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宁:利比亚会否成为新恐怖温床

更新时间:2011-08-29 14:39:06
作者: 张宁  

  

  利比亚战局发展至今,虽不能说尘埃落定,但卡扎菲大势已去是不争的事实。在曾有过与利比亚相似经历的伊拉克,一些分析人士担心,利战后出现的安全真空会给恐怖分子以重组乃至反攻的机会,使业已动荡不安的世界又多出一块安全形势不稳的版图。

  

  前车之鉴不可忽视

  

  巴格达大学政治学教授萨巴赫·谢赫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存在成为又一个伊拉克或阿富汗的风险。

  萨达姆统治时期,“基地”和其他恐怖组织在伊拉克的活动相当有限。但在萨达姆倒台后,新政府管治能力削弱,军警部队效率下降,给了“基地”发展壮大的机会,导致今天伊拉克暴力活动无休止的局面。

  谢赫认为,利比亚反对派掌权后,也将面临类似局面。“他们(反对派)需要尽快结束权力斗争,组织起团结、有效的政府,否则很难维持国家的稳定。”

  谢赫说,卡扎菲在其统治后期已经显露向西方靠拢的迹象,由他控制的国家机器有能力遏制恐怖势力在利比亚的活动与发展,有他的合作,对于国际反恐大局是有利的。而他的倒台则可能打开恐怖势力在这一地区的“潘多拉魔盒”。

  “支持利比亚的西方国家可能会在未来几年后悔今天的决定,”谢赫说。

  

  反派矛盾埋下隐患

  

  与阿富汗反塔利班联盟类似,利比亚各路武装力量之间也较少协作,甚至存在矛盾。分析人士认为,“利比亚反对派”这一名词,某种程度上只是外界一厢情愿赋予他们的标签,而对反对卡扎菲阵营中的不同武装而言,每一个派别似乎都更愿意突出自己的地域和部落属性。在西部反对派武装眼中,来自东部班加西的反对派如同“外人”。

  分析人士指出,反对派内部成分复杂,观点多元。既有宗教组织,也有世俗团体;既有长期对抗卡扎菲政权的铁杆反对派,也有政局动荡后才投向反对派阵营的前政府高官;既有“不打算与西方走得太近”的力量,也有亲西方的呼声。这些人似乎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相信武力可以解决利比亚面临的问题。这或许会为未来乱局埋下伏笔,而那将是恐怖组织所乐见的局面。

  伊拉克图拉思大学政治学教授萨米尔·朱布里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指出,多年的集权统治严重削弱了利比亚公民的权利意识,而缺乏政治素养的公民遇到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时往往会简单诉诸暴力。而推翻卡扎菲的行动恰为滥用暴力提供了“示范”。

  朱布里指出,西方国家在利比亚问题上继续重复意识形态简单化思维的错误,并没有认清利反对派构成的复杂性。他说,在西方国家眼里,似乎游行就代表着民主,反对卡扎菲就代表着自由。其实,在游行队伍里、在和卡扎菲作战的队伍里,这些人员的复杂构成有可能埋藏着未来安全的隐患。

  朱布里说,卡扎菲向美国传过话,说反对派中不少人其实是有影响力的恐怖分子。西方媒体对这些人的采访证实卡扎菲的说法并非完全没有根据,他们承认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打过“圣战”,有的直接称“基地”组织成员是“好人”,而“美国的情报机构未必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

  利比亚反对派阵营前最高军事指挥官阿卜杜勒-法塔赫·尤尼斯7月28日在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近郊被人暗杀。朱布里认为,在胜利前夕,指挥官不明不白地死了,这说明反对派内斗已经悄然开始。而一个内部分裂的统治机构,恰是恐怖分子扩张势力最适合的土壤。

  

  三点建议避免不利

  

  为防止利比亚成为恐怖分子的乐园,伊拉克学者向利比亚反对派提出三点建议:

  一是反对派执掌政权后,要避免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犯的最大错误——从军队中清除萨达姆所领导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成员及其支持者。因为此举直接帮助恐怖组织和其他从事暴力活动的势力获得了受过专门训练且富有经验的武装人员。利比亚反对派应当尽量与放弃支持卡扎菲的前军警力量合作,共同为维护国家稳定努力。

  二是要力争解决卡扎菲没有解决的部落问题。在众多部落间尽力实现利益平衡,这样才能防止利比亚问题“阿富汗化”,不给极端势力和恐怖分子趁火打劫的机会。

  在这方面,首要问题就是如何分配石油利益。今后,石油收入分配的矛盾不仅存在于国家内部,还涉及各路支持过反对派的国际势力。这一矛盾处理不当,可能会使利比亚成为新的地区安全“火药桶”。利比亚问题可能将和阿富汗问题一样,超越内政范畴,给地区局势和国际安全造成严重不利影响。

  三是要尽量依靠自身力量,减少西方国家的影响。利比亚大局已定后,多数欧美国家急欲脱身。利比亚应借此机会剥离亲西方的标签,不让恐怖主义势力在其境内以反西方为由找到生存与发展的借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630.html
文章来源:新华社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