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永:民初第一次国会选举竞选活动研究

更新时间:2011-10-15 22:28:34
作者: 张永  

  间接作用是指通过请客吃饭等社交活动联络感情,从而达到拉票的目的,这是需要财力支持的,直接作用就是明码标价直接收买选票。

  

  民初革命动乱之后,商业颇为萧条,但是在国会选举的带动之下,选举投票地的三种行业生意异常发达,成为选举中的直接受益者,这三种行业就是:旅馆、饭店和妓院。 15选举进行期间,旅馆爆满、饭店整日高朋满座、妓院房间都被早早预定,各自发了一笔选举财,而这些挥金如土式消费的原动力则是小小的选票。比如湖北是共和党财力充足的地区,共和党支部在武汉把“汉口第一家福昌旅馆,和三分里、四成里若干妓院,由招待所包下,几家规模大的餐馆,凭招待所印条记帐,真是穷奢极欲,煊赫一时。”而在湖北势力较弱的“同盟会省议员三、四十人,僦居三道街原盐道衙门同盟会支部内,人多屋窄,穷得难以开伙。” 16共和党凭借雄厚财力开展拉票交际活动,在湖北的国会选举中取得优势。

  

  直接收买选票的行为也相当普遍,不同层次的选举选票价格相差很大,初选选票价格通常只有二角到五角,复选票价可以达到一、二百元,参议员选举的票价就更高了,各地的票价因竞选激烈程度不同有相当的差别。无锡县初选的票价是二角五分到五角, 17 宝山县初选票价二角或三角, 18 桂林民主党初选时,每票给券一张,可凭券领米粉若干碗,如未使用或未用完,还可以按值领取现金, 19 苏州复选选票价格有相当波动,特别是到最后几日期限,只差数票的竞选人不惜重金收买,使得票价猛升,共和党出价达到三百元甚至更高,许多已经廉价卖出了选票的选举人懊悔不已。 20

  

  (四)公开演讲和公关游说

  

  虽然有上面种种非法的得票手段,但正大光明的公开竞选在选举中仍然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许多在地方上的知名人士是靠在选举人中长期积累的威望当选,这些新派人物大多是在清末新政推行过程中,通过在地方上创办新式教育、实业、公共事业等在年轻士绅中获得了声誉。辛亥鼎革之后,许多老派士绅政治上趋于消极,这些年轻士绅正是对议会民主制最为热心、参与选举活动最为积极的一群人,有了这一批人的支持就不难当选。而要得到这些人的支持,除了原来积累的声望和业绩,正大光明的竞选活动也是必要的,贿选在社会上一般遭人蔑视,而且是违法的,只能暗中进行。

  

  江苏共和党众议员王绍鏊回忆到:“当时的竞选活动,除了有一些人暗中进行贿选外,一般都采取公开发表演说的方式。我在江苏都督府任职期间,曾抽暇到江苏的苏、松、太一带作过四十几次的竞选演说。竞选者作竞选演说,大多是在茶馆里或者在其他公共场所里。竞选者带着一些人,一面敲着锣,一面高声叫喊:‘某某党某某某来发表竞选演说了,欢迎大家来听呀!’听众聚集后,就开始演说。有时,不同政党的竞选者在一个茶馆里同时演说,彼此分开两处各讲各的。听讲的人大多是士绅和其他中上层人士。” 21 当选众议员的国民党湖南第三区招待处长钟才宏也称:“竞选期间屡有公开辩论,竞选过程则始终公平诚实。” 22

  

  一大批真诚向往民主制度的年轻士绅知识分子作为选民的核心支撑了一届相对纯洁的国会选举。这些年轻人中有一个叫张奚若,他在上海意外听说自己成了家乡陕西朝邑县初选当选人,千里迢迢赶回陕西,就为选举国会议员投神圣一票,投票后立刻返回上海准备出国留学,在潼关投票时,他甚至还遇见了同他一样专为投票从南京赶回来的年轻人李宜之。张奚若后来回忆到:“第一次选举是中华民国成立以来,所有选举中最清白的一次,大家根本不懂贿赂,连请客的事也没有,完全是靠情面拉票子,真有点‘古风’。” 23

  

  (五)政党组织力的巨大作用

  

  当时在竞选过程中虽然也有不少依靠自己的声望和力量当选的,但政党还是发挥了重要作用。不仅大量的竞选经费都是由政党组织提供,有限的选票资源通过有组织的合理分配(提名指选),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民初政党虽然组织松散,但面对个人还是有一定优势的,其中国民党的组织能力又比其他党派更强一些。有的国民党员甚至本人完全不必出面竞选也可以当选,比如安徽党员汪建刚,经其宗兄时任都督府顾问的汪菊友推荐,由国民党安徽支部提名,再由汪菊友给徽州当局写了八封信,本人只印了十打照片和两百张名片,自己没有参加任何竞选活动,就顺利当选众议员。 24

