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宗灵:法律社会学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更新时间:2011-11-10 09:57:21
作者: 沈宗灵 (进入专栏)  
它的许多原理在80年代仍有影响。”(5)自70年代末开始流行的批判法学,事实上是30年代现实主义法学的继续。

   美国社会学法学在法官中的主要代表是霍姆斯(1842年~1910年)和卡度佐(1870年~1938年)等人,在学术界的主要代表是庞德(1870年~1964年)。庞德早在20年代初就提出了法律社会学的一个系统的纲领。其中第一条是:“研究法律制度和法律学说的实际社会效果”。最后一条是:“所有以上各点都是达到一个目的的手段,即力求使法律秩序的目的更有效地实现。”(6)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律社会学在西方各国,包括分析法学长期占支配地位的英国,也都极为盛行。在苏联和其他东欧国家,法律社会学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发展。

   根据英国伦敦大学法理学教授劳埃德的分析,法律社会学的观点极为庞杂,但其共同观点大体上可归纳为以下各点:(1)不承认法律的独一无二性,法律不过是社会控制的一种手段;(2)反对概念法学,即认为法律是一种封闭的逻辑体系的观点;(3)对书本上的规则持怀疑态度,而关心研究实际上发生的事情,即“行动中的法律”;(4)拥护相对论,不承认可以发现最终价值学说的自然主义,现实生活是社会地形成的,不存在可解决许多矛盾的天然指引;(5)应利用各门社会科学的技术以及选自社会学的知识,以建立更有效的法律科学;(6)关心社会正义,尽管对什么是社会正义以及如何实现各有不同看法(7)。

   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迄今,西方法律社会学或社会学法学在理论纲领上并没有显著变化,但在方法论上变化较大,已逐步与自然科学或行为科学之类的综合学科相结合,社会 学法学愈益成为应用法学的法律社会学。

   在我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严复就曾将英国社会学家斯宾塞的《社会学原理》(即《群学肆言》)译为中文,本世纪到30、40年代,社会学法学著作,特别是美国庞德和法国狄骥的某些著作被译为中文。庞德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曾来中国任国民党政府司法行政部、教育部顾问、在南京、上海等地多次讲学。20、30年代国民党政府在制定一些基本法律时曾以西方社会学法学原理为基础提出三民主义立法原则。在解放前中国法学界,法律社会学是西方各种法学派别中最受重视的。当时法学家关于社会法学的论著也较多,其中较出名的是行政法院院长张知本所写的《法律社会学》一书。

   1978年末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法学开始迅速发展,法律社会学成为一个法学学科的创议也开始出现并逐步受人注意。我们在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法律社会学时应正确地理解我们的法律社会学同西方法律社会学之间的联系和区别。二者的联系不仅在于名称相同,研究对象在形式上相似,而且更重要的是西方法律社会学所提供的材料、研究方法以至观点,作为一种文化知识来说,凡是对我们有用的,都是可以批判地借鉴的。例如,西方法律社会学强调法律在社会中的实行、功能和效果;认为法律是一种社会工程,是社会控制(或调节)的工具;重视对人的行为的分析和各种利益的分析;提倡结合各门社会科学进行综合研究,在法学中引起自然科学、行为科学和先进的科技手段等。这些都是可以批判地借鉴的。我们的法律社会学尽管是从西方法律社会学发展而来的,但同它有原则的区别。我们的法律社会学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而西方法律社会学服务于资本主义社会,是以资产阶级实证主义、实用主义哲学和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为指导思想。

   除了以上所说的原则区别外,我们还应认识到二者在使用法律社会学这一名称时,所指的不同含义以及二者的不同历史背景。一般地说,西方法律社会学(或社会学法学)的含义,众说不一。大体上说,可以包括以下三种含义:第一,以社会学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法律。第二,强调法律的“社会化”,从“个人本位”转向“社会本位”。第三,强调法律的实行、功能和效果。在以上三种含义中,只有第三咱含义在形式上同我们的法律社会学的含义是一致的,因为我们强调法律社会学的主要任务就是要通过具体的社会问题来研究法律的实行、功能和效果。也正因为有这一共同之处,本着“约定俗成”的原则,同时也便于开展地外学术交流,我们将研究法律实行为主旨的法学称为法律社会学。

   但西方法律社会学的其他两种含义,对我们的法律社会学来说,却是不合适的或不一定合适的。我国的法律是社会主义法律,它当然要调整个人、集体、社会和国家各种利益,但它并不存在西方国家推行法律“社会化”的社会基础,也谈不到法律从“个人本位”转向“社会本位”的问题。至于以社会观点研究法律而论,其中有这些观点,仅就形式来讲,对我们的法律社会学也是适用的。我们认为法律是一种社会现象,它与其他各种社会因素互为作用等。但问题是西方法律社会学所讲的以社会学的观点来研究法律,原先含义是指它代表了西方法学中一个与传统派别不同的学派,承认法律是社会现象等观点表明它不同于其他学派的特征。而我们现在所创建的法律社会学并不意味这是一个与我国原有法学不同的学派,法律是一种社会现象等也并不意味我们的法律社会学不同于我国原有法学的一个特征。为了说明这一问题,我们不妨回顾一下西方法律社会学兴起的历史背景。西方法律社会学是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资本主义社会从自由资本主义向现代资本主义转变这一重要转折时期兴起的。在此以前的传统法学主要是自然法学、历史法学、分析法学、哲理法学等,在法律性质上,这些传统法学都否认法律是一种社会现象,而分别认为法律体现人的理性、民族精神、绝对精神、最高道德准则、主权者的命令,等等。同时在司法实践中,传统法学一般都倾向于机械地、刻板地遵循法律条文或法律形式。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法律社会学在反对“概念法学”、“形式主义法学”、“机械主义法学”等旗帜下崛起,它强调法律是一个社会现象,法律与其他社会因素相互作用,强调应着重研究法律的实行、功能和效果,而不能仅限于研究法律的内容和形式,强调法律的社会化,鼓吹以社会学观点和方法研究法律,各社会科学合作进行综合研究,等等。

   我们现在的法律社会学是在与此完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创建的。我们创建的法律社会学并不是与我们新中国成立以来原有的法学不同、以至对立的一个派别,我们旨在通过现实社会问题研究法律的实行、功能和效果,从而丰富和发展我们原有的法学。我们的法律社会学与原有的法学都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都承认法律是一种社会现象,法律与其他社会因素相互作用,等等。因此,这些观点不能用来表明法律社会学不同于原有法学的特征。

  

   注释:

   (1)本文原载入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出版的《法律社会学》一书,后发表在199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法理学研究》上。

   (2)派特逊:《法理学》,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53年版,第509页。

   (3)科特雷尔:《法律社会学导论》,英国巴特沃思出版社1984年版,第5页。

   (4)《法学论集》,《法学杂志》社1981年版,第3页。

   (5)《工具主义和美国法律理论》,美国康奈尔大学出版社1982年版,第19页。

   (6)《法理学》第1卷,西方出版公司1959年版,第358页。

   (7)《法理学概论》,英国史蒂文斯公司1979年版,第344—345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309.html
文章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