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克中:我的民主观

更新时间:2011-08-05 21:52:53
作者: 郑克中  

  

  中国正在走向思想多元化。这是历史的必然。一些忧国忧民之士们,忧心忡忡,以为这可不得了了,一个国家没有了一个统一的思想,国将不国了。于是,有的要求恢复儒学,有的要重整马列,有的要把毛泽东请回来,有的要发展特色理论……众说纷纭,不一而足。

  

  对集权体制来说,确实需要一个统一的思想,没有统一的思想,如何实现集权?但是对于一个民主社会来讲,没有一个统一的思想,恰恰是这个社会的常态,也是它的优越性所在。就社会进化来说,民主社会比集权社会具有的这个最大的、也是最根本的优越性,就在于它给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多样性的选择。因为思想的多样性,所以才有了社会选择的多样性。这样人就可以在多种选择中作比较,使社会的发展少犯错误,或者即使犯了错误,因为有可比较的思想存在,也能够使错误得到尽快地纠正。拿我常举的例子来说,中国封建社会不允许思想多元化,所以中国女人裹小脚,就裹了一千多年;男人后脑勺拖了一条大辫子,拖了三百年。设想要是允许思想多元化,一定会有人说,多残酷和丑陋呀?快别这样做了。改了,社会早就进步了,可能就没有鸦片战争以后的那些事了。再比如,毛泽东非要建设他理想中的那个贫穷的社会主义社会,他不允许农民分田单干,不允许有私有财产,不停地搞思想改造,斗私批修,折腾了30年,非正常死亡了几千万同胞,直到他死了,中国这才算是缓了口气。这就是思想统一的后果。

  

  思想多元化,对于中国人来讲可能还心存疑虑。说如果一个社会各种意见纷繁复杂,五花八门,到底应该听谁的是呀?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所有社会问题,在种种意见中,总有一种意见或主张是大多数人认可的,也可以这样说,任何时候都有一个主流意见,虽不能代表全体,却代表了多数。民主社会的决定就是多数人的决定。

  

  多数人的决定合理不合理呀?——肯定有人会问。

  

  合理不合理要通过比较。因为到现在为止,人类社会也只是发现和采用了这样两种决策机制。一种是民主,即用选票来决定;另一种是集权,就是完全由个人来决定。

  

  用选票来决定社会事务的合理性,主要体现在民众对于公共事务的参与上。社会进步,皇权衰落,导致人的权利意识的觉醒。从前皇帝代表国家,一个人说了算,百姓只有服从的份,没有发言的份;民主了,百姓知道了国家是自己的,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国家应该由百姓自己来管理。怎么管理呢?那么多人,不能每个人都说了算。所以要用投票选举的办法。首先选举出那些声明要尽心尽力为大家办好事的人,或者说能够代表人民自己想法的人来管理国家;其次对国家的一些大事,人民也要有发言权和投票决定权。

  

  显而易见,这里面确实存在着一个矛盾:既然国家的大事都要由百姓自己多数人的意见来决定,那么被否定了的少数人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多数对少数显然也是一种绑架和强迫。作为有同等权利的公民,这同样也是不公平的。怎么办?现实是,社会需要有统一的一致行动,所以多数对少数的强迫就不可避免。但是民主社会与集权社会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民主社会在强迫少数人的行动的同时,充分给予他们保留申诉、宣传自己意见的权利。少数派,你只要能够说服大多数人赞同你的见解和想法,你就可以改变现行的国家政策法规;而在集权制国家里是不允许这样做的。

  

  多数决定并不意味着多数正确。但民主制度,必须以多数人的决定为准绳。多数决定就是合法的,少数必须服从多数。如果多数决定是错误的,也必须通过下一次投票表决的多数来否定。在没有形成下一次多数之前,即使是错误的,个人也必须服从。比如前些年台湾,台湾人把陈水扁选上去了,发觉选错了,有人就发动十万人静坐游行,但那也没有用。中国政治人物脸皮厚,他赖着不走,只有当另一次选举来临,才能把他赶下台——还必须是多数人的决定。

