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中外学者展望:中国将在挑战中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更新时间:2011-11-07 11:02:30
作者: 经济参考报  

  

  2011年10月29~30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 N D P)和德国国际合作机构在海口联合召开了以“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未来10年的中国”为主题的第72次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来自中央有关部委、研究机构、高校和24个省(市、自治区)的官员学者,德国、印度、俄罗斯、挪威、韩国、马来西亚等国家和联合国、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 EC D )等国际机构的国内外专家400余人参加本次论坛。与会专家就中国未来10年的发展前景与面临的“中等收入陷阱”风险进行了深入探讨。

  

  一、世界经济面临不确定性,中国难以置身之外

  

  1.世界经济增长不容乐观,挑战严峻

  对未来几年的世界经济增长,尤其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专家们普遍不容乐观。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指出,世界经济正处在二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最重要一个结构变动之中,不确定性明确增多。未来一段时间世界经济有四个方面需要高度关注。一是二次衰退的风险。欧洲已经进入二次衰退;美国经济增长速度掉头向下,第三轮量化宽松(Q E 3)箭在弦上。世界经济很有可能陷入“低增长高通胀”的滞胀局面。二是欧洲债务危机。欧元的崩溃是有可能的,这将对世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三是对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带来新的影响。有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的国家,如越南、印度、巴西等,有可能会出现国际收支困难,甚至引发货币危机。四是今后一段时间全球金融将处于无规律的动荡之中。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指出,虽然欧盟通过解决债务危机的政策安排,但经济恢复增长仍然是困难的,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普遍低下的民意很难在短期内解决。欧美经济全面恢复需要很长时间。

  亚洲开发银行副首席经济学家庄巨忠指出,亚行对于日本、美国及欧元区的经济增长预测是,2011年为1.3%,2012年为2%,亚洲(不包括日本)2011年和2012年增长都将达到7.5%,主要是中印在推动。韩国开发研究院院长玄旿锡指出,世界经济还存在着不稳定性,风险在进一步积累。2008年以来的经济危机是由世界经济不平衡所带来的,走出危机必然要求形成新的平衡。德国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朗哈默尔认为,需要强调世界经济下行的风险和复杂性,其中最重要的是两点:一是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带来的通货膨胀压力;二是金融危机恶化使决策环境更加复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驻华代表赛义德也认为,现在世界经济正处在危险阶段,人们对国际市场信心在下降。

  2.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再平衡中的作用举足轻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教授指出,2010年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第一,人均G D P超过4000美元,进入上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第二,中国G D 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第二大国;第三,中国出口超过日本,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这些意味着中国经济在迅速崛起。13亿人的大国发生了这样重大的变化,对世界经济产生重要影响。

  中改院院长迟福林教授指出,中国未来5~10年的转型与增长,不仅对中国中长期发展具有历史性影响,而且对世界经济的再平衡与恢复增长也将起到越来越大作用。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司长孔泾源指出,未来10年中国的发展,不仅要引领世界经济增长,还要有担当国际道义的意识,要为全球经济平衡发展负起责任。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指出,IFM预测2016年有可能中国引领世界,目前“国际化正在融入中国”,需要中国扮演大国角色。

  O E C D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雷森认为,中国地位在继续上升,世界经济中心正在东移。发达国家已经很难起到世界经济增长引领的作用,包括中国和印度在内的东方需要在这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二、中国经济增长前景比较乐观,但也面临巨大挑战

  

  1.中国经济有望保持中高速增长

  与会专家对中国经济增长普遍持较为乐观的态度。迟福林指出,从经济增长的长周期看,未来10年,尽管国际市场有可能继续动荡与萎缩,中国经济仍将处于上升的通道。由于人口规模、经济结构等因素,中国并不缺乏新的增长点。例如,城市化率和服务业比重至少还有10~20个百分点的提升空间,这可以为中国经济在未来20年保持8%自由的增长提供重要支撑。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如果最终消费率从47%提高到65%,并且能够保持和G D P同步增长,资本形成率降到35%,我国仍然能够保持9%~10%的经济增长;与此同时,资源与能源的消耗可以大幅度下降,全面福利水平提高1/3。

  庄巨忠指出,亚行预测,2011年和2012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分别为9.3%和9.1%,2010~2020年可以达到8%的平均增长,2020~2030年可以达到6%的增长,超越“中等收入陷阱”。

  O E C D经济学部中国问题研究主任赫尔德认为,中国还有广阔的增长空间,未来10年中国还会保持较快增长,5~6年后中国有可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到2020年,中国将有一半的省份成为高收入地区。

  2.中国经济面临的风险在增加

  迟福林认为,当前“增长主义”理念还相当普遍。判断未来5~10年的中国增长前景,重要的不是预测经济总量何时能超过美国,不是何时能进入“高收入水平”国家行列,而是要考虑普遍存在的“增长主义”理念怎么扭转、由“增长主义”带来的结构扭曲怎么校正、体制改革如何突破等等,否则,经济风险将很难避免。

  曹远征指出,到2011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开始出现两个回落:一个G D P增速开始逐级回落,二是C PI开始回落。这个回落是在预期之中的。但从回落结构看,反映出中国中长期的因素开始在发挥影响。第一,世界经济可能长期低迷,中国出口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第二,中国劳动力成本在快速上升“刘易斯拐点”出现;第三,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正在加快。第四,资源和能源约束越来越严重。从短期看,中国经济面临两个挑战:第一,经济增速开始下滑,而且下滑不断加速,有可能出现“落差过大”;第二,结构性通货膨胀问题突出。为此,2012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走向还是维持2011年的基调,即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需要微调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可能要更加积极一点,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更加偏宽一些。

