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云:“九·一三事件”十大谜团

更新时间:2011-09-13 12:56:47
作者: 舒云  

  毛主席主车周围换上随卫的干部中队,以防不测。在离我们专列150米的地方是虹桥机场的一个油库,要是油库着火了,我们的火车跑都跑不掉,所以我特别派了两个哨兵在那里守卫。汪东兴此举是因为林立果等曾秘密提出炸虹桥机场的油库吗?

  要不是等了许世友15个小时,毛泽东当天就会离开上海。9月11日上午,毛泽东和许世友、王洪文谈完,还是悄悄离开上海,一路驶回北京。

  

  谁是“内线”?

  

  如果没有“内线”,毛泽东怎么可能对林立果一伙的“活动”了如指掌?林立果的“小圈子”主要有周宇驰、于新野、刘沛丰、程洪珍、李伟信。“铁杆”周宇驰、于新野自杀,刘沛丰死在温都尔汗。活着的只有程洪珍和李伟信。程洪珍出狱后精神失常,林立果赏赐的对象也吹了,孤身回到老家山东宁阳。他没有结婚,借住兄嫂家,靠给人看门维持生活。据说1996年程洪珍跑到山上喝农药自杀了,时年52岁。

  李伟信是林立果的“生活秘书”。林立果等起草《五七一工程纪要》时程洪珍不在场,而李伟信在端茶倒水。所有关于《五七一工程纪要》的材料都出自李伟信的孤证。他说“林立果说林彪知道《五七一工程纪要》”;“正本在北戴河”;“林立果说首长知道‘三个方案’”;“听于新野讲,黄永胜他们同意一起去广州”??而《五七一工程纪要》的发现也与李伟信有关。他负责烧文件,最后离开空军学院“据点”。北京卫戍区保卫部部长王树德回忆,9月13日已经把林立果在北京的五个“据点”都看守起来了。令人困惑的是,为什么三天后王兰义等人打扫卫生时空无一人,而《五七一工程纪要》的拉链本却放在桌上?连避孕套都扔进火堆,为什么留下如此重要的证据?

  李伟信是上海人,1950年16岁参军,擅长美术,“文革”初期空4军大院到处是李伟信画的毛泽东巨幅像。林立果到上海时,李伟信为他收集“毛泽东像章”。作为林立果“生活秘书”,李伟信几乎和林立果“形影不离”,他比程洪珍更有条件“报告”。

  9月13日清晨,周宇驰等人胁迫起飞的3685直升机因飞行员陈修文毅然驾机返航而迫降怀柔。周宇驰开枪杀害了英勇的飞行员陈修文,陈修文后来被授予烈士称号。周宇驰和于新野、李伟信相约自杀。周宇驰、于新野死了,李伟信放了空枪,被五花大绑关进北京卫戍区的地下室。北京卫戍区作战处处长张辉灿去查看,李伟信迫不及待地说“我要找汪主任”。张辉灿问“哪个汪主任”?李伟信说“我要找汪东兴”。张辉灿立即报告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吴忠。吴忠秘书李维赛回忆:“吴忠和吴德一起到地下室审问过李伟信。”

  1981年,空军法院因李伟信犯有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阴谋颠覆政府、投敌叛变(未遂)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5年,送原籍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服刑。出狱后,李伟信与老婆离婚,投靠世界级的华裔建筑师,做世界各地的艺术建筑,事业相当有成。

  

  谜团二

  16时,林立果突然决定返回北戴河

  谁透露了毛泽东秘密回京的情报?

  

  林立果不知道毛泽东何时回到北京。9月11日22时,林立果接到空4军第一政委王维国的电话,说毛主席中午离开上海。林立果没有特别惊慌,因为他认为毛泽东9月25日之前不会回北京,他还有时间。但9月12日毛泽东刚到北京,林立果就得到了消息。

  毛泽东一向行踪不定,尤其最后这次南巡,更是出其不意。陈长江回忆:“毛主席南巡前严令,不准任何人泄露他的行踪。”谁这么嘴快,把毛泽东回到北京的绝密情报透露给林立果?这个告密非同小可,直接导致了“九·一三事件”的发生!如果林立果不知道毛泽东回到北京,就不会坐林彪专机去北戴河,林彪怎么可能半夜“机”叫?

  林豆豆回忆:“毛泽东回到北京,让汪东兴告诉叶群。”原来告密者是毛泽东自己。叶群得知毛泽东回到北京,马上告诉林立果。林立果决定当晚飞北戴河。

  9月12日18时左右,潘景寅接到去北戴河的命令。

  张耀祠说:“‘九·一三事件’很突然。突然在哪里?林立果想在上海暗害毛泽东,没办到。计划没出来,毛泽东突然回到北京。林立果紧张了。是他们的意见,不是林彪的意见。林立果那一套不可能实现,还是个娃娃,把自己力量看大了。”

  

  谜团三

  12日21时50分多,林豆豆向中央警卫团报告

  林豆豆报告中央警卫团的初衷是什么?

