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保安:中国投资欧债的两难

更新时间:2011-11-01 10:58:03
作者: 杨保安  

  

  从战略角度来看,中国在欧洲有难的时候注资,可以提高回报的价码,也能使中国崛起跨前一大步……也有助于北京增加在中美博弈的筹码。……不过,中国救市不一定能阻止欧洲的经济衰退及进口需求下降,在战略上可能得到的回报也不一定能够持续,人权问题还可能会继续是中欧关系的软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又是欧洲的最大出口国,同时外汇储备中估计有两三成是欧洲债券,因此在欧债问题上,难以置身度外。然而,摆在眼前的是,欧债问题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投资风险很高。

  欧洲债务问题扩散风险日渐提高,欧盟领导人举行了一次又一次的领导人峰会。10月26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峰会后,法国总统萨科齐打电话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要求中国援助。随后,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行政总裁雷格林到北京要求中国注资。西方媒体也引述“熟悉中国领导层思路的人士”称,中国可能注资500亿至1000亿美元。

  

  市场对中国援欧寄予高期望

  

  拯救欧元区债务的舞台,一刹那间从布鲁塞尔转到北京。本周即将在法国戛纳举行的20国集团领导人第六次峰会,市场期望胡锦涛会在拯救欧洲方面有所表示。

  由于市场期望很高,中国官方及媒体这几天来进行降温。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表示,中国拯救欧洲的问题并不成立。她说,欧洲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自身实力还是很强的,欧洲一些企业的经营状况也很良好,所以欧洲不是没有能力救自己。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同一个吹风会上指出,20国集团峰会不会讨论成员国向EFSF出资后购买欧债的问题,这不在峰会的议程内。

  中国官方媒体则指出,中国不应该成为“冤大头”,去拯救人均所得比中国高很多的欧洲国家。

  北京还在观望

  从中国官方的表态反映,拯救或是向欧洲大手笔注资尚未是北京需要优先处理的事项。现实是,北京还在观望。虽然在欧洲有难的时候注资,可能带来战略的回报,但是在欧债问题不断恶化的情况下注资,要如何确保投资资产的安全,是首要的考虑。

  当然,欧洲债务危机恶化,对中国的经济会有很大的冲击。欧美需求疲软,中国的出口加工业倒闭的现象已经开始浮现。虽然北京官员否认中国经济会出现“硬着陆”,但风险基金倾向唱衰及做空中国。因此,有不少分析认为,由于中国是欧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拯救欧洲,也是在拯救自己。

  此外,从战略角度来看,中国在欧洲有难的时候注资,可以提高回报的价码,也能使中国崛起跨前一大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9月14日在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式上表示,中国仍然愿意扩大对欧洲的投资,“但欧洲一些主要国家的领导人也要大胆地从战略上看待中欧关系,比如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

  按照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到2016年就为全世界所承认。温家宝指出:“早几年表示出一种诚意,是一种朋友对朋友的关系。”

  

  援欧的回报与风险

  

  这种“朋友”的关系如果有中国购买的债券支撑,也有助于北京增加在中美博弈的筹码。中美关系紧张时,欧洲的空中巴士会更容易获得中国的订单;当中欧关系紧张时,美国的波音就有生意做了。

  不过,中国救市不一定能阻止欧洲的经济衰退及进口需求下降,在战略上可能得到的回报也不一定能够持续,人权问题还可能会继续是中欧关系的软肋。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又是欧洲的最大出口国,同时外汇储备中估计有两三成是欧洲债券,因此在欧债问题上,难以置身度外。然而,摆在眼前的是,欧债问题存有极大的不确定性,投资风险很高。

  在最近一次的欧盟峰会上达致的三点协议中,其中一项是要提高EFSF的防火墙功能,欧元区国家需要中国注资的,也就是这一块。EFSF在去年5月成立,通过发行债券援助欧元区有问题的国家及银行,以协助这些国家压低融资成本。EFSF从欧元区国家筹集4400亿欧元,并由这些国家担保债券总额7800亿欧元,因此它的债券获得最高的三个A的信用评级。目前,EFSF还有2500亿欧元的借贷能力,欧盟峰会上决定通过杠杆方式将这基金的火力提高至1万亿欧元。杠杆方式的具体运作,目前还没有细节。

  EFSF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是用这基金为欧元区国家的债券进行一定比例的担保,在债券违约时给予约20%的赔偿;另一个方案是设立一个或多个“特殊目的工具”,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投资者注资。这杠杆方式的提出,意味欧元区的两个经济大体——德国与法国,不再继续自己承担更多的注资风险,而邀请其他投资者分担。因此,EFSF成为债券投资者的交易对手,它是否能够继续维持三个A的信用评级,将影响债券资产的安全。

  EFSF需要到本月底才能提出具体的操作细节。之前,中国在EFSF的债券已有投资。它是否会加大投资,除了投资回报外,投资资产的安全更为重要。正如中国主权基金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监事长金立群指出,风险基金管理者可以为了追求高回报而冒一定的风险,但主权财富基金追求的是风险调整后的最大收益。“中国关切欧元区债务危机形势,在债务解决框架不明朗之前,中国不会买入高风险的欧债资产”。

  

  作者是本报主任特稿员。联合早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8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