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就中国改革“三步走”问题和周瑞金先生商榷

更新时间:2011-10-11 10:20:42
作者: 丁礼庭  

  

  最近,一个新词汇——“顶层设计”,在媒体频频暴光。也不知道在客观现实中是否真有此事。但另一个事实就是党的理论界、新闻界的权威频发文章,如周瑞金先生在《炎黄春秋》2011年第9期发表了《辛亥百年 从世界演变看中国改革路线图》[1],俞可平先生在《北京日报》发表了《关于“民主”这个全球性争议话题》[2]的文章,周少来先生发表了《影响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民主思路》[3]的文章,房宁先生在《光明日报》发表了《资本主义民主的缺陷与社会主义民主的优势》[4]的文章。这些理论权威的文章是否真冲着“顶层设计”而去,确实不得而知,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的制度转型的话题已经不是敏感的禁区,而已经逐步地成为理论界的热点话题了。这个客观事实又反证了“顶层设计”存在的可能。不管怎样,这总归是中国社会的一个不小的进步。

  这是因为任何社会变革都必然存在文化启蒙和思想解放的前奏,没有思想文化和学术理论的预热和准备,就不可能有巨大的社会进步和社会变革。而任何思想、理论上的解放、进步和飞跃,都必需思想、言论和新闻的自由探讨。如果当前这场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大讨论真能够自由、自主、自觉、自发地繁荣发展,那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也必将是“可期待的事实”。

  在学术理论界这种新气象的激励之下,本人也想来添砖加瓦、抛砖引玉。本文的主题是就周瑞金先生提出的“中国改革三步走”的观点提出商榷。

  周瑞金先生在文章中指出:“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提出了‘三步走’基本实现国家现代化的发展战略。现在看来,中国的整体全面改革也需要一个‘三步走’的路线图。……中国改革要分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政治体制三步走(文化体制改革融合其中),目前处于以社会体制改革为重点的阶段。”[5]“从1978年启动改革开放到2004年,用了大约25年左右时间,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着重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现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向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2004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关于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决定》为标志,宣告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已经基本确立,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深化、完善。就在这次全会上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强调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表明改革开放进入以社会体制改革和社会建设为重点的阶段。……这个阶段,需要花大约15年到20年左右时间,如果从‘十二五’规划算起,大约用两个多五年规划,到2021年建党一百周年左右基本可以完成。……社会体制改革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既承接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完善的任务,又为政治体制的改革创造更为良好的社会环境和条件。”[6]“在基本完成社会体制改革之后,我们有条件用25年左右时间推动以政治体制改革为重点的改革,努力建设经济富强、宪政民主的国家,建设法治文明、自由发展的社会。”[7]

  使我基本同意这个“改革三步走”观点的理由是周瑞金先生的如下论述:“第一步以经济体制改革为重点中,也包含有政治体制和社会体制改革的内容;第二步以社会体制改革为重点,也包含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第三步以政治体制改革为重点,也包含着经济体制和社会体制进一步的完善和发展。总之,改革‘三步走’,经济、社会、政治三大体制改革是互动的,互相配合、相互促进的。”[8]

  同样,使我向周瑞金先生的观点提出商榷的理由却是:在周先生对当前中国社会体制改革的具体论述中却没有看到足够有效地“包含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 的具体内容!我认为,这也是为什么一位网名叫“passe01”的先生把周瑞金先生这个“改革三步走”的观点称为是“最危险的是‘消极政改’”:“周瑞金在《辛亥百年,从世界演变看中国改革路线图》中,为我国改革开放设计了分三步走的路线图,……这个路线图万万要不得。顶层设计如果采纳了这个意见,必然导致一系列不良后果。”[9]

  在周瑞金先生提出的当前第二阶段“社会体制改革”的三方面任务时,虽然提出了“在意识形态层面,我们要形成一些全社会范围的基本共识。”[10]也具体地提出了一系列有关意识形态的重要观点:“我们推翻了一个旧社会,那么我们要建设的新社会有哪些基本特征?社会以何为主体?是官府还是民众?社会秩序的主导力量是什么?社会的伦理、道德底线应该建立在什么基础之上? ”[11]但是却回避了“开放言论自由”这个最主要的关键问题。要知道,如果没有真正有效的思想、言论和新闻出版的自由,就根本不可能在意识形态方面达成全民共识;如果在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的制度转型问题的大讨论中,只有主流理论界的声音,没有来自民众的心声,没有明确的“持不同政见”的声音,根本不可能达成全民共识。什么叫思想解放?什么叫“言论自由”,其中的必要条件(当然不是充分条件),就是“保护‘不同政见’的合法权利”!

