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德伟:关于通胀原因的误判和对策的纠偏

更新时间:2011-10-14 11:47:46
作者: 李德伟  

  从国际市场换回国内急需的资本、技术、设备等,提升了国民经济的技术水平。在这种意义上,不能将通胀的主要原因归咎于这些外汇储备。问题在于,我们需要的很多战略性原材料、能源和高科技,本来应该从国际市场上购买,但由于非经济因素,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禁止高科技出口中国,致使中国手持巨额外汇,无物可买,被迫购买美国国债。这是不合理的世界经济秩序的结果,但也是我们没有根据这种情况改变自己战略的结果。

  自197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加速,根据要素禀赋和发展条件,国际分工格局形成三大块。

  美国和欧洲国家凭借其老牌资本主义完善的市场经济制度优势,与科教水平高相应的高新技术产业垄断地位和现代服务业,如创新研发、物流特别是金融服务业等方面的优势,占有了世界市场的寡头垄断地位。拥有丰富劳动力资源和高储蓄优势的亚洲国家,通过发展从发达国家转移出来的传统加工制造业获得了快速发展的机遇;中国是其中最大国家。而中东、北美和澳大利亚、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由于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土地资源优势,成为全球大宗商品的供给者。

  应该说,从比较优势或资源禀赋理论来说,这种国际经济格局在一定阶段还是稳定的。问题在于美国的特殊的超级霸权地位。现行国际金融体系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形成的。美国凭借着雄厚的经济实力,支持了美元的霸主地位。美国本来可以通过高新技术的对外转让,实现贸易收支的平衡。但由于美元可以在国际市场上购买任何商品,而且发行任意多的美元完全由美联储决定。它不必生产日常的消费制成品,也不愿意转让其领先的民用技术。美国凭借美元作为国际购买力和国际储备货币的特权,可以放松金融管制大力促进其金融业发展。与此同时,美国具有垄断地位的高科技产业以及相应的军事工业迅速发展,而制造业则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大规模向海外转移,这就导致了日益严重的经济空心化趋势。

  在这种不合理的国际分工格局下,世界经济必然出现不平衡,中国、日本等亚洲制成品出口国和俄罗斯、OPEC等石油出口国出现大规模贸易顺差,而美国、英国等国家出现逆差,世界总逆差的49%集中在美国。现在,中国向美国输出大量低端制造业产品,换回日益贬值的美元,并且大量购买美国国债,而不是进口自己需要的战略资源、高科技产品。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竟为美国的金融危机买单,承受了巨大的风险和损失。

  当然,说是没有东西可买是愚蠢的借口,如果早就改弦易辙,及早听取忠告,实现多元化投资就不会走到今天。现在认为,中国的外储太多,买什么什么就涨,划不来。问题要反思为什么会走到今天的局面?事实上,即使资源、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总比购买已经面临违约危机的美国国债好。中国与其以债权人身份要求美国采取措施保障美国国债投资者安全,还不如自己主动购买黄金、战略资源、高技术产品、有潜力的外国企业,如联想购买IBM一样。

  关于在现行外汇管理制度下,外储增长,迫使央行开动印钞机,发行等量人民币对冲,在国内造成货币超发的说法,按外汇局的解释,已是一个历史概念,因为我国已不再实施"强制结售汇制度",经常项目外汇收入可以根据其经营需要自行保留或卖给银行。不过,外汇局一方面否认外储是通胀主因;另一方面又承认,外汇储备的增长是在当前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下,国际收支"双顺差"的客观结果,并承认当前外汇占款已经成为我国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渠道。这说明外汇局并不否认事实上还存在的"强制结售汇制"造成通胀压力。

  问题并非无法可解。实行真正的"藏汇于民",鼓励、支持企业走出去,实施海外兼并、拓展海外市场,比继续维持事实上的"强制结售汇制度"强。

  金融危机以来,资源、能源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回落,中国应当抓住这一有利时机,购买所需的大宗商品,例如石油、铁矿石、铜、钾等资源,引进先进设备与技术。这也是解除外汇局手中的巨额外储除了购买美国国债以外,没有其他好买的困局的手段。

  外汇局表示,用官方的外汇储备购买此类资产,可能会推升其市场价格,损害已经在大量购买黄金、石油和其它大宗商品的中国居民和企业,是不必要的担心。

  

