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显玲:郭美美事件微博推动者@温迪洛

——在搜索中接近真相

更新时间:2011-08-18 16:33:29
作者: 陈显玲  

  

  郭美美事件初露端倪时,论坛网站的持续删帖引起四川一个80后女孩的愤怒,她的新浪微博@温迪洛连续公开自己的搜索结果。纷繁复杂的信息中,她的微博直指中红博爱,现有的事实证明,那是一个正确的方向。

  博文引起传统媒体跟进、网友围观的草根博主@温迪洛,却依然只以网络身份示人,她拒绝所有媒体当面采访,“我的网络身份和现实身份有冲突”。郭美美事件并非她第一次对公共事件“出手”,但此后@温迪洛成为一个“半公共平台”,她说不会再发布私人信息了。

  @温迪洛:我的微博只是我内心世界的一个真实反映,我的微博,只是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关注自己想关注的事,让自己的另一面真实地活在微博世界中。

  

  “80后腐女”:从论坛控到微博控

  

  2010年5月28日,一个周五的中午,趁午休在网上浏览新闻的女孩Wendyluo,从天涯论坛上发现新浪微博上有很多富士康连跳事件的消息。为了获取更多信息和互动,她用自己的这个英文名字注册了新浪微博,中译为温迪洛。

  “当时没对自己微博有什么定位,纯粹只是发现很多公共事件新浪微博上都有很多第一手消息来源。”温迪洛从小喜欢看新闻,微博开通几天后,她给自己贴上了“80后、时事、新闻、腐女”这4张标签。

  思想和发言具有80后典型特征的@温迪洛,也是一名看耽美小说长达七年的腐女,自称“已经腐到快无感的地步了,比较低调了,已懂得收敛自己的BL私好,贴标签只希望同好者私下交流”,而在微博平台上,她很少发或转发关于耽美界或BL类的信息。

  @温迪洛关注最多的,是引起全国关注的公共类新闻事件,开通微博的中午,她连发10条微博,追问富士康员工连跳事件背后是否有未公开的秘密,临近下班的时候,又发了一条。对感兴趣的社会公共事件和新闻,@温迪洛运用自己多年的兴趣爱好———网络搜索,会关注和追踪得比较深入。

  使用微博初期,@温迪洛粉丝不多,她对发生在上海的“69圣战”进行了持续关注,其中不乏独家信息,但却只有10人以下的转帖量,几乎没有评论,@温迪洛仍刻意培养自己使用微博和用微博发言的习惯。她意识到了微博很可能很快成为继论坛之后的网上最大舆论场。

  之前,她主要在新闻和论坛上关注,开通微博后,@温迪洛从一个论坛控、微博生手,变为一个微博控,她说自己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微博会变成一个有点影响力的自媒体。

  

  “逆反而怒”:搜索郭美美事件

  

  上海大火事件中,@温迪洛在关注新闻同时,对事件涉及的上海佳艺公司及老总都进行了信息搜索,在其他重大事件中,@温迪洛也或多或少在微博上呈现出个人搜索的痕迹。在郭美美事件中,@温迪洛更因独家搜索发现为传统媒体提供信息,甚至成为新闻报道的主角。

  对热点新闻事件进行再搜索,一方面源于@温迪洛对部分新闻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源于,她是个搜索控。

  @温迪洛并不讳言她对新闻报道的批评:现在的公开报道有水分的太多,很难有既完全真实又完全客观的报道。现在的新闻更新太快,当新闻稿变得越来越信息化之后,越来越多的记者不太重视实际的亲身调查和核查,只是进行简单的剪切、收集拼凑各种未经验证和仔细核对的信息,最终导致报道中往往很多水分。市场化媒体在真实性上做得比官方媒体差些,官媒在客观性上又经常做得惨不忍睹,真实也经常只是选择性的真实。

  这样的认识前提让@温迪洛总是忍不住自己动手搜索,而搜索更多信息不是她关注新闻时候的习惯……而是整个人生活的习惯。“这也叫做搜索控,基本从大二成为一个googlefans开始就难以戒掉这种搜索癖,离了搜索引擎就跟离了电脑和网络一样”,@温迪洛甚至在博客上写了比较专业的搜索技巧与网友分享。

  @温迪洛说,最初喜欢不断变换关键字搜索,发现搜索引擎非常强大,基本是没有搜不到,只有想不到。后来就去看搜索语法和搜索技巧,再加上关键字经验,发现了很多惊喜惊讶,发现网络是一个信息浩瀚的海洋,而很多人由于不会或不熟悉使用搜索引擎,导致一些信息近在咫尺,就只隔了一个搜索引擎,但他们却永远也找不到它们。

  郭美美的炫富微博引起关注后,@温迪洛见到“混天涯”之后少见的情况,郭美美事件的天涯高楼被删,且屡建屡删,“如果言论被压制,人们很多时候反而会更“逆反”地去关注和挖掘”,@温迪洛带着“逆反而怒”的心态,一头扎进网络的浩瀚信息海洋,开始了对郭美美事件的搜索。

  其时传统媒体对郭美美事件仍处于关注炫富本身,网络上更是各种传言和信息真假莫辨,另有姜朋勇等多名网友因对此事关注频繁发声,成为网友零散信息抵达传统媒体进而核实公开的信息中转站。