  

  其次,言论自由还必须具有法制上的保障!包括:一是,必须取缔一切“以言罹罪”可能存在的所有法律条款和司法审判。二是,取缔权力干涉司法的所有可能性,其中当务之急就是取缔“政法委”这个权力干涉司法的“制度保障”,使中国的司法真正地独立。没有司法独立和法制保障,就不可能存在相对完善的言论自由的事实。如果没有真正的、有效的、彻底的言论自由,就不可能就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的制度转型问题达成全民共识,也就不可能产生和实现真正的社会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

  在周瑞金先生提出的三方面任务中第一任务中:“建立一个有效的社会保障体系,从制度层面解决六大民生问题。一是建立完善的现代化国民教育体系,这是中央一再强调要建设创新型国家,建立学习型社会的基本要求。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二是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保障人民基本生活。……三是实施扩大就业的发展战略,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并努力形成合理、公平的分配格局。……四是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保证人人享受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五是建立保障人人有房住的城乡住房建设制度,但不是人人拥有产权房。……六是建立良好的生活环境,保证空气新鲜,特别是水源清洁、食品卫生。”[12]这六个方面虽然面面具到,但是却没有具体论述解决和实现社会保障体系的资金从何而来。虽然文章中提到了:“切实解决民生问题,需要把我们的财政预算从行政财政变为民生财政。……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能向改善民生增加拨款?涉及政治体制问题,中国党政官员多,三公消费开支大。要坚持以人为本,实施民生财政,抑制三公消费,新的财税改革势在必行。”[13]但是却没有详细地论述如何才能够“要坚持以人为本,实施民生财政,抑制三公消费”?是仅仅依靠中央红头文件的发号施令,还是依靠各级政府官员的自觉自愿?其中,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如果没有制度赋予民众监督和制衡公共权力的民主权利,仅仅依靠政府官员和强势群体对弱势民众的施舍,有可能实现周瑞金先生的六大民生问题吗?我认为是根本不可能!我们拿中央政府三令五申调控房价,结果是房价不降反升的事实就可以证明——如果民众权利和民众力量的缺位,社会保障和完善民生,只能是空中楼阁、空喊口号。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高喊完善民生的口号,没有60年,也应该有30年了把。为什么结果却是严重的贫富二极分化,基尼指数高达0.49的危险程度?就是因为老百姓没有制度赋予的民主权利来监督和制衡公共权力和争取自己的经济利益,就是因为没有相应的政治制度建设的跟进。

  在当前,最迫切的是必须赋予民众哪些民主权利?当务之急就是必须尽快实行“阳光法案”,向民众彻底公布所有官员,甚至是公务员的所有财产,并把它置于全民监督之下!这是政治体制改革,当然也是社会体制改革的当务之急!没有这一条,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民众对公共权力的监督和制衡!不可能有效地制约腐败和有效限制既得利益!也就根本不可能拥有足够的用于改善民生的资金!改善民生也就只能60年如一日地停留在口头上。

  当然。如果目前实行“阳光法案”确实阻力太大,作为过度阶段,可以采取官员“自愿”和制度强制相结合的政策——所有获得职务升迁的官员都必须自愿地公布自己的财产(按法律规定包括一定范围的家属的财产),如果不愿意公布,就自动放弃升迁机会,如果没有明显的问题,法律承认他的财产隐私权。但是,到年龄必须离职。这样要不了几年,就能够达到全部干部都公布自己的私有财产,接受民众的监督。

  综上所述,在“改革三步走”的第二阶段的社会体制改革中,必须如周瑞金先生说的:“也包含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当务之急就是真正实现言论自由,通过全民自由讨论来实现政治体制改革的全民共识;真正有效地实现思想解放和文化、理论上的启蒙。二是,通过和实行“阳光法案”,从制度上赋予民众监督和制衡公共权力,来压缩腐败资金和既得利益资金,从而能够获得足够的资金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真正实现周瑞金先生提出的第二步:解决民生问题和建立社会保障体系。然后,时机成熟,再进一步全面展开政治体制改革。必须指出的是,实行“阳光法案”也是凝聚民心,共同努力推进社会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条件。

  

  丁礼庭

  2011年9月24日星期六

  

  [1]、[5]、[6]、[7]、[8]、[10]、[11]、[12]、[13]:周瑞金:《辛亥百年 从世界演变看中国改革路线图》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404

  [2]:俞可平:《关于“民主”这个全球性争议话题》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813

  [3]:周少来:《影响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民主思路》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849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850

  [4]:房宁在《资本主义民主的缺陷与社会主义民主的优势》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912

  [9]:“passe01”(网名):《最危险的是消极政改》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NewsInfo.asp?NewsID=214721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9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