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宇宽:网上暴戾情绪从何而来

更新时间:2011-10-12 11:07:51
作者: 郭宇宽 (进入专栏)  

  

  最近我在网上发表了一些言论,与一些网友的观点不是很契合。本来对一个事情有不同看法是很正常的,我也愿意与观点不同的人交流。但很多网民的“交流”方式很特别,我具体的解释一条都不听,上来就骂:郭宇宽你懂个屁逻辑啊,还博士呢,你良心让狗吃啦,等等。更有甚者,恨不得要掘我祖坟,好像跟我有深仇大恨。

  这种情况让我很郁闷,我在就事论事地讲道理,这些人却在胡搅蛮缠。他们对我的怨气到底从何而来呢?我就在思考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失去了理性讨论的空间?

  前些日子我回了一趟南京老家,临走的时候打了辆车去机场。出城的时候交通状况不太好,有点堵车。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眼看就要红灯了,我们前面的一辆车不但不加速,反而就在前面停下来了,过了两秒红灯才亮,这样我们就多等了一个红灯,延误了大概二十秒的时间。我注意到前面这辆车是崭新的,车牌也是新上的,大概值三四十万吧,一看就知道车主家庭条件很不错。

  这时候的哥怒火万丈了,滔滔不绝的国骂就出来了。特别是当红灯过去之后,他还猛地开到前面有意别这辆车一下。我心想,就等了不够抽根烟的工夫,至于这样吗?情绪这么不稳定,开上高速路会不会有点危险?

  我就试图开导他一下,说咱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他说这帮贪官都是些不要脸的东西,贪了这么好的车也不会开,他要是有辆坦克车直接轧死这帮狗东西。其实,经过前面那车的时候我注意看了一下,发现开车的是位女同志,发型挺时髦,大概是个新手,但也没证据证明她就是贪官。但的哥就这么认为,还是骂个不停。

  我发现开导的效果不好,就试着打岔,问他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他说到孩子有些精神了,说他孩子正在上小学,花销不菲,要上重点初中的话还得给学校塞两万块钱。平时还要给孩子报各种辅导班,这些辅导班收费也很高。学校的老师们平时上课不好好教,课下开辅导班收钱,太混蛋了。看到这大哥情绪又起来了,我就又开导他说,为了孩子的教育,花点儿钱也值得。我又问他孩子学习怎么样,他说孩子学习可好了,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几名。我说孩子有出息就好了,他心情这才好了一点儿。

  没想到快到机场的时候的哥又不爽了,说要在机场拉个客人得排两个多小时的队,空车往回走又太浪费,很矛盾。我说大家都等咱就等呗。他说有的人不用排队啊,有的人跟机场保安有关系,直接加塞儿,保安也不管。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成立行业协会,规范一下这些行为。他说现在中国哪能搞协会啊,谁搞协会就抓谁。我说那你们有没有试图跟机场管理人员讲讲道理。他说讲什么啊,这些人根本不讲理,你跟他讲道理,他就会打人。

  跟他聊完这一趟之后我大概明白了他哪来的这么大的火气。在他的生活中,托关系、走后门都是家常便饭,他也痛恨这些腐败行为,但却不得不参与其中,同时一肚子的委屈。生活中积累的情绪大量积压,找不到出口,一碰到点小事儿,就完全爆发出来了。哪怕只是多等了二十秒,也能骂上半天。

  我想起来几年前的一次经历。在一次饭局上,邻桌的一个人与我们桌上的一个朋友认识,就中途坐了进来。朋友介绍说这人是城管大队的。我一听是干城管的,就心想你就不能干点好活儿吗。那人倒也比较诚恳,自己先说,城管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他们也很矛盾。

  怎么矛盾呢?他说,那些小商贩一点秩序观念都没有,如果没有城管,满街都是占道经营,把路都挤死了怎么办?警察也管不过来啊,还得靠城管。我说,那你们不能文明执法吗。他说,你去当两天城管试试看,你客客气气地跟这些人说,同志,这里不能摆摊,影响行人行走,他们都爱答不理的,稍微挪挪,你一转身,他们又都回来了。只有做恶人,一上去就骂“给老子滚,再来打断你的腿”,用这种办法,一喊就管用,秩序就好了。

  我小时候住在大学校园里,那里算是诗书礼乐之地,讲道理的氛围还是很浓厚的。我在成长的过程中养成了爱讲道理的习惯,而且也没有因此吃太大的亏。但现在的中国有一个庞大的底层社会,完全是在按照强权规则来运行,谁拳头大就听谁的,不讲道理。这种暴虐的情绪相互促进滋长,相当程度上扭曲了民众的性格,也许让他们不再相信讲道理是行得通的。

  将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再回头看互联网上骂我的那些人,我就能理解他们了。不能简单地怪他们不讲道理,而要追问,是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制度和成长经验,把他们的性格、世界观和价值观塑造成这个样子。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065.html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