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阮思余 王金红:被治理者的政治:一个新理论范式的建构与阐释

更新时间:2011-11-30 20:44:39
作者: 阮思余   王金红  

  说明这里的"人口"与行动的公民之间并非完全分割。数量的人口与行动的公民之间的这种关联,在东南亚的农民抗争中早已有所体现。詹姆斯·斯科特指出,"由于拒绝承认农民的基本社会权利就是自己的义务,精英因此就丧失了自己拥有的对于农民产品的任何权利,也将在实际上消解农民继续依附的基础。于是,农民的违抗就成为合乎规范的正当行为了……它意味着作为政治行为者,农民不只是统计学意义上的供应热量的抽象物、交租纳税的抽象物,不只是个纯粹的消费者;相反,从农民的日常食物摄取中也许可以推演出他的政治活动"。(斯科特,2001:242)这就是说,实际上,从纯粹的统计学意义上的农民到勇于成为政治行动的主体,其所表现的形式就是政治抗争,政治社会中的"人口"概念由此发生了从量到质,亦即从统计意义上的数量概念到具有一定行动能力的公民概念的转换。

  2.臣民,而非公民

  公民社会已经成为阐述现代资本主义、批判欠发达国家的一个基本概念。公民社会是现代资本主义民主的社会基础。无论是个人主义者、社群主义者,还是共和主义者,他们全都同意,他们所向往的政治制度不能仅仅通过立法手段,就可以使它有效运转。诚如共和主义者菲利普·佩蒂特所敏锐指出的,它们必须在人民心灵的习惯中赢得一个位置。易言之,它们必须在一个独立于国家而繁荣并且与国家法律一致的公民社会规范体系中安家。只有这样一个公民社会才能提供资本主义民主的社会基础。这是19世纪欧洲所有社会学理论的宏伟主题。由此可见,对于现代资本主义,或者必须经历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洗礼的国家和地区来说,迈向公民社会是何其重要之旅!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欠发达国家资本主义化的过程,也就是一个公民社会逐渐发育、不断成熟的过程。这就首先需要公民的培育、公民的成长。因为,公民社会必定是由"公民"、而不是臣民组成,并且由公民主导的社会。这就意味着,对于那些没有现代资本主义恩泽的国家和地区而言,公民社会只能是"梦工厂"。与之相对应的公民,也只能是"梦工厂"中的"梦幻组合"分子而已。

  在20世纪,当资本主义移植到非西方世界的可能性的问题被提出时,同样的假设为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版,还是韦伯版的现代化理论提供了基础。简单地说,这一论点就是,没有公民社会的制度及其实践的转变,无论这种转变是自上而下的,还是自下而上的,就不可能创造或维持政治领域里的自由和平等。这就是说,要拥有现代的和自由的共同体,首先必须拥有作为公民而不是臣民的人民。虽然没有一个人会再运用18世纪自由主义者的强烈的明喻,但是他们认为,马匹和骡子将没有能力在政府中代表自己。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理解提供了一个非西方世界现代化计划的伦理核心:将不熟悉平等和自由的可能性的原来的臣民转变为现代的公民。(查特杰,2007:40)

  如果从宪政结构和法律文本上来说,差不多所有社会都可以说是公民社会,每个人也都被视为享有平等权利的公民,同时成为公民社会的一员。可是这样的说法毫无意义。因为,现实政治生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现实政治生活与理论政治生活相差甚远,甚至截然对立的时候,尤其如此。"大多数印度居民只是在微弱的意义上,甚至连这微弱的意义也是含混的和情境性的,才是宪法所想像意义上的赋有权利的公民。因此,他们并非公民社会的真正成员,国家制度并没有将他们看作是这样的成员。"(查特杰,2007:46)这就是说,这样的论断不仅适用于印度社会,而且适应于当下中国,适应于现代社会的绝大多数国家与地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区分两种意义上的公民:一种是宪政安排上的公民,另一种是实际政治生活中的公民。前者并不能保证后者。只有后者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民。被治理者的政治恰恰要反思的就是这种只具有宪政理论意义,而无现实政治意义的"公民"。那么,如何理解这种尚未达到现代资本主义文明,或者尚处于资本主义化过程中的"社会"意涵呢?这就是接下来需要讨论的"政治社会"的问题。

  3.政治社会,而非公民社会

  实际上,这种民族的同质性与社会的异质性之间的紧张关系反映的是,大众主权的崇高政治想象与治理行为的日常行政现实之间的彼此对立。亦即同质性民族和异质性社会之间的对立。由此,也就衍生了两条不同的谱系图:一条是将公民社会与建立在大众主权基础上并赋予公民以平等权利的民族国家联系起来的线索;另一条是将人口与追求多重安全和福利政策的治理机构联系起来的线索。第一条线索指向最近两百年的民主政治理论详细讨论过的一个政治领域。第二条线索则指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政治领域。为了体现其与公民社会的古典联合形式的差别,不妨将第二条线索称为政治社会(political society)。(查特杰,2007:43-45)这就是"政治社会"这一概念的由来。

