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保罗·克鲁格曼:克鲁格曼:欧洲麻烦的由来

更新时间:2011-11-05 13:45:56
作者: 保罗·克鲁格曼  

  

  编者按:保罗-克鲁格曼为《纽约时报》撰文称,欧洲麻烦背后的真正故事并不在政治家的挥霍无度,而在于精英们的狂妄,确切地说在于那些尽管欧洲大陆为这场试验还没有做好准备却坚持推动接受单一货币的政策精英们。以下为全文。

  

  最近,财经新闻全是来自希腊欧洲周边其他国家的报道。没错,应该这样。

  然而,一直令我困扰的是,这些报道几乎将独一无二地将焦点放在欧洲的债务和赤字上,给人们传递的印象是问题全是政府的挥霍无度造成的,还给美国的财政赤字鹰派认识提供了说辞,面对大量的失业,这些鹰派人物仍要求削减开支,声称如果不削减开支,结果就成了希腊的惨痛教训。

  真正的问题在于,缺乏财政自律并不是欧洲麻烦的全部根源,甚至不是主要根源,即便是对政府真正不负责任的希腊而言(该国政府用创造性会计掩盖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根本不是。欧洲麻烦背后的真正故事并不在政治家的挥霍无度,而在于精英们的狂妄,确切地说在于那些尽管欧洲大陆为这场试验还没有做好准备却坚持推动接受单一货币的政策精英们。

  看看西班牙的情况,危机之前西班牙似乎是模范的财政公民。西班牙债务水平较低,2007年只占GDP的43%,而德国的负债率为66%。西班牙财政盈余,具有可以成为典范的银行监管体系。

  然而,气候温和、有美丽海滩的西班牙也是欧洲的佛罗里达。像佛罗里达一样,西班牙经历了空前的房地产繁荣。这场繁荣的资金大部分来自国外,从欧洲其他地区,特别是德国,流入了大量的资金。

  结果走阿城经济快速增长,伴以严重的通货膨胀:2000到2008年,西班牙生产的货物和服务的价格增长了35%,相比之下,德国只增长了10%。由于成本上升,西班牙出口产品越来越不具有竞争力,但由于房地产的繁荣,就业增长维持强劲势态。

  后来泡沫破灭。西班牙失业率飞速上升,预算陷入深深的赤字之中。然而,赤字泛滥部分是由于经济暴跌挤压了收入,部分由于是为限制经济暴跌引起的人力成本采取的紧急开支措施,但这些是西班牙问题的结果,并非原因。

  还有,西班牙政府在改善其经济状况方面并没有很多手段。这个国家的经济核心问题是,其成本和价格与欧洲其他国家已经不在同一条线上。假如西班牙仍然保持其旧有货币,政府就可以迅速通过货币贬值解决问题,比如将其货币与其他欧洲货币的汇率降低20%。然而,西班牙不再拥有自己的货币,这就意味着它只能通过缓慢而折磨人的通货紧缩来重新恢复竞争力。

  不过,假如西班牙是美国的一个州而不是欧洲的一个国家,事情就不会那么糟糕。首先,成本和价格不会达到离谱的境地:除了其他方面以外,佛罗里达可以自由地从其他州吸引更多的工人,使人力成本下降,所以绝不会经历西班牙的相对通货膨胀。此外,西班牙在危机中会收到大量自动的资助:佛罗里达房地产繁荣已经破灭,但华盛顿一直在寄送社会保险及医保支票。

  然而西班牙并非美国的一个州,所以它深陷麻烦之中。当然,希腊陷入更深的困境之中,因为希腊人与西班牙人不同,他们实际上在财政持不负责任的态度。然而,希腊是一个小的经济体,它的麻烦之所以重要主要是因为这些麻烦会溢到像西班牙这样更大的经济体。因此,欧元的僵化才是危机的核心,而并非财政赤字性支出。

  所有这些丝毫没有让人感到意外。早在欧元问世之前,经济学家就警告说,欧洲并没有为单一货币做好准备。这些警告被置若罔闻,结果危机来了。

  现在该怎么办?纯碎从实用性上讲,分开欧元是不可思意的事情。正如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巴里·艾申格林指出的那样,重新引入国家货币的任何努力都会触发“所有金融危机之母”。因此,唯一的出路就是朝前走,欧洲需要朝着政治联盟的方面走的更远,这样欧洲的民族国家就开始更像美国的州一样。

  然而,这种事情不会很快发生。未来几年我们也许可以看到的是一个穷于应付的痛苦过程:救助与更加严厉节俭措施相伴,所有这些都与很高的失业率的背景相左,而我前面所说的令人折磨的通货紧缩将使高失业迟迟得不到延缓。

  情况很糟。但重要的是要理解欧洲致命缺陷的性质。没错,有些政府不负责任;但根本的问题是傲慢,是狂妄而武断地认为欧洲可以实行单一的货币,尽管认为欧洲没有做好准备的理由更为充足。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606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