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余心乐:辛亥百年后民主在中国的命运

更新时间:2011-10-16 11:24:41
作者: 余心乐  

  

  到今天,以创立民主共和国为目的的辛亥革命就过去一百年了,下一个一百年也正式开始。这下一个百年民主在中国大陆的命运会怎样呢?中国未来要不要民主制度、能不能实行民主制度呢?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热潮即将消退之际,我们中国人似乎应该认真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一,民主是什么

  

  为什么我们的思考要从“定义”开始?因为在中国,乃至在世界各地,民主的含义各不相同。不明确什么是本文所说的民主,后面的要不要、能不能就无从谈起。

  

  据说,民主的定义有一百多种。比较多的是“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但恰恰是这个定义把民主搞得没有了底线。从20世纪下半叶以来,有几个国家不明确宣示自己是人民当家作主呢?因此,我们要暂时抛开人民当家作主的套话,从各国实践中概况出民主究竟是什么。

  

  首先我们要明确,这里界定的是民主的总的意思。我们知道,有各种各样的民主。就中国的语境来看,首先就要区分中国民主和西方民主、无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民主、社会主义民主和资本主义民主。事实上,世界上还有拉丁美洲民主、东南亚民主、非洲民主,还有古代民主、现代民主,还有成熟民主和不成熟民主等等不同的民主。但是,不管那种民主,只要是民主而不是非民主,就有共同的意思,这就是上面说的“民主的总的意思”。那么这个民主的总的意思是什么呢?考察古今中外,任何民主都离不开下面三大要素:

  

  1,统治权力相互制衡,没有那个党派、集团、个人大权独揽、不受制约。

  

  2,统治的权力由被统治者定期授予,方式是选民投票。

  

  3,统治者更替不使用暴力。失去权力的一方和平交权。即使出现问题,也不发动战争或起义,统治者也不用暴力去镇压被统治者,而是依法和平解决。

  

  对于民主来说,这三大要素缺一不可:统治权力没有制约,一个最高领袖说了算,就是标准的专制,不是民主了。统治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而是来自于神、血缘、传统,那也不是民主。光是宣称权力来自于人民还不行,还必须透过选民投票这种不可缺少的方式来体现权力来自于人民,才是真正的民主。最后,失去、获得统治权力都不能使用暴力,否则权力来自于人民也就不成立。总之,不管哪个阶级、哪个主义、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只要是民主,就少不了这三个要素。少了一个就不是民主。当然,不同时代、不同国家、不同阶级的民主在形式、方式上会有所不同,因而出现所谓东方民主、西方民主,社会主义民主、资本主义民主的差别,但不管差别有多大、性质有多不同,以上三大要素都是缺一不可。

  

  按照对民主的上述定义,我们可以说民主并不仅仅是什么人类的“美好理想”,需要要为它抛头颅、洒热血。民主不过是一种特定条件下的政治制度,一种治理国家的方式。人类文明社会已有7000多年历史,直到二百多年前才开始出现民主政治制度(古希腊作为个案特例除外)。此后经历了二百多年发展,民主制度才从一、二个国家渐渐扩展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成为今日普遍的国家政治制度。为什么现在大多数国家都选择民主制度,而在一、二百年前绝大多数国家都采用专制制度呢?对于这个问题也有许多答案,概括地说主要是这样几个方面:

  

  1,生产力发展,进入了工业化、信息化时代,一方面全球经济联系增多,出现了全球经济一体化;另一方面市场经济逐步普及。经济发展让大多数国家的人民都比农业时代更加富裕,受过更好的教育,从而既有了分享政权的愿望,又有了参与国家治理的能力。市场经济的普及要求更多的平等、自由,更多的依法办事,规则透明、稳定,从而要求政治更加民主。经济全球化也要求全球各国经济管理、运行的制度、规则互相接轨、彼此相近,而民主法治是经济发达国家通行的制度、规则,接轨就意味着实行民主法治。

  

