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童大焕:人民很抽象,利益很具体

更新时间:2011-11-29 21:22:10
作者: 童大焕  

  

  央视调查发现一些常用药品中间利润最高达6500%以上。11月22日《中国青年报》舒圣祥文称,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的腐败乱象是药价虚高的关键。绝对的权力造成绝对的高药价。药品集中招标应交给高度独立和专业的社会中介机构运行。

  其实具体利益面前不会有高度独立的机构,还不如交给利益博弈和竞争本身。据11月21日新快报关于药价奇高的调查报道,最高利润高达9170%的定价,并没有超过发改委制定的限价天花板,甚至都低于发改委限价!国人至今迷信管制。房价高,呼吁管住房价大建保障房;药价高呼吁集中招标和发改委定价;甘肃校车事故,趁机又搞国进民退,停民办而改公办幼儿园……管制者自己也有独立利益,管制权力越大,利益也越大,而原有中间环节利益则一分不少。结果是药价越来越高,都被中间环节拿走了,巨额医疗支出没有真正落实到医生收入和患者治病上。这便是药品集中招标的启示。《人民日报》援引中央党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微博指出,2009年全国预算内外收费罚款收入约为21962亿元,超过税收的三分之一。

  要市场还是要管制?管制能使社会更道德更廉价,还是市场竞争使社会更道德更廉价?这是一个问题。很多人一再把市场不足归结为市场之恶,稍遇不满,便一再呼吁加强政府管制。近日上海医药(集团)有限公司原总裁吴建文因受贿、挪用公款、贪污等犯罪,涉案5100余万元,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经济学人》十年系列文章说,医改之后,医院没了政府补贴,只能依靠卖药自寻出路,目前药费占其收入的40%以上。经过医院和经销商(大多是国有企业)的层层加价,药品的零售价比出厂价高出20倍。一项政府调查显示,城镇居民中有近30%曾被医院拒绝收治,其中有70%是由于费用问题。

  11月23日《南方都市报》马红漫文称,只有平衡医疗机构和病患的市场地位,才可能抑制高价药品。培育专业保险机构加入药价博弈,使之成为患者代言人是许多国家的选择。日本被保险者买药或就医,个人仅负担30%,余者保险机构承担。

  逻辑很清晰,利益很具体:并不是保险公司替患者买单,而是保险公司替患者节约药费,消费者就会去找保险公司投保。

  因为价值4亿元的金牛和328米与北京国贸三期齐高的大楼,红了很久的明星村华西村再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南都周刊记者赴华西村调查发现,老支书吴仁宝4个儿子支配全村90.7%资金,看似紧密的集体经济链条也有漏洞,受严格控制的村民则难言幸福。

  “增地空中新农村”,老书记吴仁宝用他惯常的做法,为农村造楼戴上了政治光环。要登上“增地空中新农村大楼”看上一眼金牛,得花500块钱。很多游客游览之后,却大呼坑爹。“转型”最近几年在华西村一直是重大命题,从2009年开始,像钢厂、纺织厂、化纤厂等华西村“看家”产业,订单都在减少。

  在华西村环环相扣的村制下,中心村、周边村、外来工,就像华西村的三重世界,各自有各自的诉求和忧愁。最高层是华西村的2000土著村民,其次是华西村吞并的周边村庄的3万5千人,最底层的是12小时轮班全周无休的2万外来务工者。在华西村提供的一份“华西特刊”上,华西村88位先进人物头像排成“金字塔”状,吴仁宝一家22人处在“金字塔”的顶端。一家三代人几乎都担任了重要的领导岗位。貌似最富裕的中心村村民,所谓的财富,大多以身不由己的形式沉淀在住房和集体股份中。甚至连一次1000元的直升飞机,不管坐不坐都要从工资中扣除。而华西村千万账面财富都依附在不为人知的财务账簿中。华西中心村有一个天才资金管理链,让每个人都成为集体系统的齿轮。在享受一定层次的生活水平下,牢牢套住每个人的股金。根据《村规民约》,一旦村民离开华西,或者不在村办企业工作,包括房子、奖金与分红之类福利都将收回。即使中心村村民,几乎全年无休地为村办企业每天工作八小时,只有春节两天假期。

  房地产调控依然风声很紧。当此时,北京地税11月25日公布新上调的住宅交易契税优惠政策,12月10日起实施。按照新办法,北四环内能享受优惠政策的指导价为每平38880元,北四环至北五环为32400元,北五环至北六环指导价格为25920元。南部分别为34560元、28080元、21600元。享受优惠政策的普通住房,应同时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住宅小区建筑容积率在1.0(含)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40(含)平方米以下;实际成交价格低于按本通知标准确定的所在区域普通住房平均交易价格1.2倍以下。标准以2010年北京平均成交房价18000元每平米为基准,分南北两片,根据不同区域确定上调系数。

  笔者注意到,从理想状况看,发展较滞后、房价较低的区域,本应缴更少的税以吸引人口和资金,但结果却相反:发展较慢的外环地区和南部地区上调系数反而更低:南部地区分别是四环内1.6,四至五环1.3,五至六环1.0,六环以外0.8;北部地区则分别是四环内1.8,四至五环1.5,五至六环1.2,六环以外0.8。我这么理解:区域均衡发展的理想,在现实条件下不得不服从和照顾区域税收的需要。理想很美好,利益很现实。

  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称,房地产要调控到符合经济规律的“经济水平”和让社会公众满意的“政治水平”。对此,有人问公众满意的“政治水平”是每平方米多少人民币;有人说把地价刨除,全国平均房价不到两三千元每平米;还有人问那要不要给出让人民满意的征地和拆迁价格。这令我想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的一则微博:抽象的人民概念碰上具体的利益:肉价上涨,市民抱怨、农民高兴,谁代表人民利益?房价下跌,没房的叫好、有房的怒砸售楼处,房价怎么走才符合人民利益?看似无法调和的矛盾反映了观念的落后。市场经济本来就是多元利益的博弈,不存在抽象、铁板一块的人民利益,只能讲规则的公平而无利益分配的公平。

  人民很抽象,利益很具体。一切,都要落实到具体的人和具体的利益。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36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