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奇帆详解“欧亚大通道”

更新时间:2011-12-26 10:39:54
作者: 财经国家周刊  

  

  从重庆出发、连接欧亚大陆的铁路运输通道正风生水起。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新疆北疆铁路建成通车,连通中国、中亚、欧洲以来,一直有城市或企业试图通过这条南线欧亚大陆桥,将货物运输到欧洲去,但却屡屡碰壁。

  存在的问题包括:运输时间长、货物安全没有保障,各国海关会反复检查等等,沿途铁路部门甚至还曾为用何种货币结算等细节,发生过争执。

  如今,重庆市创造性地通过南线欧亚大陆桥,开始进行大规模货物运输,并且推动沿线各国携手,开通五定班列,实现了无障碍通关。各国还一致商定,将其命名为“渝新欧”。

  重庆市搭建这条运输通道,最初目的是吸引笔记本电脑生产企业落户重庆,解决他们的货物向欧洲运输的问题。但很快重庆市就开始从加强中欧贸易、打造内陆开放高地等更高层面审视这条通道,关于这条道路的战略规划图景,已经形成。

  10月12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赴重庆,以“渝新欧”通道建设为切入点,同时就重庆市的开发开放、招商引资、开拓中欧贸易等工作,专访了重庆市市长黄奇帆。

  

  新筑欧亚大陆桥

  

  《财经国家周刊》:重庆正在创造性地通过南线欧亚大陆桥进行货物运输,并且将其命名为“渝新欧”,目前“渝新欧”整体推进的情况如何?

  黄奇帆:“渝新欧”是一条跨国的欧亚洲际铁路联运大通道。从重庆出发,经西安、兰州,进入新疆,然后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到德国的杜伊斯堡港,全长11179公里。这是一个由沿途六个国家铁路、海关部门,共同协调建立的一条铁路运输通道。从重庆开出的列车属于五定班列。2013年,兰渝铁路通车后,可以不再经过西安直接到兰州,又可以近 600多公里。

  这里面有一个关键环节,如果货物每到一个国家海关,都要开箱检查的话,会很麻烦。通过沿途各国共同签署“安智贸”协议,“渝新欧”实现了沿途海关监管互认,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货物在重庆海关申报,查验放行,到其余五个国家都可以放行。反之亦然。

  所以,“渝新欧”也是六个国家海关便捷通关的运输通道,同时又是六国铁路部门联合确定的五定班列。五定班列在货运列车中等级是最高的,相当于特快,其他的货运列车都必须为其让行。因此“渝新欧”可以说是现代的丝绸之路,真正畅通的欧亚大陆桥。

  能够用于铁路运输的欧亚大陆桥主要有两条,一条是指从欧洲出发,横跨俄罗斯,到西伯利亚,再进入中国东北的线路,叫北线欧亚大陆桥,长度约13000公里,比“渝新欧”所走的南线长2000公里左右。尽管北线欧亚大陆桥早就存在,但运输效率不高,全程最快要走22天,且成本较高。

  以前中国到欧洲的货物,不管内陆还是沿海的货物,90%以上都是“一江春水向东流”,先运到沿海,然后走海运到欧洲,需要40天左右。“渝新欧”的运费,为每个40英尺集装箱6500美元左右,而相应的海上运费是5000美元左右,“渝新欧”的运费虽然比海运贵1500美元,但从时间效益上来说,“渝新欧”节省了20多天时间,企业的资金可以得到更快的周转。假设1个集装箱的货值为1000万元,仅财务成本就能节约3万元,相当于5000美元。这样算下来,“渝新欧”是非常有竞争力的。

  在这些背景下,就突然出现了一个利用南线欧亚大陆桥的新格局。现在已经有大量货物走“渝新欧”通道,也就是说这条线路开通后,欧亚货物运输的方式正在进行调整。大量货物将来都将通过这条线路,运往欧洲。

  《财经国家周刊》:据我们了解,此前很少有货物从中国经南线欧亚大陆桥运到欧洲,重庆怎么会想到要利用这条线路运输?