  2,工业化、信息化、全球化、市场化时代一方面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利益集团日益增多,利益冲突普遍化,整个社会前所未有地多元化、对立化。另一方面,随着经济发展、社会进步,使用暴力解决阶级之间、利益集团之间矛盾、冲突越来越不受欢迎,人们越来越多地采用和平的、协商的、讨价还价的方式解决矛盾、冲突。而民主制度正好顺应了这样的要求。首先,民主就是社会多元化的产物。社会出现了不同的利益集团、不同的阶级,他们之间的利益、冲突又无法调和、不容否认,形成了所谓“刚性化”的趋势,因此各个阶级、利益集团需要分享政权。其次,民主就是用和平、协商、讨价还价方式解决阶级矛盾、利益冲突的政治制度。民主制度中大家依法解决冲突,用辩论、集会示威、投票、罢工等和平方式解决矛盾,而不是动不动拿起枪杆子发动战争解决问题。

  

  3,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导致人类自身的进步,个人的权利意识不断觉醒,个人权利不断“刚性化”,人权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个标志,保护人权而不是践踏人权成为当代国家统治者统治合法性的一个来源。保护人权是执政者的掌权条件,践踏人权是执政者的下台原因。而只有在民主制度里才有保护人权的基础,专制制度必定是践踏人权的制度。

  

  总之,现代社会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不同的个人、集团、民族,不同的地区、行业、组织各有各的利益诉求,不容抹杀。同时各个“元”之间的利益冲突无法调解,而社会又不接受暴力,于是只好用民主制度维系社会。而在一、二百年之前,上述各种条件都不存在,经济上大家都在农业时代,不少地方甚至是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社会结构相对简单,阶级分化、利益集团都不明显,个人权利也无从谈起。再加上传统社会暴力成风,处处都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平协商无法解决问题。因此那时到处都有一个国王、领主、酋长一类的专制君主,到处都是专制制度。

  

  一种政治制度的出现、成功,总是因为它解决了别的制度无法妥善解决的问题、危机、冲突。民主制度也不例外。如前所述,民主制度最大的成功就是妥善解决了社会多元化导致的剧烈冲突与非暴力解决冲突的规则问题。民主首先承认多元化以及由此产生的冲突。民主承认个人的权利不容侵犯,承认阶级有自己的利益、权利,承认利益集团的存在和利益不容否定。民主也承认上述个人、阶级、集团的利益可能相互对立,因此冲突不可避免。但是,民主强调:第一,所有的利益、权利都必须合法。第二,解决利益冲突必须使用非暴力手段。毫无疑问,民主制度这种承认不同利益,用非暴力手段解决利益冲突的特点更好地解决了近现代以来人类面临的问题,体现了人类社会的一大进步。不过一、二百年的时间,民主从一、二个西欧国家的个别政治制度,发展成全世界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反观专制制度,从过去被绝大多数国家奉为天不变道亦不变的永恒制度,到今天被大多数国家所唾弃,不也说明专制制度已经过时了吗?

  

  二,未来中国要不要实行民主?

  

  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现在有截然不同的两派观点。一派认为中国要民主。理由是民主是世界潮流;民主是人民当家作主;民主有利于保护人权;民主适应市场经济;民主保障国家权力和平交替;民主有利于反腐败;民主有利于保护弱势群体,等等。另一派认为中国不要民主(当然,没有人公开这么说,但实质就是这个意思)。理由是民主不适合中国。中国的文化、传统不适合民主;中国国民素质不高,不适合民主;中国人口多、国土面积大,不适合民主;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不适合民主。中国从未有过民主,一旦开始民主化,就会国家分裂、经济衰退、国力下降、发生内战、人民吃苦。中国现在没有实行民主(正统说法是没有实行“西方民主”)经济发展速度世界第一,国力增强,贫困人口减少,实行民主反而要丧失这一切。因此中国不需要民主(“西方民主”)。等等。

  

  综观这两种针锋相对的意见,都有从理论到理论的嫌疑。中国未来要不要实行民主制度主要取决于中国社会的历史进程,而不仅仅是某些个人或集团的主观意志。我在《辛亥百年:民主的传入与尚未成功》一文中曾提出,一个国家靠自身因素实行民主制度主要有三个条件:1,一国在某一时期出现多个政治势力的均衡,就是在一段时期谁也吃不了谁;2,势力均衡出现后各方决定相互妥协、分享政权,而不是处心积虑一定要消灭其它势力;3,用暴力消灭其它各方后胜利的一方切实实行民主。在这些条件中势力均衡是前提,寻求妥协是关键,胜利者切实推行民主是保障。中国未来要不要实行民主,就看现在、未来会不会出现这三个条件。出现了这些条件,再否定民主也不得不实行民主;没有这些条件,再欢迎民主也无法让民主成真。