  四、财政收入逆势而涨,加重了通胀的幅度

  

  由于偏重于货币政策,在治理通胀的时候,一些加剧通胀的因素逆势而增,财政收入激增就是一项。近几年政府虽然连续几年面临困难,但财政收入却实现了连续大幅度增长。据财政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累计,全国财政收入56875.8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3526.03亿元,增长31.2%。2010年我国财政收入突破了8万亿元大关。按照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全年将突破10万亿元关口,占GDP总额23.3%。

  财政收入在分配中比重过大,意味着税费过重,制约了居民收入和企业收入增长,进而影响到经济发展,造成恶性循环。特别是在经济回落时期财政收入逆势而涨,相对降低了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影响拉动内需、启动消费,进而影响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据统计,上半年GDP增速为9.6%,财政收入增长31.2%,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7.6%,农民纯收入增长13.7%。财政收入增长高于GDP增速21.6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城乡居民人均实际收入增幅23.6、17.5个百分点。上半年个人所得税增长35.4%,高于GDP增速25.8个百分点,分别高于城乡居民人均实际收入27.8、21.7个百分点。

  中国目前税制设计是以流转税为主,主要包括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等,最终大多都会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流转税在中国总税收收入中占比约为60%~70%。与世界各国相比,人均GDP在2000美元以上的中等收入国家,最佳宏观税负为23%;人均GDP在10000美元以上的高收入国家,最佳宏观税负为30%。而据测算,2007~2009年,我国宏观税负水平分别达到31.5%、30.9%和32.2%。

  有人认为,税收增长有利于公平。这是错误的,是计划经济的思维残余,是以为政府万能的观念体现。首先,中国的政府目前仍然承担了太多的社会管理职能和经济建设职能,很多该由市场去做的事都是由政府包揽。事实证明:能让市场做的事,应当交给市场去做。市场不仅能产生效率,同样也会促进公平。而在目前通胀加剧的形势下,应当尽可能地减轻企业和居民负担,而不是增加负担。

  因此,解决目前的问题,减税是非常有意义和有效的。

  

  五、坚定不移地实施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采用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的合理组合,将两难危机变成发展机遇

  

  从根本上讲,本次具有自发调整结构意义的通胀,既是危机也是机遇。必须透过通胀的货币现象表面,顺应市场规律,因势利导。实行结构调整、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才是治理当前通胀的根本措施,也正是"十二五"时期既定方针的主题。一切其他措施,都必须以此为前提。不要担心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关键在于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

  要大幅度减税,既要从总量上降低税负,同时也要从结构上考虑。通过减税,企业既能够满足工资增长的合理要求,调整收入分配结构,又能够承受成本增长压力,增加供给以抑制物价水平,增加就业、维持经济增长和收入增长。可考虑降低所得税和增值税率。

  对于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优惠减税措施要继续推行,对一些企业创业发展和创新,应予以税收优惠和支持。

  要继续推进财税体制改革,优化财政支出结构、推进公共财政建设等。要加大教育、科研、卫生、文化和环境保护方面的投入,促进人力资本增长,提升劳动力结构,为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和结构调整创造条件。

  要加大社会保障投入,刺激居民消费,这也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实现从外向型的经济发展转变成内需型的经济发展的必要措施。

  控制房价要以加快社会保障房建设、增加供给为重点,限购、限价等不是长久之计。由于财力问题,可以采取土地划拨的方式。在中国完全靠市场解决居民住房问题是不现实的。

  关于外储问题,虽然按外汇局的说法已经放弃了"强制结汇政策",关键是要落实。要放弃"奖励出口,限制进口"政策,降低关税和非关税贸易壁垒,以增加进口。特别是要鼓励企业通过国际化战略收购战略资源,如矿产、石油以及农产品等。这样一来,过多的外储不仅没有贬值危险,也不会造成国内通胀压力,相反可以填补国内紧缺需求,减轻通胀压力。还应考虑放宽居民出国消费、旅游、留学、投资的用汇限制,鼓励对外进行投资、消费。

  从短期来看,货币政策仍然要保持适当力度,调控方式包括提高利率、提高准备金率、公开市场业务等措施,以减少市场上的流动性过剩。

  

  (李德伟,国家工商总局行政学院副院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170.html
文章来源:《领导者》总第41期(2011年8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