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大焕:读懂中国经济的深层逻辑

更新时间:2011-12-06 17:40:34
作者: 童大焕  

  

  中国宏观经济的两难困境需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11月29日浙江在线报道,11月28日,在无锡举行的第14届孙冶方经济科学奖颁奖大会暨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与体制改革高峰论坛上,吴敬琏在发表演讲时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可采取两方面的措施:一是要增强信心,下届政府要以改革的姿态高调向全国人民亮相。二是可以做的事要尽量推进,胡锦涛主席不久前在APEC峰会上表示,要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干预。温总理也有类似表述。其实,这些事情本世纪初中国政府就做过,所谓“从源头上反腐败”,现在要努力推进。

  依笔者看,改革就是政府的自我革命,从投资型政府、权力主导的市场经济向服务型政府、自由市场经济转变,我们已经别无选择,没有第二、第三条道路可走。

  吴敬琏指出,去年以来,中国宏观经济陷入了两难困境。在过去相当长时期,经济增长是靠资源来拉动的。当这样一种增长方式遇到障碍时,就遇到既不能松也不能紧的境地:如果继续松下去,资产泡沫就会到达临界点,房地产就可能崩盘,CPI也可能向恶性通胀的方向发展,所以,必须紧。但是,过去的增长是靠钱堆起来的,如果紧了以后,增长的势头也就失去了。吴敬琏说,从短期政策来说,货币当局可以通过政策调整把局面维持住,争取喘息的时间,各级政府要把主要注意力放在转变经济发展模式上,减少政府对微观经济的干预,提高经济的整体效率,这样,既不会爆发严重的通胀,也不至于“硬着陆”。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非常强势的声音,这种声音忽视政府的自身改革,而把中国经济转型的希望几乎全部寄托在房地产调控上,比如马光远先生说“不夸张地说,本次房地产调控,是中国政府调控政策的声誉保卫战,也是扭转中国经济被房地产绑架,产业空心化,实业萎缩的经济保卫战,这场战役,只能赢,不能输,也输不起。”认为“房价的合理调整不仅有利于房地产自身的健康发展,不仅不会引发社会问题,反而给中国经济带来莫大的契机:房价合理调整,才有新的购买能力入市,房地产僵局才能打破;房地产从业者才能彻底洗脑并理性看待房地产市场的去暴利化趋势;社会资金才能逐步转向实业,不会再次观望抄底房地产;才能弥合被房价撕裂的社会;才能真正推动转型。”

  这种声音很有代表性。但我认为这种观点一叶障目不见森林,完全忽视了社会的普遍联系,如果变成政府干预市场的政策,弊大于利。

  首先,本轮楼市限购虽为史上最严厉调控政策,但只能称为局部调控,只在全国72个城市限购(虽然其它地方也有房贷、税收、税率等调控)。结果是限了少数大中城市,涨了多数中小城市;少数大中城市的购房者得利,多数中小城市的购房者遭殃。还给了投资者抄底和推涨机会。笔者掌握的一手数据:辽宁丹东过去一年房价翻番;我的故乡小县城,去年10月房价才四五千元每平米,现在已经全面越过六七千元;一位武汉朋友说他的老家县城,一年半时间,房价被抬高一倍。笔者有2000年以来的全国和几个大城市平均房价数据。2011年的还没出来,肯定仍是上涨,只不过是一二线城市的上涨让位给了三四线城市。如果只统计三四线城市,那么严厉调控下的2011年上涨幅度将会异常惊人。

  大中城市房价飙升有媒体报道,中小城市房价飙升却几乎没有主流媒体报道,陷入了“沉默的大多数”和“沉默的螺旋”效应,信息不对称越来越严重,舆论向事实真相之外的偏离也越来越严重。

  其次,就是上面一种调控结果下,中小企业和与房地产相关的制造业已经导致了相当严重的危机和失业等现象。今年温州、鄂尔多斯等地相继爆发的民间高利贷危机,经调查有30%资金来自银行、20%资金进入了房地产。

  第三,绝大多数资金来自银行的10多万亿元以上地方债,都高度依赖土地收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副部长魏加宁博士11月26日在深圳作的报告《2011年中国经济形势回顾与2012年展望》指出,今明两年将面临42%的地方债还债任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发展,是债务良性的前提条件。

  房地产本身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并且还直接带动60个以上的实体经济行业。打压房地产能够使资金向实体经济回归的想法,很傻很天真。

  事实上,房地产调控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如上面吴敬琏先生所说的防止资产泡沫增长太快而致崩盘,也是宏观调控一再说的“遏制房价过快上涨”,关键词是“过快上涨”而不是不上涨。

  房价不上涨或成交停滞,经济崩盘;房价过快上涨,房地产崩盘也有可能导致经济崩盘。这就是我们的两难选择。也是到了2011年底一方面坚持宏观调控基调不放松、另一方面采取多种形式曲线救市的原因。

  两难选择之下,惟有围魏救赵,改革政府才有出路。打个不一定准确的比方:投资型政府、权力主导的市场经济,就像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一样,导致一种严重后果:就是80%的药价被流通环节的各种蛀虫拿走,最终导致绝大部分财富集中到社会上极少数人手里。由此助长的高税收和高通胀,逼迫物价和资产价格全面上涨,甚至几代几十代地透支子孙后代。贵的不仅是房地产,还有几乎任何一种商品,包括市场上大量产能过剩的商品。

  惟有正本清源,实行政府职能彻底变革,彻底改善宏观政策环境,实现民进国退,让市场起到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让民间资本有处可投、实体经济有利可图,才能实现财富的公平分配,才能让百姓收入追上GDP和房价物价的增长。如果不釜底抽薪地进行政府改革,而是试图扬汤止沸地搞什么打压这个打压那个(这是与改革背道而驰的强化政府权力和助长腐败之路),锅里的水、经济的活力、社会的财富只会沸得更剧烈、干枯得更快。来源: 中国保险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73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