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钰铖:刚果金游记(2)

更新时间:2011-09-05 22:57:01
作者: 张钰铖  

  

  唐炼的提议被全票通过,大家一致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在这里有必要交代一下,大家可以看一下世界地图,刚果金和刚果布是非洲中部两个相邻的国家。刚果布在西,刚果金在东,中间隔了一条刚果河。其实两个国家的官方名字都叫刚果,创意都来自于刚果河,不幸创意撞衫了。以前两国每年都打仗,就因为名字问题。双方都要求对方改名,但谁都不愿意改。联合国为了减少两国争端,索性给它们各取了一个新名字,用首都的第一个字加以区分,刚果金的首都是金沙萨,刚果布的首都是布拉柴维尔。刚果金和刚果布的国名便由此而来。

  两个国家在种族、语言、风俗等各方面都完全一样,不一样的是,刚果布的政权比较稳定,可以说是相当稳定,现任总统已经在位三十多年了,而且最近刚获得连任。刚果布是一个很讲究民主的国家,严格按照法律办事。根据刚果布最新修改的法律,总统一个任期为五十年,最多不能超过两任。

  机长开始跟刚果布方面联络,过了一会儿,对方传来答复:全刚果布只有一个机场,而且已经报废多年,不嫌弃的话你们就落吧。

  我们当然不嫌弃,飞行员将导航定位到对方说的位置。

  “据说刚果布的这个机场是全世界最大的机场,总统一上任就开始修,一直修了十几年才修好。”机长对飞行员说。

  “那为什么会报废呢?”在一旁的唐炼忍不住问。

  “因为,机场修好几十年来,刚果布从没来过一架飞机。”

  我们的飞机顺利抵达报废机场的上空,结果绕了好几圈都没找到跑道,原来灰尘太多,把跑道都盖住了。飞行员随便把飞机停在一片灰尘里,一时间尘土飞扬。舱门一打开,所有人都连滚带爬的跑出来了,大家迫切需要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

  这时机长又带给我们一个好消息,刚果布总统得知机场有飞机主动降落,非常高兴,要在总统府宴请我们飞机上的所以人,一会儿总统府的人就来机场接我们。

  我们喜出望外,没想到刚到刚果布就收到了这样一份大礼,大家兴奋的围着飞机又唱又跳。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我敢说如果这架飞机有感应的话,也会跟我们一块跳起来的!”络腮胡大叔的话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

  “大叔你还真别说,我真感觉飞机动起来了。”一个小伙子忍住笑,摸着飞机说。

  “哈哈哈哈,看来它真被我们感染了,来,再动一个!”络腮胡大叔使劲拍了拍飞机。

  “嗡”,飞机往前滑动了一下。

  大家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只有络腮胡大叔不以为然,又拍了一下,飞机“咚”的一声往前滑行的更远了,而且抖动的声音越来越大。

  大家“啊”的一声掉头就跑,络腮胡大叔也后退了好几步,不敢再碰飞机一下。

  飞机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像一匹脱缰的野马,突然机头上扬,轮子离开了地面,飞了起来。

  我们都看傻了。这一刻,在我们的眼里,它不再是一个飞机,而是一个飞碟。

  机长最先冷静下来,对飞行员说:“会不会有人在开?”

  飞行员摇头,“不可能,机舱里的人都出来了……”突然,他的脸色变得苍白,颤抖的大喊:“驾驶舱里还有个人!”

  一分钟后,我开始顺着飞机飞行的方向使劲跑,一边跑一边喊:“唐炼,快停下来……”

  背后是机长打电话的声音,“紧急呼叫大使馆,紧急呼叫大使馆,一乘客驾驶飞机,不不,不是劫机,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把飞机开动的,目前正往东北方向飞去。请帮我们转告刚果布政府,该乘客憨厚老实,绝不是恐怖分子……”

  飞机渐渐看不见了,我回到机场,泣不成声,“兄弟我对不住你啊,你为了淘人生的第一桶金,跟我来到这里,没想到第一桶金没淘到,把人生都搭进去了!”

  所有人都过来安慰我,机长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想开点吧,最起码他还赚了一架飞机,算是一笔不小的第一桶金了。”

  过了一会儿,总统府的人来接我们了,后面跟着几百辆豪华轿车,浩浩荡荡的,把我们带到了位于布拉柴维尔郊区的总统府。总统很热情,设盛大的晚宴招待我们。酒足饭饱之后,总统开始跟我们聊天。

  “你们的飞机还在机场吧?”总统问。

  “这个……被人开走了。”机长回答。

  “哦,可惜可惜,我还想进飞机里面看看呢。”

  “说实话,我也想。”

  “那可是第一架降落在我们机场的飞机啊,这真是我们刚果布的一件大喜事。对了,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在刚果布降落呢?”总统又问。

  “其实是一个乘客让我们来的……”

  “哦?是谁啊?快把他请出来!”

