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浩澜:天下为公:辛亥革命后中国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

更新时间:2011-07-21 15:08:55
作者: 浩澜  

  

  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高举天下为公的大旗,推翻满清王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辛亥革命最大的历史功绩,就是推翻了家天下的封建社会,中华民族从此逐步走上天下为公的复兴之路。

  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重要的不是歌功颂德,而是完成以辛亥革命为开端的中华民族复兴大业。一百年来,中华民族告别封建政治,历经艰难曲折,在天下为公的复兴之路上,究竟前行了多远,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和民族复兴前景如何?确实值得海内外华人反思深思。

  本文力求以天下为公为尺度,超越主义之争,重新审视华夏百年来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兼谈政治改革及双重国籍。愿独到之见,有益于中华民族复兴大业。

  

  一、破冰启航,中国逐步由封建政治向现代政治文明过渡

  

  自秦始皇统一六国,建立第一个封建王朝起,中华民族处于封建社会两千多年。皇权至上,皇家占有天下,所有人都必须服从皇家贵族的世袭独裁统治,顺者昌,逆者亡,似乎成为永恒不变的法理。残酷霸道,用暴力手段和愚昧的三纲五常等封建思想文化枷锁来强制、束缚民众,没有民主公平可言的封建政治,如同压顶的千年冰川,造成了中华民族的深重苦难和停滞落后。

  1911年,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高举天下为公大旗,推翻满清封建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家天下的封建统治。皇族、满清八旗及其余孽北洋军阀,相继退出政治舞台。中华民族的政治文明有了很大进步。但是,孙中山先生毕生奋斗,并没有彻底完成反封建的任务,临终留下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不难理解,这位二十世纪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当时还无法预见,中华民族要融化封建政治的千年冰川,尚需至少百年努力。

  北伐战争胜利后,以蒋介石为代表的蒋家王朝,背离了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实行一个领袖一个政党的独裁专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没有皇帝的封建政治卷土重来。对持不同政见的共产党人和工农大众,用非人道手段进行血腥镇压,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结果导致两次国内战争,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海峡两岸长期分裂。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按照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发动和依靠工农大众,反抗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封建地主阶级的残酷剥削压迫,建立了新中国,实行了人民民主专政。中华民族的政治文明有了新的进步。但是,坚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毛泽东,也没有完全摆脱封建政治思想的影响,仍然痴迷于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对不同政见异己分子和地富反坏右“黑五类”,虽然少杀尽量不杀,还是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对“封资修”,即以孔孟之道为代表的封建思想文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骑在人民群众头上作威作福的党内新生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深恶痛绝。毛泽东曾试图按照巴黎公社人民民主普选、撤换公仆的原则,通过放手发动群众,继续革命,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新的革命委员会,直接依靠亿万革命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破四旧(破除封建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四新,防止资本主义复辟,防止修正主义。可是,事与愿违,毛泽东没有找到人民当家作主的正确道路,也没有时间完成他的目标。文化大革命,这一史无前例的政治改革半截子工程,引发一系列内乱,“棍子” “帽子” 满天飞,最终演变成共和国的十年浩劫。

  饱尝文化大革命政治打击之苦的邓小平及其继任领导集体,对封建个人崇拜和阶级斗争理论有切肤之痛。改革开放三十年多来,提倡解放思想,反对个人迷信,扩大党内和社会民主,平反冤假错案,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发挥人大、政协作用,反腐倡廉,构建和谐社会,中华民族的政治文明又前进了一大步。但是,另一方面,晚年邓小平实行老人政治,坚持一党执政,国为党有,限制舆论,推倒西单民主墙,取消“四大自由”(即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自由),党内不能民主选举,人民群众没有直接选举权,甚至动用军队装甲车驱散人民群众在天安门广场的和平请愿集会,软禁辞职的党总书记等等。这些举措仍然带有明显的封建专制独裁色彩。

