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占领华尔街”与中国民主

更新时间:2011-10-12 10:28:57
作者: 多维网  

  

  华尔街本应铺满钞票证券,现在却被帐篷和标语占领。数万人不上班泡妞看美剧,而上街示威抗议,美国当然是出了问题,而且问题还不简单。金融监管不力,财富分配不公,阶层沟通有碍,民主协调失效都是国之大患。还有论者以此断言美国衰落,对此这里姑且不论。但对华尔街之乱表明民主制度弊端之说,我却以为太过意气用事。

  民主制度当然有缺陷,但就此事来说,与其说表明民主制之缺陷,还不如说显示了民主制之优势。民众能占领华尔街而没被失踪,是得益于民主制;民众“占领华尔街”声势之大而无暴力冲突社会失序,是一个社会成熟民主素养之效。政府没有谴责、镇压,而表示同情,民众从未挑战民主制度或怀疑政府合法性,整个运动其实都是在他们的民主制度框架之内运行。也就是说,我们应转换视角,将这种理性的示威游行看作民主的表现,是一个健康社会的正常活动,而非骚乱。

  其实对美国民主历史稍有了解就会知道,美国的群众集会示威,其实从未间断,美国民主未死,反倒因此愈加进步,日渐完善。上世纪上半叶,美国女权运动让妇女有了投票权;五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成为现在奥巴马能当总统的先声。此外的反越战、反伊战、反堕胎、反同性恋歧视等游行示威不胜枚举,此次占领华尔街的声势,实在算不得什么。民众的投票、投诉、呼吁都失效,使民众需要以集会示威的方式表达意见,当然说明民主社会并不完美,但经验表明,如果以一种完美主义或者“道德洁癖”来反对民主,将游行示威看作社会的敌人而非一种民主表达加以打击,就容易造成独裁和人为的社会灾难。

  中国未见示威游行,并不见得中国没有问题。次贷危机,美国政府斥巨资救市。这是无奈之举,如果不救,后果会更糟。即便说美国政府救市,完全是因为与寡头沆瀣一气,我们也没有理由沾沾自喜,因为中国救市,同样财大气粗不惜血本。差别在于,我们投多少钱、投到哪、怎么用,是不用国会批准的,更不用说要给纳税人一个交代。查看数据,中央四万亿人民币,两万亿用在西北的铁路、公路和机场上,一万多亿用在高铁上,还有一部分资金注入央企国企。不说以西北现在的经济水平,如此大规模地超前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在经济上是多大的浪费,即使是政治军事战略上的价值,也是有待商榷的。就算国家战略难以民主决断,民众对自己的钱,也应有表达意见的权利。而我们是没有的。

  华尔街上的愤青抗议少数权贵资本垄断市场,攻击经济寡头大鳄。但不幸的是,中国的权贵体制比起美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垄断中国市场的央企国企,大部分由中国权贵(所谓“太子党”)及其亲属控制。公有制企业名义上属于人民,但除了可以随意向人民涨价外,实际上跟人民没什么关系。负责救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基本是这些国企及其下属企业。国有银行也贷出十四万亿人民币进行救市,这些钱,也是注入国企或者有官方有背景的大资本家企业中。美国政府的钱,是在市场好转之后要撤回的,而中国政府的钱,不会收回来。即使不落入权贵手中,以中国国企世人皆知的效率和分红方式,能回到政府财政的利润,最多也只是意思意思。

  美国政府对金融监管不力,民众还可以示威,奥巴马还是惩罚了一下,而中国的银行坏账、政府监管机构及国企高管的腐败程度,恐怖得不敢公布示人;美国贫富差距很大,但比起中国的贫富差距,是小巫见大巫;美国社会保障水平低,不关心穷人失业者死活,但中国连真正的社会保障都几乎没有。很多国人一听说国家不惜巨资来救市,就感叹国家财力之雄厚,感激政府责任感之强烈,而不问在中国经济政治规则中救市措施的结果,反讥美国人之有权抗议不公,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因为民主制度,美国的社会矛盾能够有个不伤及社会秩序的表达缓解机制,使问题能被发现重视而有解决之可能。而中国在这方面完全是黑暗。如前所述,中国实际有比美国更深重的权贵资本、金融腐败和贫富差距问题,但不说“占领长安街”这样的天方夜谭,一个投诉无门被迫上访的拆迁户失业者,没到北京,就已经被失踪了。

  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存在于几乎所有国家的宪法上,但真有民众游行发对政府而不被镇压的国家,并不多见。如果说“占领华尔街”表现了民主的缺陷的话,我希望中国能有一些这样的民主缺陷。而中国寂静无声绝非幸事,当年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席卷全国,苏联阵营在波澜不惊安居乐业时,对资本主义民主的混乱加强了“教育宣传”,要就美国工农于水深火热。但不久之后,美国民主上了一个台阶,国家独霸世界,而苏联民众的意愿一冲破压制爆发出来,毁的是整个国家。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505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