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监复:苏联新阶级的起源

更新时间:2011-12-12 00:26:18
作者: 姚监复 (进入专栏)  

  

  一、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和斯大林制造了一个新阶级

  

  1、1936年斯大林宣布“剥削阶级”不复存在。不过“一个历史上前所未闻的新阶级却形成了。”

  斯大林“他们最大的幻想是:在苏联实行工业化和集体化以及摧毁资本主义的所有权以后,将产生一个没有阶级的社会。在1936年新宪法颁布时,斯大林曾宣告‘剥削阶级’已不再存在。资产阶级及古时传下来的其他阶级事实上是被消灭了,不过,一个历史上前所未闻的新阶级却形成了。”(《新阶级》,1963年,世界知识出版社,33页)

  2、新阶级的起源有其独特的性质:在它取得政权后才形成的。

  “这个新阶级,这一群官僚,说得更准确点,这一群政治官僚,具有一些它独有的新的特质,它的起源有其独特的性质。其他的阶级也是通过革命的途径而取得力量和权力的,它们曾摧毁途中所碰到的政治的、社会的以及其他方面的秩序。然而,几乎没有例外,这些阶级都是在新的经济类型已在旧社会中形成以后才取得权力的。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的新阶级,其情况则完全相反。它取得政权并不是为了去完成一个新的经济秩序,而是为了建立一个它自己的经济秩序,因此,它必须建立其控制社会的权力。”

  “在以往,某一阶级或某一阶级的某一部分人,或某一个政党的取得政权,都是它们的形成和发展的最后一件事。苏联的情况恰恰相反。新阶级是在它取得政权后才形成的。”(34页)

  3、苏联新阶级意识在取得经济权力之前发展,阶级幻想和偏见更大,处理方式更粗暴。

  “新阶级的阶级意识不得不在它取得经济和物质的权力之前发展,因为这个阶级并未在国家生活中生根。新阶级是从一个理想的观点上看它自己在世界舞台上所扮演的角色的。尽管它有种种幻想,它却代表走向工业化的客观趋势。理想世界的诺言增加了新阶级分子的信心,而且在群众中散播了幻想,激励了人们担任庞大的物质建设任务。”(34页)

  新阶级幻想“其权力的建立将使所有的人幸福和自由”,“预料国家将迅速消灭,民主将会加强。然而,发生的事恰恰相反。预料生活水平将迅速提高,事实上很少变动,并没有能与工业化的速度相称,工业化的速度要快得多。相信城乡、脑体劳动差别将逐渐消失,可是,这些差别正在增加。对非共产主义世界发展的预测,也都未能实现。”“这个新阶级与其他阶级的唯一差别是:它对它的幻想的迟迟不能实现用更粗暴的方式来处理。因此它肯定了它的权力比历史上以前的任何其他阶级更为完全,它的阶级幻想和偏见因而也比其他任何阶级更大。”(33页)

  4、苏联新阶级植根于布尔什维克式的特殊的党。新阶级的创始人存在于取得政权前构成核心的职业革命家中。

  “由于这个阶级未能在它取得政权前形成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一部分,因而它只能在一种特殊的组织中产生,具有成员的意识形态与哲学观点一致的一种特殊的纪律,必须信念一致和有铁的纪律。”

  “这个新阶级根植于一个布尔什维克式的特殊的党。列宁认为他的党是在人类的历史上没有先例的,他的这个见解是对的,尽管他没有想到这竟是一个新阶级的起源。”

  “这个新阶级的创始人不是存在于整个布尔什维克式的党内,而在存在于那些甚至在它还未取得政权前即已构成核心的职业革命家中。1905年的革命失败后,列宁坚决认为只有职业革命家,即专以革命工作为职业的人们,才能建立一个布尔什维克式的新党。斯大林,这个新阶级的后来的创始人,也是一个这种职业革命家中的最典型的人物。这个新的统治阶级是从这些极少数的职业革命家中逐渐发展出来的,这些革命者早就构成革命的核心了。托洛茨基曾指出,革命前的职业革命家正是日后斯大林官僚集团的来源。但他没有觉察到,他们也正是一个所有者兼剥削者的新阶级的起源。”(34—35页)