  纵观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中华民族经历了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时代,政治文明破冰启航,曲折前进,逐步由封建政治向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过渡。百年间,中华民族为摆脱封建政治的影响,付出了沉重代价。蒋介石统治集团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后来,执政的共产党又轰轰烈烈镇反,消灭了成千上万的国民党人及其政治根基。在血雨腥风的政治风暴和国内战争中,成千上万的死难者,包括共产党人,也包括国民党人,多是忠于政治信仰的志士。封建政治影响所制造的历史悲剧,吞噬了中华民族无数为坚持政治信仰而奉献的生命。

  辛亥革命以来,从1919年的五四运动,到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广场,一代又一代的爱国觉悟青年一再发出反对封建专制、振兴中华、惩治腐败的呐喊,表达中华民族强烈的文明诉求。斗转星移,沧桑巨变。今天,中华民族正在进入建设现代政治文明的历史新时期。展望未来百年,必是中华民族跨入现代政治文明的时代。作为衡量现代社会进步程度的标志之一,政治文明现代化,已经成为中国改革开放新的内容,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天下为公,人民可以真正当家作主,享受民主自由的现代政治文明,中华民族不再为政治信仰而流血残杀,不再由于政见不同而遭受监禁迫害,不再无奈于执政集团世袭专制独裁而滋生的严重腐败,已是潮流所趋人心所向。

  

  二、天下为公,仍须进一步解放全民族的思想

  

  现代政治文明与封建政治的根本区别在于,天下为公还是天下为执政集团少数人世袭占有。辛亥革命一百年来,为什么中华民族还没有完全跨入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时代?为什么中国还有人把现代政治文明视为亡党亡国的洪水猛兽?为什么国家公民还不能投票直接选举、罢免各级政府政务官员?答案在于,除了政治成见和既得利益,还有两千多年封建政治思想文化源远流长的束缚影响,不但束缚影响执政集团,也束缚影响平民大众。

  因此,中华民族要跨入天下为公的现代政治文明时代,首先必须进一步解放全民族的思想,彻底摆脱政治成见、既得利益和几千年封建政治思想文化的束缚影响,看清现代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

  只需略加比较,人们不难分清,现代政治文明与封建政治思想文化几乎泾渭分明。孙中山先生用四个字,把建立现代国家的思想概括为“天下为公”,即国家是全体人民的国家,归人民所有,非一人一党私有。人民是国家的主人,少数服从多数,只有多数人民,才能决定国家由哪个党派或集团来执政。时至辛亥革命一百年后的今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打下江山的皇家和满清八旗贵族世袭统治中华大地的时代,早已成为历史。但是,仍然有人认为,国家属于某一政党或者利益集团,没有某党的领导就没有国家。

  这种观点,与认同国家属于皇家和满清八旗贵族私有一样,是明显落后于时代的封建独裁意识的翻版。天下为公不为党,任何现代政党,都没有对国家的所有权。换句话说,现代国家不属于任何政党私有。所有政党,包括执政党,都是人民的一部分。即便是开国执政党,也不是人民的上帝或世代相袭的恩主。得民心者得天下。任何党派,离开广大人民的认同和支持,都得不了天下,也坐不了天下。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加拿大的保守党、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不是国家政府的所有者。没有任何现代国家,包括保留女皇、天皇的英国和日本,可以通过宪法规定,政府必须由某个政党领导,或必须坚持某一政党对国家的领导,更谈不上把批评执政党视为颠覆政府的犯罪行为。

  现代政治文明的潮流走向,简要来说,就是以天下为公为根本,以民主自由为核心,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由人民真正当家作主。不同于封建政治,现代政治文明把决定国家命运的权力放在人民手中,尊重每个人的价值和基本人权,由人民直接民主选举各级政府政务人员。在法律范围内,每个公民的权利都是平等的。最公平的政治规则,就是通过民主方式,相互尊重和对话,解决或兼容政治思想分歧,解决或兼容党内和党派之间的分歧,通过直接民主选举,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依法和平地完成政权更替。只要当事人或政治群体不触犯国家法律,就不能用封建的暴力、血腥手段解决政治思想、宗教信仰矛盾,不能对不同政见者进行政治迫害和血腥镇压,不能强制剥夺他人的基本政治权利和基本人权。

