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度北:“辛亥火炬”引领我们走向新共和!

——一个世纪的沧桑 《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之一

更新时间:2011-09-26 21:36:19
作者: 度北  

  

  历史,长河,悲风。

  

  华夏,文明,宿命。

  

  生命的啼泣,母亲的沉吟,民主的呼风与共和的唤雨,从我生命真正觉醒的那一刻就深深烙印在我的心坎上,始终不渝伴随我走过了每一个寒来暑往,穿过了每一回春夏秋冬,在我的生命汪洋中激起阵阵波涛,层层巨浪。历史“一盏灯”,照耀着,照醒了一个在漫长黑夜里沉醉、麻木、昏睡的生命。

  

  百年暗室,一灯即明。当我再一次细读辛灏年先生的《谁是新中国》和晓黑先生的《无法告别的革命》这震撼、激荡人心之作时,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尽的感慨、释然,全身所有的细胞都涌动着一股浓浓滚滚的热血瞬间遍布、炽烈和沸腾起来,一个世纪民族沧桑的悲风画卷和辛亥革命百年以来那些为民主自由而英勇献身的鲜活生命的历史碎片使我释卷长叹,思痛不已……

  

  百年沧桑长歌恨,辛亥火炬照后人。

  

  

  

   (一)

  

  人类生命在每一处,无时无刻不经历着向前发展的历程,就像潮水一样滚滚而来……生命,继往开来,历史,一往无前。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作家陈行之在他一篇深刻的文章中这样说过:“一个人若想认识历史,很需要从历史中离开,否则你什么也看不到。”的确如此。历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而真相只有一个,真理是唯一永恒的标准。然而,记载历史、研究历史的学问却往往随着人类的主观意识而变化、发展完善。尤其是那些所谓的时代魔兽袅雄以一个胜利者的独裁狂人,为了私己利欲与政治权益的野心蓄意歪曲、捏造历史,扭曲人性,扼杀人格,颠覆社会,分裂国家,给人类明媚的晴空涂上了厚厚的阴云,使人们纯净的心灵蒙上了浓浓的阴霾,令民主之炬暗淡无光,让自由之火黯然熄灭,使共和之路曲折坎坷……

  

  历史就是真理,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尽管风起云涌,翻云覆雨,但真实动人,浩气长存。历史照亮人前行。

  

  历史,是生命的灵魂升华,是正义的真实告白,是良知的真理呼声。任何一部历史都是当代史。当时间让我们从历史迷雾中走出来,回望那些奋勇当先悲美壮丽的无数次为人类普世价值而献出无数宝贵生命的“民主革命”的时候,我们终于发现,从来就没有比人类社会更伟大的就是为捍卫风骨生命高贵灵魂的自由尊严和民主精神。

  

  民主自由,人心所向。生命尊严,天赋人权。现代文明国家中,无论什么样的政府形式都不能僭越或者毁坏人民作为自己的主人的权利,“一切权力和管辖权都是相互的,没有一个人享有多余别人的权力。”成立政府不等于人们放弃自己的天赋权利,没有任何人有理由成为人上之人,人与人不存在任何形式的从属与受制的关系。人的一切权利都是与生俱来的,任何形式的政府和法律都不能限制和取消人民“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天赋权利。谁玩忽和破坏了保障人类不受损害和暴力的约束,谁对于人类就是最危险的!(洛克的《政府论》)

  

  自由是生命的主体,是每一个人的天赋人权,它将最终在人类肥沃的土壤上遍地开花,欣欣向荣。而真理来自生命心灵的崇高情操,是不言而喻的,不可战胜的。真正的“自由快乐”、“幸福国家”与“和谐社会”是由人类某些共同遵守的原则来检验。国家主权不属于独裁政府,而是属于这个国家的人民。如果独裁政府对人民实行暴政,严重侵犯人权,国际社会必须介入和阻止,保护那个国家的人民的人权,这也正是对这个国家的主权的捍卫。人类社会的普价值就是体现在“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美国总统奥巴马给专制独裁政权的一个严正忠告:“靠恐惧和压迫维持的社会也许可以一时带来稳定的幻觉,但它们是建立在断层上,终将土崩瓦解。”

  

  当一个政权把人民视为敌人,且动用“专政机器”对人民进行暴力统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流氓十足,恶贯满盈,骄奢淫逸,暴政无遗。这种以国家权力把人民的意志从政治过程中剔除出去的时候,权力就会变成反人类的邪恶力量,其本性决定了它必然企图控制社会,而且为了达到一小摄另类邪恶牢牢控制社会为目的所采取流氓专制的卑劣手段。一个敢于对人民动用专政机器实施国家暴力并进行掠夺的政府,应当被视为是反人民、反人类、反人性的。类似这样鲜活、生动和残酷的事例历史上数不胜数,从近代世界民主运动已经证明,昨天的齐奥塞斯库、今天的卡扎菲就是其中最残暴的一小撮真实写照的流氓另类政权,任其发展,变本加厉,祸害人类,等待他们的就是一场末世狂欢的民主大革命!

