦保险。“银行在没有经过监管机构的批准,也没有公共监督的情况下直接将风险转移给纳税人。”5这也说明了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不良影响所带来的威胁。

  在美国,欧洲不良影响的首个主要牺牲品是全球曼氏金融(MF Global),“在披露季度亏损1.916亿美元,以及对西班牙和意大利等一些欧洲国家负债达63亿美元之后”,6全球曼氏金融宣布破产。美国前参议员、州长和高盛前首席执行官乔恩·科辛(Jon Corzine)领导的全球曼氏金融,成为自三年前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之后华尔街最大的破产案。全球曼氏金融的灾难表明,华尔街根本没有从2008年金融危机中吸取教训,当时整个美国金融体系濒临崩溃,只是在美国政府使尽浑身解数之后才得以挽回。应用最大杠杆作用大肆下注,“倾全公司之力经营单一的业务”——西班牙和意大利债务,这种做法正导致风险达到新的极致。

  确实,一直以来,冒险经常被视为华尔街银行家的内在基因。由于不计后果的商业行为,美国金融体系被推至全面崩溃的边缘。同样,由于拥护解除管制和美国金融资本主义模式,欧洲陷入了危机。目前的焦点问题是,危机后的欧洲去往何方?无可否认,作为欧洲无可置疑的主导国,德国“已经着手下一步计划,公然在欧洲扩大霸权。其选择之一,就是允许直接干预债务国的国家预算,这会尽可能快地写入欧盟条约。”9这将为未来“核心欧洲”的建立开启大门,而英国等非欧元国家将被排除在外。

  从而,希腊等欧洲小国和受惠国将丧失其主权,尽管事实是,希腊政府已经屈从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命令,大幅削减公共部门工资、退休金福利和社会支出。工人阶级又一次成为经济紧缩政策的主要牺牲品。

  结果,据估计,希腊的失业率明年将达到15%。同样,爱尔兰将削减近10亿美元的福利,儿童福利金将被取消,而公共服务业的就业率将下降5%至15%。事实上,从葡萄牙到法国和英国等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削减政府预算已经成为日常议程。1

  遗憾的是,大幅削减政府预算、取消公共服务和降低社会支出,只会导致经济呈螺旋式下滑。这将制造更多的赤字和债务,再加上投机商无情的金融攻击,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大多数劳动人民的生活都将处于困境。结果,数以百万计的无助的无辜人民将失去其工作、收入和家园。

  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归咎于政府挥霍所造成的大规模债务积累。如果高水平债务是造成这幕惨剧的原因,那么日本应该是爆发债务危机的第一个国家,因为其政府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的百分比是最高的。一提及债务积累,美国很有借鉴意义,因为其“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的总额是所有第三世界国家总额的十倍。”10

  除了拥护解除管制和美国金融资本主义模式之外,无力发行主权信贷以满足其融资需求,从而导致依赖外国借贷,这是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根本原因。归根结底,希腊、爱尔兰和葡萄牙等国咎由自取,因为她们应该明白,所谓的国际贷款,无非就是电脑键盘所产生的信贷,它只是一张没有内在价值的纸片。显然,这是一个骗局,国际金融的庞氏骗局。

  

  林贤剑译、林小芳校

  

  注释:

  1. Zigedy, Zoltan: “Debt, Greece, and the Fightback”, MLtoday.com, June 1, 2010.

  2. Corkery, Michael: “Greek Prime Minister: Traders are Conspiring against U.S.”, March 8, 2010.

  3. Storey, Louise and Al: “Wall Street Helped to Mask Debts Shrinking Europ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13, 2010.

  4. Reich, Robert: “Behind Europe’s Debt Crisis Lurks another Wall Street Bailout”, ihavenet.com.

  5. The Economic Collapseblog.com: “The Coming Derivatives Crisis That Could Destroy the Entir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6. Blackden, Richard: “IMF Global files for bankruptcy after European debt bets”, The Telegraph, October 31, 2011.

  7. Tarpley, Webster G.: “Fight the Derivative Cancer with Wall Street Sales Tax, Plus Bans Hedge Funds, Credit Default Swaps and Synthetic CDOs”, Tarpley.net, April 24, 2010.

  8. Onaran, Yalman: “Projecting the Impact of the U.S. Banks”, Bloomberg Businessweek, November 7, 2011.

  9. German-Foreign-Policy.com: “Europe, the German Way (II)”, November 1, 2011.

  10.Brown, Ellen: Web of Debt, Third Millennium Press, 2008, P. 21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62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