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裴钰:南京:皇帝走了,共和在哪里?

更新时间:2011-11-02 17:09:08
作者: 裴钰  

  

  “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中国近代民主革命苦斗十六年,最终时刻,孙中山与袁世凯殊死较量,革命阵营派系内斗,南京临时政府甫一出生便奄奄一息。孙中山主政不足百日,民国果实终落他手。南京,既是摇篮,又是墓地。

  2010年12月15日,笔者乘坐的航班在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徐徐落地。在南京,孙中山主政不足百日,中国近代民主革命苦斗16年,大结局上演了闻所未闻的政治大戏——清帝退位,孙中山下台,袁世凯就任民国临时大总统,世界为之震惊。孙中山和袁世凯殊死较量,革命阵营派系内斗,临时政府灯尽油枯,辛亥革命之终曲,悲欣交集。

  笔者首先来到南京市下关区龙江路8号南京西站,原名“下关车站”,位于扬子江畔狮子山下,这里是孙中山赴宁第一站。1912年1月1日,孙中山乘坐沪宁铁路专用花车抵达下关,礼炮响起,军乐齐奏,彩旗飘扬,停泊在长江江面的军舰发炮21响,各省代表和各国驻南京领事举行欢迎仪式。仪式毕,孙中山专列至东箭道车站,下车改乘一辆蓝色丝绸绣花的盛装马车,徐徐驶往两江总督署。沿途人山人海,人们鼓掌欢呼,街面店铺张灯结彩,孙中山挥手示意,内心严峻。

  就在他出发前一夜,在上海行所,孙中山神色凝重地问友人宫崎寅藏:“我明天去南京就任,你能帮我借到500万吗?”

  宫崎寅藏大惊,“一个晚上,我从哪里搞这么多钱?”

  “现在列强搞‘金融中立’,要断我们的借款之请。我现在是身无分文啊!”孙中山沉默许久,“明天就是身无分文也不怕,你能不能保证一周内搞到500万?”

  宫崎寅藏说,“难肯定是难的。革命多年,钱款军饷,无一日不难!我有个朋友叫藤濑,在三井做事。我问问藤濑有何办法。”不久,藤濑到孙中山寓所,允诺出力筹款。孙中山方才振作精神赴任南京。

  

  孙中山和袁世凯的殊死较量

  

  南京长江路292号煦园西面是“总统府”,原名“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办公处”,坐北朝南,阔房七间,入大门,见穿堂,原为衣帽室,右厢三房为会客室、大总统办公室、总统临时休息室;左厢三房,一间为大会议室,用以召开重要国事会议。府院内庄严典雅,氛围宁馨,回想当年,这里却弥漫着政治殊死较量特有的血腥味……

  在这里,1912年元旦晚11时,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仪式举行,南京狮子山炮台鸣放礼炮108响,中华民国建元。远在北京的袁世凯,闻讯大呼上当,暴跳如雷!何以至此?

  武昌事起,袁世凯出山,挟北方之军逼和南方,借南方之势反制北方,目标是改朝换代,踢开革命党,承接清廷法统。革命党想利用袁世凯推翻清室,建立民国,逼迫袁世凯承接民国法统,再利用参议院和总统任期制“倒袁”。

  1911年11月,袁世凯从湖北前线返回北京,迅速夺取军政大权,清廷名存实亡。1911年南北和谈,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政治滑稽戏,谈判双方名为对手,实则勾连一气,讨价还价,核心议题是清帝退位,袁氏就任民国大总统。12月17日,南北和谈在上海举行第一次会议,双方总代表是伍廷芳、唐绍仪,二人是同乡老友,又都主张共和。谈判桌前,二人针锋相对;入夜,则同往袁世凯心腹赵凤昌的寓所“惜阴堂”,共谋如何对付清廷。袁世凯密拨巨额“特别费用”,令赵凤昌以第三方人士的身份,广泛融通南方人士。

  17日和谈当天,孙中山在上海接见革命党代表,说“如果袁公真心拥护共和,结束满清专制。那我就让位给他。不过,总统就是总统,不必再加临时二字。”此言一出,四座皆惊。孙中山的表态极大地迷惑了袁氏,使其相信革命党将为他保留总统大位。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革命党各省代表会议决定“没有必要”为袁世凯保留总统职位,当晚即举行预备会,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火速选举出临时大总统候选人三名——孙中山、黄兴、黎元洪。

