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群:罗尔斯与社群主义:普遍正义与特殊正义

更新时间:2011-11-22 16:53:25
作者: 龚群  

  所谓“构成性”,是指个人通过现实而具体的共同体的理解,而构成了自我的精神内涵,并且共同体的性质与属性决定了自我的本质以及对自我本质的理解;同时,共同体也体现在所有成员的共享性的理解之中,因而共同体也是构成性的。在他看来,人们对共同体的依附能够超越价值与情感而成为其身份本身。共同体使得人们过一种共同生活,参与者的身份与利益的好坏对于参与者是至关重要的。(桑德尔,第75-79、208-209页)罗尔斯的共同体观念从根本上说是一种先在性的个人主义观念,即从个人的权利出发来建构共同体(社会合作体系),这样一种社会合作体系的存在是因为人们追求各自利益的需要。由于合作关系的存在以及合作利益的分配问题,为了保护个人的相应的权利与利益,社会需要相应的原则来指导,这个原则就是罗尔斯的正义原则。在社群主义者看来,罗尔斯的这样一种“社会”概念不过是把社会看成是个人的竞技场,它不具有社群主义者所说的那种共同体的特性。

  从这样一种共同体观念出发,桑德尔提出共同体的善以及成员间的仁爱情感高于正义和优先于正义。如果一个共同体内正义成为最重要的德性,则证明这样一个共同体出了问题。因为如果没有利益冲突或利益矛盾,也就不需要正义原则来调节。(同上,第40页)此外,不仅共同体的善高于正义,而且正义应当依据共同体的善来理解。桑德尔说:“把正义与善观念联系起来的一种方式主张,正义原则应从特殊共同体或传统中人们共同信奉或广泛分享的那些价值中汲取其道德力量。这种把正义与善联系起来的方式,在下述意义上是共同体主义的,即共同体的价值规定着何为正义、何为不正义。按照这种观点,承认一种权利取决于向人们表明,这种权利隐含在传统或共同体的共享理解之中。”(同上,第3页)

  麦金太尔与沃尔泽、桑德尔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强调共同体的先在性,从而主张一切正义观念和原则都具有相对于共同体的从属性。在麦金太尔等社群主义者看来,社会共同体与传统都历史地规定着个人及其拥有的包括正义在内的政治道德原则与观念;并且,任何人类的社会实践都是地方性的,这决定了人类社会的正义原则与观念也是多样性、特殊性和地方性的。

  

  三、罗尔斯的回应

    

  罗尔斯在其晚期著作《政治自由主义》中,回应了对他的普遍主义正义观的批评。该书的一个基本主题就是考察理性多元以及正义观的多元问题。同时,罗尔斯明确提出,他的公平正义的原则及其正义观是现代民主社会的政治正义原则及其观念。此外,罗尔斯在他晚期的另一部重要著作《万民法》中,既修正了他的普遍主义的正义观,同时又坚持了另一种普遍主义。

  实际上在《正义论》中,对于原初状态中的正义原则的选择,罗尔斯就列出了多种正义原则与观念;并且明确承认了功利主义的正义原则与观念,只是认为其没有合理性,原初状态下的各方代表所要选择的只是他所提出的公平正义原则即正义两原则。但在《政治自由主义》中,罗尔斯进一步从理性多元这一民主社会的基本事实出发,提出正义观念的多元性和多样性。罗尔斯指出,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存在着多样性的完备的道德、宗教和哲学的立场和学说,从这些完备性的立场和学说出发,必然产生多元性的政治正义观念,它们之间有的是相互冲突的。(Rawls, 1993,p.36,135)那么在这些相互冲突的完备性的观念之间,是否有达成共识或妥协的可能?在这个意义上,罗尔斯提出了“公共理性”的概念。他认为,实践理性在一定意义上是公共的,或是可以公用的。公共理性的存在又以政治公共空间的存在为前提。而在政治公共空间中,也就存在着那种能够使大家达成一致的公共理性。(ibid,pp.212-216,p.237,244, note 33)罗尔斯说:“公共理性是一个民主的民族(人民)的基本特征,它是它的公民的理性,是那些共享平等公民身份的人的理性,他们的理性主题是公共善:这是政治的正义观念对社会基本制度结构所要求的,也是这些制度应当服务的目的所在。于是,公共理性便在三个方面是公共的:作为公民的理性自身,它是公共的理性;它的主题是公共的善和基本正义问题;它的本性和内容是公共的,这一点由社会的政治正义观表达的理想和原则所给定。”(ibid, p.213)可以看出,罗尔斯所说的公共理性是立法者的理性、执政者(比如总统)和法官的推理理性、各派政治领导人的推理理性,以及公民对宪法根本和基本正义问题投票表决时的推理理性。公共理性既是政治家论及公共问题的理性,也是普通公民在政治领域里的理性。这种理性所对应的就是公共的善或公共事物。