  

  共和党的组织力就差得多,很多共和党员当时就很羡慕国民党。四川本来是共和党占很大优势的地区,但四川共和党石体元回忆到:“国民党的控制力较强,共和党人数虽多,而组织力很薄弱,因之不能使用提名指选的方法去支配党员,其他无党派者则专以贿选为竞争的手段。我因为不愿贿选,且无财力去贿选,共和党又没有支持我,两回投票都落选了,共和党在万县区也失败了。” 25

  

  共和党组织的松散还表现在内部的纷争。比如共和党员王绍鏊原来是统一党的“少壮派”,由于过去曾经反对合并成立共和党,而与共和党本部发生矛盾。结果,虽然王绍鏊是地方上很有实力的人物,竞选获胜机会很大,但本部不仅不提名他,反而劝他退出竞选,甚至收买王的选票。王也无视党组织的意见,坚持独立参选,最后终于在地方人士的支持和自己的积极竞选努力下当选众议员。 26 后来王“入京时,特将议员符号藏匿,以免该党本部之招待。” 27王绍鏊虽然当选了,但这种互相拆台的内耗却浪费了很有限的竞选资源,给敌党创造了可乘之机。

  

  (六)参议员选举斗争中的拒绝出席策略

  

  在众议员复选和省议员复选分别选出了众议员和省议员之后,1913年2-3月最后进行的参议员选举把国会选举推向了高潮。省议会召集后,选举参议员,每省十名,各省党派形势不同,但是不少省份却令人惊异地采取了非常一致的斗争策略–––拒绝出席,而且这种在各省议会参议员选举中发展起来的议会斗争策略,在后来正式国会的议事活动中被当作一种最有效的抵制手段频繁使用,对以后国会的运作方式产生了极坏的影响。

  

  参议员选举中的拒绝出席斗争,一般是在两派势力有一定差距,而差距又不是太大的省份,被势力较弱的一方采用来抵制较强的一方,比如江苏、福建等。因为议事规则规定议员三分之二以上出席,选举方为有效,因此较弱一方只要能掌握三分之一的席位就可以运用拒绝出席策略。由于在省议员选举中,国民党获得了比众议员选举更大的优势,在多数省议会,国民党都是强势的一方,所以拒绝出席策略自然更多地被处于弱势地位的共和党等党派使用。

  

  比如福建省议会国民党占优,2月27日选举议长,结果当选的正议长林瀚和副议长郑元桢、郑丰稔都是国民党员。2月28日选举参议员,上午选出宋渊源、陈祖烈、林森、雷焕猷、杨家骧五人也都是国民党员。下午续选,极富戏剧性的情况发生了,共和党因两日来选举失败,拒绝出席选举,但是余下人数不多不少刚刚够法定人数,又选出刘映奎。但刘当选后必须依例退席,于是少了一人,某议员出去强拉来了一名议员,又选出潘祖彝,潘当选退席后人数又不满法定人数,无法继续选举。共和党扬言,剩下三个名额必须全部选举共和党员,否则永不列席。 28 3月2日“共和党因省议会选举参议员失败,今日仍强挟党员不出席,致不足法定人数未能开会。” 29

  

  拒绝出席作为一种策略,主要起到两个作用,首先是以这种强制停会的方式要挟强势政党让出部分名额,但停会过久势必引起公众舆论的不满,进而损害本党的形象;其次,可以利用拒绝出席拖延选举,利用这段时间运用种种手段分化对手、收买选票,以达到有利的结果。到1913年4月国会开幕的时候,由共和党、民主党、统一党合并成立的进步党就是利用这种拖延手段,逐步分化瓦解国民党,取得了竞选众议院议长的胜利,省议会的斗争可以说是国会斗争的预演。

  

  三、竞选斗争中对报纸舆论的运用——“共和党秘密谈话事件”

  

  在整个竞选的过程中,除了直接的选票争夺,各个党派在舆论领域的斗争也达到了白热化。因为社会舆论的倾向可以对选民的投票趋势产生很大的影响,各党都利用自己的舆论阵地不遗余力地抬高自己、打击对方。关于选举舞弊、贿选、暴力、行政强制等的报道前面已经涉及很多,其中很突出的是所谓“共和党秘密谈话事件”。

  