  

  从表面上看,民主不意味着效率,甚至有时意味着无效率。独裁如果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意愿,也就是说如果是正确的话,独裁可能是最有效率的。因为它可以免去决策时程序过程所耗费的时间和物质。而这些对民主而言,恰恰是民主制度实现的形式,是不能省略的,必须按程序一步步走下来。但是独裁的无效率就在于独裁的决定是没有民众基础的,是根据个人的好恶,所以这些决定往往都是违背民众意愿的,是错误的。独裁的结果,导致国家积贫积弱,民众愚昧,无力与民主国家竞争。所以一个社会,从最终结果看,算总账,还是民主的效率远胜于独裁。

  

  上面说了,人类社会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发现和采用了两种决策机制。一种是独裁,一种是民主。有人自然会问,民主集中制是不是就是第三种决策机制呀?其实你只要认真地观察和分析一下,就不难发现,民主集中制不可能成为第三类决策机制。它只不过是第一类机制的现代表述形式而已。为什么这么说?

  

  大家知道,完全由个人决定的独裁,就其表面形式来讲,也不是说就没有了一点点民主。这里面也还是有一定的民主形式的。比如,皇帝做决定,也还是要召集文武大臣,听听他们的意见,大家在庙堂之上还是可以自由发言,进行争论的。只不过最后拍板、决定权完全在皇帝那里。所谓英明皇帝,就是能够选择出大臣们的正确意见;所谓糊涂皇帝就是经常选择错误的意见。另外虽说是自由争论,每个人在发言时还是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话一出口,会不会引来杀身之祸,或者把好不容易挣得的乌纱帽丢掉。

  

  这样一看,所谓的民主集中制应该划归到哪一方面应该是清楚的了。民主集中,就是让自己圈子里面的那几个人议论议论,然后决定权,还是掌握在某一个人的手里。其实就是假形于民主,进行实际的独裁。因为只有形式的民主,而最终还是集权,所以就与封建时代的集权没有实质上的区别。人们能够将两者区别开来的就是,不用跪拜了(万岁还得照呼);从前的龙庭站班,改成了台上台下就座,或者一位正坐,其余分列两边来坐;从前叫圣上,现在叫主席或书记什么的。今年奥巴马观看美国特种兵清剿拉丹巢穴的照片,让中国人着实吃惊不小,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大家看到奥巴马竟然蜷缩在屋子里的一角,没有人把他摆到正中间突出的位置。他就像在中国,有一位清洁工挤进了高官们的电视室,大家都在关注着一场精彩的模特表演,没有人会留意应该给这位清洁工让个座和挪个地方,以便让他看得更清楚些。美利坚合众国总统被“下人化”,让中国人难受了好长一个时期。

  

  当然,如果一把手更“民主”一些,通过班子投票来决定重大事情,是不是就是彻底的民主了呢?也不是。因为就整个机制来说,这样的政治治理结构,还没有进入真正的民主轨道。

  

  民主有三要素:一选举,二分权,三监督。

  

  从前我们有一个认识误区,以为民主就是一个选举和投票。人们判断某一处实现没有实现民主,就是看有没有选举。有,就以为那里有民主了;没有,就以为那里还没有民主。后来萨达姆和金正日出来,终于让世人明白了,原来选举是可以被人操纵的。萨氏和金氏当政,据说也都是被选举出来的,并且是百分百的得票率。所以,今后我们也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以为什么地方一有选举,就以为民主到来了。

  

  萨、金氏之所以把独裁也披上选举的外衣,说明了什么?民主已经成为世界潮流,赤裸裸的独裁已经混不下去了,所以就得包装一下。

  

  单纯的选举不是民主,起码不是民主的全部。民主的全部还得包括分权和监督。

  

  民主是反独裁的,所以民主绝对不能让一个人独揽全部权力。在民主世界,一定要把权力分拆开来,形成相互协调又相互制约的一种状况。具体说就是,有人制订规则,有人执行,有人监督。这才构成一个民主社会完整的运作机制,其中缺少了哪一个方面也不行。