  现在的南京市湖南路10号,原名丁家桥16号,是当年民国临时政府参议院所在地。在这里,参议员们既用选票推举出民国首任大总统,又用选票一步步地令其垮台。12月29日上午,各省代表举行临时大总统选举大会,经过民主投票,孙中山得16票、黄兴1票,黎元洪0票,唱票结束后,立即向世界各国、海外华侨、国内各地,通报孙中山当选临时政府大总统,并致电各省都督府,每省派遣三名议员,到南京组织参议院。孙中山通电全国:“诸公不计功能,加文重大之服务,文敢不黾勉从国民之后,当刻日赴宁就职。”一个“刻日”,不给袁世凯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更为巧妙的是,孙中山又致电袁世凯:“公方以旋转乾坤自任,即知亿兆属望,而目前之地位尚不能不引嫌自避;故文虽暂时承乏,而虚位以待之心,终可大白于将来。”孙中山许诺“虚位以待”,但把民国建元归因于袁世凯“自避”。更没有明确“将来”到底是何时。

  1912年1月1日,孙中山正式就任临时大总统,宣读誓词,其中提到“专制政府既倒,国内无变乱,民国卓立于世界,为列邦所公认,斯时文当解临时大总统之职。”实际上,孙中山开出卸任条件,一、满清退位。二、国内和平。三、各国承认民国。等于对袁世凯,又加了两个条件。

  羞怒交加的袁世凯利用北洋军威逼南京。孙中山以硬抗硬,4日致电陈炯明,下令广东出兵北伐。11日,孙中山直接宣布出任北伐军总指挥,黄兴为陆军总参谋长,并制定北伐方略,士气如虹,北伐军进至徐州。袁世凯便提出新方案,即清廷和民国政府同时解散,定都天津组织新政权,由袁世凯出任大总统。

  革命党如何回复呢?16日夜,袁世凯突遭革命党人张先培行刺,险些丧命。26日夜,良弼被革命党刺死。27日,孙中山致电北京各国公使,明确表示袁世凯方案,“民国政府万难照办”,“民国之愿让步,为共和非为袁也”。

  几个回合下来,革命党对袁世凯黄油加大棒,招招击中要害,民国迅速建元,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彻底颠覆了袁世凯“承接清朝法统”计划,并在法理上扑灭了袁世凯的称帝梦。民国已建,名正言顺,袁世凯反清已无退路,但南方依然保留承诺,自己仍有一线生机,袁世凯强忍怒火,维系南北和谈,坐观民国滋生内乱。

  

  内斗的高潮:两大派系,两个会议

  

  南京是明朝古都,朱元璋孝陵坐落于此,具有“驱逐鞑虏,恢复中华”最强烈的象征意涵,所以,革命军对南京志在必得。北洋军主力被牢牢牵制在武汉,两江总督张人骏、江宁将军铁良、江南提督张勋困守南京城。

  笔者来到南京中华门,原名聚宝门,俗称“南门”。西北望幕府山;东北望紫荆山(紫金山),其上有天保城;南望雨花台。幕府山、天保城、雨花台皆为要塞,俯瞰南京全城,在这三处架设大炮,南京无守。

  1911年11月起,革命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四面八方围攻南京,22日,苏浙沪等地革命军组成联军,共推徐绍桢为总司令、程德全为督军,从镇江攻打南京。黎天才率领济军夺取幕府山,刘之洁率领江苏军夺取雨花台,林述庆领镇军夺取紫荆山,进而夺取天保城要塞。在幕府山、雨花台、天保城架设重炮阵地,大炮直指南京。张勋见无险可守,革命军大炮一发,全城即成瓦砾,便在12月1日,乞求议和。革命军不许张勋议和,只许投降。张勋不降,当日夜,革命军万炮齐轰,张人骏、铁良窜至日本兵舰逃往上海,张勋率领残军出南门,走大胜关一带渡江,赴浦口,再退徐州。2日,陈其美派遣的沪军,李燮和派遣的光复军,攻入仪凤门,江苏军攻入中华门。南京光复。