  

  

  

   (二)

  

  历史,令人余味无穷,让人感叹良多。虽然,有许多历史真相已成为鲜为人知,但在一灯即明的暗室内,那些为人类文明而释放民主光芒的生命,却在时代前进的步伐中生龙活虎,煜煜生辉,浩气长存。

  

  世界历史上大量的事实表明,在专制制度的土地上,民主是逐步成长的,但民主的大门需要用革命来打开。在英国,没有克伦威尔的革命和一六八八年的光荣革命,就不能打开英国民主的大门。在法国,在一七八九年革命后,经历了波旁王朝、七月王朝和路易•波拿巴王朝的复辟和几次革命,法国民主的大门才打开。在专制邪恶笼罩下的土地上,革命与复辟、民主与专制总要经过若干次较量,民主政治才能稳固地建立起来。中国辛亥革命后一百年的历史,同样是革命与复辟、民主与专制反复较量的历史。遗憾、痛惜的是,那一场波澜壮观、震撼世界、浩然正气的民主革命,虽然推翻两千多年封建专制顽固不化的“家天下”的皇权帝制,却被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另类痞子、瘪三从苏俄引进了一个被西方人唾弃的大胡子“共产幽灵”的魑魅魍魉,以极端恐怖阴霾笼罩神州大地,再次被专制复辟新王朝的“党天下”披上流氓、堂皇、盛装的黄袍,窃国盗名,欺世谎言,以其光鲜亮丽的“特色渲染”欺骗天下人,使天下人对“普世价值”失去对比鉴别的标准,进而在专制邪恶变相轮回中兽性横行,红魔乱舞,苟延残喘……

  

  历史是不断在否定中前进,在扬弃中发展,在蜕变中更新,在涅盘中升华。豺狼当道,安问狐狸?专制复辟、王朝盛装的黄袍其从何处来?天下者,人民的天下;国家者,人民的国家。在民主光芒、自由精神的普世价值照耀下,狼子野心必然昭之若揭。

  

  回顾历史,千年一叹,回眸共和,百年一痛。自从有了人类社会的历史文明以来,民主就是这样坚定执着铿锵有力地向我们走来。尤其在东方,经过两千多年的历史博弈,反反复复,复复反反的残酷轮回中,始终不渝与专制、专制复辟的流氓邪恶进行漫长的抗争,场面壮观,绝艳悲美。人类的斗争,始终围绕着争夺光明与黑暗、真理与邪恶、自由与禁锢、民主与专制的斗争中进行的。

  

  世界就是历史,历史就是世界。历史一往无前。人类社会的历史确实是一部生存斗争的历史。人类社会发展史是一个不断地演绎着被剥削与剥削的斗争历程,也是一个民主与专制的斗争历程。要了解这一个漫长曲折的斗争历程,尤其是世界史上民主与专制复辟的艰难斗争历程,就不能不首先弄明白专制与专制复辟在本质上的一致性。

  

  在人类历史所有的社会形态中,统治者的自由必定意味着被统治者的不自由,具体到我们今天正在谈论的人权、民主和时政话题,可以归结为,统治者的自由缘于对被统治者财产和政治权利的占有和剥夺,而被统治者的不自由则缘于财产权和政治权利的完全丧失,尤其是在专制复辟新王朝帝制最为鲜明。让人感到可恶的是,一些高举道德仁义的专制政权,高扬GDP发展是硬道理的神话,高唱为人民服务的红歌,高调主权高于人权的幌子,招摇撞骗,欺世讹诈,这个打着民族、国家的旗号,始终如一把“人民”挂在嘴边啃在嘴里变相忽悠,贪婪嚼咬,却无时无刻没完没了地搜刮民脂民膏和制造无数惨绝人寰的命案,这些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的流氓所为,都可以从生活在中国当代专制黑恶社会中的善良、辛劳、凄苦和悲贱的人民感同身受、倍受深刻,他们所遭受到的是人世间最黑暗、最邪恶和最没人性的专制野蛮的统治、掠夺和劫杀。

  

