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全球化与政治理论的新趋势

更新时间:2011-11-29 15:58:07
作者: 李强(北大) (进入专栏)  

  在文章的结尾我引用了埃德蒙·柏克的话,柏克指出,事实上我们今天继承的东西是我们的祖先与我们的后代共同拥有的财富,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资格摧毁并非仅仅属于他的东西。

  

  三

  

  以上谈的是政治理论的四个新趋势,下面我想谈谈这些新趋势对于思考当前中国的社会政治现实及其所面临的问题有什么意义。

  最近以来在中国理论界发生了最为重要的争论恐怕就是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争论。我觉得争论双方都没有很好地体会到政治理论的这些新变化、新视角和新问题,这些新趋势对于我们所关注的争议至少有三方面的意义:

  第一是使我们较好地理解“正式的政治”和“非正式的政治”之间的区别,这在很大的程度上可以化解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争论,也可以化解近代以来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的争议。以前我在思考回应新左派对自由主义的攻击和批评的时候,提到新左派对自由主义的许多误解之处。现在看来,似乎有可能把自由主义和新左派的争论纳入到“正式的政治”和“非正式的政治”的框架里。诚如罗尔斯所言,自由主义是政治的而不是形而上的(political not metaphysical)。自由主义的核心就在于它提供了一种理论框架,使人们从制度的角度和“正式的政治”的角度来处理个人和国家的关系,在保障个人权利的前提下构建一套政治的和法律的制度。但是这样一种形式政治理论,在今天看来,并不能涵盖政治理论的所有的问题,我们还要有一个“非正式的政治”,解决关于身份的问题、关于保守派所讲的传统文化的价值问题、关于家庭、社会等诸多方面的问题。

  第二是讨论中国的问题时要区分“国家的”和“国际的”这两个层面的问题。新左派提到一个很大的理论问题,就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国际政治理论主张一种新干涉主义。但问题是,是不是在中国倡导某种自由主义的改革,就必然要接受以美国为主导的新干涉主义的新自由主义的理论?我认为回答这个问题要区分“国家的”和“国际的”两个层面的不同规则。自由主义在近代作为一种政治理论,它有一个基本的预设是人与人在文化上是同质的。如果文化不同,从理论上讲,自由主义没有多少资源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个人认为,世界秩序必须建立在某种共同的原则之上,然而今天西方的自由主义的国际政治理论本身就建立在一种不坚实的基础之上。

  第三个启示是要区分责任和权利,在讨论到自由主义遇到的一些新挑战时,这个问题是必须应该考虑到的。传统的政治理论是形式政治理论,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权利问题,即个人在社会中、在国家里享有哪些权利,国家应该保障个人的哪些权利,而从来不大考虑个人的责任。这也就是说,从传统的政治理论的角度来讲,自由主义和儒家就很不一样。今天政治理论的新的发展,使得有一点可以成为可能,也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一个观点,从“正式的政治”和“非正式的政治”的角度来找到一套政治理论。这种政治理论从“正式的政治”的角度来看,它强调保障个人权利,以个人权利为核心设计一套政治制度。但从“非正式的政治”的角度来看,从社会的、道德的、伦理的或其它的角度来看,它可以保留传统儒家文化,强调个人的责任。一方面,个人在政治方面享有广泛的自由和权利;另一方面,个人完全可以按照儒家所讲的“修齐治平”那一套来行为,追求一种个人的道德修养和精神生活。

  -------------------------------------------------------------

  * 本文为李强先生2001年11月27日在北京大学电教报告厅做的学术演讲,全文由陈伟、段保良记录整理,李强先生审校。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7345.html
文章来源:中评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