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涛:教育公平:符号、工业化、“拟真”与乌托邦

——一个“生存论教育公平观”的哲学批判框架

更新时间:2011-12-09 20:34:16
作者: 李涛 (进入专栏)  
同时也因教育内容的简单性(接受社会常识训练、学习生产斗争的知识与技能、宗教文化训练以及接受军事训练)[10]和教育结构的单一性,=- 致使教育具有根本性质上的公正性可能,尽管男女两性之间的教育在原始社会后期逐渐有所差别,但这是由社会劳动的自然分工所引起的,因此并非是对教育公平的背离,相反能够针对受教育者个人特点不同而首先从性别上给予两种不同的适应化教育,更体现了教育公平逐步摆脱低水平的趋势。故总体而言,因原始社会教育与生存的直接同一性,每一个人所获得的教育权和所接受到的教育是一种自然的生存展开状态,所以教育公平是根本意义上的,这不仅仅反映在家庭传统和氏族部落之中,同时也体现在原始社会后期的类教育机构“青年之家”中。伴随着社会阶级的分化,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青年之家”在后期逐步分化为两种:一种是为普通人设立,一种为特权者所设立,后者成为学校的萌芽,发展为阶级社会的学校[11]。教育由此出现了不平等,而这是与特权阶级维护特权利益和巩固特权统治相一致的,同时这也将人类的生存论危机首先以阶级对立的形式展现出来,教育首次与作为“总体性”的人类共同生存出现了分化,教育仅仅被当成了特权阶级奴役其它阶级从而满足特权阶级主体性自我生存的工具而被运用,各式各类的特权学校(宫廷学校、祭祀学校、寺庙学校、文士学校、古儒学校等等)构成了对教育公平生存状态(基点处的全民受教育权和教育内容的绝对宗教化而拒绝世俗的生活世界)极端漠视和践踏的中世纪教育图景。

  

   而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理性之光开启了对人生存意义上的关照与尊敬,对抽象的神的摈弃和背离实际上是对教育公平内部羁绊(教育内容的绝对宗教化与经院哲学主题化教育)的一次人文解放,为资本主义时代的开启奠定了革命性的思想准备。但是资本主义时代的开启并没有根本上解决教育的公平问题,根源就在于教育公平并没有真正意义上上升到或者回归到与人生存相同一的层面,相反,资本主义时代在确保全民基本的受教育权的同时,却将教育公平的功能异化了,在将所有社会人培养为现代性机器大工业忠实奴仆的同时却消解了人的主体性存在和创造性价值的发挥,人们之间的关系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关系,而是物与物之间的占有关系,是基于教育公平起点而建构现代公平社会却遭遇人与人之间演化为物与物之间相互支配和奴役恶性结局的教育公平悖论,因此教育公平在资本主义语境中的概念是具有欺骗性的,尽管当今时代的资本主义教育拥有了优质且均衡的教育资源、拥有了法律和舆论上的人人受教育权、拥有了各种自由选择的教育自助消费,但是这仅仅是未经哲学反思和批判的教育公平幻景而已,基于抽象的人道主义和自由主义而建构起来的教育公平大厦并不能抵御技术理性时代绝对化的工具性技术对人身心的全方位统治,从而导致教育公平“工业化”的尴尬结局,公平教育的结果是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不断适应新技术的模式化的“工业人”,而这与真正促进每一个人自由全面发展的教育公平生存论目的是根本不同的,工业化的教育公平所产生的最大危险就是被公共政策设计者作为“拟真”[12]的教育公平幻觉构境而消解了人对教育公平的主体性批判与超越,而走向“后工业时代”的信息化资本时代又惯性的延承了工业时代所认定的教育公平理论-实践总体系的合法性建构,此时的“工业人”也仅仅是转变成了“信息人”或者“符码人”,生存意义上的人仍然被所谓的教育公平培育体系羁绊在虚拟的物化编码世界之中,甚至比工业时代更缺乏主体意义上的自我,缺乏生存意义上的主体间交往理性。

  

  

  

