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捷:欧债协议:新“慕尼黑阴谋”?

更新时间:2011-12-07 21:54:59
作者: 张捷  

  

  新鲜出炉的欧债协议,表面上看是一个各退一步、互利双赢、共渡危局且看起来很美的方案,实则分析后不难发现,它实质上是西方资本大鳄掠夺老百姓和新兴市场国家进而转嫁金融危机祸水的新“慕尼黑阴谋”。中国应对如此大变局时,应洞若观火,避免为他人火中取栗,宜先己后人,顺势而为

  

  在10月的多事之秋,欧盟峰会终于就欧债问题达成了一揽子协议,要点包括把希腊主权债券减记50%、扩大欧洲稳定基金到1万亿欧元等等,似乎完全可以救助除希腊以外其他几个债务危机深重的国家。此议一出举世欢腾,欧洲股市领涨全球,舆论普遍认为这是解决欧债危机的重大利好。

  

  十月围城:希腊人为何以命相争?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救命”的大利好,第一个跳出来“以命相搏”的是希腊人。先是希腊军队政变未遂震惊世界,紧接着时任希腊总理的帕潘德里欧出人意料地宣布将就欧盟解决希腊债务危机的新方案举行全民公决,此决定重新激起了市场对希腊违约的担忧,欧美股市旋即大跌,意大利、希腊股市盘中跌幅一度超过6%,整个欧元区的稳定受到严峻挑战。未几希腊迫于压力放弃公决,然而在反对党的压力下总理下台,一位有欧洲央行任职经历、能够执行欧债协议的新总理上位。

  坊间普遍不理解希腊人的行为,认为他们是得寸进尺,“全民公决”纯属一场无厘头的闹剧,各类媒体也推波助澜。然而,“坑爹”的缩减开支计划希腊人民都已经接受了,为什么非要反对看起来是在援助他们的债务减记计划?

  其实只要深入分析这个协议的真相,洞悉背后金融博弈的结果,就知道在这样一个协议下,掩盖的是怎样血淋林的掠夺了——笔者以为,这个欧债协议甚至已经不能简单地被视为西方金融大鳄对于其他人的“剪羊毛”了,而无愧于“新慕尼黑阴谋”的称号。因为“剪羊毛”还要遵守现有游戏规则,要在游戏规则下利用信息不对称和力量的不对等来达到目的,但是此次欧债协议则是改变游戏规则的犯规,可称是一场彻底的阴谋活动,与二战前英法向德国出卖捷克利益的臭名昭著的“慕尼黑阴谋”有异曲同工之处。

  表面上看,欧盟的援助资金增强了希腊政府的偿债能力,而公债虽然减记了50%,但是总比希腊政府违约,债权人损失100%要强得多,似乎是一个各退一步、互利双赢、共渡危局、看起来很美的方案。而实际上,此次欧债协议减记主权债务,是公权力对债权人个人资产的强制征收。然而,这种强制剥夺私有财产的行为原本正是所谓“以尊重私有产权为纲”的西方政治法律体系之大忌!可见,传统的西方政治法律体系此时对事态已经失去了约束,沦为金融大鳄“正当”掠夺的规则玩具。

  理解这个问题的关键,是要明白对于希腊主权债务的清偿是有第三方担保和违约保险的,基于这个保险还形成了金融衍生品——信用掉期合约CDS。希腊国债的CDS堪称是帮助希腊进入欧元区的特洛伊木马,当年为了达到加入欧元区的条件,高盛为希腊量身定做出一套“货币掉期交易”(SWAP)方式,为其掩盖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同时高盛又向德国银行购买了20年期、价值10亿欧元的CDS来对冲风险,由此可以看出CDS才是希腊债务危机博弈的要害所在,其与债券的对冲性使得CDS在希腊债务危机当中应当与债券本身受到同等关注。

  首先纠正一个概念上的误区,在次级债的理解上,多数人往往将“次级债”与“次级按揭客户”两个概念弄混淆。次级债可以是3A评级的优质债券而未必是垃圾债券或者不良资产,次级按揭客户对于银行而言是债权而不是债务。次级债务(Subordinated Debt) 是指固定期限不低于5年(含5年)、除非银行倒闭或清算不用于弥补银行日常经营损失,且该项债务的索偿权排在存款和其他负债之后的商业银行长期债务。次级债务在大多数国家已成为银行附属资本的重要来源,对银行提高流动性、降低融资成本、加强市场约束力等具有重要作用。次级债是巴塞尔协议确定可以作为银行次级资本,可以算作银行资本充足率,银行资本怎么可能是垃圾债券或者不良资产?比如我国的银行为了补充资本大量发行次级债,这些国有大行的次级债显然不是垃圾债券。很多人把次级债与次级客户抵押按揭混为一谈,次级抵押贷款客户等高风险贷款,通过信用保险和资产打包以后,以出售次级债的方式收回贷款,同时形成了次级债市场和信用保险的再保险衍生品信用掉期合约,2007年是次级债危机,2008年是信用掉期合约危机,两个市场是关联出现危机的。