  在像印度这样的国家,在一种理想意义上,公民社会只是作为仍然有待持续开发的介入主义式的政治方案。而就其实际存在而言,公民社会却仅仅局限于少数人口,大量的人口却存在于政治社会。国家机关和非政府组织也无法忽略他们的存在。问题只是在于,国家机关并没有将这些居住团体视为一个公民团体来对待,而是当作一个福利机关可使用的便利工具,用以处理一个边缘而弱势的人口群体。(Partha Chatterjee,载陈光兴主编,2000:94-95)被治理者的政治,所对应的社会样式也正是这一政治社会。被治理者所生存的政治世界,也正是这一政治社会。于是,我们需要追问的是:如何看待这一政治社会?对于治理者来说,应该如何理性对待这种政治社会?对于被治理者来说,这种政治社会是祸,还是福?

   关于底层群体的身份特征,可以参见表 2:底层群体身份特征:政治社会与公民社会的比较。

  

  

  

  四、政治社会存在负面效应与潜在问题

  

  由于政治社会不同于公民社会,它是以人口而不是公民为治理对象,是一个由被治理机构以人口群体为目标的活动所开辟出来的谈判和争执的场所。在大众民主实践的领域中,在各种不同被剥夺人口群体争取政府照顾、公平对待权利、维护自我权益的斗争与活动方式中,难免会有很多游离于法律与政策边缘的行为,也势必包含一些过激行为,诸如犯罪行为、暴力行为。对此的审视恐怕不能简单地断论是非法还是合法。比如,这是非法的,那是违背政策的。易言之,在政治社会中,犯罪和暴力并非一成不变地黑白分明地属于法律范畴,它们会逐渐向大量的政治谈判开放。(查特杰,2007:88)

  中国的农民维权抗争或许可以作一注脚。应星指出,当前中国农民的群体性利益表达处于一种政治上的"模糊性"。因为它经常处于一种合法与违法的边缘状态。"与西方社会运动不同的是,中国农民群体利益表达行动的主要问题不是在资源动员上,而是在合法性上。这种群体行动是一种带有一定对抗性质的政治行动,又常常使用边缘的'踩线不越线'的手段,因此,它会给当地的日常社会秩序带来一些消极影响,如果控制不好,甚至可能演化成较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应星,2007:21)如何对付这种"踩线不越线"的行为,对于被治理者来说,这本身就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这就是说,政治社会的负面效应与潜在危害在所难免。查特杰指出,"政治社会并不是一个绅士俱乐部;它经常可能是讨厌和危险之地"。(查特杰,2007:144)农民维权抗争游离于法律的边缘的情况则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詹姆斯·斯科特指出,"在我们所谓的前政治层面,存在大量的属于法律范围之外的自助"。(斯科特,2001:159)或许问题只是在于,我们如何有序规范、合理引导这种政治社会的行为。使其尽可能规避违法的、犯罪的、暴力的行为,走上一种合法的、正常的、理性的经营、申诉与维权之路。前述已经对被治理者有一个基本的交代。被治理者生活在政治生活之中,他们往往都是臣民,只具有人口意义,而不是公民,不享有公民待遇。那么,是不是他们完全只能是处于被宰制、被治理、被鱼肉的地位,还是具有一定的反抗能力?他们的抗争具有多大的实效?能否改变他们自己的命运?

  

  五、政治社会中的人民具有逆向驯服治理者的能力

  

  统治社会、治理社会往往被视为少数人的事。早在古希腊时代,经典作家诸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就断言,并非每个人都适合成为统治阶级的一分子,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具有必要的实践智慧与伦理美德。虽然后世民主政治的发展在逐渐消解这一所谓的精英主义论点,但是,在今天的治理实践中,我们仍然是在坚持这一古老的统治前提,亦即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进行统治。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另一个方面在于,除了大众主权的抽象许诺之外,大部分世界的人民正在发明新的方式,根据这种新的方式,他们可以选择他们应该如何被治理。通过这些方式,人民学会同时也迫使他们的统治者学会,他们愿意怎样被统治。(查特杰,2007:90)

  查特杰关于政治社会本身的论述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在后殖民民主社会中的政治社会,至少有四个特征值得关注。第一,政治社会中许多针对政府提出诉求的动员行为,往往都是建立在违反法律的前提之上。第二,即便在国家面前,他们虽然以违反法律者的姿态出现,但是仍然要求享有政府福利的权利。第三,这种权利诉求是集体申诉,而不是个体呼吁;是以社群的名义,而不是以个体为单位。第四,对国家单位和非政府组织来说,这些人并非属于法律建构上的公民社会内的公民主体,而只是应该获得福利的人口群体。他们获得承认的程度,完全取决于他们对国家和非国家组织施加压力的能力。他们必须在政治社会中进行策略性表演。(Partha Chatterjee,载陈光兴主编,2000:162-163)查特杰关于政治社会的四个特征,在后革命社会的当代中国的征地政治中表现得非常突出。