  5、苏联新阶级愈来愈强,党却愈来愈弱,这是每一个执政的共产党无可逃避的命运。

  “并不是说新党与新阶级是二而一的。然而,党却是那个新阶级的核心和基础。这个新阶级是由那些因垄断行政大权而享有种种特权和经济优先权的人们构成的。必要的行政功能可能与寄生作用同时存在于同一个人身上。并非每个工匠或城市人都是资产阶级的成员一样,共产党人也并不是每一个都是这个新阶级的成员。”“当这个新阶级愈来愈强、它的面貌愈来愈清楚时,党的作用就日益减退。新阶级的核心和基础是在党和党的领导阶层以及国家的政治机构中创造出来,一度曾经是生气勃勃、组织严密和充满首创精神的党正在消失,而逐渐转变为这个新阶级的传统式的寡头统治,所以它不可避免地要吸收那些一心希望加入新阶级的人,压制那些具有任何理想的人。”(35页)“党制造了这个阶级,但是,这个阶级靠党长成并利用党为其基础,这个阶级愈来愈强,而党却愈来愈弱;这是每一个执政的共产党无可逃避的命运。”(36页)

  6、苏联新阶级的出现是基于客观原因,也是出于党的领袖的愿望、机智和行动。

  “假如党不从物质上关心生产,没有创造一个新阶级的潜力,那么没有党能够以道德上和意识形态上如此愚妄的方式行动,更谈不上还能长久执政,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后,斯大林宣称:如果我们没有创立机构,我们或许已经失败了!他应该用‘新阶级’一词代替‘机构’,要是这样,一切事情就更清楚了。”

  “一个政党竟会是一个新阶级的起源。因为这种类型的党是许多特殊机缘的产物。布尔什维主义只是俄国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所遭遇的独立的国际关系的产物。那时候,俄国已不能再以一个君主专制国家生存于当代世界,同时,俄国的资本主义太弱,而且过分依附于外国的利益,以致它不可能推动俄国的工业革命。所以这个革命只能由一个新的阶级来推行,或通过改革社会的秩序来进行。然而,当时并没有这样的阶级。俄国和其他国家之所以发生了共产主义革命,就是这个道理。革命创造了它必需的力量、领袖、组织和观念。新阶级的出现一方面是基于客观原因,一方面也是出于党的领袖的愿望、机智和行动。”(36页)

  

  二、苏联新的剥削和统治阶级从被剥削阶级中产生

  

  1、苏联新阶级的社会根源出自无产阶级。

  “这个新阶级的社会根源出自无产阶级,正如贵族阶级之兴起于农民社会,以及资产阶级之兴起于商业工艺社会。”“经济不发达国家的无产阶级,由于落后,就构成了这个新阶级兴起的原料。”“新阶级总是以工人阶级的保护者的姿态出现。新阶级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因此,它当然得依靠工人阶级。新阶级是靠无产阶级斗争及无产阶级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社会中将无残酷剥削的传统信仰来支持的。保证生产正常对新阶级具有根本的重要性,更重要原因是:没有工人阶级的帮助,它就不能完成工业化和巩固它的权力。另一方面,工人阶级知道在工业的发展中,他们将从贫困与失望中被解救出来。经过一个长时期以后,这个新阶级的利益、观念、信念和希望,同一部分工人阶级和贫农的利益、观念、信念和希望相符而且结合在一起了。在历史上,这种结合曾发生于各种距离甚远的阶级之间。在反封建制度的斗争中,资产阶级不是曾代表农民吗?”(37页)

  2、苏联新阶级取得政权后,利用和控制无产阶级去发展生产。

  “这个新阶级之所以能够夺取政权,是工人阶级和贫苦大众努力的结果。这些人正是共产党,或者说新阶级必须依靠的群众,而新阶级的利益同他们有最密切的联系。在新阶级未取得政权和确立其权威地位以前,两者的关系确是如此。在这以后,这个新阶级对无产阶级和贫民的兴趣,只限于利用他们去发展生产和控制这些最勇猛和最难驾驭的社会力量。”(37页)

  3、苏联新阶级以工人阶级名义对知识、整个社会、工人阶级本身的垄断,是新阶级必须完成的最大的骗局。

  “这个新阶级以工人阶级的名义所建立的对整个社会的垄断,主要就是对工人阶级本身的垄断。首先是知识上的垄断,先对无产阶级先锋队,跟着是对整个无产阶级。这是这个新阶级所必须完成的最大的骗局,不过,它也表明,这个新阶级的权力和利益主要还是寄托在工业中。没有工业,这个新阶级就不能巩固其地位或权威。”(38页)

  4、一个新的剥削和统治阶级就从被剥削的阶级中产生了。

  “旧日工人阶级的儿女是这个新阶级最靠得住的成员。为主人供应最聪明最有天赋的代表本是奴隶不可避免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新的剥削和统治阶级就从被剥削的阶级中产生了。”(38页)