  南京光复后,武昌的战略地位骤然下降,以南京光复为起点,革命阵营内部的派系斗争逐步激化。中央政府定都何地;大总统由谁当;政府人事安排……革命阵营分裂为两大地方派系,武昌革命党推黎元洪为大都督,号召各地起义,这个目的达到了,可副作用是黎元洪假戏真做,以革命元勋自居,纠集部分革命党人、旧官僚、立宪派人士,形成武昌利益集团。程德全、张謇等人如法炮制,形成上海利益集团。

  黎元洪打的是“辛亥首义”牌,1911年11月9日,黎元洪号召起义各省派代表到武昌商组民国中央政府,各省纷纷响应。不料,北洋军攻克汉阳,炮击武昌,军政府被焚毁,黎元洪狼狈藏匿。30日,各省代表在汉口英租界慎昌楼召开第一次会议,议定以湖北军政府为中央军政府,请黎元洪以大都督的名义执行中央政务。12月2日,南北停战。各省代表再次举行会议,议定“虚临时总统之席以待袁君世凯反正来归”。这个议案实为民国覆亡之始作俑者。

  4日,陈其美、汤寿潜、程德全三位都督联名邀请起义各省驻上海代表举行会议,决议定都南京,推举黄兴为大元帅,黎元洪为副元帅,由大元帅筹建中央政府,夺了武昌的首都地位,又夺了黎元洪的中央行政权。由此,革命阵营分裂为两个会场(汉口会议和上海会议)、两组代表(参加汉口会议的各省代表,参加上海会议的各省驻沪代表)。各省驻沪代表显然不如各省代表权威,黎元洪抓住这个漏子,强烈反对黄兴,黄兴被迫改任副元帅,由黎元洪出任元帅,但政府筹备权仍归黄兴。黎元洪不死心,全力参选大总统,但得0票告败。黄兴人事安排不周,武昌起义军人无员入阁,激起武昌派系孙武等人猛烈抨击。在孙中山就任大总统之后,大元帅理应辞任,可黎元洪坚持用“大元帅”名义发号施令,无视中央权威,并悍然截留本地税收,拒不上缴中央。

  派系内斗登峰造极,同盟会元老章太炎公开鼓吹“革命军兴,革命党消”,号召解散革命党,得到袁世凯、旧官僚、立宪派的热烈追捧。同盟会领导人、上海大都督陈其美派人刺死光复会领袖陶成章,两大组织决裂。孙中山斗袁世凯步步得分,唯独内乱痛心疾首!

  

  孙中山悲,袁世凯开怀

  

  南北和议进行到最后关头,胡汉民和汪精卫分别接到了黄兴的一封信,内容大意是:如果和议不成功,我自度不能下动员令,惟有剖腹谢天下!当时,南京临时政府奄奄一息。

  原来,孙中山身无分文赴任南京,为了救急,胡汉民从驻上海广肇潮嘉同乡会火速募集70万,但临时政府每天开支就有百万之巨,实乃杯水车薪。武昌起义后,列强截留各地海关关税,庇护大清银行。为了获得列强“好感”,南京委曲求全。胡汉民后来总结道,放弃关税分余是“最大失策”。

  俄国允诺贷款1000万元,议案被参议院否决。日本商人借款500万支持民国北伐,却遭英国汇丰银行抵制,北伐夭折。向海外华侨募集公债,应者寥寥。1912年1月, 民国决定发行对内军需公债1亿元, 结果仅募得资金730万,仅够7天开支。民国“仁慈”地放任前清官绅携带资产出逃,如盛宣怀向程德全交“报效水利经费”20万,就拿回了苏州私产。然而,孙中山的“仁慈”,并没有感化国内财阀纾解国难,当他计划抵押国内大企业对外借款时,遭到激烈反对,比如,拟将招商局抵押1000万两,遭招商局多数董事反对作罢。盛宣怀为保住私产,愿意将汉冶萍公司做抵押500万,与日资合办,又被袁世凯和立宪派以“保护利权”名义从中破坏。

  立宪派趁机拆台,张謇时任实业总长、盐务总理,把持两淮盐税,坚持“千万不可搜行挪用”,牢牢卡住中央财源,1911年12月—1912年2月,三个月间盐税至少有400万,可他只上交100万。张謇还提出要将中央造币厂划归地方管辖。起义各省扣留本地税赋,拒绝上交,黄兴当时大骂:“环观各省,无一钱供给。”

