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彼得·诺兰:美国:站在资本主义全球化的十字路口

更新时间:2011-08-18 16:21:04
作者: 彼得·诺兰  

  即使这意味着接受作为其结果的政治经济体系,在一个激进政府领导下,它看起来与美国的现今体系极为不同

  

  美国与伊斯兰世界

  

  穆斯林世界对西方,尤其是对美国充满敌意,这是由一系列相互关联的历史因素所导致的,它们与宗教关系不大,更与阶级斗争和对资本主义的敌意无关。自20世纪40年代以来,与对苏冷战以及尚不确定的对华关系一样,中东问题一直是美国对外关系的一个焦点。美国不停地并不断扩大了对该地区的干预。美国对石油和“能源安全”的追求,以及穆斯林世界对美国支持以色列政策的怀疑态度,都极具讽刺意味地损害了资本主义在中东的发展。穆斯林的跨国特性促进了一种国际性的愤怒和憎恶,并将许多穆斯林世界的人群团结在一起。这种愤怒的表达方式自然地运用了《古兰经》和相关信仰体系的语言和意象。这并不表示冲突源于宗教信仰,也不意味着存在一种“文明的碰撞”。

  伊斯兰教并不比基督教更加反对资本主义。《古兰经》中没有任何反对私有财产的内容,甚至还对财产继承作出了明确规定并严禁盗窃私有财产。雇用劳工在《古兰经》中被多次提到,被当作一种可接受的正常制度。《古兰经》对商业活动持肯定态度。它只是谴责欺诈行为,并要求不要在特定的宗教节日进行贸易活动。在更为广泛的穆斯林传统意义上,对追求利润、贸易和进行市场生产活动一般都是肯定的。“财富”对穆斯林而言并不是一个脏词,事实上,创造财富是一个合理的目标,只要遵守伊斯兰的道德价值和规则。个人自由、财产权、企业产权、市场机制和分配公平都是穆斯林经济框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这一道德框架使得中世纪的伊斯兰世界发展了一种先进的前现代资本主义经济,拥有繁华的贸易和城市商业中心、广泛的商品生产和一个强有力的资产阶级。从7世纪到17世纪的许多时期,旧世界的一大部分是在穆斯林的统治之下连接起来的。中世纪的伊斯兰帝国建立了大规模的事实上的自由贸易区,商品和劳动力可以相对自由地在其范围内流动。穆斯林世界内部密集的商业关系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世界市场。相当一部分的中世纪伊斯兰经济可以被称作是资本主义的,并且直到16世纪,其广泛程度远远超过了西欧。

  自19世纪末以来,只要存在政局稳定和对追逐利润生产的一定程度的环境保障,穆斯林国家的经济都会取得显著的增长。即便是在西方的殖民主义统治之下——它统治了20世纪中期以前的大部分穆斯林世界——穆斯林国家的资本主义也取得了很大的发展。其中许多是受国际贸易及外国投资的“示范效应”的激励,部分要归因于殖民政府所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但在相当程度上它应该归功于本土资本家的经营努力。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与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相同,穆斯林世界的大部分国家也转向了国家主导的工业化。埃及总统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1970年去世之后,穆斯林世界出现了一场广泛的对国际贸易和外来投资实行“开放”政策的运动。在长期确立的贸易和重视市场的生产活动的基础上,这种趋势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空间。至21世纪初,作为一个整体,穆斯林国家已深深地融入到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之中。

  在非产油的穆斯林国家,贸易自由化促进了出口的快速增长和对外贸易比率的激增。到2006年,对外商品贸易(包括出口及进口)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埃及为32%,巴基斯坦为37%,孟加拉国为45%,印度尼西亚为50%,叙利亚为55%,摩洛哥和土耳其都为56%,突尼斯为87%,约旦为119%,马来西亚为194%。而所有中低收入国家的平均比例为59%。非产油穆斯林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普遍增长。到2008年,外国直接投资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在巴基斯坦为21%,埃及为37%,马来西亚为33%,摩洛哥为48%,突尼斯为37%,约旦为90%。而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比例为25%。

  在穆斯林世界中,中东地区的石油生产国建立了一种独特的政治经济形式,这主要是因为它们在国际关系中的极端重要性。20世纪70年代之后,以中东石油生产国为核心的阿拉伯国家的确表现平平。从1975年到2005年,这些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只有0.7%,与拉丁美洲与加勒比地区持平。在非洲的萨赫勒地区,数亿穆斯林人深受贫困之苦,这主要是由于当地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

  然而,非产油穆斯林国家在整体上实现了广泛的结构调整,农业在国内产出以及就业人口中的比重大幅下降,而城镇人口比例则大幅上升。在不同的资本主义现代化形式下,非产油穆斯林国家总体增长相当迅速。从1975年到2005年,五个最大的穆斯林国家(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土耳其、埃及)的总人口约6.9亿,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达到2.6%(未加权),明显快于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平均值(分别为2.2%以及2.1%)。在这30年里,尽管人口快速增长,作为穆斯林世界核心的这五个大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不只翻了一番。