  

  三、苏联共产主义制度的特色是利用、享受、储存国有财产的新阶级

  

  1、共产主义制度的基本特色在于官僚政治、官僚集团、政治官僚或新阶级统治全体。

  “对共产主义制度作批判性分析时,我们发现,其基本特色在于官僚政治,由一个特殊的阶层来统治人民。构成这个进行统治的官僚集团(或者,用我的术语讲,这个新阶级)核心的只是官僚中的一个特殊阶层,他们并不是行政官员。实际上,那是一群党的官僚,或者说政治官僚。其他的官员实际上只是受这个新阶级控制的机件;这些机件可能笨拙而不灵活,不论怎样,任何社会主义社会中都免不了有他们存在。事实不只是由于共产主义制度本质上就具有官僚性,而且因为共产党人实际控制着各种重要的行政任务。再则,如果这个政治官僚阶层不把自己桌上的残羹施舍给其他类的官僚,就难以享受他们的特权。”(38页)

  2、苏联新阶级的所有权的特权表现为政治官僚支配国民收入,利用、享受、储存国有财产。

  “共产主义国家的政治官僚与现代经济集中制度的官僚有基本区别。在非共产主义国家中,国家的经济部门的工作人员、官僚形成一个特殊阶层,官僚上面有选任的政治主人或公司老板,而没有共产党人那样的权力。非共产主义国家中的官僚只是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中的一些官员,而共产党人则是另一种不同的新东西:一个新阶级。一个阶级可以从所有权所给予它的成员的物质的及其他方面的特权标志出来。要证实它是一个特殊的阶级,就在于它的所有权以及它与其他阶级的特殊关系。”(39页)

  “罗马法规定,财产构成物资的利用、享受和储存。而共产党的政治官僚就利用、享受、并储存收归国有的财产。”“这个官僚集团或这个享有所有权的新阶级的成员的身份,是根据他们所得到的物质上的收入和所使用的因所有权给予的特权(这里指的是收归国有的物资)来确定的,他们所得到的物质上的享受和特权比社会应该给予他们的分量要多。实际上,这个新阶级的所有权这一特权表现为由政治官僚分配国民收入、规定工资、指导经济发展方向、支配收归国有的及其他方面的财产的一种专门的权利和党的垄断权。共产主义国家的官僚很富有,而且是不用做工的人。”(40页)

  3、苏联新阶级以集体所有权形式取得其权力、特权、意识形态,又以国家、社会名义来行政、分配这种所有权。

  “私人财产所有权对于这个新阶级的权威的树立是不利的。要改变国家经济,就必须毁灭私人所有权。这个新阶级是从集体所有权这一特殊的所有权形式取得其权力、特权、意识形态和行事习惯的,新阶级以国家或社会的名义来行政并分配这种所有权。

  这个新阶级认为所有权来源于一种特定的社会关系。这便是垄断行政大权的人(他们构成一个狭隘的、门户紧闭的阶层)与没有权力的生产群众(农民、工人和知识分子)间的关系。然而,这种关系并不发生效力,因为共产党官僚还拥有支配物资的全权。

  垄断行政权的人和生产者之间的社会关系的任何基本变化,都不可避免地反映在所有权的关系上。在共产主义制度下,社会、政治关系同所有权制度(政府的极权和权力的垄断)被更加充分地融合在一起,这是其他任何一种制度都望尘莫及的。

  剥夺共产党人的所有权,就等于把他们这个阶级取消掉。强迫他们放弃他们的其他社会权力,使工人可以分享利润,那就等于剥夺了共产党人的对于财产、意识形态和政治的垄断权。这将是共产主义制度下民主和自由的开始,是共产主义的垄断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告终。在发生这种变化之前,就不能表明共产主义制度在发生重要的和基本的变化,至少那些认真考虑社会进步问题的人是这样看的。”(40页)

  4、苏联新阶级所拥有的所有权方面的特权就是行政特权。

  “这个新阶级和新阶级成员所拥有的所有权方面的特权就是行政特权。这类特权从国家行政和经济企业的行政一直伸展到体育、慈善机构的行政。政治的、党的或所谓‘总的领导’,是由这个阶级的核心执行的。领导地位就包含着特权。1935年苏联工人的年薪平均是1800卢布,而一个人造丝委员会秘书的薪金和津贴每年达45000卢布。工人和党的工作人员的薪金有天壤之别。”

  “其他制度中的职业政客利用政府为他们自己和同僚取得特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807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