  

  林豆豆说:9月12日21时,叶群叫我到她的住处看电影,这时我才知道林立果回来了。与此同时,林彪内勤张恒昌告诉我,他听见主任(叶群)对首长(林彪)说,去广州不行,去香港也行,首长始终没有答话。我立即问林立果去哪,他说马上去广州。

  林豆豆希望林彪的警卫秘书李文普去中央警卫团大队部报告,但李文普不相信,说“主任说去广州,林立果说的也是去广州,要是真的去广州而没发生什么事,那可不是一般问题,那可不得了!”林豆豆想,如果自己不去报告,李文普就更不相信她讲的了,她决定去中央警卫团讲明情况。李文普马上赞同,说“你见到(中央警卫团副团长)张宏就说我同意你去找他,我派刘吉纯陪你一块去,你叫张宏马上和我联系”。

  林豆豆回忆:我去报告是想让中央警卫团作好准备,以对付紧急情况,并通过中央警卫团与中央取得联系。因为单靠林办工作人员,即使能把问题解决了,许多事情中央不知道还是不行。1972年8月26日周总理见到我时说,你当时也只能那样做。

  张宏立即上报张耀祠:据林彪女儿林豆豆报告,林立果密谋要坐停在山海关海军机场的飞机外出,到什么地方没有听清楚。

  张耀祠回忆:“张宏给我打电话,林豆豆讲,林立果、叶群正在商量要挟持林彪今天晚上逃跑,还要派飞机轰炸中南海,暗害毛主席。林豆豆让我立即直接向张耀祠报告,保卫好毛主席。我接电话是在汪东兴秘书值班室,汪东兴和秘书高成堂都在场。张宏说一句,我重复说一句,他们两人都听清了。汪东兴立即用电话向周总理报告。”

  林豆豆是9月7日坐飞机到的北戴河。她本来身体不舒服,不想去。叶群说林彪病重,非要她来。林豆豆刚到北戴河,林立果就和她谈到广州、香港,并说他马上返回北京看牙。林豆豆明确反对,她认为,首长(林彪)哪里也不去,就在北戴河最安全。在林豆豆的坚决反对下,林立果流露出一丝放弃的表情,当天他没有走。但9月8日晚林立果还是坐飞机回到北京。

  林豆豆说:“我从9月7日便分别找警卫科长刘吉纯、李文普及林彪内勤陈占照、张恒昌谈话,其中和李文普谈得最多。因为林彪对李文普的信任超过了对叶群和林立果的信任。我让李文普注意观察情况,组织工作人员应付随时可能发生的突然事变,特别要防止有人在林彪身上用药,一定要确保林彪神志清醒和人身安全。开始,李文普并不相信我说的林立果要带首长(林彪)去广州、万一不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以及林立果要害毛主席的事。后来他也感到事情有些不对头,向我说了叶群和林立果瞒着林彪所干的一些事情”。

  李文普证实了林豆豆的说法:“9月12日下午,我在平台上乘凉,林豆豆突然对我说,‘林立果净干坏事,要害毛主席,他们还要去广州,万一不行就让首长去香港,你不能让首长上飞机走。’林豆豆与叶群感情不好,与林立果也有矛盾。叶群到处散布林豆豆有精神病,现在冒出这么大个‘阴谋’来,真把我吓了一大跳,我首先想这是林家母女又闹矛盾了。问林豆豆有什么证据,没有任何证据,我当然就更不相信了。我长期在林办,对林家真真假假的事见多了,听多了,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九·一三事件”前发生的诸多事情,我们都没有很大的警惕,这也是原因之一”。李文普当时的想法是,“我有什么理由不让首长上飞机?如果他要上,我不让他上,能行吗?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你自己不去向林彪报告?只要林彪说句话,林办工作人员都会听林彪的指挥。你不敢向林彪查问,却要我阻止首长上飞机,把责任推给我们这些不知底细的工作人员。我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负不起这个责任”。

  9月12日晚上,李文普在值班室值班,林豆豆又把他叫到小厕所,再次讲了不能让林彪上飞机。李文普还是说,没有证据,我怎好不让首长上飞机。伴君如伴虎,从李文普的角度考虑,他不愿意向林彪报告似乎是可信的。

  

  谜团四

  叶群半夜突然要去“大连”

  叶群临走前给黄永胜打电话了吗?

