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卓振伟:欧盟解体?——从希腊债务危机看欧盟的困境

更新时间:2011-11-16 11:06:52
作者: 卓振伟  

  

  新闻背景:

  从宣布公决,到取消公决,一直到主张公决的帕潘德里欧政府的倒台,希腊一直是本次欧债危机的主角。两千年前,希腊就以凄美的悲剧闻名世界;今天,希腊又导演了一出丑陋的闹剧,几乎陷欧盟于危机之中。当希腊人企图通过全民公决这一方式表决是否接受援助计划的时候,希腊的债务问题就不再是经济问题,而是涉及到欧盟生死存亡的政治问题。有人甚至得出悲观的预测——欧盟的历史就要走向终结。

  

  评论:

  德法等国炮制的援助希腊的计划不仅使德法国内民怨沸腾,而且令2/3的希腊民众感到不安、恐惧、愤怒。希腊人认为该援助计划不过是杯水车薪,无助于一劳永逸地解决希腊债务的顽疾。更不可接受的是,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会因此而下降。而德法等富国对于希腊这种“搭便车”的行为的不满由来已久,对如今要为希腊人的懒惰与散漫买单更是火上浇油。相较之下,欧洲的政治精英更为理性,因为希腊的前途已经跟欧盟的命运息息相关了,希腊退出欧元区对于欧盟经济货币联盟的建设将是致命的打击。正如默多克所言“相对于希腊问题,稳定欧元这一目标更为重要。”从欧盟(包括其前身欧共体)60年的发展来看,哪怕是在60年代“空椅子危机”时期,也不曾有入盟国退出的先例。

  同时,债务危机并不只是存在于希腊,在意大利也有类似情况。一旦公民投票成为一种常态,欧盟的权威性将受到空前严重挑战。这也就意味着不仅欧元,甚至是欧洲一体化也将停滞与崩溃。所以,德法无法容忍希腊这种离经叛道的行为,在德法的强大外交压力下,最后以帕潘德里欧政府的倒台而收场。

  这场闹剧充分显示欧盟作为超国家组织,在处理危机上的脆弱性。危机的出现绝非偶然,只是在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欧洲一体化过程中出现诸多弊端开始显露无疑罢了。个人认为,希腊以及欧盟之所以走到如斯境地,其根源是进入21世纪欧盟东扩的速度过快。欧盟分别于2004年、2007年,先后吸纳中东欧以及地中海12国。而之前的3次扩张基本上是每10年接纳3个国家。欧盟只注重边界的拓展,而忽视新老欧洲在经济实力上的悬殊差距,进而忽视各成员国在社会、经济等“低级政治”领域的合作的深化。由此导致欧盟认同(即欧盟成员国间集体认同)的缺失。

  欧盟认同的缺失表现在国家利己主义上。在各国间只能做到“有福同享”,做不到“有难同当”。一旦危机来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希腊人只是希腊人,法国人只是法国人,德国人只是德国人,谁也不愿意承当额外的风险和损失。

  欧盟认同的缺失还表现在欧洲三驾马车中英法对希腊债务危机的不同态度上。当欧洲大陆各领导人正为持续发酵的债务危机忙乱时,最让他们气愤的并不是始作俑者希腊的反复无常,而是英国的隔岸观火。法国总统萨科齐对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欧盟峰会上的粗口可见端倪。

  在英国人眼中,“英国并不属于欧洲”(李明明语),只承认英国是欧洲的一个地理概念,在文化上则“光荣孤立”。当法德在20世纪50年代初提出“欧洲联邦”时,英国拒绝了来自欧洲大陆的邀请,“坚持民族特性和主权”,主张政府间合作,将欧洲视为“三环外交”中最普通的一环。即使加入欧盟后,英国依旧我行我素,如排斥欧元。当欧元陷入危机时,就不难理解英国领导人幸灾乐祸的心理。然而,英国作为美国在欧洲的最坚定盟友,监视着欧洲那些蠢蠢欲动国家的一举一动。但是,她不能过分地疏远欧洲大陆。毕竟,美国对英国的重视程度取决于英国在欧洲大陆影响力的大小。英国深谙此道,因此,她必须与欧洲大陆若即若离,充当着“离岸平衡手”的角色。而法国同样有着强烈的独立性和悠久的“法国例外论”的传统。尽管法国是欧盟的创始人之一,但是由于“戴高乐主义”的阴魂不散,屡屡在关键时刻拖欧洲一体化的后腿,比如“空椅子危机”、欧洲宪法的流产等。

  英国、法国普遍存在的强烈地民族主义情绪也许在将来会成为欧盟认同的重要障碍。

  因此,悲观论者认为因为国家利己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永恒性,欧盟认同不可能建构。本人以为欧盟认同的建构并非没有基础。

  温特认为集体认同具有四个变量——相互依存、共同命运、同质性和自我约束。前三者是集体认同形成的有效原因,后者是许可原因。

  就相互依存而言,随着欧洲共同货币和市场联盟的建立,各成员国经济上相互依存度将更加深化。客观上的相互依存可以通过相互回报而转化为主观上的欧盟认同。希腊债务危机下,法德等富国与希腊等穷国之间尚未形成相互回报的机制。法德纯粹是扮演“施舍”的角色,而希腊纯粹是“被施舍者”。这也正是法德等富国朝野抱怨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从希腊身上获得利益,反而要为希腊人的散漫和懒惰买单。就共同命运而言,希腊债务危机的妥善解决以及欧元的稳定符合欧盟各国的利益述求。面对希腊债务危机,“同舟共济”是最佳选择。就同质性而言,欧盟各国都符合“哥本哈根协定”的要求。因此欧盟各国家行为体存在共性。这有利于消解团体和类别认可不同产生的冲突。就“自我约束”而言,欧盟各国要削弱自我利己的边界,从容包容他者。尤其是大国间的和解,比如法国和英国避免意气用事。

  不可否认欧洲一体化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是凭借着欧洲人的在历次危机中总是化险为夷的智慧,以及欧洲认同的深入人心,欧盟的前途是光明的。欧盟的拓展、深化和扩大无疑为世界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成功超国家形态的范式。从某种意义上说,欧盟不仅仅承载着欧洲人建构共同家园的梦想,也是推动整个人类文明进步的一次有益的实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61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