   我国当前正处于社会整体结构转型的改革关键时期,教育更被学界和政界所普遍认定为率先的核心突破口,而作为当前中国教育改革的中心——教育公平改革,又如何在资本和信息全面包围的全球化语境下,在借鉴吸收西方教育公平先进理念与治理经验的同时,批判性地建构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教育公平理论—实践“生存论”模型,形成“面向中国问题”和“回应西方困惑”的动态发展式的教育公平治理体系—方法论新范式[13],从而从根本上逃避和超越资本主义社会中被工业化与被符码“拟真”的教育公平虚幻构境,真正地将教育公平的理论研究与实践探索永恒地置于“具体性”与“总体性”辨证统一关系基础之上的人的生存论意义结构中,使教育公平不断开放性的自我建思和发展性的自觉完善。

  

   五、被蒙蔽的教育公平改革?——一个后形而上学式的教育乌托邦回应

  

   一个事实上经常被蒙蔽的教育公平改革盲区是意识形态在政策设计中的隐匿性功能发挥,为什么教育公平总是不能让社会所有群体都满意呢?这本身构成了教育公平理论建构和治理实践的巨大困惑。实际上,教育公平绝不是一个可以被完全实证化的概念,因为它根本上关乎价值判定和意识体验,量化的教育公平指标[14]只能作为政策设计者内部改革实绩检验的标准,而不可以此作为公平改革成功判定的绝对尺度。因此教育公平改革需要一个由实证数据上升到价值认同的过程,不同于一般的教育改革,数据能够自然带来合法性价值认同,教育公平更倾向于是一种纯粹化的主体性体验,诸多非实证因素起到重要作用,例如周围环境、群体情绪等因素,因此教育公平在努力加快实体绩效合法性资源汇集的基础上,还应该充分考虑后形而上学的教育乌托邦建构。

  

   后形而上学是对于传统哲学意义上所认定的形而上学的直接反叛,形而上学热衷于建构理论化和体系化的理性哲学,总是试图以宏大叙事而包囊所有问题,它抽象于日常生活而追求世界永恒不变的普遍性和规律性,以传统意义上的逻各斯(LOGOS)为中心而展开一切理论实践活动,在追求绝对化的本体性绝对真理的同时规避了非理性因素的介入。而后形而上学则是对形而上学的一系列解构与瓦解,一方面公平在实践中绝非规范意义上的,这正如南茜•弗雷泽所言说的“反规范的正义”即“反思的正义”,争论正义问题的人们共享了一系列潜在的假定,其相互之争采取了一种相对有规则的、承认的形式,而通过制定一整套组织起来的原理和标示清晰的文法,这些冲突采取了“规范的正义”的形式。而目前的语境是一种“反规范的正义”,恰恰在关于正义的公共辩论不断扩展的时候,它们越来越缺乏规范话语的构成特征。今天的争论者对正义主体的要求应当象什么,通常缺乏任何共享的理解,因为一些人支持集团和共同体,而另一些人只承认个体[15],因此教育公平被恣意彩绘化而缺乏必要的相互承认。而另一方面,人们总是热衷于思考教育公平是什么样的,而不去思考什么样的教育公平,热衷于对分配的教育公平表达不满,而又不去达成理解意义上的教育公平共识,拒绝教育乌托邦理想的共同维系而摈弃教育公平的受益主体共同以集群的形式出现而表达必要的协商话语权利。因此当前的教育公平多以政府部门一元主体的出现而包办所有社会受益各方的权利参与,教育政策设计者热衷于用有限理性和主体猜测去构拟教育公平的宏大叙事,而无视教育公平发生应用可能的各项具体微观中介,从而难以避免走向教育公平实践治理的思辨形而上学。鉴于此,笔者认为后形而上学式的教育乌托邦回应则是在研究教育资源公平配置之前,有必要首先建立和健全教育公平治理的社会协商机制,防止受益主体的缺位和失语,同时在生存论意义上共同塑造起以“希望”为中心的教育乌托邦理想,这里的乌托邦绝不等同于消极意义上的被社会生活实践贬义化运用的绝对幻想层面上的“乌有之乡”,而是在哲学意义上具有中性特征的融理性与感性于一体的崇高理想而区别于被阶级标签化的意识形态,强调在社会各群体共同理想的基础上,以协商为交往手段、以治理为实践操作、以理解为沟通渠道、以希望为共同支撑、以正义为分配原则、以实绩为外在资源、以计划为展开空间、以生存为根本目的的崭新“生存论”教育公平哲学观,从而走出片面化和意识形态化的单纯资源配置研究而对教育公平改革内在的事实蒙蔽。