  

  那么,中国未来会不会出现这些条件呢?首先我们要公正地说,中国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些条件。中国历史上势力均衡很少出现,较大规模的就是6次:春秋战国一次,三国、南北朝一次,五代十国一次,宋、辽、金、夏一次,北洋政府时期一次,抗战胜利后一次。六次均衡,从未妥协,最后都是战争决胜负,而胜利者无一不集权。但是,这些毕竟是历史上的陈芝麻烂谷子,跟今天21世纪的中国完全不是一回事。今天中国面临的形势已跟过去根本不同,套用李鸿章一句名言,今日中国真正面对着“三千年未有之新局面”。在这种新局面下,中国将会出现我们所说的那些条件。

  

  中国今日面临的新局面,首先就是经济的全球化。经济全球化从18世纪工业革命就已经开始,但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明显的加速度。到了今天,“世界是平的”已广为人知,任何一个国家,只要不想被开除球藉,就必须加入到全球一体化中,成为全球事务的一部分。而经济的一体化必然导致政治、文化、生活方式等等的一体化。虽然这后一方面会慢一点,但趋势是必然如此。这样的局面在50年前是无法想象的。

  

  其次,20世纪70年代以来民主化浪潮席卷全球,成为人类历史的一道全新风景。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五十年前并不为世人看好。17世纪地球上几乎没有像样的民主制度,19世纪她仅在极少数国家存在。20世纪上半叶,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人们普遍不看好民主制度,那时的理想是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二战以后,大多数新生国家都自觉抛弃民主制度,选择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据统计,五、六十年代世界上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国家数量超过了某种程度的民主国家数量。但是,从七十年代开始,情况发生了变化。民主制度为越来越多的国家、人民接受,到处都出现了要民主、争自由的运动。民主成了一个“好东西”。这股被亨廷顿称为“第三波民主”的浪潮已经持续了近四十年,在它的“裹挟”下世界上已经有三分之二、一百二十多个国家成为某种程度的民主国家。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事情。2500多年前希腊一个不大的城邦国家雅典发明的选民选举领导人、领导人任期制等等所谓民主制度竟然成为地球上大多数国家的政治制度,真是匪夷所思!但这却是事实。

  

  最后,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尊重人权、保障人权成为世界潮流,对人权的保护成为一国政府统治合法性的重要来源,也成为衡量一国政策、制度、内政、外交、战争、和平正当性的评判标准。人权不仅是一国的内政,也是全人类的事务。一个侵犯人权的国家可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和制裁;一个严重侵犯人权的主权国家甚至可以受到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法的”入侵,直到推翻这个严重侵犯人权的政府。这一切在60年前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人权在18世纪法国启蒙运动之前还几乎不为人所知。1773年受到启蒙思想影响的北美13州发布《独立宣言》,开宗明义写到人人生而平等。1789年法国大革命期间《人权宣言》横空出世,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人作为人具有一些不被任何政府、机构、国王、主教以及法律、制度、文化、传统、习俗等等剥夺的权利。这就是人权。但是,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尊重人权、保障人权还只是极个别国家、极少数人群接受并遵行的原则。世界大多数地方都不接受人权原则,不承认人有什么与生俱来的权利。许多地方甚至根本不知道人——每个人——还有自己的什么不可剥夺的权利。那时,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的一切,从生命到食物、住房、财产、工作、家庭以及幸福,都是某个神明或者某位领袖、某个政府、某种组织赐予的,自己只是它们的奴仆、工具,听它们的话,跟它们走,为它们增光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必说全世界为保障人权做了多少工作,联合国颁布了多少宣言、公约。只需看看今天世界上还有那个国家践踏人权而不受全世界的一致谴责,还有那个国家敢说自己不承认人权,就知道尊重人权、保障人权在今天已经是举世公认的价值准则。

  

  这三大潮流对中国产生了什么影响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22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