  

  分了权,一个人就不能一手遮天了,独裁也就消失了。处于分权状态下的任何一个方面即使想为非作歹,也不行了,因为还有监督存在,有制度的相互监督,有民众的监督,有媒体的监督。可以这样说,在民主制度下,所有的人都是权力的监督者。人民赋予的权利,必须用在真正为人民服务上面,公权私用,哪怕是用一点点,也会为社会所不容。有人不信,敢以身试法,等待他的绝对是身败名裂,很少有侥幸逃脱者,因为你的周围布满了警惕的眼睛。这就是为什么民主国家,很少有职务犯罪现象发生,即使是很小的案子,也会被社会放大,更不用说惊天大案了。

  

  这就是关于民主社会的常识。

  

  或许有人会说,民主,不错,是社会最终发展的大趋势,但是,民主需要很高的国民素质水平。中国人目前还达不到。如果没有了权威的铁腕统治,每个人都各行其是,在一个国民素质很低的国家,实行民主政治,肯定会造成天下大乱,或者国家分裂的不堪设想的局面。

  

  这种说法,在中国其实是从民国时代就有的,它一直是掌权人物企图阻挠、恐吓中国人推行民主政治的一个借口。

  

  民主是一个历史过程,它与现代国家的成长历程是相一致的。就是说,它也有一个由低级到高级,由不成熟到成熟的发展过程。纵观世界,还没有一个民主国家的历史说,原来它们也没有搞民主的条件,于是它们就等呀等,一直等到了国民素质极大提高了的那一天,才正式宣布,说我们终于有条件可以搞民主了!然后就一下子把民主搞成了。其实民主,就像儿童学走路一样,没有一个愚蠢的父母说,我的孩子,一定要等到他长大以后,筋骨强壮了,肌肉结实了,再让他学走路,那时就不会摔跤了。孩子学走路,就是孩子自己产生了要走路的愿望,他就会开始尝试着站起来,蹒跚迈步了。在这个过程中,站不稳,摔几跤,都是正常的。

  

  美国1776年建国,11年之后召开了制宪会议,有了新宪法,确定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这个时候的美国,是不是国民的素质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呢?我告诉大家,当时美国的南部还存在着奴隶制——每一个种植园,就是一个奴隶主庄园。南方的11个州,900万人口,奴隶有400万,几乎都是黑人,没有文化。那时买卖奴隶,就像今天到牲口市场去买卖牲口一样。还有,那时美国的广大妇女、印第安人、黑人还都没有选举权。请问,这样的国民素质能够实行民主制度,难道我们今天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国民素质水平?

  

  民主的进程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讲,你只要看看它们走过的道路,你就会发现,几乎没有一个国家道路是笔直和平坦的。还以美国为例。1860年反对奴隶制的林肯当选总统,南方的奴隶主害怕了,先后有7个州宣布脱离联邦,后来又有4个州加入,成立了一个新的《美国联邦》国家。美国分裂了,南北战争打起来了。经历了4年内战,到1865年,挑起战端的南方宣布失败,美国才重归一统(不是中国意义的一统)。

  

  这是美国人在民主道路上经历的第一次、也是最严重的一次考验。美国人的这次经历,其实对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启示。南部分裂分子分裂国家的企图为什么会失败?他们开始时气势汹汹,战场上也是频频得手。但是最终还是败给了北方——不,确切地说,是败在了民主政治之手上。因为民主,就是大多数人的意志决定事件的结局——不管在战场上,还是在投票箱旁。南方的奴隶主是少数人,所以当林肯用《解放奴隶宣言》和《宅地法》把奴隶、农民、工人都调动起来以后,胜败的天平向哪一方面倾斜也就清楚了。

  

  我们从前特爱说,要相信群众,相信群众中的大多数是好的。这话真的没有错。一个国家的命运如果真的掌握在了国民的手中,大多数人的意志就会成为主宰国家的意志。这样的国家不富强起来,大概都是很难的。

  

  2011.8.5.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83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