  任何个人和政党都没有权力剥夺公民的参政选举权,更不能凌驾于选民之上,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基本常识。在现代政治文明社会,公民、市民批评执政党及其领导人,是非常正常的,投反对票把执政党赶下台、更换政府也是司空见惯的。那种认为中国人口多、素质低,只能由执政党决定官员任免,全民直接投票选举会引发天下大乱的观点,不过是强词夺理,为执政集团维护既得独裁利益狡辩,不值一驳。那些听到民主选举就忐忑不安,甚至恐惧反感的官僚,多办是欺下瞒上以权谋私的腐败阶层既得利益者。在法律框架内,由人民直接选举、监督、决定党派胜负和政权更替,是消除和惩治政治腐败的最有效途径。人民拥护不拥护、高兴不高兴,可以直接用选票说话。政党之间,公平的政治规则是相互监督、平等共存、民主竞争。谁有能耐,谁更代表公共利益,政策更公平、公正、公益,谁就去说服民众,赢得公民的信任和选票,成为代表社会多数的执政党,领导国家前进。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公民,人民有更多的理由享有与现代国家同样、至少不落后于其他国家的民主政治权利。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优越性,首先应该体现在人民能够运用宪法赋予的民主权利,直接选举、监督、罢免基层、地方和国家领导人,参与公共和国家事务管理,决定国家和民族的命运。

  传承了几千年的封建政治思想文化,其精华是中华民族的智慧结晶,其糟粕也是中华民族建设现代政治文明的精神锁链。封建时代帝王将相们以民为本的开明仁义,与现代政治文明的国为民有天下为公的思想有本质上的不同。封建贤君盛世的太平和谐与现代政治文明的民主自由也不可同日而语。三纲五常、忠孝节义、官贵民贱、男尊女卑等封建伦理观念,更与现代政治文明背道而驰。为封建帝王将相及卫道圣贤等歌功颂德树碑立像,不但是封建政治思想文化的复活,也是社会主义文化意识形态的倒退,与现代政治文明南辕北辙。中华民族只有彻底摆脱封建政治思想文化的束缚影响,进一步解放全民族的思想,彻底抛弃对皇权和书本的迷信、对领袖和执政党的迷信,对主义和思想的迷信,才有可能唤起全民参与政治改革,投身于现代政治文明建设。

  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正确的思想、主义,更没有永远正确的思想、主义。对任何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上千年前的思想、主义的迷信,都是不同程度的精神愚昧。思想迷信,是万千悲哀之源。辛亥革命百年来,对皇权和书本的迷信,对领袖和执政党的迷信,对主义和思想的迷信,害苦了中华民族。中华民族需要拿出与时俱进的勇气和政治智慧,破除对祖传沿袭政治思想的迷信,站在现代政治文明的高度,审视政治改革的方向,判断历史和现实政治的大是大非。对于那些敏感的、曾经被认为是天经地义不可动摇的政治定论,同样需要重新加以审视,包括反思国家的宪法,反思治国的基本政治原则,反思指导束缚人们思想的各种主义,反思那些所谓的反党集团、政治分裂和政治风波株连影响的历史悲剧。

  解放思想,不仅要抛弃政治思想文化迷信,还要摆脱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水火不相容思维方式的束缚。平心而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意识形态,其实只是不同的社会管理体系和上层建筑,并不是评价政治文明程度先进与落后的标准。政治文明并不存在所谓西化不西化的问题,也不存在所谓东风与西风谁压倒谁的问题。现代政治文明,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结晶,既不属于资本主义,也不属于社会主义,不能以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加以区分和抵制。在国家统一和没有内外战争的和平时代,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还是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都要解决同样的基本政治问题,就是如何实现国家长治久安,民族和睦团结,人民安居乐业自由幸福。不论是社会主义国家,还是资本主义国家,政府社会管理都是为国家和公众利益工作的,都需要改革进步。因而,在政治文明方面,有许多经验可以彼此分享借鉴,没有理由和必要互相排斥。

  一个人的文明程度,通常与他的出身、家庭、所受教育、社会地位、贫富等因素密切相关,但与他姓什名谁关系不大。一个民族的政治文明程度,也是历史和现实的复杂因素的总和,与称之为封建主义、社会主义或者资本主义关系不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373.html
收藏