  无疑,专制是人类社会最黑暗最凶残最流氓的邪恶政权,尤其在专制复辟的东方,这个具有和谐特色吸血壮大的红色魔鬼暴政远甚于希特勒的法西斯政权。不管专制是如何的盛世辉煌,如何自吹自擂的伟光正,都是通过剥夺人民的权利来实现,而对人民的权利剥夺得越彻底,自己就越强大;反之人民的权利保留得越多,自己的强悍和辉煌也就相应减弱,如果在这样人民获得权力的监督下就无法达自己贪婪剥夺权利的目的,就无法把自己的子女和财产移送到国外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所以,专制的本质告诉我们,其骨子里滋着生贪婪邪恶和流动着仇恨人民的基因,始终把人民当奴隶一样严酷管制,压根都没有把人民放在心上当一回事,是地地道道的人民公敌。这些都可以从暴力拆迁、股市黑幕和通货膨胀的苛捐杂税血腥掠夺中赤祼展现的有力见证,这就是为什么当今中国大陆经济发展的低人权高增长、低收入高消费的真正原因,这也是国富民穷、国进民退的主要根源。

  

  当代专制对人民的生命财产和政治权利的剥夺,可以说是贪婪无度和史无前例的。专制社会对权力的垄断,才无法使它的人民,产生对生活更加丰富的情趣,因而他们在某些欲望上,必然要走向一种极端。由是,这种丧失人性的“一元化”统治的政治技术,长期浸入人民的脑海里传毒移植,愚昧无知,群氓纠结,人兽鼎沸,从这些鼠目寸光、自私自利、自我陶醉和奴性十足的国民的心理状态,完全可以推测出他们所处于的社会所属的性质。在专制复辟的特色社会中,即使经济得到了高速发展,可是由于继续剥夺了人民参与社会的各种权利,从而将人的生存博弈,被迫挤压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之中尔虞我诈。所以,钱禽人兽,群魔乱舞,是我们当代中国人感同身受最没人性最为残忍最为痛苦的黑暗社会。这种扭曲人性的愚民洗脑,让人民像禽兽一样为了在残酷的现实里生存,只有彼此的相互搏杀、相互摧残,相互吞噬,剩下唯一的就是对金钱的崇拜,对权术的迷恋,对道德的鄙薄,对生命的漠视,对真理的扬弃,在这样一个丑态百出、流氓十足和专制邪恶的国家中生活,可以想象这个国家的每一个百姓生命是怎样的痛不欲生和身心撕裂,也可以与一些民主国家对比来看,表现的更为极端、强烈和不择手段。这些人面兽心、群氓鼎沸、乌七八糟的乱象丛生是专制晚期病态社会在末世狂欢猖獗共舞中的一种垂死挣扎的缩影。

  

  专制邪恶的另一个结果,就是让人失去了最基本的人格,使人变得无力的同时,也丢失了对社会的责任。这也是今天我们人人所看到的一个千古文明的民族被专制流氓精心蓄谋扭曲摧毁的支离破碎,日渐衰落,彻底沉沦。

  

  人类生命在社会历史的演变中,是一个非常残酷、极度痛苦和万般无奈的历程,特别是在那些长期被钳制思想和扼杀自由的专制社会里,每一个生命的痛苦煎熬是可想而知。然而人类的历史,不可能不是连续的,不可能永远不变的。随着信息文明的到来,在二十一世纪新人类的互联网时代,随着新形势新潮流的变化,二十世纪初出现的另类怪胎也只是昙花一现,日渐衰亡,现在所剩下的一小撮专制跳梁小丑其实已经变得越来越虚弱了,我们可以从东方某一些的专制国家中看出,专制的邪恶政权迫使各种各样的反抗活动数以万万计,短短十几年间从年数千起猛增到年十几万起的抗暴事件,而且趋向更加强烈。令人深思和震撼的是,这些民间抗暴活动开始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标志性的转折点。民众的反抗暴政行动,已经由单纯的上访下跪、上吊自焚转变为以暴制暴,又从个人报复直到把矛头指向造成社会悲剧的总后台──专制暴政。面对与人民为敌的专制独裁政权,除了自卫抗争到底,已经没有其它的出路了。上个世纪末的世界浩浩荡荡的民主运动,今日举世瞩目的中东北非的民主革命就是一个最为生动的证明。在全人类这个普世价值的普照下,全世界所有的人民,尤其是那些深受专制迫害的老百姓应该更加清楚认识到专制的流氓邪恶和罪孽深重,除此以外,我们人类每一个生命还要帮助那些正在抗争的人民,包括维权的,包括上访的,包括用各种方式和专制邪恶抗争中所遭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压、打击、扣留事件我们都应该采取正义呼声和强烈支持的态度,而且采取更积极一点的支持态度,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悲剧不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生和重演,才能确保我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安全,才能振兴一个千古文明的伟大民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678.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