  在这些对应的公共事务上,持有不同的完备性的宗教、道德与哲学学说的公民之间之所以能够具有公共理性,还有赖于一个主要环节,这就是“重叠共识”。

  在《政治自由主义》中,罗尔斯从理性多元的事实出发,提出了“重叠共识”的概念。由于存在着理性多元论的普遍事实,故需要有一种政治的正义观念即公平正义的政治观念,作为“重叠共识”的核心。只有通过这种“重叠共识”,才能使合乎理性的各种完备性学说之间的冲突不至于危及公民间的团结;换言之,使立宪民主政体能够得到各种完备性学说的支持,从而实现秩序良好的社会的长久稳定。(ibid,pp.144-150,168-172)在这个意义上,罗尔斯既承认了民主社会的正义观念的多元性事实,又通过“重叠共识”的概念再次确立了公平正义的原则与观念所具有的核心地位。不过与在《正义论》中不同:在《正义论》中,罗尔斯只是让他的原初状态中的参与者通过选择来确立公平正义原则对于社会制度的主导性作用,而在《政治自由主义》之中,则是通过“重叠共识”使公平正义的政治原则与观念成为核心。

  在《政治自由主义》中,罗尔斯也回应了对他的普遍主义正义观的批评。罗尔斯把体现公平正义两原则的观念主要看成政治正义的观念,同时也不否认它是道德观念。他说:“如果说,这一观念是(当然也是)一个道德观念,那它也是为一特殊主题所创造出来的道德观念,亦即为政治制度、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创造出来的道德观念。尤其是,它适用于我将称之为社会‘基本结构’的领域,出于眼前的目的,我把这种社会基本结构看成一种现代立宪民主。”(罗尔斯,2000年,第11页)这样,罗尔斯就明确地承认他的政治的正义观念并非是那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有效的正义观念,而只是适用于现代立宪民主政体。很明显,罗尔斯在这里放弃了他原来在《正义论》中的立场,从普遍主义的正义观转向了特殊主义的正义观,从而使他的公平正义原则的适用范围得到了限定。

  在《万民法》中,罗尔斯则从一种全球性的视野,再次强调了他的公平正义原则的适用性。罗尔斯提出,有五种类型的国内社会:一是民主自由社会,或自由人民;二是正派的等级制社会,或正派等级制人民(decent hierarchical peoples);三是法外国家(outlaw states);四是负担不利条件的社会(societies burdened by unfavorable conditions);五是仁慈的专制主义社会(benevolent absolutist societies)。所谓“民主自由社会”,即当代西方实行宪政民主的社会。所谓“正派的等级制社会”,即尊重人权,但所有社会成员并非地位平等的社会。所谓“法外国家”,是指那些拒绝遵守普通国际法的国家。所谓“负担不利条件的社会”,是指那些虽不从事侵略扩张,但缺乏政治文化传统、缺乏人力资源的技能,而且缺乏秩序良好的社会所必需的物质与技术资源的社会。所谓“仁慈的专制主义社会”,是指那些尊重大多数的人权,但否认其社会成员在政治决策中有其意义的社会。(罗尔斯,2001年,第4页)在这五类国家中,罗尔斯认为,他的公平正义的原则只对第一类国家或社会有效,而正派的等级制社会只是部分地可实行他的公平正义原则。(同上,第14-15、52-53、66页)在这个意义上,罗尔斯对他所认肯的正义原则进行了限定,从而赞同把他的正义原则看成是一种特殊性的正义。

  不过,罗尔斯仍然提出了一个最低限度的人权作为全球正义的标准。人们把罗尔斯这个立场的转变看成是他从理想到现实的一种退让。罗尔斯把他所列举的这份人权清单看成是保障已发展了的人类文明生活的最低条件。(Rawls,1999,p.65)这种特定的人权,也就是《世界人权宣言》中所宣布的人人享有生命、自由与人身安全的权利(第3条),以及对任何人不容加以酷刑,或施以残忍不人道或侮谩之待遇或处罚(第5条)等。实现这些人权,是社会的政治机构以及法律秩序的正当性的必要条件,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成果的体现与结晶。(罗尔斯,2001年,第69页)罗尔斯认为,这个人权清单所列的人权是具有全球普遍性的。(同上,第69、85-86页)罗尔斯的全球普遍正义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对这些人权的侵犯,也就是对正义的侵犯。罗尔斯把侵犯这类人权的国家称之为“法外国家”。

  从《正义论》中的普遍主义转变到《万民法》中这个最低标准的普遍正义,罗尔斯虽然修正了他的普遍主义的正义观念,但仍然坚持一种普遍主义的正义观。罗尔斯认为,他在《万民法》中提出的这个标准,是人类文明发展到当代所能提出的适用于当代人类的一个标准。 (同上,第85、98页;第99页注释)因而这个标准既是普遍主义的,同时又是历史的。这种普遍主义是从人类文明的成就中提炼出来的,于是罗尔斯就有条件地回到了普遍主义。当然,这种普遍主义并不具有超越时空的普遍意义,它只代表了现代文明的某种共识。

  

  【参考文献】

  [1]罗尔斯,2000年:《政治自由主义》,万俊人译,译林出版社。

  [2]麦金太尔,1995年:《德性之后》,龚群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3]桑德尔,2000年:《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万俊人 译,译林出版社。

  [4]沃尔泽,2002年:《正义诸领域:为多元主义与平等一辩》,诸松燕译,译林出版社。

  [5]Rawls, John, 1971, A Theory of Justic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来源: 《哲学研究》2011年3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989.html
文章来源:哲学在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