  张燕生指出,目前世界出现多个变化:一是全球贸易和投资的保护主义抬头;二是全球治理举步维艰;三是世界经济、政治和社会动荡越来越多。这些给中国经济带来许多不确定性因素。

  中央党校前副教育长王瑞璞认为,中国未来发展面临三大风险:第一是经济风险,具体表现为环境破坏、能源资源短缺、人口就业压力等;第二是社会风险,例如贫富两极分化、城乡和地区差别较大;第三是政治风险,例如政府自身建设等问题。

  庄巨忠指出,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增长面临两个下行风险:第一,工业化国家增长不如以往,对亚洲出口带来影响;第二,通货膨胀率较高。亚洲2011年通货膨胀可能达到5.8%,2012年可能达到4.6%,这加大了宏观经济稳定的难度。

  玄旿锡指出,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把国民收入增长和生产力提高结合起来。积极一面是可以促进国内需求增加,消极一面是提高了企业成本,可能会使中国丧失比较优势,降低G D P增长速度。

  

  三、未来10年中国经济发展关键在于能否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1.中国面临的“中等收入陷阱”风险不容忽视

  迟福林指出,快速增长是好事,但把握不好,也有可能出现“成长陷阱”,即经济的快速增长不仅没有带来多数人福祉的增加,反而积累和造成大量的社会矛盾。“中等收入陷阱”是“成长陷阱”的一个方面。中国要避免“成长陷阱”,需要改变普遍存在的增长主义倾向、政府主导倾向,要防止把政府主导当成“中国模式”。

  孔泾源指出,随着社会结构发生变化,未来10年中国进入新的发展转型阶段,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保守估计,如果经济未来10年平均增长速度保持7%,十年后翻一番,就将站在高收入国家的门槛上,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指出,过多依靠低成本劳动力的增长已经难以为继,社会矛盾激化,许多问题已经到了临界点。无论从国际经验还是从国内经济社会资源环境来看,需要尽快突破原有的瓶颈,不能被低收入的增长路径锁定。

  2.“中等收入陷阱”根源在于体制机制的不完善

  与会专家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中国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体制根源:

  过渡性体制的不确定性。吴敬琏认为,当前存在的经济体制和社会体制是一个过渡性的体制,这种体制未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既可以成熟起来,成为完善的、能够实现社会公正和共同富裕的市场经济体制,但是也不能排除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可能。

  资源约束。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认为,目前的发展瓶颈问题是资源问题。如果发展方式不正确,资源环境约束将会极大的影响到人的发展,直接影响到社会的发展和稳定。中国人口众多、资源不足的约束条件,可能是制约发展的陷阱。

  收入分配不公。王小鲁认为,当前中国经济增长的风险之一是收入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不仅会引发不稳定因素,而且会导致资源配置效率下降,导致投资消费失调,使内需难以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力量。如果不改善收入分配状况,中国很难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德国经济合作与发展部高级顾问何伯认为,经济问题在不同国家、不同阶段都存在,但贫富差距是导致许多经济问题的重要原因。“陷阱”不仅是“中等收入陷阱”,而且也是收入分配不均的陷阱。

  社会停滞。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指出,社会停滞可能是导致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而贫富出现代际传承意味着社会结构出现定型化。要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关键是走出定型化与停滞化的社会,构建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

  经济、环境和社会发展不协调。联合国系统驻华协调代表兼U N D P常驻代表罗黛琳认为,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需要经济、社会和环境三大支柱均衡发展。一些国家往往只关注经济增长这一“长子”,忽略了环境和社会问题,这是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重要原因。如果未来10年中国在可再生能源、碳排放等方面没有突破的话,很难真正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3.避免“中等收入陷阱”关键在于通过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德国国际合作机构驻华首席代表司嘉丽认为,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是这些国家丧失了经济增长活力,社会发展停滞。但是韩国、日本、新加坡等避免了“中等收入陷阱”,这意味着“中等收入陷阱”并不是一个经济规律,并不必然发生。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教授认为,中国能否有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取决于未来10年中国能否有效地推进发展方式转型。一方面,如果抓住机遇,改革有实质性进展,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取得重大突破,那么未来10年完全有可能继续保持8%左右的中高速经济增长和平稳的社会发展,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另一方面,如果丧失机遇,导致方式转变长期停滞不前,则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迟福林教授指出,增长不等于发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重在研究防止增长主义导致“成长陷阱”。为此,需要加快转变发展方式,走公平与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消费主导、民富优先、绿色增长、市场导向、政府转型”等方面取得明显突破。

  宋晓梧指出,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展望。政府和市场边界划清了,经济结构得到合理的调整;社会体制培育起来了,社会关系合理了,就可以跨过“中等收入陷阱”。

  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指出,只有经济转型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果说“人口红利”使中国从低收入国家成功迈向中等收入国家,那么未来中国从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国家,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则要靠改革和创新形成的“制度红利”。

  孔泾源指出,未来10年科学发展依赖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发展方式单靠政府的引领和推动是不够的,必须通过市场机制,包括资源价格改革、科技体制等,坚持市场化的改革取向。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教授常修泽指出,中国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系数比较小,但应当建立在“三个到位”的基础上,即:如果中国改革能够到位,如果经济结构调整能够到位,如果发展方式转变能够到位。

  

  ■外方代表观点摘录

  

  司嘉丽(德国国际合作机构驻华首席代表)

  

  中等收入陷阱并不必然发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16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