  黄奇帆:南线欧亚大陆桥,也就是中国经由新疆到欧洲的铁路,十多年前就有了。但在我们启动“渝新欧”之前,几乎没有什么货物从这条线被运到欧洲。

  因为这条线路有1000多公里在俄罗斯,俄罗斯一直不愿意货物走“渝新欧”这条线。因为这样北线欧亚大陆桥就闲置了。此前也有一些跨国企业曾尝试,将货物通过这条线路运到欧洲去。但进入俄罗斯境内,俄罗斯海关检查非常苛刻。这么一来,就没有企业愿意挑战这件事了。要想打通这条通道,需要在多国的政府部门之间进行协调,非常繁琐。

  重庆为什么会介入这件事情呢?近几年重庆一直在推动建设年产1亿台笔记本电脑的生产基地,今年将有2500万台在重庆加工生产的笔记本电脑销往全世界,明年产量将达到6000万台,2013年就将达到1亿台。这个规模相当于沿海六省的总和。

  这些电脑生产企业为什么落户重庆?原因主要有:第一,建立了品牌商+整机+零部件生产的全流程产业链。在重庆生产笔记本电脑,零部件及原材料80%都能在重庆采购,使进项物流成本趋于零;第二,降低了出项物流成本。通过大力发展航空物流、铁海联运,开通“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等方式,解决了出项物流的问题;第三,在中央的支持下,重庆有了两个保税区,实现了“一次报关、一次申请、一次验放”,通关效率大大提高。重庆很好地解决了产品生产进项物流、出项物流和保税物流的问题。

  “渝新欧”通道形成以后,一方面为重庆成为世界笔记本电脑重要的生产加工基地,奠定了基础;另一方面,这条通道也使重庆成为中国西部的交通枢纽、物流中心和贸易中心。因为运费差不多,“渝新欧”大幅度提高了运输效率,将来不仅重庆生产的产品,沿海地区生产的高附加值产品,有一部分也会放弃海运,经由重庆运到欧洲。

  而只要线路开通了,就会有回程货。从欧洲经海运运到中国大陆的货物,就会有一部分脱离海运,通过铁路运到重庆来。这些货物不一定都是重庆用的,可能是中国其他地方进口的,这样就使重庆成为一个欧洲进口货物集散地、贸易中心。

  这条线运营起来之后,重庆将成为西部的海关报关中心、口岸高地。

  西部地区进出口货物本来就少,原来重庆出口货物在本地报关后,到沿海还要进行海关二次查验,很麻烦,很多就直接到上海等地报关。如今重庆有保税区,货物进保税区就能享受到出口政策。不仅方便了重庆货物本地报关,将来国内其他地方经“渝新欧”出口到欧洲的货物都可以来渝转关。这中间会产生关税等各种收入,虽然海关的关税收入归中央,但重庆也可以从中获益。

  《财经国家周刊》:这么说“渝新欧”对于重庆而言,既有战略意义,又有经济意义。

  黄奇帆:“渝新欧”首先为重庆笔记本电脑基地实现年产量1亿台,奠定了基础;同时使重庆成为中国内陆的开放高地、欧亚之间的桥头堡,成为口岸高地,带来了转口贸易税收和其他诸多经济利益。

  如今欧洲正处在债务危机当中,甚至以后欧洲产业结构调整、经济振兴,这条铁路都可以发挥巨大作用。

  事实上比利时驻中国大使已经来过重庆两次,专门与我们就如何利用“渝新欧”的事宜举行洽谈。外交部也已经通知我,10月下旬,比利时王子要到中国访问,点名要访问重庆。比利时方面知道“渝新欧”到德国,没有经过比利时安特惠普,比利时方面想与重庆签一个协议,让安特惠普也搭上这条线。安特惠普地处欧洲的中心。他们希望组织欧洲的货物,通过这条线运到中国。

  

  “三次豪赌”

  

  《财经国家周刊》:建设“渝新欧”大通道的创意,是怎样产生出来的?大致经过了多长时间的酝酿?整个过程是如何推进的?

  黄奇帆:将货物从南线欧亚大陆桥运到欧洲,这个题目是惠普出给我们的。早在2009年,我跟惠普高层就讨论过这个问题。

  当时惠普将每年5千万台电脑的产能,放在上海,3千万台打印机及通信设备的产能,放在深圳和江浙一带。

  我们想吸引惠普等企业到重庆来,人家凭什么会来?我向惠普的高管阐述了三个概念。

  第一个概念,全球笔记本电脑产量将翻番,新增的产量应布局在重庆。2008年的时候,全球笔记本电脑年产量为1.6万亿台,预计三年内,将增长到3亿台,我们希望其中1亿台在重庆制造。你们原来在沿海有生产基地,我不挖墙脚。但中国沿海地区劳动力等各方面的成本都上涨,重庆则成本更低。如果惠普想要保持高增长,继续做世界第一,增量部分,就应该到拿重庆来生产。

  惠普方面的答复是,将生产基地设在重庆,零部件如果从上海、广东等地运来,运输时间长、物流成本高。对此重庆方面非常理解,过去20年,加工贸易之所以在中国沿海,而不到内陆来,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我随即向他们阐述了第二个概念,重庆承诺吸引零部件厂商到重庆来。如果3年内不能做到80%的零部件在重庆本地生产配套,导致企业的成本增加,重庆包赔。