  

  叶群和林立果原计划9月13日7时去广州。9月12日晚上,叶群安排林豆豆和张清林的定婚仪式,放两场电影,她则一直在打电话。叶群与留守毛家湾的秘书于运深讲了半个小时,于运深说童管理员问几只乌龟怎么办,叶群说给江青送去。叶群还和邱会作夫人胡敏讲了半个多小时,夸奖胡敏给孙女名字起得好。

  22时30分左右,周恩来打电话给叶群,通话半小时。周恩来问叶群有没有调飞机,叶群说没有,马上又改口说有,是我儿子飞来的。邱会作回忆:叶群说:“101(林彪)想动一下,去大连住几天再回北京开三中全会,特向总理报告。”总理问:“什么时候起身?”叶群答:“今晚走,准备空中走。”总理说:“晚上飞行不安全,不要坐飞机走。三叉戟才进口,驾驶员还不熟悉。明天白天走,可以坐飞机。”叶群说:“你知道,那个急性子(指林彪)很难说服得了。”总理说:“为了安全,必须这样做。你应当耐着性子做说服工作。”周恩来还说,需要的话,我去北戴河看一看林彪同志。叶群极力劝阻。

  周恩来命令吴法宪准备两个机组,并要吴法宪陪自己去北戴河。吴法宪也给叶群打了电话,报告总理要去北戴河。空军34师师长时念堂很快调来两个专机组,在候机室待命。但周恩来并没有去北戴河,是虚晃一枪吗?

  这时林立果接到周宇驰的电话,说西郊机场“封”飞机了。自从9月6日得知毛泽东南巡谈话后,叶群就坐立不安,她知道毛泽东要端掉林彪了。接完周恩来的电话,叶群试图给黄永胜打一个电话,探听北京的动静。黄永胜正在人民大会堂参加周恩来召集的会议,周恩来接到北戴河报告后,要求与会者不要出门,也不要接电话,同时在门口布置警卫。所以军委一号台找不到黄永胜,叶群更加慌了。

  李文普回忆:“大约23时多,叶群叫我到林彪卧室,她先进去跟林彪说了几句话,然后叫我进去。这时,林彪早已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说今晚反正也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现在就走。”叶群连外衣也没有穿,和林立果一起把已经服了安眠药的林彪从床上拉起来,几分钟后坐“大红旗”走了。

  周恩来在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上说:“23时多一点,接到北戴河中央警卫团的报告,说叶群宣布,周总理同意首长今晚起身去大连。叶群一宣布就上汽车走了;23时多,林豆豆从北戴河中央警卫团打来电话说:他们(叶群、林立果等人)坐汽车把我爸爸搞走了。” “林豆豆说昨晚林彪已服了安眠药,在北戴河上汽车是两个人扶着上去的。”“这个人(林彪)的脾气是很怪的,很难说服他不走。但为了安全,我还是命令警卫部队要把他们追回来。晚上无论如何不准放行,出了问题怎么负得了责!”

  

  谜团五

  李文普的枪伤没有鉴定

  李文普为什么在姜作寿拦车后下了车?

  

  林豆豆回忆:去中央警卫团大队部报告前,我对李文普说,“我对你谈了几天了,要提高警惕,不能麻痹,一定要防止今晚出事,你能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吗?”李文普说:“能保证,你放心好了。”我又问:“你有把握吗?”李文普说:“这不成问题,我们有这么多人,林立果要是真的要跑,我们就是拼了,也不能让他把首长弄走。”我说:“我叫张宏带部队上来,由他们出面阻拦。在部队没有上来之前,你无论如何要尽一切努力保证首长不被弄上汽车,不然就麻烦了。”李文普说:“在张宏没带部队上来之前,我一定保证首长不被弄上车。”我问李文普随身带枪没有。 李文普说:“没有。”我责备他:“你们平时都带枪,到这时候为什么不带枪?”李文普说:“枪放在宿舍里,马上就带。”

  1980年为审理“两案”,总政取证组到山西吕梁矿山,找到李文普。总政取证组成员李唤劳回忆:“事隔近十年,李文普与原来说的基本一样。他说他事先不知道他们往哪里跑。”

  李文普反复强调,要张宏给他打电话,因为他要知道中央的态度。可是,张宏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带部队上来。叶群又让马上走,忐忑不安的李文普给空军副参谋长胡萍打电话,问到哪里去,胡萍说不知道。李文普又给张宏打电话,刚挂通,就被林立果压断。李文普上车前,不知道上边是什么意思。

  “大红旗”冲下山,中央警卫团二大队大队长姜作寿到路中间拦车,叶群让冲过去。姜作寿要不是躲得快,肯定撞上。实际上姜作寿只是想问到哪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4128.html
文章来源:《文史参考》2011年第17期(9月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