  次级债的“次级”是指债务清偿的排序上处于次级位置,而次级按揭客户是指客户偿债能力的较差,二者不是一个概念。某种意义上说,西方国家的国债也是次级债,因为这些国债的清偿顺序位于国家“必要的”开支之后。“次级债”概念的核心是清偿顺序的“次级”。更重要的是由于次级债债券持有人难以判断债券的好坏,出于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等原因,债券也不能如股票一样公布全部公司信息或者债券抵押物的变化等,因此次级债是需要有信用保险的。而保险公司无力单独承担风险,它再把担保的产品变成金融衍生品在市场上销售,让市场共同承担风险,这就形成了信用掉期衍生品市场。

  回到希腊事件上来,对于希腊债券减记的欧债协议,国际掉期和衍生品协会(ISDA)采取了颇为怪异的立场,认为对希腊债务进行50%减记不构成“违约事件”,这一术语甚至在20年前都未存在。既然不算违约,那么债务担保方就无须赔偿,这个不赔偿才是关键!意味着是犯规者修改了游戏规则。如同鲁迅先生笔下的穷文人孔乙己对众苦力说“窃书不是偷”一样,只要掌握了某种“高端”话语权,就可以把“偷”变成不属于偷的“窃”了。

  许多人可能不了解信用保险和金融衍生品,但如果你是涉身其中的希腊债券持有人,就不难知道其中要害了。本来是你拿100元买债券,到期要偿还你100元本金加利息,如果政府还不起的话,有欧洲著名的大保险公司和银行等做信用担保,他们将偿还你应得的款项。你之所以放心地购买这个债券,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这些债券背后的信用担保,但是现在让你损失50%却保险不赔,你愿意吗?比如你在购买银行理财产品时,对方承诺本金和收益保障,结果由于金融危机爆发理财产品出现亏损,这时候银行说承诺保本、保收益是违法行为,约定无效,你是不是要抗议?如果这个法律本来还不存在,是你所在国领导人与外国签署的条约规定的,你不想造反吗?想明白这个道理,就不难理解希腊人为什么舍得一身剐也要把皇帝拉下马了。希腊债券的持有人除了西方的银行和主权基金外,更多的是希腊本国国民,现在他们的资产要被洗劫减半了。可想而知,这样的协议如果要进行全民公投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也正因此,因此西方对于帕潘德里欧的惊天之举才如此反应激烈。

  

  债务减记:“被自愿”的人权阴谋?

  

  西方一贯宣传他们的普世价值,提出私人产权神圣不可侵犯,但是欧债协议却对于私人财产进行了彻底的侵犯,这个协议不需要债权人同意吗?虽然欧盟达成协议号称是征求了数个债券持有大银行的同意,但是对于一般希腊债券的公众持有者难道就不能参与得到表态的机会吗?

  国际衍生品协会说,“因为减计是自愿的,所以不触发违约赔偿的事宜”,但是这个所谓的“自愿”,既没有经过公投表决,也没有看到公开的授权取得过程,如何确定是自愿的?这个自愿非常不透明。

  就算有某些机构自愿了,也仅仅是代表他们自己的行为,这个自愿减记应当是其自有而不是代持的债券。要注意到参与谈判的私营机构是很多投资人的代理人,这些人购买的是机构理财产品而不是直接购买债券,代理人经常是自己同时持有CDS,在谈判中理应回避才合理,这些都可以证明“代理”是无效的,所谓自愿实际上是“被自愿”。

  就算仅持有债券,这样的大规模减记给股东造成损失,也需要时间进行公司董事会和股东会的表决,怎么就飞速地成为定论了呢?所以欧债协议的减记在司法上依据严重不足,这种“被自愿”的减记是违反西方普世价值和法律的赤裸裸的掠夺私有财产行为!对此笔者不禁要多问一句,西方的人权此刻跑到哪里去了?

