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聂辉华:个性、创新和学术界的悲剧

更新时间:2011-10-22 11:54:05
作者: 聂辉华 (进入专栏)  

  

  美国时间2011年10月5日,苹果公司董事长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生前他曾与胰腺癌进行了两年的艰苦斗争。无数“果粉”为之哀悼,苹果股价在匆匆停牌前略微下跌。

  

  毫无疑问,乔布斯是一代天才。他领导的苹果公司先后推出了iMac、iPod、iPhone和iPad等革命性的数字产品,重新定义了个人计算机、数字娱乐、移动互联和平板电脑等多个行业的发展方向,使得苹果公司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拥有现金700多亿美元。乔布斯本人的经历也富有传奇色彩。他是私生子,读了一年大学便辍学,自学书法,后来和朋友在车库里创办了苹果公司。他和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同岁,并且在差不多的年份(1977)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他推出的Apple II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台个人电脑。在事业如日中天时遭遇挫折,他被自己请来的CEO赶出公司。后来辗转于动画,成功于好莱坞,然后回归苹果。不久,他推出Mac II,一代革命性的个人电脑。他是暴君,是独裁者,是工作狂。他巧妙地将技术和艺术相结合,他成功地颠覆了水平治理的商业模式,他引发了无数苹果“粉丝”的崇拜情节。他以自己独特的创新方式,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他给美国梦增添了新的元素。某种意义上,他是不可复制的。

  

  乔布斯的成功有太多的东西值得中国人反思:保护知识产权,鼓励技术创新;培养工业设计人才,注重技术与艺术的结合;为中小创新性企业提供好的生存和发展环境;将高端的技术创新产业和低端的制造业相结合,利用产业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良好时机;把握市场先机,瞄准移动互联产业的发展前景;提炼客户需求,将良好的客户体验融入蓬勃发展的消费电子市场;创新商业模式,将封闭的硬件开发和开放的应用软件恰当结合……也许这个清单还可以更长。不过,作为学者,我更关注的是,当我们在批评中国的产业环境容不下乔布斯时,我们的学术环境容得下乔布斯吗?我的回答是悲观的。

  

  如果真的认为“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那么就必须承认,创新型人才都是有个性的,因为他要打破传统,他要开辟新路,他要不受羁绊地去探索未知世界。有个性的人浑身都是棱角,因此他注定难容于世人,他会变成众矢之的;有个性的人通常很聪明,因此他不能容忍怠慢、懒散,对人对己非常苛刻;有个性的人不善于溜须拍马,因此他不被领导喜欢,他会受到小人攻击和排挤。除了个性,创新性人才通常很偏执,对于自己关心的事情心无旁骛;创新性人才通常很傲慢,对于不如自己的人一脸鄙视;创新性人才通常很狂热,往往对自己的成就非常自恋,这会给人留下骄傲自满的印象。一句话,从中国“厚黑学”的角度看,真正的创新型人才浑身都是毛病,注定不被领导所欣赏。遗憾的是,在官本位贯彻到各个方面的中国大陆,资源都掌握在领导手里。领导不喜欢,不支持,就没有资源,没有机会,哪里还会有重大创新?

  

  因此,如果我们真的喜欢乔布斯,真的追逐诺贝尔科学奖,真的需要重大发明创造,真的要回答“钱学森之问”,首先应该做的就是各级领导要包容有个性的学者。有个性尚且未必有创新,若连个性都不能包容,谈何创新?问题是,在官本位的学界,那些“学者型官员”本质上已然是官员,而官员喜欢的人肯定不是有个性的人。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我们的创新机制问题,关键是要让真正的学者来领导学术界,而不是让官员来领导学术界。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4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