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永征:把事实和意见分开:名誉权案的重要原则

——评点《新闻记者》点评假新闻文章引起的名誉权案

更新时间:2011-08-15 13:19:10
作者: 魏永征  

  由此可见,事实性陈述和意见性表达确实只有一步之遥,无论是评论者还是法官,都需要仔细把握和甄别。而本案涉讼评论只限于以客观公允态度提出不确定的质问,相当准确而有分寸地把握了事实和意见的界限,自应受到法律保护。

  第二,相关意见并未侮辱他人的人格。

  以言辞侮辱他人人格是侮辱的一种方式(还有暴力等方式),侮辱性言辞不涉及事实,严格说来也不属于意见;意见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即使那些夸张的、讽刺的甚至偏激的表述,仍然可以说是源于理性,而侮辱性言辞是非理性的,它以辱骂、丑化等方式,损害他人的人格尊严。

  本案就这条“假新闻”配发的漫画“造假,过去用浆糊剪刀,现在用计算机!”被原告指为“恶意讽刺”,意思是造成了损害人格的后果。诚如判决所言,漫画本来就是以夸张、讽刺和幽默为特征的,是表达意见的一种特殊形式。这幅漫画表示的意思,是形容目前“假新闻”往往来自互联网这样的新特点,画面也很简单:一个人手拿剪刀浆糊,旁边安放一台计算机。这完全是建立在理性思考基础上的创作,既无辱骂词语,也谈不上丑化任何人,所以完全无涉侮辱人格。顺便说说,《新闻记者》“假新闻”点评者是擅长讽刺和幽默的杂文笔法的好手,诸如本案评论:“去年意大利的雪,飘落在今年的石家庄,令中国新闻界蒙羞!”还有对误报某影星怀孕的“假新闻”评说:“当一家媒体对女人的肚子感兴趣之时,也就与九流小报差不远了!”形容误报某人死亡的“假新闻”是“新闻记者用笔‘杀’人”,指责某些造假记者“要向他们谈什么新闻真实性、客观性,无异对牛弹琴。”如此妙句警言,是作者经过深层思考凝炼而出,读者也自会予以理性解读,从未有人指这些讽刺与幽默是侮辱了谁的人格,即使本案原告也未对“去年意大利的雪飘落在今年石家庄”这句夸张修辞提出异议。

  侮辱人格的言辞,限于那些一无事实、二不讲理,以贬损他人人格为目的的情绪化表达。至今《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已刊有两件侮辱言辞案例,一是一篇报告文学作品以 “政治骗子”、“扒手”、“诈骗犯”、“一贯的恶霸”、“流氓”、“疯狗”、“大妖怪”、“小妖精”、“南方怪味鸡”、“打斗演员”等词语指斥特定他人[9],二是有网民在博文中攻击他人“输红了眼睛”,“如丧考妣、狗急跳墙”,还称之为“网络三陪女”等[10]。至于那些形容某些错误行为、现象的负面词语,还是要看有关事实是否适用这些词语。最近有一起评论某画家创作引发的名誉权案,法院仅以评论使用了“才能平平”、“逞能”、“炫才露己”、“虚伪”等词语,就断言评论贬损了事主人格,判决侵权成立,而不问这些词语系针对哪些事实而言,事实是否属实,这是难以令人信服的[11]。

  

  事实与意见分开原则尚需进一步落实

  

  我国对名誉权的民法保护只有二十多年历史。在名誉权案件发生初期,曾经有过多起由于评论企业服务、保健品、家用电器、药物、文艺作品等等引发的案件,由于对区分事实与意见的原则尚不明确,这些案件的审理大多相当曲折,有的判决经不起历史检验[12]。以后有些法院开始注意到了这一区别。《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有一起因评论小说《钢铁是怎样形成的》和据此改编的剧本发生的论争,评论者受不了激烈的反驳意见而诉称反驳者侵害名誉权。判决指出:对一部作品的社会价值进行评价,每个人均可以根据法律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充分发表自己的意见。就学术讨论而言,对不同的意见,应该有一定的容忍度,不能因为对方言辞激烈,就认为是侵权。只要双方的争论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都不应承担法律责任,判决驳回侵权诉求[13]。本文所评点这件判决,则是体现了在先前同类案件正确判决基础上进一步从理论上提升的趋势。

  不过,名誉权法中事实与意见分开原则在我国还只是隐含于前引司法解释的条文之中,还没有成为明确而正式的规定。而如何将事实与意见区分开来,则更是十分复杂的问题,本文的概叙是粗线条的。在审判实务中,把握也不一致,存在“同案不同判”的情况。这个问题亟待引起司法当局注意,期待在适当的时候推出合适的规范。

  本文认为,在名誉权案的审理中,分清事实和意见的区别,对意见表达予以更多的保护,比起研究构成侵害名誉权的言词和事实陈述失实的界限,要求对微小失实给以宽容来,具有远为重要的意义。陈述事实有误差自然难免,不应动辄责以侵权,但是从根本上说,任何虚假信息对于他人和社会都会有一定损害或者至少是无益的。对于专业的新闻媒介和记者来说,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过多强调对新闻失实的宽容无异于向新闻专业规范挑战。而确认批评性意见不属侵害名誉权,有利於保护各种批判的、多元的、异质的意见,藉以通过不同意见的自由讨论达成正确共识,這有益于真理,有益于社会,也有益于人们的名誉保护,才是表达自由和名誉权保护的主要平衡点。

  

  [注释]

  [1]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天法民一初字第766号

  [2] 国外或称为“诽谤法”(defamation law),本文视上下文语境同义使用这两个术语

  [3] 公共利益(public interest)在不同场合含义是不同的。按照英美诽谤法的普遍理解,在公允评论抗辩中的公共利益概念就是区别于私生活,即适用于对一切公共领域事务的评论。

  [4] 英国有关公允评论的规则各有归纳,大同小异,最新表述见今年英国司法部提交国会的诽谤法草案中的归纳:评论必须是公共利益问题;内容必须可识别为对事实的评论而不是(笼统的)归罪;评论必须具有足够的事实依据;评论必须明白或隐含地表明它(依据)的事实;评论必须是一个诚实的人对于可证明的事实应能做出的;如果原告证明评论出于恶意则抗辩无效(英文原文略)。See Draft Defamation Bill Consultation,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of the UK, 2011.3.15., p.18

  [5] 参见林根斯诉奥地利案(1986)、奥贝斯里克诉奥地利案(1991)、施瓦柏诉奥地利案(1992),载万鄂湘主编;《欧洲人权法院判例评述》,湖北人民出版社,1999,第441页、454页、439页

  [6] 原文为:“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most difficult distinction in the entire law of libel.”See G. Robertson and A. Nicol: Media Law, Fifth Edition, Penguin Books, 2008, p.150

  [7] 参见[奥]诺瓦克:《民权公约评注》,三联书店,2004,第336页

  [8] [美] 亚伯拉罕等选编,许传玺等译:《侵权法重述——纲要》,法律出版社,2006,第191页

  [9]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89(2)

  [10]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1(5)

  [11] 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昌民初字第5 3号

  [12] 参见魏永征:《新闻传播法教程(第三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第153页

  [13] 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3(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3154.html
文章来源:中华传媒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