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昌会:朱民能为中国赢得话语权吗?

更新时间:2011-08-17 17:59:12
作者: 赵昌会  

  

  2011年7月26日,中国公民、59岁的朱民被任命为国际货币基金新增设的副总裁,为第5把手。有史以来,中国人第一次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的高级领导人。

  朱民成为第四副总裁一事,在国内引起一些注意,认为这是中国国际话语权提高的表现。其实,朱民只是一个中国籍的国际货币基金高级官员,与中国切身利益无关,更不能在工作上主张或捍卫中国利益。进一步讲,中国的国际话语权,包括在国际货币基金的话语权,并没有因为朱民是中国人,就理所当然得到了提高。

  理解这个问题,需要明白国际货币基金的性质、功能和相关特点。

  首先,国际货币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简称IMF,或the Fund,即“基金”)是一个超越主权的国际组织,雇员来自世界各地,他们对国际货币基金负责,而不是对他们身为国民的成员国当局负责。

  国际货币基金的治理,由理事会(Board of Governors)、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Board)和其他问责机制构成。执行委员会负责基金的日常业务管理,由24个执董组成,他们由成员国任命或成员国集团选举产生,总裁为执委会主席。

  基金有1名总裁,总裁是员工之首和执委会主席。总裁之下,现设1名第一副总裁和3名副总裁。职工主要分为两大领域:功能型的,以及信息、联络、后勤等职责。

  其次,国际货币基金不是各国利益进行平衡和协调的场所。基金宗旨在于,鼓励全球货币合作,维护金融稳定,便利国际贸易,促进高就业和可持续经济增长,在世界各地减少贫困。主要工作是监控世界各国经济,贷款给处于经济困境中的成员国,并提供技术援助。

  国际货币基金履行这些职责,途径是通过经济监视,跟踪成员国的经济健康状况,警示已露端倪的风险,并提供政策建议。其中为为独特而显耀的功能,就是促进国际货币合作和汇率稳定。

  再者,国际货币基金类似于有限责任公司,实行份额制,大体上基于各成员国在全球经济中的相对规模。因此,必须理解份额和特别提款权这两个概念。

  份额(Quotas)是各成员国在成为国际货币基金成员时认购资本所交纳的资金,构成国际货币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份额大体反映每个成员国经济规模的大小。份额与每个成员国的基础票平等数额一起,决定成员国的投票权,也决定成员国可以从国际货币基金的借款额,以及特别提款权的分配额。

  份额是国际货币基金一个十分重要的理念,不仅构成基金的基本财政来源,而且是各成员国开展活动的资本基础,甚至可以说是基金的灵魂。惟其如此,美国一直保持着一票否决权。

  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简称 SDR)是一种国际储备资产,由国际货币基金于1969年创立,用来代替成员国的现有官方储备。特别提款权既非货币,也不是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的债权,而是成员国自由可用货币的一种潜在债权。特别提款权持有者可以用它获取自由可用货币,此外,还是国际货币基金和一些其他国际组织的一种账户单位。

  简单说,特别提款权不是国际货币基金的“钱”。它与份额两相对应,成员国认购多少资本,就享有多少特别提款权。构成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由执行委员会5年审议一次,上次审议生效日为2011年1月1日,下次审议时间为2015年。目前只有4种货币进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篮子,分别是:美元(占有比重41.9%;2005年审议时占比44%,下同)、欧元(37.4%,原为34%)、英镑(11.3%,原为11%)和日元(9.4%,原为11%)。

  最后,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话语权的提高,根本出路在于基金本身的改革。要么改变认购比例的规定,中国可以根据基金章程和本国实际情况大幅增加认购额;要么帮助人民币加快国际化步伐,将人民币无条件纳入特别提款权的货币价值篮子。

  改革国际货币机制是当今最为紧迫、最为重大的国际议题之一,而国际货币基金首当其冲。所以,有更多中国人出任国际货币基金高官肯定是好事。但就基金的决策权和话语权而言,朱民对中国的影响是间接的、迂回的、渐进的。

  

  赵昌会,国家风险评估中国创始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25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