  “就是开走飞机的那个人。”

  总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仰着头琢磨了好久。我趁此机会,将唐炼开走飞机的事情告诉了总统,并请总统帮忙把他找回来。

  “总统先生,请你务必帮忙。飞机上的按键全是英文的,估计他连看都看不懂。”我恳求道。

  总统长叹了一口气,“哎,我可以帮你在刚果布境内搜这架飞机,但是你们那架飞机是往东北方向飞的,有可能已经进入刚果金境内了,如果那样,我就爱莫能助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总统又说:“他如果降落在盖梅纳,就更麻烦了。”

  “盖梅纳是哪?”

  “盖梅纳是刚果金和刚果布交界的一个地区,既属于刚果金,又属于刚果布。”

  见我不解,总统又进一步解释道:“换句话说,就是既不属于刚果金,又不属于刚果布。”

  “按照协议规定,刚果河是刚果金和刚果布的分界线,这是我们两国都承认的。但在这个地方,问题出现了。”总统打开世界地图,指着刚果布的东北部给我看,“在这里,刚果河的支流比较多,分界线问题有点紊乱,我们刚果布认为应该以最东边的这条支流为分界线,这样我们的土地面积就大一些,而刚果金则跟我们的意见相反,他们坚持要以最西边的这条支流为分界线,我们当然不同意了。后来双方争了很多年都没达成一致意见,最西边支流到最东边支流的这一大块地方,就被搁置了下来,归两国共管,其实两国谁也不能管,一管就是侵犯邻国领土,要受联合国制裁的。”

  “哦,原来如此,那这一块地方是不是就是刚才你说的盖梅纳?”

  “嗯,这个地方因为常年没人管,当地人非常不满,认为自己被抛弃了,后来不满情绪越来越多,最后直接成了叛军,要闹独立。”

  “啊?那这里的叛军厉害吗?”

  “不知道,他们自称叛军,我们却从来没见过他们的兵,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军力究竟如何。他们不找事,我们也懒得理他们。”总统顿了顿,“不过听说最近他们在大力发展空军,可能战斗力不弱吧。”

   我更为唐炼担心了,落到刚果金和落到盖梅纳都凶多吉少,最好的结果就是落到刚果布境内。但是,两天后总统告诉我,刚果布全国都查了,没有发现我们的飞机。

  我思前想后,决定要亲自去找唐炼,否则不死心。我向总统告辞,说我打算沿着飞机飞走的方向,往东北一直走,经过盖梅纳去刚果金。总统很惊讶,“你要想清楚了,只要经过盖梅纳,就别想到刚果金了。”

  我的态度很坚决,总统终于被我感动了,决定派人送我到盖梅纳的边界。两天后,我们抵达边界附近,送我的人告辞了。临走前他帮我从头到尾伪装了一遍,头上戴了顶用树叶编的帽子,脸上涂满了绿油漆,还裹了件厚厚的的绿大衣。这是在赤道附近,我热的眼冒金星,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裹紧了大衣蹑手蹑脚的走。因为一路上人们都说盖梅纳的边界是铜墙铁壁重重封锁的,没有伪装根本过不去。

  到了边界,我发现了两处跟我想象中不一样的地方。一是这里没任何人把守,我唱着歌过边界都没人管;二是一路上根本没见到树或草或任何绿色的东西,我一身绿油油的非常显眼。

  我愤怒的把绿大衣脱了,把树叶帽摘了,又把脸洗干净了,结果走了好久也没人抓我,连个问我的人都没有,跟我想象中的叛军之地完全不一样。又走了一阵子,我再也忍不住了,逢人就问,“请问哪里有叛军?”

  所有人的回答都一样,“不清楚。”

  我绝望的继续走,又走了三天,连个叛军的影子都没见着,再往前走就是刚果河了,过了刚果河就到刚果金了。

  我决定找人再问最后一次,要是再问不到叛军的踪迹,我就直接过河去刚果金。

  我在烈日底下走了大半天,一个人影都见不到,又渴又饿又累,坐下来歇会儿。突然远远看到两个人,正在四处找些什么。

  我很兴奋的跑过去,一边跑一边喊,“总算找到人了!”

  那俩人看见了我,比我还兴奋,也喊了一声,“总算找到人了!”

  只听呼啦一声,从他们后面的山坡后面瞬间爬出来几百个人,把我一下子包围了,领头的那个冲着我大喊。

  “举起手来,我们是叛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91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