  但要形成本地80%的零部件配套,笔记本电脑的产量必须上规模。如果每年只做500万台,重庆没办法帮企业做到本地配套。事实上,我们早都想过了,如果转移来5千万台笔记本电脑的产能,零部件厂商自然就会跟过来。近两年,继惠普之后,宏碁、华硕也纷纷到重庆建立生产基地,三家的产量将超过1亿台。截至今年 10月初,已经有300多家零部件生产企业落户重庆。电脑生产出来了,要运出去,运费增加了怎么办?惠普销往欧美的产品,航空可以解决一部分运输的问题,飞机从上海或从重庆飞到美国,成本差不多。重庆市立即联系中国民航局,把当时正在建设的江北国际机场第二跑道从3200米加长到3600米,为747货机航班满载起飞提供了条件。现在多家航空公司都在重庆开辟了货运航线,每个星期40多架次国际运货航班在重庆起降。

  另一方面,我们想到了重庆有铁路直通欧洲。但惠普方面告诉我,10年前他们就曾想把货物通过南线欧亚大陆桥,从上海运到欧洲去,但运输过程中他们发现,存在运费高、时间长、货物不安全等诸多问题。总之,这条线行不通。

  我向他们阐述了第三个概念,这件事情由重庆政府出面协调,加以解决。但当时,我们对协调这件事,到底有多难,其实并不清楚。

  重庆方面找到中国铁路及海关部门的领导,他们都很支持。而且帮助协调,把沿线各国的铁路、海关部门请来,开会商议,协调解决存在的所有问题。重庆市政府还专门在市经济与信息委员会下,设立了一个物流协调办公室,负责协调解决“渝新欧”中出现的问题。他们现在经常组织或去参加跨国的协调会、保障会。

  《财经国家周刊》:是否可以说,这显示出重庆在招商引资方面并非沿用传统思维,而是在这方面下动了很多脑筋?

  黄奇帆:通过这项工作,也可以看出重庆是模式招商。中国一些地方的招商引资是一味以提供优惠条件为代价,结果穷人招商,越招越穷,引发了候鸟经济。

  去年全球92%的电脑是由台湾企业生产的。而台湾主要的六家代工企业(富士康、仁宝、广达、英业达、和硕、纬创)的生产基地,在沿海的时候,处在不同的省份。它们为什么会都到重庆来?

  吸引包括惠普等这些企业落户重庆,我们采取的不是“自残式”的招商方式,而是靠模式创新,靠三个大胆的判断,也可以说是“三次豪赌”:

  第一,“赌”未来三年世界笔记本电脑市场会有一倍的增量。新增量必然导致生产力的新布局。

  第二,“赌”重庆能够做到三年80%的零部件本地配套。零部件采购本地化,相应就降低了成本,这个好处大家可以共享,于是生产厂商就来了。第三,“赌”能够很好地利用“渝新欧”。这样就降低了出项物流成本。如果没有这个理念和见识,就不会有这么坚定的信念和逻辑,就很难把事情做好。

  《财经国家周刊》:您预计,物流建设对重庆市的进一步招商引资,会产生什么影响?

  黄奇帆:影响将会非常大。“渝新欧”国际联运大通道的开通,使重庆成为内陆口岸、内陆交通枢纽、西部通往欧洲的桥头堡。

  中国的货物可以经“渝新欧”运往欧洲,欧洲的货物也可以经这条线运到中国,重庆就成为欧洲货物到中国的集散地。对于生产企业来说,“渝新欧”通道开通,有了比沿海更便捷的物流大通道,可大大降低货物运输成本。对商贸服务业来讲,每天几十个、甚至几百个集装箱的货物,从欧洲运到重庆,再转运其他地区,会进一步带动重庆物流业及商贸服务业的发展。相信也会带来更多企业投资重庆。

  

  锁定“渝新欧”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还有很多城市,都在南线欧亚大陆桥沿线,他们是否也可以打通关节,开通班列,与重庆展开竞争?

  黄奇帆:南线欧亚大陆桥沿线,还有很多中国城市,他们是否都可以搞一个“某新欧”,与“渝新欧”竞争?首先谁先行动谁就占优势。同时,三个条件锁定了重庆的南线欧亚大陆桥枢纽地位。

  第一,六国海关和重庆联合签署便捷通关协议,而且是在多国总理见证下签订的,协议上写的是“渝新欧”,不会随便改。而且根据协议,重庆是中国的报关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56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