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宗灵:论法律解释

更新时间:2011-11-10 10:21:12
作者: 沈宗灵 (进入专栏)  

  要弄清应如何“具体应用”法律、法规时,往往必须同时要对法律、法规条文本身“进一步明确界限”;反之亦然。例如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第29条规定,执行第23条有困难的,则按第20条规定由被诉单位所在地法院管辖。1984年9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对什么是执行第23条“有困难情况”的解释,也可以说是对“有困难情况”这一规定进一步明确了界限(7)。所以,对“进一步明确界限”与“具体应用”二者之间不应理解为绝对的区分。事实上,在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也不容许发生司法、行政机关对法律、法规的解释侵犯权力机关制定与解释法律、法规权限的问题。

  根据近十几年来我国法制工作的实践来看,就中央一级国家机关的法律解释而论,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宪法和法律的解释是罕见的;国务院及主管部门对法律、行政法规的解释,还缺乏可供系统深入研究的经验材料。相比而言,作出法律解释最多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字。前者受理案件的范围比后者为广,所以其解释也更多。

  我国法律解释体制是以全国人大常委会为主体的,但这是从现行宪法、法律关于法律解释权限规定以及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讲的,并不是指全国人大常委会应成为法律解释具体任务的主要承担者。事实上,由每两个月举行一次会议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来主要承担法律解释的具体任务是根本不可能的。在国外,主要由最高立法机关或其常设机关来承担法律解释任务的情况,也是罕见的。

  有些法学著作在论述法律解释时,将立法机关的法律解释分为“事前解释”与“事后解释”。事前解释一般是指为预防法律适用时发生疑问,而预先在法律中加以解释。有的是同一法律中某一条文规定其他条文中的某一概念或规则的含义;例如某条规定“本法所称法人指……”,有的另行制定法律以解释已有法律,例如某一法律的实施细则往往饮食对该法律本文的若干解释。事后解释一般是指法律适用发生疑问后再由立法机关加以解释(8)。

  但在我国法学界,一般认为法律解释仅指以上所讲的事后解释。所谓事前解释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解释,而是法律制定的体现之一。因为法本身的构成包括概念、规则和原则等。立法部门在其制定法中所规定的概念有助于对该法律中的规则和原则的正确理解,但概念本身在法律实施过程中可能还需要加以解释。从1981年关于法律解释的决议来看,它所讲的也是指事后解释而不是事前解释。

  关于制定法中规定概念问题在国外法学界有不同的看法。一般地说,普通法法系国家由于英国的历史传统,使用的法律术语比民法法系国家更为“深奥”,与通常用语更为不同。因此,在这些国家,尤其是英国,在制定法中往往采用这样一种形式:单列“定义”一节,用来解释该法律中所使用的某些用语的含义。民法法系国家法学家一般不赞成这种形式(9)。

  我国一些重要立法中也有用以解释本法用语的规定。例如1979年《刑法》第79—88条、《刑事诉讼法》第58条、1986年《民法通则》第153—155条、1990年《著作权法》第51—52条、1992年《海商法》第277条。但有关这类立法形式的经验还有待总结和研究。

  

  加强最高司法机关的解释

  

  以上已指出,就中央一级国家机关而论,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尤其是前者,作出法律解释最多。最高人民法院在其每年四期的《公报》中每期都载有少数法律解释(司法解释)。中国检察出版社也于1990年公开出版了《新中国司法解释大全》。在近几年中,两院更多地主动公布适用一些新制定法律或处理某类案件问题的解释。

  这里我们试对最高人民法院1992年各期公报所载的司法解释作一分析。正是从这一年开始,《公报》中较明确划分“司法解释”与其他文件的范围。

  这一年公报共载有16项司法解释。其中除2项是由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其他是最高人民法字单独发表的。从产生形式看,6项解释是最高人民法院(包括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主动提出的(其名称除直接称解释外,还有称通知、规定、意见等),其他都是经下级人民法院申请而加以解释的(其名称有批复、复函等)。

  从所涉及的部门法看,主要是有关刑法、民法与诉讼法的解释。从解释内容看,大体上可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对适用新制定的重要法律的系统解释。例如1992年7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10)。这一解释是很详尽的,1991年4月9日通过的《民事诉讼法》有270条,而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解释却有320条之多。这是在总结1982年《民事诉讼法(试行)》实践的基础上并围绕新民事诉讼法而作出的系统解释。