  这既是人民自我选择被治理的过程,也是人民逆向驯服治理者,使其反思关于治理的一些根本性问题。比如,到底该如何治理被治理者?如何治理,才能够得到被治理者最高的认同?人民接受自我选择被治理,体现的是人民承认自己处于被治理的地位,但不愿意成为治理者随心所欲的被治理者。也就是说,人民会积极主动地自我选择可以接受的被治理方式。人民强调逆向驯服反映的则是,人民要自我选择可以接受的治理方式,因为传统意义上的统治方式、治理方式都是由统治者、治理者所直接赋予其内涵及其方式。在被治理者的政治中,毋须革命,人民如果想要改变的话,只能是通过改变治理者,进而改变其治理方式。这就是一种逆向驯服治理者的过程。质言之,政治社会中的人民,不完全是软弱无能的,也不完全是甘愿无条件地被驯服,而是具有自我选择能力,具有逆向驯服治理者的能力。从这一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理性的人民。诚然,其主观意愿与实践状况之间的差别程度,则取决于政治生活中各种力量博弈的结果。

  

  六、治理者必须在道义逻辑与治理策略之间寻求平衡

  

  既然社会中的相当多的成员是处于被治理者的状况,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国家如何对待政治社会的成员及其诉求?是一视同仁还是区别对待?是漠视其权利还是尊重其存在?对于治理者来说,这是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难题。

  解决政治社会的问题与解决民主社会的问题也不完全相同。国家如何对待政治社会的成员?国家不可能对之置之不理,也不可能完全依从其意志,满足其诉求。那国家到底该如何对待他们?查特杰指出,首先是必须区别对待,同时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在处理他们时,行政当局不能与对待其他从事更合法社会追求的群体一视同仁。但是,国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同样也不能忽视他们,因为成千上万的类似联合体代表着那些其生存或习惯本身违反法律的人口群体。因此,这些机构不是将这些联合体作为公民组织,而是作为为边缘和弱势人群提供行政上方便的工具,而处理这些联合体的。"(查特杰,2007:48)

  这就充分体现了查特杰的道义主义精神与政治现实主义的智慧。理性对待他们,首先是对这些人群的一种道义主义声援,因为这是涉及到生存伦理的问题。其次,才是回到政治现实中策略性地解决他们的现实问题的问题,而这是涉及到政治治理的技术策略的问题。问题在于,没有这种生存伦理的道义精神的考量,就很难区别对待他们,更谈不上策略性地解决其诉求的问题。

  

  结 语

  

  综上所述,被治理的政治能够成为当代政治学的一个新的理论范式,其所关注的是人类政治生活中被漠视的绝大多数人的生存及其诉求问题。从研究层面来看,必须从治理与被治理,而不是单纯的治理的角度考虑政治问题。在一个政治社会,而非公民社会中,人口而非公民、臣民而非公民、被治理而非治理这样的问题应当引起政治学研究的重新思考。从实践层面来看,由于政治社会的一切并非都是正当的与合法的,恰恰相反,政治社会在合法与非法、正当与非正当之间总是存在着诸多模糊与边缘地带。在这些边缘地带之间,政治社会中的人们学会了、提升了逆向驯服治理者的能力,因此,对于治理者而言,要有效管治政治社会,就必须既要注重治理方略,又要考虑生存伦理,而且要尽可能做到二者兼顾。这也许是被治理者的政治这一新的范式带给我们的基本启示。

  

  

  参考文献:

  

  [印度]帕萨•查特杰,2007:《被治理者的政治——思索大部分世界的大众政治》,田立年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Partha Chatterjee,2000:“论后殖民民主中的公民社会和政治社会”,唐维敏译,陈光兴、林家瑄校订,载陈光兴主编:《发现政治社会:现代性、国家暴力与后殖民民主》,台北:巨流图书公司。

  [美]弗里曼等,2002:《中国乡村,社会主义国家》,陶鹤山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英]安东尼•吉登斯,2007:《批判的社会学导论》,郭中华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

  刘健芝、许兆麟选,2002:《庶民研究》,林德山等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

  [墨西哥]卡洛斯•安东尼•奥阿居雷•罗哈斯,2006:《拉丁美洲:全球危机和多元文化》,王银福译,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

  [美]哈罗德•拉斯韦尔,1992:《政治学——谁得到什么?何时和如何得到?》,杨昌裕译,北京:商务印书馆。

  [美]詹姆斯•斯科特,2001:《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东南亚的反叛与生存》,程立显等译,南京:译林出版社。

  应星,2007:“草根动员与农民群体利益的表达机制——四个个案的比较研究”,《社会学研究》,2007.2。

  

  

  (本文原载《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1年第4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4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