  印度尼西亚的总人口超过2.2亿,远远超过其他亚洲新兴工业化国家的人口总和。即使与韩国和马来西亚相比——更不用说与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相比较了——它也面临更为严峻的发展挑战。1975年至2005年,印度尼西亚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以每年3.9%的速度增长,而同期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增长率只有2.5%。穆斯林世界也同样有“亚洲虎”经济体,即马来西亚,其人均国内产值在1975年至2005年间以每年约3.9%的速度增长。

  20世纪70年代之后,在穆斯林国家的广大范围内,资本主义经济增长导致了人类发展的重大进步,包括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人口比率的大幅减少,婴儿死亡率大幅下降,以及预期寿命大大提高。教育领域的入学率也有显著增加。到2004年,绝大多数穆斯林国家的大部分适龄女性都接受了中等教育。而在1965年,在埃及、伊朗和土耳其,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适龄女性接受过中等教育,到2004年,这一比率提高到80%-90%。到2005年,主要穆斯林国家的高等教育的入学率远远高于低收入国家甚至明显地高于一些中等收入国家。

  从19世纪晚期开始,围绕资本主义现代化的重大意义及其如何与穆斯林价值观相容的问题,穆斯林学者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它开启了一种长期的约定,即要用可能的方式在资本主义的背景下建立一个道德上可接受的社会。学者们追求的目标是建立这样一个社会:避免贫富分化并在不同的社会成员之间保持和谐关系。它致力于恢复被现代资本主义破坏的道德经济和鼓励创造财产和财富的态度。围绕这一中心议题的讨论追溯到了伊斯兰内部对其一千多年历史进程的讨论。这些讨论是过去一个世纪穆斯林世界内部知识分子思考的焦点问题,它们与在西方和在中国的讨论有许多共同之处,即寻求在广泛的社会利益中驯服资本主义力量的方式,尽管所使用的是伊斯兰教的语言,并以《古兰经》作为分析道德经济的参照体系。

  在资本主义全球化时期,大部分穆斯林国家出现了伊斯兰复兴运动。伊斯兰复兴运动的主流远非出于对国家失败或不良经济表现的反应。运动遍布于现代化的资本主义穆斯林世界的各地,包括一些发展速度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的国家,如马来西亚、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复兴运动吸引了各类人群,包括学生、知识分子、妇女、商人、农民和城市工人。

  伊斯兰复兴运动的主流已不再是寻求回到神话般的伊斯兰理想国和反对资本主义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恰恰相反,该运动的主流在于追求基于《古兰经》的价值观,它能够在开放经济的背景下提供一种有益的道德框架,引导社会平稳通过资本主义现代化的混乱进程。伊斯兰复兴的核心价值观构成了一种第三条道路形式,它反对政治暴力并接受选举过程的合法性。它接受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制度,但又希望通过《古兰经》中的伦理道理来限制这些制度的运行条件。持这种改良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和政治活动家相信《古兰经》提供了一种道德框架,在这个框架之内,私有财产和企业的活动可以促进集体的利益。

  美国如想重塑其全球领袖的角色,就别无选择。它必须全面地重新评价与穆斯林世界的关系,并耐心地努力建立一种长期的建设性接触关系。它必须从根本上重新评估其整体战略,放弃追求意识形态目标、对以色列的无条件支持以及用武力确保能源安全的政策。相反,美国必须针对穆斯林传统的多样性及其现状,推进长期一致的、非意识形态的和建设性的接触政策。

  

  结论

  

  人类正处于十字路口。“狂野资本主义全球化”时代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下正加速终结。21世纪初的资本主义矛盾首次成为本质上的全球性矛盾。

  美国与中国及穆斯林世界的关系将是未来对“狂野资本主义”进行全球调控的关键,这种调控思想在20世纪70年代后出现并成为美国领导的资本主义全球化的主导意识。儒家思想和穆斯林主流思想都并不寻求摧毁资本主义。相反,它们都试图在更广泛的社会利益之中对市场进行调节。儒家思想和穆斯林传统都有助于这种道德经济伦理的建立,该伦理是该调节体系的核心,是解决人类所面临的深刻矛盾所需要的。它是一种把对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关注与对集体利益的义务和责任的关注结合起来的伦理。把这种讨论变成在西方启蒙价值观、东方儒家思想和穆斯林价值观之间的一种非此即彼的选择,这对于对所有国家都从属的资本主义全球市场的共同利益进行调节来说是灾难性的。

  人类所面临的达尔文主义的挑战实际源于资本主义全球化本身,其解决方法同样要从资本主义的普遍趋势中寻找。美国承担着重大的历史责任。它可以抓住领导机会迎难而上,在其自身传统基础上领导世界走向合作与和谐之路,也可以追求自身利益,为意识形态的幌子所困,把世界导向灾难。在这一美国自身历史以及整个人类的十字路口,美国的道路选择将决定整个人类的结局。这是美国历史中的一个重要的新领域。

  

  [李群英: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政治系]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292.html
文章来源:《国外理论动态》2011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