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景文:对西方法律传统的挑战

——评美国批判法律研究运动

更新时间:2011-09-02 21:11:06
作者: 朱景文 (进入专栏)  

  对那些明显不适合我国国情、只能为资产阶级专政服务的内容,也被一些人看作是好东西,视为中国没有的“异物”。显然,对于这些人来讲,在最发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批判法律研究的出现应该使他们猛醒,也应该使大多数对资本主义法律制度的和法律思想不甚了解的同志受到启发。毫无疑问,批判法律研究运动的大多数学者并不赞成马克思主义,他们对西方法律传统的批判也难免有“否定一切”和法律虚无主义之嫌。但有一点是我们国内的学者所难以做到的,即他们长期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的中心,长期受到西方法律文化的熏陶,他们最了解资本主义法律制度。他们对资本主义法律制度的理解不象我们国内的一些学者只限于法律条文(更何况我们所了解的西方国家法律条文本身也是很有限的),而是深知这些条文产生的背景,更深知这些条文实际是如何运作的,了解其中的“关节”、“绝巧”,它们究竟为社会上哪个阶层的人服务。另一方面,批判法学的西方法律传统,特别是当代美国法律制度与法律思想的批判,不是抓住枝节问题,不是抓住任何一种社会制度中都可能存在的丑恶现象,象有些学者——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过去在批判资本主义制度时专门搜集它的阴暗面而武断地作出结论那样,批判法学对资本主义法律制度与法律思想的批判是整体性、制度性的,也就是说,它是对那些从西方法律传统中产生的有必然性的制度与思想的批判。

  第二,批判法律研究运动也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更全面地认识社会主义,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律制度和法律思想。批判法律研究提出了许多我们感兴趣的问题,如法律推理是否具有确定性、客观性?法与政治的关系如何?法是反映社会共识还是反映统治者意志?法作为上层建筑现象具有主观性,这种主观性是否意味着法是非决定的?如何看待法的意识形态功能?应该如何看待法的非决定性与决定性之间的关系……中国读者不难发现这些问题中有许多也是近年来我国法学界在法学理论更新的过程中所提出的问题,如党的政策与法律的关系,法的阶级性与社会性之间的关系,法的意志性与客观决定性(物质制约性)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中美两国处在完全不同的社会制度中,两国法律制度与法律思想的传统很不相同,彼此所遇到的需要用法律调整的社会问题也有很大差异,因此把它们机械地进行对比,甚至认为一方应该效法另一方的法学理论,不见得是恰当的。但是对它们就相同的问题的不同的法律解决办法或不同的法律思想进行比较,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更客观地、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认识自己国家的法律制度和法律思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思维的发展有自己的规律,他人法学研究中的成功与失误也有助于完善我们自己的法律思维,以彼之长,补已之短,别人理论上的失误也有助于我们少走弯路,减少片面性、盲目性,不重犯同样的错误。

  

  注释:

  [1] 据有的学者的统计,在这一时期美国法学刊物有关批判法律研究的论文在各类论文中占首位。象昂格尔(R•Unger)的著作《知识和政治》(1975年)、《现代社会中的法》(1976年)、《批判法律研究运动》(1983年),肯尼迪的《布莱克斯通释义的结构》(1979年),霍维茨(M•Horwitz)的《1780—1860年美国法律的改造》(1977年)等,对美国乃至整个西方法学界都产生了不小影响。研究的领域也从法理学、法制史、法学教育,扩展到宪法、财产法、合同法、侵权法、刑法、犯罪学、律师制度、劳动法等各个法学部门。

  [2] 也有例外,如耶鲁大学法学院著名的宪法学教授费斯(O•W•Fiss)所写的《法死了吗?》(The Death of the law?Cornell law Review,vol.72:1)。这是一篇站在传统的自由法学立场对批判法学以及经济分析法学的产生对美国法律制度及法学影响。

  [3] Gregory S. Alexander,(ed.) A Fonrth Way?Privatization,Pro-perty, and the Emergence of New Marker Economies (unpublishedbook,1993).

  [4] M•E•Tigar,Law and the Rise of Gapitalism,supra note,at 297—301.

  [5] 1.Duncan Kennedy,"The Structure of Blackstone''s Commentari-es,"28 Buffalo Law Review 205(1979).

  [6] 198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信春鹰在《法学研究》第1期上发表了《异军突起的美国批判法学派》的论文,其后在我国的一些学术杂志上也出现了不少介绍、评价批判法学的文章,如北京大学法律系沈宗灵所写的《批判法学在美国的兴起》(《比较法研究》1989年第2期);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朱启文所写的《对传统法律观的挑战——美国批判法律研究与中国法学理论更新的比较》)《比较法研究》1989年第2期)、《当前美国法理学发展的主要趋势》(《中国人民大学学报》1989年第6期),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研究生杨少南所写的《论美国批判法学》(《法律教学与研究》1990年第4期),上海复旦大学法律系张乃根所写的《当代西方法哲学的厂家重点》(《法学研究》1992年第1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的吴玉章所写的《批判法学评析》(《中国社会科学》1992年第2期)。

  国内在一些有关现代西方法哲学和当代西方法律制度发展趋势的著作或教科书中,也有一些专门介绍美国批判法律研究或其主要代表人物的章节,如沈宗灵所写的《现代西方法理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朱景文所写的《比较法导论》(中国检察出版社,1992年版),张乃根所写的《当代西方法哲学主要流派》(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吕世伦主编的《西方法律思潮源流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有的学校的研究生还把批判法学选为学位论文的题目。批判法学一些代表人物的著作,如昂格文的《现代社会中的法》、《批判法律研究运动》也已翻译成中文,已经或正准备出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81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