  据《民立报》报道,这件事的前后过程是这样的:国民党河南支部有人在阅报室内发现一件奇怪的印刷品,封面有“秘密谈话、阅毕深藏、共和党颁行、中华元年十一月”字样,内容是以假托美国总统威尔逊和罗斯福谈话的形式,极其详尽地传授各种卑鄙龌龊的竞选手段。收发人隐约记得是邮局连同报纸一同送来,外皮上有“交共和党河南支部”字样。国民党河南支部以此事关系重大,专车进京送交国民党本部,本部不能判断是否为共和党颁印,但是因性质过于恶劣,决定于12月19日上午由张耀曾在政团联合会披露,一场舆论风潮从此揭开。 30

  

  这件“秘密谈话”的内容实在是非常恶劣。其中提到,对于“反对本党者”,“不宜用明攻,宜用暗箭,乘社会上有事变发生,则将罪恶入其身上为之散布流言”,“地方上如捕获烟赌者则以其罪入其身上”,更为凶恶的竟然有“于投票之前殴伤或以药物致其病”;对于“反对本党而欲运动为议员者”,要“知其运动何人,则以利诱害悚其被运动者使不选其人为止,或扰散其票数”,“为之造谣以激起社会之恶感及厌恶”,更暴烈的还有“于茶酒之间以药物致其疾病”,“在街上使无赖与之斗殴使受拘留之刑罚,或殴伤使之不能运动”。 31其中下毒、殴打等人身伤害数条已不是竞选违规的问题,而是严重的刑事犯罪,这样的“秘密谈话”与任何党派扯上干系,都必然会给其声誉带来灾难性损害。

  

  12月19日,也就是在政团联合会披露的同一天,国民党在北京的各个机关报都以同一标题《可惊可骇之印刷品发现》报道了此事,这显然是事先策划的一次大规模舆论进攻。12月21日,消息传到上海,《民立报》首先简单报道了事件经过,22日《民权报》也加入的报道的行列,而《民立报》继续深入报道:“自共和党秘密谈话发觉后,除该党员及该党机关报《亚细亚》等强辞辩护外,其余各政党态度––––国民党虽不定指系共和党所为,惟以关系选举前途异常危险,故主张宣告国民,俾预防范,俟查得确据,决照国法惩办;统一党与国民党同,惟更比之为洪水猛兽,若查实后当设法全数扑灭,毋使为社会毒;民主党亦甚惊骇,疑信居半。各新闻议论––––《民主报》谓其阴毒卑劣;《亚东新报》谓其忍心害理;《中央新闻》谓其鬼蜮行为;《中国报》谓其为人类之贼害;《民国报》谓其盲无心肝;《国风报》谓其卑劣险狠;他如《北京日报》、《中国日报》、《中国公报》等报皆揭登其事,力破奸谋。近该党中人对于此事言语支离,颇有跼蹐不安之意,闻袁总统亦以此事关系人心风俗、道德法律甚巨,务须严究重惩为行险者戒,业派员四出密侦,如查获该共和党确据,决解散该党,并捕拿散布此印刷品之党员云。”

  

  国民党虽然不确指共和党,但是《民立报》不惜版面,于24、25、26日分三天连载全文刊登了“秘密谈话”,其用意十分明显。《民权报》更进一步,不仅以《某党妨害选举之供状》为题25、26、27日分三天连载了“秘密谈话”全文,25日还发表题为《共和党休矣》、副题为“奸谋已败露,政团动公愤”的评论,指名攻击共和党。

  

  面对国民党猛烈的舆论攻势,共和党抓住其中的漏洞,立即展开反击。12月20日,即事件披露的次日,《亚细亚日报》也刊出题为《可惊可骇之印刷品发现》的文章,其中有:“共和、国民二党,孰为稳健,孰为暴乱,孰为地方绅民所归仰,孰为豪猾强梁所棲託,事迹昭昭,在人耳目,并世之人,谁不知之。行卑劣手段以破坏他党之选举,乃至有焚烧名册之暴动,并世之人又谁不知之。乃竟有河南国民党发现共和党妨害他人选举之印刷物,无论共和党向来之性质不会有此举动,假令有之,有谁肯发布此呆板之印刷以自暴露其阴谋乎!”,认为这是“一钱不值、显存反陷之事件”。

  

  21日《亚细亚日报》继续反攻,而且由于对“秘密谈话”的研究有了精彩的发现,将其与国民党广东支部扯上干系,形势趋于主动。这个长篇报道题为《国民党之大笑话》,细心人发现“秘密谈话”中多广东土语,当时广东完全是国民党的势力范围,所以进而推断此印刷品为国民党广东支部所为,比如“苏星渠大阔:苏大阔为广东无赖暴富,挥金如土,遂得大阔之名,他省人知之者甚鲜,他省人亦断无引及苏大阔者”,又指出“街上”、“串路”、“盖棚”、“枱椅”、“保皇党”、“开彩”、“拾筹”、“银毫仙士”等皆广东土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2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