  6月26日、27日,@温迪洛基本全天挂在网上,高度关注郭美美事件“有点累”。

  @温迪洛的微博搜索向传统媒体“贡献”了李庆一手机邮箱和王鼎、中谋智国联系方式相同的信息,进而挖掘出王鼎公司及其相联公司与商红会的关系。

  @温迪洛还在@才让多吉的微博上发现,郭美美微博提到的红十字会的合作机构,车体广告医疗器械保险等关键词与中红博爱公司的博爱小站一致。整合网友信息,她第一次将矛头清晰地指向了中红博爱,其博文的广泛传播引起传统媒体跟进,并由此牵出中红博爱董事长翁涛公开发声,称郭美美为中红博爱实际出资人之一王军的女朋友,至此打通郭美美与红十字会的背后关联信息网。

  “微博网友不断发掘出事件的各个信息,这种集体行为还会让公共事件成为有影响力的事件,当这件公共事件发酵到一定程度后,一般就会有媒体跟进,媒体跟进后,公共事件一般就会得到相关部门和高层的重视和回应。”@温迪洛认为,微博言论与媒体是一种相互促进、互为补充的关系,谁也不能代替谁。

  郭美美事件中,不少网友将自己发现的信息发私信给@温迪洛,也有人将郭氏母女泳池照片发给@温迪洛,但她并未对此进行转发。“谣言和不实信息的充斥只会让真相越来越远,甚至让公共事件的发展走向非理性的方向或娱乐化的方向,反而失去了借此挖掘事件本质问题所在的契机”,@温迪洛说,就算郭氏母女泳池图是事实,我们也不应该将注意力放在这两母女的私生活上面,除非这跟红十字会有关。

  除了在自己微博自律,@温迪洛还发微博,让传播不实信息的博友删除博文,“谣言具有煽动性,往往比真实的信息传得更远,这样反而很容易让公共事件中发掘出的真实的有价值的信息被湮没”。

  郭美美事件的火热过去后,@温迪洛仍继续就此事转帖和发声,“微博还需要对商红会的审计结果继续追问,对行业红十字会的运作管理问题继续追问,对慈善商业化的运作问题继续追问。”

  

  网络和现实:平行有冲突的两面

  

  “我转帖了,遂昌公安局会不会通缉我,好怕怕?”@温迪洛发于遂昌全国通缉记者仇子明之时,她称这条微博七分调侃三分讽刺,真正发帖转帖的时候也没什么真正“怕”的时候,@温迪洛的微博发言经常会在敏感底线上游走,但也不会很过激。

  “好像只有一两次是要求等待审核。大概就是因为里面有敏感字吧。”@温迪洛对于被删帖却不陌生,“都是暗删,即就算那条微博被删除了你在自己页面上也是能看到的,但别人看不到。”

  这种随意删帖和她理想中的微博环境相去甚远,“我理想中的言论自由的平台,应该是除了确定的谣言和不实信息外,无论别人在平台上说什么都不应该擅自删除的才对。就算删除微博,也希望能有一个公开透明的说明”。

  @温迪洛甚至设想,新浪专门开辟一个专区,每个人都可以查到:谁谁谁的发表于几点几分的什么内容的微博被删除,删除原因是什么。而如果本人对这个删除原因的说明有异议,可以即时在那条删除原因后进行质询,跟删除这条微博的工作人员进行公开的辩论对话,且这个质询对话能供所有人看到和查询,还不能删除。

  “其实我的微博只是我内心世界的一个真实反映,我的微博,只是写出自己想说的话,关注自己想关注的事,让自己的另一面真实地活在微博世界中。”@温迪洛说,这也许这就是她的微博态度。

  但是,这个开通微博一年零三个月、发表博文评论3000余条的女孩,并不希望家人、朋友和单位同事知道这个平台,甚至有些害怕,因为这些发言是自己现实中不会去说的,也是周围人难以接受的,而她的微博观点,也大多通过网络习得,并非受过的教育。

  郭美美事件后,三四家媒体通过私信或电话采访报道了@温迪洛,媒体把她说成是政府工作人员。@温迪洛告诉南都记者,从未直接说过在政府工作,也未说过自己是公务员。

  @温迪洛说,自己的工作稳定、工作较轻松,所以会有较多的时间上微博、关注各类网络信息之类。不是什么有钱人,但也并不缺钱,对生活已较满足,所以也无意从网络身份和发言上获取什么额外的收益。

  “我的网络身份和现实身份基本是我的完全不同的两面,有冲突,它们平时互为平行线,希望不会有相交的那天。”@温迪洛认为,只有坚持了这个原则,才可能完全让网络身份跟现实利益没有任何关系,从而才能保证网络身份发言的纯粹性,不带任何利益动机。

  @温迪洛的微博上少提自己的私事,但她写过一条关于自己的梦想,“等我有了钱,就去办一所学校……”

  她向南都记者设想说,在自己的学校,要教孩子正确认识金钱和人生,让他们真正了解他们所处的世界和国家,告诉他们历史都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教他们熟练使用搜索和网络,让他们自己去网络中找寻想学习和想了解的信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293.html
文章来源:南方都市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