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姚监复:中国皇帝为什么重用贪官又反贪官?

更新时间:2011-09-21 16:21:49
作者: 姚监复 (进入专栏)  

  

  中国大陆反贪污的历史传统是雷声大、雨点小,越反越贪,反贪声势、规格不断扩大、增高,而贪官越来越多。从朱元璋剥贪官的人皮做大鼓,吓唬官员起,到共产党杀成克杰、胡长清,都无济于事;从讲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到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红歌的共产党,名声都毁在贪官污吏的手中。至今老百姓不懂,为何历朝历代的直至当今的皇帝们都喜欢用贪官?是不是背后有一条潜规律在起作用?

  今日读网文“思想家苏绰在《南北史》中的一段高论”,忽有所悟。这段妙论的要义摘述如后:北周开国皇帝宇文泰问苏绰:“国何以立?”苏绰答:“具官(配备官员)。”宇又问:“何以用?”苏绰答:“用贪官,反贪官。”宇又问:“贪官何以用?”苏绰答:“对皇帝最重要的是下面的忠诚。忠诚,皇帝安心,社会就稳定了。无利则臣不忠,官多财寡,奈何?予其权,以权谋财,官必喜。”宇文泰又问:“官得其利,寡人何所得?”苏绰答:“官之利,乃君权所授。权之所在,利之所在也,是以官必忠。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必须维护你给官员的权力,你的统治不就牢固了吗?没有贪官保护你的皇权,你怎么巩固统治?”看来稳定压倒一切、脉脉含情地处理大陆贪官的深层玄机就在于此,苏绰道出隐情。现在大陆的稳定,是维持住特权阶层、权贵暴富集团的稳定和可持续贪腐,以权谋私、化公为私的与时俱进的发展环境。因此,必须用贪官维稳,同暴力维稳的目的是一致的,宇文泰皇帝同21世纪总书记的心是相通的。

  “贪官既用,又罢弃之,何故?”宇文泰又不懂了。苏绰答:“贪官必用,又必弃之,此乃权术之髓也。”“这有两个好处:首先,天下那有不贪的官,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巩固你的权力,又可以得到人民对你的拥戴。何乐而不为?第二,官吏只要贪污,他的把柄就在你的手中。他敢背叛你,你就以贪污为借口灭了他。贪官怕你灭了他,就只有乖乖听你的话。官恐则愈忠。所以,反贪污,是你驾驭贪官的法宝。”苏绰还讲了不能用清官的道理:“如果每位官员都是清官,深得人民爱戴,皇帝就危险了。因为,清官自持清廉不听话,你有什么借口除掉他呢?即使硬除掉,老百姓会不高兴,民情骚动,国家不稳定。生怨则国危,是以清官不可多用了。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苏绰又问:“如果你用的官都是贪官,招惹民怨怎么办?”他自己回答道:“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使朝野皆知君之恨,使草民皆知君之明,坏法度者贪官也,国之不国,非君之过,乃官吏之过也,如此则民怨可消。”苏绰之计,是让怨民反贪官,不反皇帝,更不反制度。皇帝又问:“果有大贪,且民怨愤极者,何为?”苏绰答:“杀之可也。检其家,没其财,如是则民怨息,颂声起,收贿财,又何乐而不为?”以扫黑、反腐为名,把贪官搜刮的民财没收进你的腰包,又捞了清官包公好皇帝的名声,何乐而不为?总结这种千古帝王之术就是:用贪官培植死党以结其忠,除贪官以清除异己,杀大贪官以平民愤收买人心,没收贪官财富以充宫用、自用。

  从南北朝到国共朝,经历了1500年,但是苏绰用贪反贪的帝王之术沿袭至今。大陆领导党以三个代表自居,申明代表先进文化,一定包括苏绰的传统政治文化,使用任免贪腐干部,带病提拔,即抓住贪腐辫子,忠于小帮派,如上海帮重用陈良宇、黄菊。必要时,除掉不听话的陈良宇,杀掉成克杰,正是为了收买人心,表示皇帝好,贪官把经念歪了,打黑反腐没收财产又可充实国库和私家钱包,何乐而不为?千古帝王权术遗传至今,21世纪新朝皇帝总书记玩得更为熟练,青出于蓝而更胜于蓝。今后,人们可听到清除、枪杀贪官的表面新闻,但是苏绰式用贪官的制度一定会保留、生根、发芽长新枝,不断创新,与时俱进,在共产党领导下贪官队伍一定会可持续发展壮大,维持高发态势,这是维持政权的压倒一切的硬道理。  (2011.08.29)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4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