  最大的危机是军饷,南京周边屯集十七个师,外加各种武装,大军30万,南京本地钱粮支撑民国政府尚且不足,更无法接济大军。黄兴时任陆军总长、参谋总长兼大本营兵站总督,主持要务便是军饷发放,各支部队要粮要饷的矛头齐向黄兴,哗变哄抢此起彼伏,每天有数十起。

  为解部队的燃眉之急,1912年1月31日,孙中山令财政部发行南京军用钞票,规定3个月后到中央银行兑换银元。士兵们拿着军票到城内商家强兑强换强买,稍有不从,就暴力打砸,南京米业、钱业全部罢市,军票告败。

  黄兴又急又气,沪宁之间四处筹饷。张謇允诺设法从上海方面筹借数十万元应急,却一个月没有回音,黄兴多次追问,累得吐了血。此时,黄兴探到浙军司令朱瑞和段祺瑞的来往密电,朱瑞毕业于保定军校,和段祺瑞有师生之谊,朱瑞密示支持袁世凯就任大总统,听从段祺瑞指示。黄兴由此绝望。他认为“袁世凯是一个奸黠狡诈、敢作敢为的人,如能满足其欲望,他对清室是无所顾惜的;否则,他也可以像曾国藩替清室出力把太平天国搞垮一样来搞垮革命。只要他肯推翻清室,把尚未光复的半壁河山归还汉族,我们给他一个民选的总统,任期不过数年,可使战争早停,人民早过太平日子,岂不甚好?”

  汪精卫深知南京方面焦头烂额,便全力斡旋南北和谈。孙中山无计可施,被迫承诺清帝退位,袁世凯接任民国临时大总统。革命党苦斗三个月,全盘告败,袁世凯以静制动,最后轻轻拨倒清廷,坐收辛亥革命胜利之果。

  公元1912年2月12日午夜,北京,外交部大楼。袁世凯一手托起辫子,一手拿起剪刀,对着镜子,开怀大笑,这是袁世凯一生中罕见的纵情时刻。当日下午,隆裕太后被迫同意以宣统皇帝的名义下诏退位,明天就会通告全国。此时此刻,袁世凯内心感慨万千,他庆幸自己没有当曹操,臣弑君,也没有做岳飞,君杀臣。他做了大半辈子清朝的官,却革了清朝的命,杀了多少革命党人,竟然接任了革命大总统,古今中外,史无前例,他能不开怀大笑吗?

  2月13日,清廷发布退位诏书:“仍合满汉蒙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宽闲,优游岁月”。清亡。孙中山立即向参议院请辞临时大总统,又上推荐袁世凯文:“此次清帝逊位,南北统一,袁君之力实多;发表政见,更为绝对赞同;举为公仆,必能尽忠民国。且袁君富于经验,民国统一,赖有建设之才,故敢以私见贡荐于贵院。”

  14日,孙中山以个人名义,致电袁世凯:“文即引躬,退在草野,为一共和国民,于愿已非常满足”

  15日,袁世凯顺利接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大总统。对此,列强各国、国内立宪派表示热烈欢迎。革命党一分为三,一派认为民国告成,天下太平;一派认为“袁世凯尽管不好,我们要希望他好,要用诚恳的劝告,严密的监视,感动他,鼓励他,使他不能不好!”还有一派极度悲观,如同盟会元老邹永成闻知袁世凯上台,愤然跳水自尽,后被人及时救起,他留下一首遗诗:“轰轰革命十余年,志灭胡儿着祖鞭。不料袁猴筋斗出,共和成梦我归天。”

  2010年12月16日上午10时,笔者拜谒中山陵,此次辛亥革命百年考察之终点。我的脑海中回想着武昌起义党人蔡济民的一句诗,“无量金钱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

  列宁说:“纪念大革命最好的方式,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大革命未完成的部分”。辛亥革命百年,不是辛亥革命胜利百年。从民主政权,到徒有其表的空壳,民国旋起旋灭,南京既是摇篮,又是墓地,为了这个不足百日的新政权,我们世世代代缅怀和追念,钟山苍茫,一个问题横亘百年——皇帝走了,共和又在哪里?

  

  2011-5-26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952.html
文章来源:《看历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