  

  

   六、结语

   教育公平是一个需要永恒追问和不断批判的话题,这不仅在于教育公平总是“正在路上的教育公平”,还在于教育公平被作为现代社会理性的新基点而被放置于“生存论”意义中来被理解,被作为现代人交往理性得以构筑和展开的原点来被理解,被作为摆脱现代性深层异化的可能途径来被理解,教育公平绝不能作为促进社会稳定和加快教育发展的权宜之治而被工具化运用,也不能单纯作为封闭的资源配置性技术体系来被建构,教育公平是与人的生存相同一的,不仅在于它是伦理的塑造,还在于它是构建现代性生存——平等交往相一致的,在于它是规模性摆脱人的工业化钳制、符码“拟真”和消费符号化的文化途径,是现代社会逃避堕落的文化重建途径之一,因此,教育公平的生存论哲学观在建构的同时更需要不断的自我超越,从而逃避西方的文化符码强制,自觉地将儒家“不欲勿施”的东方元素融入到教育公平的新秩序之中而使人们所无形接受,为社会现代生存秩序的新培育而作起点处的文化支撑。

  

  

  

   [参考文献]

  

  

  

   [1][法]萨特,陈宣良等译,存在与虚无[M],北京:三联书店1987,27.

  

   [2][德]海德格尔,陈嘉映等译,存在与时间[M],北京: 三联书店,2006.

  

   [3]此系列文章可参见王善迈,教育公平的分析框架和评价指标[]],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3),93-97和石中英,教育公平的主要内涵与社会意义[J],中国教育学刊,2008(3):1-6.

  

   [4]Bloch,Ernst,A Philosophy of the future,Herder and Herder,Nww York,1970,88.

  

   [5][法]鲍德里亚,夏莹译.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

  

   [6][法]鲍德里亚,刘成富、全志钢译.消费社会[M].南京大学出版社,2008.

  

   [7][法]萨特,林骧华等译.辨证理性批判(上卷)[M].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 1998,307.

  

   [8]苏君阳.论教育公正的本质[J].复旦教育论坛.2004(5),35.

  

   [9]冯建军.教育公正需要什么样的教育平等[J].教育研究,2008(9),34-39.

  

   [10]刘新科,国外教育发展史纲[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5-11.

  

   [11][苏]沙巴耶娃.论教育的起源和学校产生的问题[J].苏维埃教育学,1954(1).

  

   [12][法]鲍德里亚,洪凌译.拟像与拟真[M].台湾时报文化出版,1998.

  

   [13]请参见拙文.建构面向“中国问题”的教育公平治理体系—方法论新范式:统筹教育论纲[J].江淮论坛,2009(4)和“中国语境”的教育公平核心新治理:一个“统筹教育论”的批判—诠释框架[J].大学教育科学,2009(4).

  

   [14]此系列文章可参见翟博,教育均衡发展:理论、指标及测算方法[J].教育研究,2006(3),16-28和翟博.中国基础教育均衡发展实证分析[J].教育研究,2007(7).

  

   [15][美]南茜•弗雷泽,周穗明译,反规范的正义[J].国外社会科学前沿2007年.

  

   本文原刊《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第1期

  

  

   [作者简介]李涛,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博士,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硕士,主要从事政治(法律)哲学与文化哲学、思想史与中国社会结构变迁、教育政治学与知识社会学研究。

  

  

   —————————

  

   2009-7-8完稿于南京大学

  

   [作者简介]李涛,男,四川绵阳人,西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学院,重庆市教育委员会城乡统筹办公室研究人员,《重庆市统筹城乡教育综合改革总体方案》及《总体理论分析》主要起草人之一,主要从事教育政治学、教育哲学、教育改革与发展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9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