  有一些人迷信西方的司法制度,会关心地问:希腊国内公民持有政府债券的,如不同意减计50%的话,可否根据希腊法律,向政府提出诉讼?一些人天真地认为:如果根据司法独立的原则,理论上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按照现在的欧债协议,希腊的主权都不复存在,还有什么司法独立可谈?按照主权原则,一个国家的国债只能接受该国的司法管辖,怎么能够通过国际协议来处置?所以,对于西方的制度和“普世价值”要理性看待,真以为他们的法律是万能的、恒定的,就“很傻很天真”了。因为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约公元前530年~前470年)早就说过:一切皆流。既然什么都是流动的,也就意味着什么都是会改变的,希腊人民早就看透了这一点。

  再者,即便有希腊人提起政府诉讼,对于这样的案件,西方的法院都未必会受理,或者就算受理也鲜有媒体报道,举个例子,对于希腊债券持有人的抗议,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就很少。哪怕是像“占领华尔街”这样声势浩大席卷各地的群众运动,西方主流媒体在报道中也尽量压缩,不予渲染(在此说句题外话,只有在西方想要遏制、颠覆的国家内,倘若有个别人搞那么点活动,他们的大使往往就会“刚好”路过,而且要搞一个“举世瞩目”)。

  在西方的法律体系当中,任何剥夺公民资产的行为必须要有法律依据,希腊公投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立法的过程,但欧美发达国家是不会容许这样的立法程序发生的,原因就是强盗们是不需要受害人投票来决定是否同意被抢劫的。

  一个国家的国债,在司法领域只能由这个国债发行国的国内司法进行管辖,这是国家主权的重要标志。仅仅通过国际条约来解决本质上国内法管辖的问题,违背国际公法的基本原则、严重践踏国家主权。也就是说,希腊债券的减记只应在希腊司法管辖下通过法律程序解决,国际条约高于国内法的国家实际上就是殖民地。对2000年前就在西方开创殖民地模式的鼻祖希腊,当然更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但这一切的发生其实不足为奇,因为西方发达国家对于人权问题一向就持双重标准,只不过,这次双重标准用在了自家阵营中的“穷亲戚”身上。比如西方媒体不断渲染中国的“强拆”,但欧债协议实质上就是对所有债券持有人进行“强拆”,且只给一半的补偿。在当年的“慕尼黑阴谋”中,希特勒还打着为了苏台德地区德裔人士人权的旗号,来掩饰侵犯捷克主权的行为,相形之下,现在的“欧债协议”可比希特勒直接多了,不顾人权,直接侵犯私人财产,向大银行输送利益(讽刺的是,当年希特勒可是通过民主选举程序合法上台的,可见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与人权更无所谓的关联)。

  历史总在不断重演,现在世界的格局与当年二战前的格局颇有几分神似,就如二战没有因为“慕尼黑阴谋”满足了希特勒的野心而终止那样,本轮金融危机也不会因为一两个协议而终结,整个世界必然将面临长期血淋淋的博弈。

  

  “合法减记”:逃废债务的终极方式?

  

  其实,更令人担忧和值得警惕的是,一旦这种“合法减记”在希腊开端,接下来类似的做法就会成为惯例,私人减记了,以后主权减记就更成为必然,冰岛公决不偿还英国和荷兰的债权就是一例。此举一旦风行,负债远远超标的欧、美、日各国都将被共同的利益驱动而蠢蠢欲动,把这种国家级别“华丽赖债”的可能性仅仅说成是“道德风险”或信用风险是不够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必定会发生。美国尚可通过美元霸权来稀释债务,欧、日等国又有何策?笔者认为,一旦“合法减记”合法化、自然化、常态化,它将很可能成为西方发达国家谋求走出债务危机泥沼的终极方式。

  据路透社报道,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超过7%,这一水平被认为是不可持续的,表明投资者认为可能收不回所投的资金,这类忧虑也反映在了意大利债务违约的担保成本上,清算机构LCH.Clearnet于11月9日宣布提高意大利国债交易的保证金要求。意大利的危机,最可能的出路也是类似希腊那样减记债务,而且这种减记会先从私人机构逐步发展到主权机构,如果它们的私人机构已经减记,私人势必要求其他机构也跟着减记,谁不减记谁就会被西方主流舆论定义为破坏世界经济安定和谐的邪恶力量,谁就会成为他们的公敌,届时他们只需在国内通过立法就能轻松减记所有债权人的债权,2008年冰岛破产就通过全民公决达到了不偿还英国和荷兰储户主权债务的目的,只不过由于其国体量较小,危机爆发的时间又比较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82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