  第二类是对当前一些重要案件如何具体应用现行法律的解释。例如1992年3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偷税、抗税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11)。它针对1979年《刑法》第121条关于偷税罪抗税罪的规定,特别是对这一条规定的“直接责任人员”以及“情节严重”的含义作了解释。

  发布的《关于审理涉外海上人身伤亡案件损害赔偿的具体规定(试行)》(12)。在我国迄今以前的法律中并无如何处理这类案件的直接规定。因而最高人民法院认为,为了正确及时地审理这类案件,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民法通则》规定,结合我国海事审判实践,参照国际习惯做法,作出试行规定。

  第四类是对适用法律中的疑问,特别是界限不明确等问题的解释。这些解释为数最多。其中有的比较简单。例如1992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判处死刑的被告人在上诉期满后又提出撤回上诉的应当如何处理问题的批复》(13)。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是:应不准撤回上诉,并按照第二审程序继续审理。但有的看似简单,却也比较复杂。例如,1992年5月18日《关于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人犯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应当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批复》(14)。最高人民法院的解释是:已满14岁不满16岁的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且具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禁毒的决定》第2条第1、2款规定情形之一者,属于《刑法》第14条第2款规定的“其他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罪”,应当负刑事责任。但另一方面,应注意根据案情不同情况区别对14岁不满16岁的人,一般可以不追究其刑事责任,依《刑法》第14条第4款规定处理。

  根据以上所述,我国最高司法机关在法律解释方面的活动取得了重大成就,对促进我国法制建设具有重要意义。当然,我国法制建设的现状也迫切需要进一步重视和加强最高司法机关的法律解释工作。就像对判例一样,我们希望公开发表解释的数量大大增加,质量不断提高,统一使用解释名称,定期出版权威的司法解释汇编,以法律解释作为法律教学和研究的重要材料,等等。在编辑悚地解释汇编时应考虑是否要求精选或全部列入,这又涉及到对司法解释的效力如何确定等问题。

  

  四、加强国家权力机关常设机关对司法、行政解释的监督

  

  西方国家法学家中长期争论的一个问题:法官或法院在审判工作中是否具有创造法律的权力,简单地说,法官或法院是否同时也是立法者。有的肯定,有的否定,有的持折衷态度。

  根据我国宪法和法律,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并无创造法律的权力。就审判机关来说,法定的解释法律权力,也仅属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在1987年3月31日还提出《关于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不应制定司法解释性文件的批复》(15)。

  近几年来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中,包括有一些现行法律中并无直接规定的规定,例如上面提到的《关于审理涉外海上人身伤亡案件损害赔偿的具体规定(试行)》。但这种情况是很少的,主要是在我国立法还不完备条件下出现的,而且这些规定也都符合我国宪法、法律与有关政策,有利于社会秩序和法制建设。所以,这样的规定也不意味最高人民法院有权创造法律。当然,如果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正式授权最高人民法院制定某种法律,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上面也已指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主要承担法律解释的具体任务是根本不可能的。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加强对司法、行政机关对法律、法规解释工作的监督却不仅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它可以要求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国务院及主管部门向其报告或向这些机关质询有关重要法律、法规解释的情况。这样的监督不仅体现了权力机关的法律监督方面的职责,而且也有助于权力机关制定法律、法规工作的改进。

  

   注释:

   (1)本文发表在1993年《中国法学》第5期上。

   (2)参见王汉斌于1981年6月5日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等三个法律的决议、决定(草案)的说明。

   (3)参见刘敏学:《依法衡量经商活动》,载1993年2月22日《人民日报》。

   (4)《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982)第33条。

   (5)参见美国《统一商法典》,第1—102部分。

   (6)但对立法解释的机关有不同理解。有的指凡有权制定法律、法规机关的解释,有的则仅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解释。

   (7)孔小红:《法律解释的理论和实践》,载沈宗灵主编:《法理学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第225页。

   (8)参见袁坤祥:《法学绪论》,1990年版,第69—70页。

   (9)R. 达维:《法的渊源》,《国际比较法百科全书》1984年(英文)本第3章第85页。

   (10)《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2年第3期,第70—94页。

   (11)同上书,第2期,第48—49页。

   (12)《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92年第3期,第94—96页。

   (13)同上书,第2期,第49—50页。

   (14)同上书,第3期,第96页。

   (15)《最高人民法院》1987年第2期,第19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313.html
文章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